《疤面人》

第二十四章 桃林遇母

作者:忆文

正午时分,三人已达太白山麓,这时,三马跑得俱都有些见汗了。 

丽蓉示意二人停马,略一辨认山势方位,一抖马缰,继续向山区深处驰去。 

天麟、杜冰紧跟前进。 

通过一段矮松乱石地区,越过几道崎岖横岭,已进入群峰之间,绕过两座峰角,即是一道深长绿谷。 

天麟、杜冰同时一看,只见绿谷中,苍松翠竹,山花争艳,小溪流水,绿草如茵,山谷响着阵阵悦耳的鸟声。 

蓦闻丽蓉轻声说:“全下马吧!” 

天麟微微一怔,轻声急问:“姊姊到了吗?” 

丽蓉立即肃容点了点螓首。 

三人翻身下马,天麟立即整理了一下衣冠,丽蓉、杜冰也理了理秀发衫裙,之后,三人并肩缓步,直向深谷走去。 

天麟前进中举目一看,只见谷底深处,苍松翠竹的后面,隐约现出一片桃林,桃花盛放,一片粉红,全谷弥漫着桃花特有的气息。 

看罢,剑眉一皱,心说,此时已是六月上旬,为何此地尚盛开桃花? 

继而一想,不觉抬首看了看矗立半空的几座雪峰,顿时想起了太白深谷春来迟的那句话来。 

三人穿过一片翠竹,前面已是桃林,桃花芬芳愈浓。 

天麟举目一看,只见桃林中隐约露出三栋石造屋脊,除此,再没有什么了。

杜冰看了,也有些不解,心说:百年前即已息隐山野的悟因神尼,就是在这样幽静简陋的深谷内清修吗? 

心念间,三人已来自桃树林前。

丽蓉立即转首对天麟、杜冰说:“你两人跟在我身后前进,不要任意行动,否则你们会迷在桃林阵中……” 

天麟未待丽蓉说完,即问:“姊姊!这片桃林还有阵势吗?” 

丽蓉微颔螓首,轻声说:“这座桃林阵,据我恩师说,是神尼集所有阵势之大全综合组成的,我们万万轻视不得。” 

说着,三人已走进桃林。 

天麟跟在蓉姊姊身后,游目一看,只见左边横植五棵,右边竖植三株,前六,中七后双十。 

杜冰较天麟尤为好奇,前进中不停地东张西望。 

两人看了一阵,只觉得一如平常,反而觉得杂乱无章。 

杜冰好奇心动,悄悄跨步走进身侧两株桃树之间。 

顿时,飞砂走石,尘烟弥空。 

杜冰一见,花容失色,脱口呼出一声尖叫。 

天麟、丽蓉同时一惊,转身一看,杜冰不见了。 

白影一闪,丽蓉已扑进面前六株横排的桃树之间。 

就在这时,骤然响起一声银铃似的娇叱:“什么人?” 

娇叱声中,黄影一闪,前面桃树间已立着一个黄衣、黄裙、黄披肩的妙龄少女。 

黄衣少女身背长剑,秀发披肩,长得雪肤玉貌,chún似樱桃,一双晶莹大眼睛,含威注视着天麟,立即冷冷地问:“你是什么人,为何自闯入桃林?” 

天麟见问,一整俊面,抱拳笑声说:“在下卫天麟……” 

黄衣少女凤目蓦然一亮,未待天麟再说,立即急声惊异地问:“什么?你叫卫天麟?”

天麟听得心头一震,觉得对方少女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正待询问对方何以知道这个名字。 

蓦见黄衣少女黛眉一动,凤目闪光,立即惊喜地一声欢呼:“蓉姊姊……” 

欢呼声中,黄影一闪,宛如一缕黄烟,直向天麟身后扑去。 

天麟心中一动,本能地身形一闪,转身一看。 

只见蓉姊姊拉着冰妹妹由身后第八株桃树间,急步走了出来。 

丽蓉一见黄衣少女,立即飞身扑了过来,双手握住黄衣少女的玉臂亲切地说:“紫芝妹,数年没见,你长得简直像天仙了。” 

黄衣少女娇靥一红,顿时羞涩地笑了。 

丽蓉显得极为兴奋,拉着紫芝的纤手,又愉快地问:“神尼老人家在吗?” 

紫芝轻点螓首,也愉快地笑着说:“正在里面,午课刚完,我领姊姊去!” 

说罢,拉着丽蓉向前急步走去。 

天麟、杜冰紧紧跟在身后,尤其杜冰已知桃阵厉害,更是寸步不离。 

左转右弯,前掠横纵,一阵快速旋转,天麟、杜冰已闹得分不清南北东西。

天麟双目一亮,四人已出了桃林,只见三栋石屋,形成品字,院中地面俱是亮石,四周尚植有数行紫竹。 

只见一个仪态清丽,慈眉凤目,一身银灰僧衣,头戴黄尼帽的中年尼姑,正由中间石屋内,缓步走了出来。 

紫芝一见中年尼姑,立即兴奋地说:“师父,蓉姊姊来了!” 

天麟、杜冰两人一听黄衣少女的称呼,心头不觉猛的一震,他俩做梦也没想到百年前已息隐山野的悟因神尼,看来似乎是个三十八九岁的中年尼姑。 

这时,丽蓉急上两步,已伏跪在地,恭声说:“蓉儿叩请师伯金安。 

神尼立即慈祥地笑着说:“蓉儿起来,你师父可好?” 

丽蓉起身,立即恭声说:“家师托师伯的福,一切安好,特命蓉儿前来向师伯请安。”

说罢,转身对立在一丈以外的天麟、杜冰两人说:“麟弟、冰妹,快来叩见神尼!” 

天麟、杜冰急步向前,同时恭声说:“晚辈卫天麟、杜冰叩请神尼金安!” 

两人说罢,伏身下拜。 

神尼一听“卫天麟”三字,慈目顿时射出两道冷电,向着天麟打量一番之后,立即低声宣了一声佛号。 

同时,一股无形柔和潜力,立将夫麟、杜冰两人由地上浮起来。 

天麟、杜冰借力起身,举目一看,只见神尼慈目微合,冷电闪烁,连声低呼:“善哉,善哉,吾佛慈悲吧!” 

神尼说罢,张开慈目,冷电骤失。 

天麟、杜冰两人听了神尼的话,俱都有些茫然,立在神尼一侧的丽蓉凤目中也闪着不解的光辉。 

神尼又仔细地看了天麟一眼,向着天麟一招手说:“天麟随我来!” 

说罢,转身向正中石屋的左侧角门走去。 

天麟、丽蓉、杜冰俱都抱着莫明的心情,跟在神尼身后。 

穿过角门,来至屋后,在桃林的中央,有一道笔直的卵石甬道直达谷底。 

甬道两侧,植有无数奇葯异草,俱是人间珍品,阵阵清香,丝丝扑鼻。 

甬道尽头,是一间上下两层的独立小阁亭,正面是门,左右花窗,门前围有儿臂粗细的铁栏。 

再向前进,已能看到亭中一张石床上,盘膝坐着一个云髻高挽,带发修行的尼姑。 

丽蓉目力较杜冰强,她已看出带发修行的尼姑,是个仪态雍容,清丽绝俗的中年妇人。

只见中年妇人凤目垂合,柳眉深锁,面色苍白,甚是憔悴,但仍掩不住她的绝世风仪。

丽蓉凤目一瞄麟弟弟,芳心不禁猛的一震。 

只见麟弟弟俊面苍白,双chún微抖,星目中闪着奇异的光辉,目光呆滞地直盯着那中年妇人。 

来至距小阁亭七丈处,神尼立即止住脚步,转首对天麟说:“你去看看那是谁,但不要打扰她!”

说着举手一指小阁亭,接着又感叹地说:“能否令她回心转意,要看孺子的造化了。”

卫天麟何等目力,早已看清那中年妇人是谁,神尼说罢,立即悲声哭喊一声“妈”,身形如箭般,一闪已至铁栏外面。 

丽蓉、杜冰这才恍然大悟,阁亭中的中年妇人,即是别子离家,万里寻夫的飘风女侠。

天麟屈膝跪在阁前,两手扶拦,悲声大哭说:“妈,您可怜的麟儿来了,您不要您的麟儿了吗?” 

卫天麟望着飘风女侠,悲痛慾绝,血泪俱下。 

立在天麟身后的丽蓉、杜冰看了麟弟弟五内俱恸的样子,两人心痛如割,忍不住向着未来的婆母,双膝跪下,泪落香腮。 

天麟见母亲不答,心情激动,如狂如疯,再难想到神尼的叮嘱,双手一拉,铁栏应手而开。 

接着,身形一闪,已扑至飘风女侠的膝上,不停地哭声痛喊:“妈,睁开眼看看您可怜的麟儿吧!” 

飘风女侠初听爱儿熟悉的呼声,心中宛如刀割,再听爱儿的悲哭,已是肝肠俱断,五内如焚,晶莹的泪珠,由她垂闭的凤目中,簌簌地滚下来。 

立在丽蓉、杜冰身后的紫芝姑娘,看了这种悲凄的母子会,也忍不住凤目蕴泪,旋动慾滴了。 

在这时,除了神尼,再无人去注意天麟拉开铁栏的惊人功力。

蓦闻神尼慈祥地说:“飘风女侠,贫尼早已说过,汝非佛门中人,现在汝子天麟身怀绝技,足以对抗哈普图三僧,汝应即刻与天麟星夜前往三危山寻找汝夫腾龙剑客,以期夫妇早日团聚!” 

神尼说着一顿,似乎特别提醒飘风女侠,继续说:“汝子天麟,杀气冲天庭,极应适时阻止他妄造杀孽,腾龙剑客卫大侠,是否仍在人间,尚不得而知,不管生死如何,哈普图三僧皆知详情,汝母子稍谈一刻,汝即到贫尼禅房来。” 

说罢,身影一闪,顿时不见。 

飘风女侠倏睁泪眼,抱住天麟痛呼一声:“麟儿……” 

以下的话,女侠再也说不出来了。 

母子久别,几乎两世为人,抱头痛哭一阵。 

飘风女侠在举袖为爱儿拭泪时,蓦见栏外尚跪着两个身穿素绢,粉红衣装的绝色少女,立即停泪不解地问:“麟儿,这两位姑娘是谁?” 

天麟转首一看,见蓉姊、冰妹俱流泪跪在外面,立即分别指给飘风女侠,说:“妈,穿素装的是蓉姊姊,净凡师太即是蓉姊姊的恩师,穿粉衣的是冰妹妹,是父亲好友杜伯伯的女儿。”

飘风女侠一听,立即急声说:“两位姑娘快起来,我已决心与麟儿去三危山了。” 

天麟一听,惊喜慾狂,立即将母亲由石床上扶下来。 

丽蓉、杜冰立即举袖拭泪,遵命起立,俱都绽chún笑了。 

飘风女侠与天麟走出阁亭,丽蓉、杜冰立即向前见礼,女侠与两位姑娘亲切地谈了几句,即向神尼禅房走去。 

紫芝飘身掠了过来,愉快地说:“你们来得正巧,再迟来几天,女侠就要落发了。” 

卫天麟立即不解地问:“请问姑娘,家母是何时来此?” 

紫芝略一沉思说:“半年前的一个黄昏,我正准备晚课,忽然恩师对我说,来了一个女病人,她老人家已听到痛苦的呻吟,我到林外一看,就见女侠倒身竹林中。 

我将女侠扶进来,恩师一问,始知是武林第一美人飘风女侠。相谈之后,才知女侠出外寻夫已经将近两年了。 

女侠不分昼夜,不辞劳苦,逢人必问,遇山必寻,加之悬念她的爱儿卫天麟,因此,那天就病倒在谷中了。 

女侠最初怀疑卫大侠薄幸,后来打听的结果,才知卫大侠至三危山赴哈普图三僧的约后,一去就再没回来。 

哈普图三僧武功自成一派,三僧各有一套惊人本领,自称三佛,你们去时,要处处谨慎,千万不可轻视。 

女侠知道恩师即是悟因神尼后,曾恳求恩师协助找夫报仇,恩师久已不问世事,因此没有答应,但我的武功尚未完成,还不是三僧的对手,女侠觉得万念俱灰,看破红尘,请恩师为她剃度削发,恩师即允女侠先带发修行。 

恩师经女侠几次苦苦哀求,已允许女侠六月十五日为她剃度,而你们今天就赶到了,说来真是凑巧。” 

紫芝一口气将飘风女侠来谷的经过讲完了。 

天麟听到母亲寻找父亲的艰苦经过,星目中早已热泪盈眶了。 

紫芝看了天麟难过神情,立即转变话题说:“女侠已去恩师禅房,我们也到前院坐吧!”

说罢,四人缓步向前走去。 

来至前院,天麟转首瞥了中间禅房一眼,只见双门紧闭,室内静悄悄的。 

紫芝将三人请至左厢石屋内,又去端来四杯松子茶。 

天麟三人游目一看,室内布置简单,仅有桌椅高几,俱是桃木制成,显着深浅不同的花纹,极为美观。 

四人品茶相谈,倍觉亲热,紫芝一直为技业未成,不能同赴三危山感到遗憾。 

天南地北,谈了一阵,不觉已过去半个时辰了。 

蓦闻呀然一声,禅房的门开了。 

亮影一闪,天麟首先纵了出去,相继是丽蓉、杜冰和紫芝。 

四人来至院中一看,飘风女侠刚由禅房内走了出来,同时,反手又将房门掩上,向着四人一笑,轻声对紫芝说:“紫芝姑娘,我的衣装宝剑可是在你那里?” 

紫芝立即点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桃林遇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