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二十五章 八大罗汉

作者:忆文

四金刚一见,不觉心头猛的一震,俱都身不由主地惊退半步,脸上狂傲神态再复不见。

四僧想起当年腾龙剑客卫振清,大闹凌云崖,单剑战三佛的一幕,俱都惊得额头渗出汗来。继而一想,腾龙剑客被禁锢了十几年,功力必定大减,而自己四人朝夕用功,日夜勤练,功力远胜以前,合四人之力,战胜腾龙剑客或许不难。 

如此一想,胆气大壮,唰的一声,同时掣出四柄厚背大戒刀来,寒光闪闪,耀眼生花。

嚯的一声,虚空一挥,同时一阵嘿嘿狞笑,齐声怒喝说:“凌云崖铩羽游魂,尚敢厚颜再来,昔年三位活佛一念仁慈,饶你不死,如今又来扰乱……” 

腾龙剑客一听,顿时大怒,未待四金刚说完,立即发出一声怒极厉笑。 

杜冰见四僧神色数变,知道已是色厉内荏,胆战心寒了,于是,娇叱一声,掠身而出,接着厉声说:“废话少说,快拿秃头来。” 

说话之间,振剑疾扑,向着中间一僧挺剑直刺。 

腾龙剑客见杜冰仗剑扑出,倏敛大笑,面色微微一变,由于不知杜冰功力如何,不觉看了爱妻一眼。 

飘风女侠不知四金刚个个武功不凡,因此也未出声阻拦。 

这时,中间一僧冷冷一笑,振腕挥刀,运足内力,猛扫杜冰的长剑。 

杜冰知凶僧力大刀沉,不敢硬接,立即侧身沉腕,一声娇叱,一连攻出八剑。 

对方凶僧果非凡手,一声怒哼,急闪快避,杜冰一连攻出八剑,剑剑走空。 

凶僧一声大喝,挥刀反扑,手中雪亮大戒刀,立即展开一轮急攻,刀光闪闪,冷风嗖嗖,招式怪异,虚实难测。 

杜冰暗吃一惊,奋力疾挥长剑,急封快闪,步步后退,立被逼了个手忙脚乱。飘风女侠大吃一惊,一声娇叱,挺剑疾扑。 

另一凶僧这时见同伴已略占上风,信心倍增,一声大喝,飞身而出,挥刀横截飘风女侠。

白影一闪,一声娇叱,丽蓉挺剑迎来。 

第三凶僧,一声不屑冷笑,戒刀舞起一团光影,挟着一阵冷风,直向飞扑中的丽蓉罩下。

腾龙剑客已看出四金刚的功力,较昔年倍增,心中顿时提高警觉,这时见丽蓉挺剑迎战,立即功贯双掌,蓄势静立,准备适时替下丽蓉和杜冰。 

突然一声惨叫,当的一声清响,戒刀应声落地,第三凶僧的肩肋,鲜血四射,翻身栽倒。

腾龙剑客还没看清丽蓉如何出手,凶僧右臂已经断了,因此一愣,知道这个白衣少女具有一身惊人武功。 

第四凶僧,大吼一声,戒刀一招“风卷残云”,幻起一轮光影,挟着一阵冷风,向着丽蓉疯狂扑来。 

腾龙剑客瞪着朗目,盯着丽蓉。 

只见丽蓉双黛如飞,眉透杀气,娇躯一旋,进步直欺,一声娇叱,振腕挺剑,觑进刀光,剑尖闪电一点。 

沙——的一声,刀尖应声两断,刀势立被点偏。 

紧接着,白影一闪,厉叱一声,剑光如电一闪,暴起一声惨叫,鲜血似泉涌出,丽蓉的长剑已刺进凶僧的前胸。 

以用剑震惊江湖的腾龙剑客,顿时呆了。 

一声娇叱,白影如风,丽蓉挺剑再扑杜冰一组。 

腾龙剑客转首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杜冰处处受制,节节后退,已是险象环生了。

再看爱妻,长剑飞舞,寒锋如林,已将对方凶僧,团团罩住,不出十合,凶僧必败无疑。

就在这时,一声沙哑悲壮,凄厉惊心的怪啸,划破夜空,隐约传来。 

腾龙剑客心头一震,不觉脱口轻呼:“天麟!” 

腾龙剑客呼毕,凝神再听,天麟这声怪啸,至少远在二十里以外的群峰间飘来。 

突然,身边一连响起两声惨叫。

腾龙剑客转首一看,只见两个凶僧,一个被女侠拦腰斩为两断,一个桩丽蓉挺剑刺透前胸。 

一阵人影闪动,女侠、丽蓉和杜冰相继纵了过来。 

飘风女侠翻腕收剑,立即急声问:“方才是不是麟儿的啸声?” 

腾龙剑客剑眉一蹙,点点蓬首说:“恐怕距此至少尚有二十多里。” 

说着,指了指西北一望无际的如林群峰。 

说时,东方几片乌云中,已升起一勾弯月,在朦胧的月光下,西北群峰绝巅上的白雪,正闪着点点暗淡银辉。 

月光暗淡下,山势愈显得辽阔遥远了,整个山区,昏沉暗淡,令人觉得凄凉可怖,如置身阴曹地府。 

飘风女侠看罢,万分焦急,不觉颤声说:“这孩子跑到哪里去了呢?这么大的山区!唉……” 

最后一声叹息,充分显示出慈母关怀爱儿的忧急心情。 

丽蓉、杜冰呆滞地望着遥远的西北天边,凤目中泪光在闪动。 

腾龙剑客轻咳一声说:“走吧!” 

简单的两个字,更显示出他内心的沉重。 

腾龙剑客说罢,四人起步飞驰,举目一看,手持方便铲的和尚,已奔上前面横岭,惶如丧家之犬,急如惊弓之鸟。 

四人怕失掉前面和尚的踪迹,立即加劲猛追。 

前面和尚狂驰中,不时频频回头,看到腾龙剑客加劲追赶,吓得跑的更快了。 

四人刚刚追上横岭,前面骤然响起一声惊心长嚎,举目前看,狂逃的和尚顿时不见了。

驰至近前一看,岭下是道千仞深渊,涧中仍荡着那声惨嚎。 

腾龙剑客见山势愈来愈险了,不少处已有了积雪,看了女侠三人沉重的心情,立即警告说:“前面快到了,你们必须小心脚下,石面太滑了。”

说罢,四人继续前驰,速度无形中慢了下来。 

一阵飞驰,中间那座高峰看来似在眼前,三佛寺悬在空中的那盏巨灯,看得更为真切。

峰腰以上,俱是皑皑白雪,巅顶旋飞着蒙蒙雪雾。 

高峰看似极近,但四人足足奔驰了半个时辰。 

腾龙剑客一到峰前,即将女侠三人引至一座悬崖峭壁处停了下来,仰首一看削壁,斜松突石,依然如旧。 

于是,转首对女侠三人,感叹地说:“十几年前,我来凌云崖时,即由此处登上峰顶,此处虽险,但无人把守,且因壁立如削,冰雪极少,我等可直入三佛寺侧院。” 

说着一顿,看了女侠三人腰间的小包一眼,又说:“如果带有食物,就在此时吃饱。”

经此一说,女侠三人,腹中顿时饿了。 

四人分别坐在两株斜松上,女侠三人,立即打开食袋。 

腾龙剑客看到干粮、咸肉和烧鸡,胃里几乎伸出一只手来,但他内心焦急,表面仍沉着地等待爱妻给他分食。 

杜冰悄悄拿出为天麟准备的一小瓶酒,放在腾龙剑客的面前。 

腾龙剑客的朗目中,立即闪射着惊喜的冷电,接着,轻声一叹,说:“这些年来,不要说酒,即是树皮草根亦知是何味道了。” 

飘风女侠不觉脱口问:“这些年你都是吃什么?” 

腾龙剑客喝了一口酒,一直品了很久,才黯然说:“全靠山中的飞禽野兽,看到我用木头制的野兔,它们必下来扑食,我即用石子将他们击毙生食……” 

飘风女侠一听,即戚声说:“这完全是天意,如果不是冰儿发现你那只野兔模型,我们夫妇不知道今生是否能够团聚。”说着,秀目中,立即流下两行晶莹泪水。 

腾龙剑客见爱妻伤心流泪,立即扯开话题,问起丽蓉杜冰的师承来。 

飘风女侠知道这时也不宜谈分别后的经过,立即将两位姑娘的师承姓名告诉了腾龙剑客。

相谈之下,腾龙剑客才知杜冰是好友杜维雄的爱女,及林丽蓉为何有一身高绝惊人的武功。 

片刻,四人已饱,腾龙剑客也将那瓶酒喝得一滴不存。 

女侠三人仰首一看,不觉黛眉俱都一皱,只见这座峭壁,确实崎险至极。 

腾龙剑客将峰上情形,简略地告诉了女侠三人,当先向峰上升去。 

片刻工夫,四人已登至峰腰,峰腰以上处处积雪,坚硬如冰,油滑异常,劲疾山风,愈趋凛冽。 

腾龙剑客见丽蓉、杜冰身法轻灵,毫无倦意,作了一个小心手势,继续上升,盏茶时间,四人已达峰巅。 

峰上,寒风凛冽如剪,漫空飞舞着雪屑,放眼望去,一片银白。 

前面一座广大松林,林顶覆满了冰雪,深处隐约现出数座雄峙巍峨的殿脊,在朦胧暗淡的月色下,闪着一两点黄绿璃瓦的光辉。 

腾龙剑客四人略一停顿,直奔广大松林。 

就在四人刚刚起步的同时。

远处骤然响起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 

四人心头同时一震,飞驰中,凝神一听,来人似乎不止一个,并且俱是轻功极高的人,根据飞行速向,似是由峰外飞回三佛寺去。

腾龙剑客心知要报当年禁锢之仇,必须出奇制胜,直达寺内,向哈普图三佛挑战,否则,必难成功。 

于是,立即一打手势,四人相继停身在一簇紫竹后面。 

飘风女侠立即不解地问:“振清,为什么不走了?” 

腾龙剑客望了一眼响着衣袂破风声的方向说:“这些人可能是三佛寺的高手,听到天麟的怪啸出去巡山回来……” 

飘风女侠秀眉一竖,粉面一沉,未待爱夫说完,立即嗔声说:“振清,你当年的雄心豪气哪里去了?我们不是来找凶僧的吗?为什么要藏藏躲躲?” 

腾龙剑客知爱妻误会了,首先把自己的意图说出来,接着,又望了一眼松林深处的巍峨殿脊说:“三佛寺方圆数百丈,僧侣近千名,武功高强足可战胜中原一流高手的和尚,数不胜数。” 

说着一顿,看了杜冰一眼,又说:“以冰儿的武功来说,一般高手绝非她的敌手,但遇上了武功仅高于寺内一般僧侣的四金刚,就显得略逊一筹了,并且寺内远较四金刚武功高强,尚有八大罗汉和十二长老等人!” 

飘风女侠黛眉一蹙说:“照你这样说,只有等麟儿赶来,再一起进寺了?” 

腾龙剑客听得剑眉一皱,觉得女侠三人,处处唯天麟马首是瞻,觉得大大有失他做父亲的自尊。 

但想到洞中对掌,和那声震撼万峰,历久不绝的怪啸,又令他不得不相信天麟比他这个老子强了。 

心念间,立即摇摇蓬头说:“不必了,我们现在就可进寺!” 

说罢,闪身掠出。 

突然,一声厉声暴喝,由五丈外的一片冰岩中传出:“什么人……”

喝声甫落,一道滚滚金光,挟着慑人嗡声,向着腾龙剑客闪电击来。 

腾龙剑客一见飞来暗器,心中暗吃一惊,立即想起隐身暗处的人是谁,于身形一闪,暗器擦身而过,带起一阵劲风,直向身后紫竹击去。 

喀嚓一声,数棵紫竹立被折断,雪屑纷坠,竹叶疾飘。 

女侠丽蓉和杜冰三人定睛一看,打来暗器竟是一个直径八寸,合金铸成的狼牙环,嵌在竹上,金光闪闪。 

再一抬头,五丈外的一片冰崖前,已静静立着八个身着大红袈裟,高大肥胖的凶猛和尚。

八个凶僧,俱是狮鼻大嘴,浓眉如飞,头大如斗,耳大如轮,有的手如芭扇,有的腹大如鼓,每人手中各拿着不同的武器。

中间两个凶僧,手持镔铁降魔杵,另外两个,横握一式铁禅杖,左边两个,手提鬼头金背大戒刀,右边两个,各握一串与方才暗器相同的狼牙大金环。 

八个凶僧,俱都满面怒容,眉透杀气,十六道如灯目光,凶狠地盯着腾龙剑客和女侠三人。 

八个凶僧,在忿怒的面孔上,罩着一丝惊异,想是为了那只劲力极强,快如闪电的金环,竟被腾龙剑客轻轻一闪躲过,而感到意外。 

腾龙剑客一见打来的飞环,即知暗中隐身的必是八大罗汉中的人物,这时一看,心头不觉微微一震,想不到八大罗汉都到了。

于是,低声警告了女侠三人一声,接着哈哈一笑,朗声说:“我今天何幸,一登上峰头,便遇到素称心狠手辣的八大罗汉了。” 

八大罗汉一听,又是一愣,不知对方蓬头破衣赤足人,为何认识自己八人,中间持杵凶僧,双眼一瞪,寒光如灯,怒声喝问:“你是什么人?方才那声怪啸可是你发的?” 

腾龙剑客淡淡一笑,说:“是与不是,我也没告诉你们的必要,稍时你们自会知道。”

八大罗汉一听,俱都面现狞恶,发出一阵傲然冷笑。 

腾龙剑客知道八僧俱都怒极了,因此,立即功贯双臂,力聚两掌,准备当先震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八大罗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