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二十六章 飘风女侠

作者:忆文

腾龙剑客心头一惊,转首一看,只见图伦推出的一团狂飙已滚滚击来。 

于是,冷冷一笑,倏然转身,早已运足功力的双掌,闪电一翻。 

立有一道刚猛劲风,应掌而出。 

轰隆一声大响。 

劲风疾旋中,发出了蹬蹬沉重的退步。 

腾龙剑客双肩一连几晃。 

图伦凶僧一连退后三步。 

腾龙剑客心头一震,觉得图伦功力较前大增,自己运足功力的一掌,竟没将对方震毙。

图伦急退中,赶忙沉气蹲身,微一运气,幸未受伤,于是嘿嘿一阵冷笑,再向腾龙剑客逼去。 

蓦见普格白眉一竖,黑脸狞恶,大喝一声:“你再接佛爷一掌!” 

大喝声中,双掌猛力推出。 

腾龙剑客已不敢大意,圈臂、蹲身,暴声大喝,双掌运足功力,同时迎出。 

又一声大响,腾龙剑客和普格,身形踉跄,俱向身后退去。 

哈多见机不可失,闪电扣下一粒念珠,望着踉跄后退的腾龙剑客,一举手。 

突然,一声凄厉惊心,沙哑悲壮,如鬼哭,似狼嗥的怪啸,由寺外松林间响起。 

啸声一起,所有打斗立停,全寺顿时一静。 

蓦见黔道三恶浑身一战,不觉脱口急呼:“疤面人!” 

三字刚刚出口,全寺暴起一阵騒动。 

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已向着寺内飞来。 

一道宽大黑影,宛如一缕乌烟,势如奔雷,快逾闪电,已掠进三佛寺的栉比屋面上。 

凄厉惊心的怪啸,愈吭愈高,震耳慾聋,只震得殿梁积尘飘落,檐前雪屑纷坠,殿中神龛上的巨烛火苗微微颤抖,摇曳不停。

那声急速的衣袂飘风声,噗噗慑人,愈来愈近了。 

全寺僧众,无不心情惶急,面现惊容,数百道惊惧目光,一齐望着啸声飞来的方向。 

哈普图三僧惊怒交集,忐忑不安。 

黔道三恶面色苍白,冷汗直冒。 

全寺僧众心脉狂跳,噤若寒蝉。

腾龙剑客剑眉紧蹙,星目凝神,仰首望着侧殿上空,他要看看这个武功盖世,震惊江湖,令人闻之惊心的疤面人,究竟是个怎样三头六臂的人物。 

飘风女侠尤为关心,一直翘首望着啸声传来的屋面,不知英挺俊逸的爱儿,扮成了一个如何可怕的疤面人。 

丽蓉、杜冰黛眉紧动,暗暗欢心,凤目中不停闪烁着喜极光辉,一直静静听着传来的衣袂破风声。 

啸声倏然停止了,噗噗的衣袂声,听得更为清楚,三危山的如林万峰间,仍响着嗡嗡不绝的怪啸回声。 

突然,一道宽大黑影,宛如大鹏临空,扑张两臂,狂驰如飞,掠过雪白的栉比房面,向着殿前疾射而来。 

一双电目,寒风如刃,闪闪烁烁,宛如两盏明灯,令人望之怵目惊心。 

在这一刹那,殿前所有人众,无不心神战粟,呼吸几乎窒息。 

腾龙剑客看了这等绝世轻功,面色不禁倏然大变。 

飘风女侠樱chún微张,香腮牵动,心情激动得几乎要大呼出声。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侧殿屋脊上,已多了一个身穿宽大黑衫,一脸花疤,鲜血斑斑的奇丑怪人。 

奇丑怪人身形一落,殿前数百僧人,只吓得全身一战,脱口急呼,身不由己地纷纷向后急退。 

即使是腾龙剑客卫振清,也不由心头猛的一震,低声发出一声惊呼。

这时,飘风女侠已惊得倏伸玉手,疾掩樱口,一颗心已提到了咽喉,她几乎不敢相信,殿脊上立着的,就是自己的爱儿天麟。 

哈普图三僧完全呆了,脸上怒容,眉间煞气,顿时全消。 

六个长老目闪惊惧,老脸焦黄,六颗秃头上,俱都渗出了细细汗水。 

黔道三恶的六条腿,已忍不住有些颤抖了。 

这时,宽广的殿前,顿成了一片死寂,除了众僧沙沙的后退声,和高悬半空的巨灯摇摆声,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疤面人双目如电,冷芒近尺,缓缓一扫殿前,看了众僧的神情,不禁仰面发出一阵直上夜空的哈哈狂笑。 

笑声凄厉,入耳惊心,似裂帛,似枭鸣,如开石,如碎金,令人闻之心浮气动,不寒而粟。 

哈普图三僧的凶狠炽焰,被疤面人那股气势万钧的雄风,完全淹没了,看了疤面人两道如刃眼神,三人不觉同时打了一个冷颤,听了这声震撼谷峰,内力浑厚的冲霄狂笑,心头立即涌上一丝寒意。 

他们预感到,今日要想保住在西域数十年的声戚势力,势必拼命不可。 

因此,三僧把心一横,顿时升起一股拼命的勇气。 

六个长老想起死在疤面人手中的四个师兄弟,和四组优秀弟子,也俱都起了拼死的决心。

疤面人倏敛狂笑,电目望着立在哈普图一侧的黔道三恶,立即朗声说:“黔道三恶,确是信人,果将在下的口信转达给凶僧哈普图,你们三人数月未离三佛寺,必是心中不服,等侯在下完结数月前在衡山天柱峰下的那段过节。” 

疤面人说此一顿,望着面色如土,冷汗直流的黔道三恶僧叟道,又是一声震耳厉笑继续朗声说:“好好好,今晚在下已来,在我未杀哈普图三僧以前,我们先了清了那笔旧帐吧。”

应声甫落,飘身而下,双脚落地,轻如棉絮,大袖微微一拂,宛如一缕乌烟,直向黔道三恶扑去。 

就在这时,六个长老骤然发出一声暴喝,飞舞双掌,纵身而出,挟着呼呼劲风,幻起如云掌影,向着飞扑的疤面人疯狂罩至。 

腾龙剑客看得赶紧运功,准备出手协助。 

飘风女侠惊得脱口发出一声惊呼。 

疤面人一声哈哈厉笑,疾演幻影迷踪,身形飘忽不定,但听叭叭直响,接着闷哼连声。

腾龙剑客看得心头猛的一震,几乎脱口惊呼出声,在这一刹那,他完全楞了,他确设想到这个武功高绝嫉恶如仇的疤面人,居然也会自己昔年仗以成名的幻影迷踪步。 

而且,疤面人施展开来,优美纯熟,神奥诡异,完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时,只见六个长老,身形踉跄,连连后退,头青脸肿,龇牙咧嘴,俱都拿桩不稳,几乎跌坐在地。 

哈普图三僧一见,不觉大惊失色,同时厉嗥一声,身形一闪,已将疤面人围在三角核心。

腾龙剑客看了,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小心凶僧的三才阵……” 

就在腾龙剑客刚刚呼出的同时。 

哈普图三僧一声凄厉惊心的震耳怪喝,六掌向着疤面人飘忽如飞的身影,闪电推出。 

轰隆一声震天大响。 

劲风激旋如狂飙,啸声震耳如飓风,夜空回声,钟鼓自鸣,四面殿檐上粗如儿臂的明亮冰柱,纷纷震落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哈普图三僧被自己的掌力,逼震得一连退后数个大步。 

三个踉跄后退的老和尚,再也拿桩不稳,俱都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哈普图三僧,在惊怒交集的心情下,聚集了三人毕生功力,最凶最狠,最拚命的一击。 

三僧的三才掌合力一击,势逾万钧,铁石几可击碎,何况是人。

在这一刹那,雪屑烟尘如雾,劲风疾旋不停,轰轰隆隆之声,历久不绝。 

殿前高悬半空的巨大红灯灭了,大殿中的六支巨烛全熄,殿前一片黑暗,视线顿时模糊。

立在数丈外的飘风女侠惊魂一定,立即发出一声痛心惊呼:“天麟……” 

呼声未毕,顿时晕了过去,因为,她在三僧中间,没看到疤面人的影子。 

腾龙剑客一定神,尚以为爱儿来了,身形一晃,飞身扑了过去。

丽蓉、杜冰已将女侠扶住,丽蓉玉掌已抚在女侠的命门上。 

腾龙剑客扑至近前,看了女侠情形,顿时慌了,尚以为爱妻看了这惊天动地,罕世难见的对掌惊晕了。 

但想起了爱妻那声痛心惊呼,不觉向着杜冰脱口问:“天麟呢?”

杜冰焦急地扶着女侠,这时见问,立即抬头向着殿前,仅嘟了嘟小嘴。 

腾龙剑客转首一看,哪有天麟的影子。 

双目再一凝神,心头不觉猛的一震,只见疤面人,剑眉飞挑,双目射电,十指弯曲如钩,左右两臂微圈,正缓步向着黔道三恶缓缓逼去。 

这时,腾龙剑客对疤面人的高绝武功,已佩服得五体投地。 

只见麻衫老叟神色惊慑,腮肉抽动。 

胖大和尚目露惊光,面色焦黄。 

紫袍老道呼吸急促浑身发抖。 

疤面人嘴哂冷笑,星目闪光,缓缓向前逼去。 

黔道三恶面色如土,冷汗直流,缓缓向后直退。 

三恶身后无数身披红袈裟的僧人,俱用惊恐的目光望着疤面人,同时,也随着三人缓缓退去。 

就在这时,飘风女侠倏睁凤目,一眼看到疤面人,顿时想起神尼的叮嘱,不觉绝口发出一声尖锐疾呼:“不要乱造杀孽了……”

疤面人心头猛的一震,脚步骤然停止了。 

就在疤面人停止前进的同时。 

刚刚立稳身形的哈多,暴喝一声,右臂疾扬,无数绚烂念珠,挟着丝丝啸声,向着疤面人漫天罩来,快捷逾电,一闪即至。 

疤面人听取女侠那声疾呼,心智刚一清醒,这时再度升起无限杀机。 

于是,暴喝一声,双掌闪电击地,身形腾空而起。 

就在疤面人身形腾空的同时,无数绚烂念珠,幻起无数七影银丝,挟着疾劲啸声,擦着疤面人的脚底,闪电射过。 

紧接着,暴起数声凄厉惊心的刺耳惨嚎。 

疤面人身在空中,挺身俯首一看,只见黔道三恶和数个身披红袈裟的和尚,俱都栽倒就地,翻滚惨叫,满身血渍,状甚惨厉。

想不到哈多扬出的无数念珠,俱都击在惊魂未定,骤不及防的三恶和几个红衣和尚身上。

图伦、普格和六个长老,顿时呆了。 

全寺僧侣同时发出一声惊啊,不少僧人飞步涌了过去。 

哈多长眉扇动,满面羞红,只气得一双凶目直冒火星。 

疤面人身在空中,哈哈一笑,大袖一拂,闪电下坠,身形疾落地面,脚尖一点,已至哈多身前。 

哈多一见疤面人,面色铁青,牙齿咬紧,浑身不停地嗦嗦直抖,嘴里发出格格响声。 

疤面人望着哈多,剑眉紧皱,星目迷忪,薄chún下弯成弧形,两道冷电眼神,在迷忪眼缝中,闪烁不停。 

奇丑的疤脸上,宽大的黑衫上,尚有斑斑未干的血渍,令人看来胆战心悸,不寒而粟。

疤面人依然是两臂微圈,十指如钩,嘴哂冷笑,缓缓逼进。 

六个长老看了疤面人缓缓逼进的这种威势,心情紧张的几乎窒息,俱都面无人色,冷汗直流。 

阴险的普格,双目圆睁,大嘴紧闭,双掌紧握,汗流如洗。 

凶暴的图伦,面色苍白,嘴chún微抖,秃头上青筋高凸,凶脸上冷汗直冒。 

蓦然哈多一声凄厉怒喝,神情如狂,飞身疾扑,双拳疾挥,势挟劲风,向着逼至身前的疤面人猛力捣去。 

疤面人嘴角牵动,不屑冷哼,身形一闪,已至哈多身后。 

哈多早已有备,就在疤面人身形闪动的同时,一声暴喝,闪电转身,左掌振臂反挥,直向身后削来。

但两眼一花,身后依然没有疤面人的影子。 

哈多顿时大惊,再度暴喝一声,身形一蹲,疾演一招扫荡腿,呼的一声,地上立即幻起一轮脚影。 

疤面人丹田微一提气,双脚离地三尺,哈多的脚影如风扫过。 

哈多一长身形,怒吼一声,右臂倏举,猛力斜劈。 

疤面人一声厉笑,再没闪动,左臂一挥,猛封而出。 

砰的一响,闷哼一声,双方手腕,闪电接触,哈多身形踉踉跄跄,立即退后三个大步。

就在这时,图伦满面铁青,双目赤红,箕张两手,向着双肩连晃,正在拿桩的疤面人,乘机扑至,直抓疤面人的面门。 

疤面人顿时大怒,杀机倏起,一声怒哼,疾演脱枷解锁,身形就势一个急转,已至图伦身后。 

紧接着,双眉一拂,星目射电,一声震耳大喝,立演后山打虎,右掌倏然举起,闪电猛力下劈,直击图伦的后胸。 

砰的一响,蹬蹬连声,凶僧图伦躬身抚胸,身形一直向前冲去,哇的一声,开口喷出一道箭血。 

图伦前冲数步,大吼一声,猛一挺胸,再一个踉跄旋身,扑通栽倒就地,登时气绝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飘风女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