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二十七章 嵩山论剑

作者:忆文

巴格力士一声怪嗥,倏然转身,右手短矛,抖起一团银红花朵,向着天麟如飞扑去。 

天麟一声冷笑,剑眉一挑,正待出手。 

杜冰一声娇叱,掠身而出,手中长剑一招“彩凤展翅”,幻起一道斜升匹练,向着巴格力士的矛身拨去。 

巴格力士立顿身形,大喝一声,短矛倏然抡起,呼的一声,向着杜冰拦腰扫去,又疾又狠,声势惊人。

腾龙剑客深知巴格族人,个个力大如牛,立即向杜冰低声说:“杜冰不可硬接!” 

杜冰临阵经验渐多,一声娇叱,暴退五尺。 

巴格力士一声怪嗥,疾演“顺水推舟”,短矛一停,紧跟刺出。 

杜冰暴退身形刚刚立稳,对方短矛已然刺至,一声娇叱,长剑疾垂,轻轻一拨矛身,雪亮枪尖,擦腰刺过。 

紧接着,一声娇叱,寒光一闪,剑尖已挑至对方右腕。 

巴格力士大惊失色,怪嗥一声,撒手丢矛,左盾猛力封出。 

当的一声,火星四溅,杜冰身形向后一个踉跄,长剑立被铁盾震偏,右臂隐隐作痛。 

杜冰一咬玉牙,挺身前扑,一声娇叱,连攻三剑,当当三响,火花四射。 

巴格力士短矛撒手,顿失攻击力量,身形左闪右躲,铁盾上挡下封。 

这时,巴格族人,另一位黄衣力士,纵身而出,已向三个老人面前,请命出战。 

腾龙剑客怕杜冰体力不支,立即低喝一声:“冰儿回来!” 

杜冰闻言,宝剑虚挥一招,纵身退回。 

巴格力士连脸红都不红,立即俯身,捡起地上短矛,纵身扑至三个族长阿哥大面前请罪。

这时,另一黄衣力士,已转身向着场中走来。 

天麟转首一看,红日已升上山巅,心中顿时焦急起来,剑眉一轩,望着中间红衣老人一招手,立即怒声说:“我们时间宝贵,不能在此与你们久缠,就请这位穿红衣的阿哥大,入场与在下一搏,你胜了,四匹马全部让你们拉去。” 

说罢,衣袖微拂,直向场中掠去。 

三个老人一听,面色同时一变。 

黄衣力士一声大吼,飞身疾扑,向着天麟,挺矛刺来。 

天麟心急下山,在求速战速决,一声冷笑,亮影一闪,已至对方身后,右掌疾出如电,轻点黄衣力士左肩。 

黄衣力士左臂一麻,铁盾不觉松手落地,身形一个踉跄,吓得嗥叫一声,一直向前冲去。

绿衣老人双眼一瞪,暴喝一声,右掌闪电劈出一道劲风,挟着滚滚尘土,向着天麟卷来。

天麟一声冷哼,倏然转身,右掌同时迎出。 

砰然一声,沙飞石走,尘烟飞腾,蹬蹬连声中,绿衣老人身形踉跄,一连退后三个大步。

红衣老人看得一呆,人猿嘴角不停扭动。 

数十巴格族人俱都面色大变,金眼闪动,显得惶恐不安。 

蓝衣老人,久不言语,这时金眼一瞪,纵身而出,两臂一圈,暴喝一声,双掌同时推出。

一股势如山崩的狂飙,挟着厉啸,向着天麟扑来。 

天麟仰面一声厉笑,倏然一声暴喝,右臂运足功力,单掌闪电推出。 

一道绝大无伦的潜力,直向扑来的狂飙迎去。 

轰隆一声大响,天麟双肩微晃,劲风疾旋中,发出一声苍劲如猿啼的惊叫。 

蓝衣老人的横飞身形,直向红衣老人的身前扑去。 

腾龙剑客一见,面色立变,伸手腰间,立将竹梢掣出来。 

因为,如果蓝衣老人一死,必是一场惨烈无比的大血战,巴格族人势必蜂拥而上,直至最后一人倒地死去为止。 

红衣老人身形微动,伸臂将蓝衣老人的横飞身影接住,绿衣老人立即纵身扑了过去。 

所有巴格族人一阵騒动,举盾立矛,扣弓搭箭,数十道忿怒目光,一直望着他们的阿哥大。 

这时只要红衣老人一声令下,立可展开一场惨绝惊人的大血战。 

因此,腾龙剑客格外担心,立即低声通知女侠三人蓄势戒备。 

蓦然。 

蓝衣老人一声暴喝,身形在红衣老人的双臂上一挺跃起,飘身落地,微一运气,内气畅通无阻。 

其余两个老人,看了蓝衣老人这种奇异现象,俱都楞了。 

数十巴格族人,俱都脱口呼出一声惊啊,高举的矛盾弓箭,纷纷落了下来。 

腾龙剑客看了这情形,也有些茫然,情不由己地看了天麟一眼,似乎在说:难道这孩子的功力,真的到了出掌伤人,已在心念之间? 

蓝衣老人似乎觉得这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次奇遇,不觉两手扑天,仰面发出一阵哈哈狂笑。

其余两个老人,也满面兴奋地哈哈大笑了。 

三个阿哥大,相继敛笑,蓝衣老人立即解下虎皮,松开围腰,脱下了锦缎蓝袍来。 

女侠三人和天麟不知蓝衣老人要做什么,神色俱都有些茫然。 

腾龙剑客一见,笑了,立即对天麟说:“麟儿注意,蓝衣阿哥大要向你赠袍了,你已经是他们巴格族最尊敬的大英豪了。” 

说着,手中竹梢一圈,立即收进腰里。 

女侠三人一听,俱都忍不住有趣地笑了。 

这时,蓝衣老人已将蓝色锦袍脱下,将虎皮披好,双手托着锦袍,恭谨地走到红衣老人面前站好。 

红衣老人神色严肃,目光中闪着兴奋的光彩,两臂向前平伸,手掌抚在蓝袍上,立即朗声说:“本阿哥大,准许将此袍,敬赠给本族最崇敬的天人大英豪,愿天人大英豪,永远记着今天,记着巴什托格族!” 

说罢,两手立即收回。 

蓝衣老人立即转身托着锦袍,神色肃穆地向着天麟走来。 

全场一片寂静,数十巴格族人,俱都屏息肃立,近百道崇敬目光,望着卓立场中的天麟。

天麟看了这种肃穆气氛,心情也不觉有些激动。 

女侠、丽蓉和杜冰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脸上再没有一丝有趣笑容。 

这时,蓝衣老人双手托袍,已走到天麟面前。 

腾龙剑客立即柔声说:“麟儿,接过来披在身上!” 

天麟一听,即上一步,双手将袍接了过来,立即打开,披在身上。 

蓝衣老人一见,立即嘴绽微笑,面现傲色,双目中光辉闪射。 

天麟立即上步,伸臂将蓝衣老人同时抱住。 

就在天麟抱住蓝衣老人的同时。 

红衣老人立即兴奋地振臂高呼:“巴格达族的天人英豪……” 

接着,数十巴格族人,同时暴起一声震天欢呼,再度掀起一阵乱蹦乱跳,闹成一团。 

这时,一个巴格族壮汉,已将女侠的坐马送过来。 

天麟向蓝衣老人说了几句赞美感谢的话,蓝衣老人,一脸兴奋,显得极端骄傲地回去了。

腾龙剑客立即对女侠三人,说:‘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说着,转首对天麟说:“麟儿千万注意,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五人略一计议,丽蓉,杜冰共乘黄骠,把青聪让给腾龙剑客。

腾龙剑客和天麟向着三个老人一挥手高呼后会,两腿一夹马腹,四马放蹄如飞,一直向前驰去。

驰至前面另一峰角处,转首一看,三个老人,仍高举着六手,望着这面,数十巴格族人,仍在那里乱作一团。 

五人四骑,沿着原路,一直向山区以外驰去,四匹宝马,放蹄狂奔,昂首扬鬃,雷鸣不停,宛如驭电飞行。 

腾龙剑客坐在马上,只觉远处山峦谷转,两侧景物飞逝,直觉是在腾云驾雾,心中暗赞好马不止。 

众人奔驰了半日,方下马休息。天麟心急嵩山大会,准备独自先行赶往嵩山,遂匆匆告别父母,又向丽蓉、杜冰话别几句,拉过骅骝,纵落鞍上。 

飘风女侠见爱儿就要离开自己,在这一刹那,她不禁为天麟的安危担心起来,凤目中顿时显出泪水,不觉叮嘱说:“麟儿,凡事机警,切不可任性……” 

天麟为慰父母安心,末待女侠说完,立即愉快说:“妈你放心,麟儿自会见机行事。”

腾龙剑客怕女侠会突然阻止天麟前去,立即愉快地一挥手,说:“时间不早了,快上路吧!” 

天麟立即会意,说声保重,飞马向前驰去。 

骅骝宝马,毕竟不凡,一声长嘶,已至数丈以外,身形之快,宛如电掣飘风。 

腾龙剑客、飘风女侠、丽蓉、杜冰四人神色虽然不一,但心情却是同样沉重。

飘风女侠望着天麟如飞驰去的马影,直至消失在前面数里外的山口间,才转首对爱夫说:“振清,我们也启程吧,不管如何我是要如期赶到嵩山。”

丽蓉、杜冰方寸已乱,虽然一直沉默,心情焦急却不亚于女侠。

腾龙剑客颇知女性心窄,不觉仰面哈哈一笑,接着慰声说:“我们当然如期赶到嵩山,麟儿武功虽高,但双掌总是难敌四手。”

说罢,四人相继上马,如飞驰去。 

四人飞马闷驰,心情俱都沉重,因此极少交谈,想到天麟,不知他是否能顺利,如期到达嵩山。 

第二天的正午,四人才驰抵高台县。

飘风女侠心急早日进入中原,仅在高台城内,略事休息,购买一些途中应用之物,即继续行程。 

几日来,女侠、丽蓉和杜冰俱都憔悴了,但她们仍不愿多停一天。 

于是,四人四马,披星戴月,日晒风吹,沿着东进官道疾奔,途中除与马匹上料外极少通宵休息。 

四人一进入陕西境界,茶楼酒肆中,已盛谈着疤面人下柬少林寺的事,大街小巷,传说纷纷,妇孺尽知。 

在这些饱饮黄汤,喝得天旋地转,已有些不辨东西的酒客口中,把这次即将来临的嵩山大会,说得惊天动地,惨绝人寰。 

有的人说,疤面人武功盖世,剑术惊人,各大门派中无人可敌,也有人说,各派掌门人亲身莅临,定要将疤面人置于死地。 

飘风女侠听到这些绘形绘色,惊赫人心的臆测传说后,更是焦急,恨不得即刻看到自己的爱儿天麟,阻止他再上嵩山。 

丽蓉、杜冰芳心惶恐,俱感到这次嵩山大会是各大门派设下的陷阱。 

同时,幻想着各大门派掌门人,一字排开,齐翻两掌,协力攻向疤面人的万钧掌力。 

腾龙剑客神色沉重,内心紧张,但他深信天麟会在那天揭开这个轰动武林大会的真相。

由于会期渐近,加以女侠的不时催促,四人不眠不休,马不停蹄,不几日已进入河南省地。 

这时,官道上行人骤增,多是各路英豪,俱是奔向嵩山。 

因此,沿途不时看到有人打斗,想是多年不见的仇家再度相遇。 

距离会期尚有两天,腾龙剑客四人已进入河南临汝县境,雄伟巍峨的中原第一名山——嵩山,已遥遥在望了。 

四人坐在飞驰的马上,遥望三座挺秀高峰,耸入云端,其中尤以少室峰嶙峋峭拔,形如鼎莲。 

全山云气蒸腾,弥漫半山,浮青翠黛,险峻无比。 

这时,官道上多是飞马似箭,从步行人中,已绝少看到武林人物,马嘶蹄奔中,不时响着豪笑,谈论着各大门派要合力翦除疤面人的事。 

腾龙剑客四人,轻驰进入临汝城西关的时候,城内已是万家灯火了,所有酒楼客栈俱告客满。 

四人拉着马匹,立在一座店前,决议到郊外乡间暂度一晚。

蓦然,身后响起一声苍劲惊喜急呼:“冰儿,冰儿!” 

腾龙剑客和女侠心头同时一震,循声一看,只见数丈外的人群中,一位皓首银髯,红光满面,一身黄袍的慈祥老人,手中拉着一匹花马,虎目中闪着惊喜光辉,正向着前面挤来。

杜冰一见,脱口一声凄呼:“爹爹!” 

凄呼声中,立即向前迎去。 

腾龙剑客和女侠,顿时认出黄衣老人是昔年同赴苗疆的老哥哥杜维雄,于是,两人同时高呼,“杜老哥久违了……” 

高呼声中,两人急步迎了过去。 

这时,回风掌杜维雄已将爱女杜冰揽在怀里,虎目中不禁流下两行老泪。 

杜老英雄听到腾龙剑客和飘风女侠的呼声,立即抬起头来,定睛一看,面色不禁倏然一变。 

于是,虎目惊急地一看左右,立即强展笑容,哈哈一笑说:“张老弟,几年不见了,贤伉俪发福了不少。” 

说着一示眼神,继续机警地说:“城内客栈已无房间,我们可至郊区看看。” 

说罢,转身拉马,当先走去。 

腾龙剑客和女侠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嵩山论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