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二十八章 薄剑缅刀

作者:忆文

玉箫仙子飞驰中,凝目一看,一个蓬头垢面,一身鹑衣,肩背大酒葫芦,一个光头油脸,一袭破僧袍,瞪着两只小眼睛。 

玉箫仙子一看,立即认出是多年不见的武林二怪杰,不觉惊喜地低声疾呼:“两位老前辈,为何也去少林寺?” 

疾呼声中,两人已到蓬丐、秃僧身前。 

谁知,一向风趣幽默的二怪杰,一收嘻笑之态,依然面色沉深。 

秃头僧瞪着小眼望着玉箫仙子,似乎断定进入少林寺是她的主谋。 

蓬头丐也望着玉箫仙子,沉声焦急地说:“你这丫头依然是往昔那样任性,少林寺数百年震慑武林,高手如云,寺中看来松驰无备,实不亚于龙潭虎穴,岂是任意进入之地?” 

玉箫仙子在蓬头丐、秃头僧面前,心里上自觉仍是个丫头,听了蓬头丐的话,心里虽知事态严重,但嘴上仍有些不服,樱口一嘟,说:“两位老前辈不是也深夜进入少林寺吗?”

蓬丐、秃僧被问得一楞,瞪着大小四只眼睛,气得不知如何回答了。 

丽蓉在旁看了,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秃头僧似乎想起什么,小眼瞪着丽蓉沉声问:“那混蛋小子呢?” 

丽蓉知是问的天麟,粉面笑意一敛,黯然说:“麟弟弟怕赶不上大会日期,由甘西取近道回来了。” 

蓬头丐油脸微现怒容地气声说:“这孩子太任性了,赶不上会期倒好了。” 

玉箫仙子听得心头一震,面色一变,急问:“老前辈,有什么不对吗?” 

看情形蓬丐、秃僧两人,尚不知下柬少林寺乃另有其人,两人同时怒哼一声说:“他这一闹,多少人为他焦急,珊珠女侠和娟丫头,一个惶急万分,一个终日以泪洗面……” 

玉箫仙子一听珊珠女侠,心中一阵惊喜,未待蓬丐说完,立即插言问:“老前辈,三姊在什么地方?” 

秃头僧接口说;“就在前面一座山洞里。” 

说着,指了指松林的东南方。 

玉箫仙子一听,兴奋得双目含泪,已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丽蓉见了蓬丐、秃僧的急怒神色,断定这次嵩山大会,于麟弟弟极为不利,顿时想起大家应该聚在一起研讨一个对策才是办法,于是,插言说:“老前辈,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俱在崖上石洞中。” 

蓬丐、秃僧一听,几乎是同时急声说:“快,快领我去!” 

说罢,四人宛如四缕轻烟般,直向崖上电掣驰去。 

飞驰中,丽蓉仍想着少林寺为何毫无戒备的事,于是转首向身边的蓬头丐问:“老前辈,今夜深入少林寺,为何未见有人拦阻?” 

蓬头丐怒哼一声说:“那些秃头,自恃领袖武林,谅黑白两道人物不敢轻举进入,因此除殿、两堂、藏经阁几处重地禁区,暗中派有高手监守外,其他地方,多无戒备……” 

话尚未完,已距洞前不足十丈了,只见腾龙剑客、杜老英雄和女侠、杜冰正目光炯炯,焦急地立在洞前。 

杜老英雄见和玉箫仙子同来的两道宽大人影,竟是蓬头丐和秃头僧,忍不住高兴地大声说:“两位老前辈一来,麟儿的安危无虑矣!” 

杜老英雄的话声甫落,蓬头丐四人已至面前。 

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女侠、杜冰四人,一齐向前见礼。 

蓬头丐、秃头僧一见腾龙剑客和杜维雄,也不问腾龙剑客这些年的行踪何处,立即焦急地说:“天麟这孩子太胡闹,太任性,他这个祸闯的太大了!” 

女侠看了两位前辈怪杰油垢脸上的焦急神色,心中更加惶恐,立即含泪要求说:“两位老前辈快想个办法吧!” 

秃头僧大嘴一咧,小眼望着女侠,无可奈何地说:“有什么办法,除非找到天麟这小子。” 

杜老英雄一直想知道玉箫仙子和丽蓉进入少林寺探听的结果如何,于是,望着玉箫仙子低声向:“四妹可探听到一些端倪?” 

蓬头丐没待玉箫仙子回答,立即气虎虎地说:“杜老头,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你怎可让两个丫头去妄动涉险?夜探少林寺是儿戏吗?如非我和老二暗中看到及时将两个丫头引出来,后果如何你可想到?” 

杜老英雄有苦说不出,只是连声应是。 

腾龙剑客见两位老人火气正盛,也不敢插言多说。 

飘风女侠深知二老不好意思骂她,立即解释说,“因为我们被迫的走头无路,只有让四妹冒险入寺,一探这次大会的阴谋。” 

蓬头丐、秃头僧,两人立即不解地沉声问:“什么阴谋?” 

腾龙剑客立即将天麟也不知下柬的事,又说了一遍。 

蓬丐、秃僧两人一听,也不觉愣了。 

腾龙剑客又补充说:“所以四妹和蓉儿冒险入寺,希望探出其中真伪,以便事先揭露这次大会预谋,以免麟儿步入他们的陷阱。” 

蓬头丐似有所悟地望着秃头僧,焦急地说:“老二,快走,说不定洪元老秃仍被蒙在鼓里!” 

玉箫仙子见二老要走,急声问:“老前辈,三姊在什么地方嘛?” 

秃头僧一指松林东南一片嶙峋怪石之间,急声说:“就在那片乱石中,她们洞中有灯光!” 

把话说完,身形已在数丈以外。 

这时,女侠、杜老英雄和腾龙剑客已将玉箫仙子围住,问清之后,齐向远处那片怪石地区如飞驰去。 

六人来至近前,纷纷纵上高大怪石,游目一看,发现七八丈外的巨石间,果然透出一点灯光。 

六人看罢,一齐向前扑去,尚未到达洞前,即隐约听到轻声叹息,和嘤声泣声。 

来至洞前一看,洞中果是珊珠女侠和兰娟,这时,两人同时惊异地望向洞外,兰娟两眼红肿,双颊泪痕斑斑。 

飘风女侠玉箫仙子凄呼一声,一齐扑进洞中,同时将文静的珊珠侠抱住,三姊妹乍见之下,恍如隔世为人,看在一起,已经泣不成声了。 

兰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原极秀美的娇靥,这时已憔悴的又黄又瘦,再看不到往昔绚烂的少女光彩了。 

白影一闪,丽蓉低呼一声“娟妹’,已将兰娟的一双玉手握住。 

兰娟见是丽蓉凄呼一声“蓉姊姊”,竟伏在丽蓉的双肩上哭了。 

几人痛哭一阵,收泪细叙别情,相谈之下,始知东海神君以兰娟生命为要挟,强迫珊珠女侠为他解开魔扇书生以独特手法点伤的穴道。 

珊珠女侠为了兰娟生命安全,只得佯称必须用千年鹤涎一钱,何首乌少许,掺珍珠粉混合煎服才可,是以东海神君才没有杀珊珠女侠和兰娟。 

至于神君庄院中,上下俱知珊珠女侠为神君夫人一事,乃东海神君对魔扇书生的恶意报复,并无夫妻事实。 

珊珠女侠接到蓝天丽凤的箭信,立即与兰娟悄悄奔下太华峰,嵩山大会的事,她们没敢告诉银钗圣女和雪梅。 

杜老英雄谈到天麟明日赴会的事,大家的心情更为沉重,兰娟坐在一旁又忍不住低声哭泣了。 

由于兰娟的哭泣,飘风女侠发现她的面色憔悴,腰身有异,立即以询问的目光望着珊珠女侠。 

珊珠女侠立即会意,不禁双颊一红,忧郁地微一颔首。 

飘风女侠凤目一亮,一种即将抱孙子的喜悦,将内心的忧愁冲淡了不少。 

丽蓉、杜冰尚不知娟妹妹要先她们做妈妈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极速的衣袂破风声。 

大家心中一动,俱都凝神细听,风声愈来愈近了。 

人影闪处,蓬头丐、秃头僧,俱都神色焦急,满面怒容地飞进洞来,两人身形刚刚站稳,立即气呼吁的连声说:“大胆!胡闹!大胆!胡闹!” 

女侠等人惊得面色一变,纷纷起身将两位老人围住,俱都以惶急的目光望着蓬头丐和秃头僧。 

秃头僧这时也有些沉不住了,大破袖子一挥,瞪着小眼,怒声说:“坐下,坐下,大家坐下,我秃头会告诉你们的,哼,这小子胆大包天,可谓已达极点。” 

说着,和蓬头丐当先坐在中间,大家也缓缓坐在地上,洞内气氛,充满了焦急紧张。 

蓬头丐看了女侠几人一眼,声调稍微缓和地说:“这孩子太胡闹了,我和老二晚了一步……” 

飘风女侠娇躯一战,急声插言问:“老前辈,麟儿去了少林寺?” 

蓬头丐晃着蓬头,无可奈何地说:“岂止去了少林寺,他几乎将那几个老秃、杂毛气归了天。” 

大家听得心头一震,俱都以惶急,紧张,期待的目光望着这两位极喜天麟的老人,希望能尽快知道天麟去少林寺的经过。 

秃头僧瞪着小眼望着玉箫仙子和丽蓉仍有些懊恼地说:“如果不是引你这两个丫头出来,方才一定将天麟捉回来了。” 

大家一听,心中更是焦急,对玉箫仙子去少林寺,后悔的不得了,坐在洞中的老少十人,无不希望即刻找到天麟。 

蓬头丐看了几人一眼,继续说:“我和老二第一次进寺,希望知道各派预计如何对付麟儿,以便明日适时警告天麟,洪元老秃主张废掉疤面人的武功,崆峒、邛崃和武当三派都主张必须将疤面人除去,峨嵋派几个老秃最初主张将疤面人置死,其后也同意洪元老秃的意见。” 

说此一顿,见坐在身边的老少人等,无不神情惶急,面有忧色,轻声一叹,继续说:“他们仍聚集在后殿上,个个满面怒容,俱都神情激动,明日大会上,决心将疤面人碎尸粉身,曝晒三日,以洗今夜之辱,洪元老秃默默坐在中间,似乎也动了嗔意。 

我与老二隐在暗处,听了许久才知麟儿以至高气功,将一张纸条击射在各派掌门人的会议桌上,并且纸条入木三分,锵然有声。 

殿内俱是各派掌门,当今一代宗师,个个身怀一派专长,无不功力高绝,居然有人隐身数丈之内,将飞柬送至当面,他们这份羞怒可想而知。” 

蓬头丐一顿,见腾龙剑客几人,多有茫然不信神色,立即转变话题问:“怎么,你们有些不信?” 

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同时一皱眉头,说:“至少目前麟儿尚无此精绝纯厚的内力。” 

蓬头丐、秃头僧霜眉一蹙,两人互看一眼,似乎也觉有理,不禁同时讷讷地说:“莫非果真另有其人?” 

飘风女侠极慾知道那张飞柬上写些什么,立即插言问,“两位老前辈可知那张纸条上写些什么?” 

秃头僧手托大嘴巴,似乎正在沉思,蓬头丐回答说:“当时武当老杂毛忿然指着飞柬说:‘疤面人明日三更,准至摘星台候教。’看来飞柬上可能写的是这句话。” 

杜老英雄深知武当、崆峒最恨疤面人,不知这两派掌门人,是否已经到了,于是插言问:“老前辈,目前有哪几派掌门人已到了少林寺?” 

蓬头丐毫不犹豫地说:“昨天到的有点苍、武当、华山和终南四派的掌门人,邛崃、崆峒、峨嵋、衡山和花子帮,今天午后才达,雪山、昆仑和长白,俱都派了位长老前来参加。”

大家一听,心情愈加惶急,想不到武林大小各派,几乎全到了。 

蓦然,手托大嘴巴的秃头僧,猛的一拍大腿,小眼瞪着大眼似有所悟地急声说:“不错,这中间确有不少令人可疑之处,如果今晚飞柬下书之人,不是麟儿,这人指定明晚在摘星台候教,必有他的用意和预谋!” 

说着,立即由地上立起来。 

秃僧如此一说,俱都觉得,也纷纷由地上立起。 

蓬头丐转首望着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几人,略显焦急地说:“老二说得极有道理,说不定那人在摘星台做了什么手脚,这关系着整个武林浩劫,各派掌门人的生命安危,我必须和老二即刻去趟摘星台,你们在此也慎重地商讨一个对策才好。”

说着,转首对秃头僧说:“老二,我们快走吧!” 

吧字出口,两人已至洞外,接着腾空而起,双袖一挥,直向摘星台方向飞去。 

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等人,纷纷涌出洞外,只见两位老人的身形在西垂的朦胧月光下,宛如两只掠空大鹏,早在数十丈外,继而一闪,顿时不见。 

几人仰首一看,晓星高悬,东方曙光已现,天快亮了。 

大家回至洞中,商讨对策,直到旭光满天,依然商讨不出一个完善结果。 

这时,已隐约听到谷峰间,飘荡晨空的一二声叱喝。 

杜老英雄一听,知道宿在峰下的人,已经开始登山了,即令大家闭目调息,养足精神准备应付晚间的意外巨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薄剑缅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