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 三 章 龙凤宝扇

作者:忆文

尘土飞扬中,两人身形,一阵踉跄,各自连连后退数大步。 

卫天麟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张道天只觉得气血翻腾,喉间发甜。 

卫天麟心头一凛,赶紧拿桩站稳,一阵气血上涌,知道内腑已被震伤。 

举目一看张道天,面色灰白,两手抚胸,身形连连摇晃,看来受伤也并不轻。 

再看场上银钗圣女和雪梅姑娘,正用不屑的目光望着张道天。 

卫天麟突觉喉间一甜,立即运气,强抑上涌的鲜血。 

他生性倔强好胜,他宁愿伤势加重,也不愿在别人面前,把这口鲜血吐了出来。 

哇——哇。 

铁掌震江南终于吐出两口鲜血,缓缓坐在地上。 

这时,卫天麟觉出丝丝冷汗,在薄如蚕丝的面皮内,已缓缓流了下来。 

哇的一声,铁掌震江南又张口吐出一道血箭。 

于是,他一面揉胸,一面喘息地对卫天麟说:“阁下功力果然深厚,张某衷心佩服。”

说着,又是一阵喘息,说:“阁下可敢将尊姓大名,师承门派说出来,张某今后有生之年,定要再来讨教。” 

卫天麟冷冷一笑,沉声说:“在下无名无姓,也无师承门派……” 

说着一顿,强抑胸间一阵剧痛,又说:“张道天,在下念你成名不易,留你一条活命,在我未反悔前,快快滚吧。” 

卫天麟说着,已觉头昏,腿软,自知不能再在此地停留下去。 

于是,又看了银钗圣女和雪梅姑娘一眼,勉强昂首转身,缓步向北走去。 

就在他转身,刚刚举步之际,蓦地,一点黑影,已迎面射至。 

卫天麟已无力闪避,本能地伸手去接,但是,飞来的物体,竟然毫无一丝劲力。 

低头一看,一阵异香,直扑鼻孔,心神不禁一爽,细看,竟是一颗朱红葯丸。 

于是心中一动,想是灵丹妙葯,心念至此,也未想到灵丹来源,举手放进口里。 

就在丹葯入口,津液流入喉间的同时。 

一声清脆娇叱,由身后响起。“站住……” 

娇叱声中,红影一闪,雪梅姑娘,手横长剑,已拦在天麟身前。 

卫天麟一愣,冷冷地问:“你要作什么?” 

雪梅姑娘柳眉一竖,粉面罩霜,也冷冷地说:“你要往哪里去?”

卫天麟心中不禁有气,大声说:“要你管。” 

雪梅姑娘也大声说:“你可知道没有活着离开此地的臭男人?” 

卫天麟勃然大怒,厉喝一声道:“我偏要活着离开。” 

说着,右手一按腰间,嗡然一声,光华暴涨,腾龙薄剑已然在手。 

这时,卫天麟怒火攻心,早已忘了对方是什么人。 

于是,鼓足最后一点真气,薄剑迎空一挥,带起一阵慑人心神的剑啸,刷的一声,竟以软鞭手法,向着雪梅姑娘,当头抽下。

雪梅姑娘虽有对敌经验,但却不知腾龙剑的厉害。 

于是,瑶鼻一声冷哼,举剑向上疾封。 

蓦闻银钗圣女一声惊叫:“梅儿不可。” 

呼声未毕,右手一扬,一丝刺眼白光,向着天麟右腕,闪电射来。 

就在这时,喳的一声,雪梅手中长剑,应声而断,卫天麟的剑势不变,继续闪电下降。

那线白光,夹着尖锐之声,已然射至天麟脉门。 

卫天麟杀机已迷心智,决心要将绛衣少女刺死剑下,于是,剑势一慢,右腕微沉,飞来银钗,擦皮掠过。 

继而,一抖手中软剑,直向雪梅前胸刺进。 

雪梅姑娘长剑一断,方寸大乱,这时,薄剑未到,寒气已然扑面,吓得尖叫一声,身形疾向后倒,双脚一蹬,闪电平射疾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倏然,南面一声娇叱,北面一声暴喝,一道绿影,一团乌云,分由两方,疾向天麟闪电扑来。 

双方同时举掌,呼的一声,两道如剪劲力,竟向天麟击至。 

砰然一声,卫天麟的前胸,如遭锤击,身形宛如断线的风筝,直向两丈以外飞去。 

哇,卫天麟胸间一阵剧痛,张口喷出一道血箭,顿时昏了过去。 

就在天麟身躯飞行落地之际,一团乌云,挟着极速的衣袂声,已将天麟接住。 

接着,一声震撼山野的凄厉长啸,由那团乌云中发出,直向北峰松林间电掣驰去。 

银钗圣女飞身将雪梅姑娘扶住,两眼茫然望着以绝快身法飞走的那团如乌云似的人影。

她不知道这个轻功已达化境的人,是友,是敌? 

是友,为何一言不发,却将要杀自己爱徒的疤面怪人救走? 

是敌,却又与自己同时发掌,击伤了疤面怪人,又救了雪梅。 

国色天香的雪梅,—定神,也茫然望着那团乌云消失的松林发呆。 

银钗圣女,轻轻一叹,说:“梅儿,这人身法迅快绝伦,必是一位息隐山野的异人,极可能就是经常飞来此处,逗你玩耍的那只白鹦鹉的主人。”

雪梅姑娘听了,立即想起那只洁白如雪,能说人语的白鹦鹉。 

她非常喜爱那只灵慧的异禽,她希望有一天能捉住它。 

谈到白鹦鹉,夜空便传来了那清脆如婴儿的熟悉声音。 

“小姐,跑了……跑了……” 

银钗圣女和雪梅,顿时想起跌坐草坪上,调息运功的铁掌震江南。 

两人转身一看,不禁同时一惊,哪里还有那灰衣老头的影子? 

银钗圣女异常焦急地说;“梅儿快追,今夜万万不能放这老鬼活着回去,否则,我们以后,将永无安宁之日了。” 

说着,身形起处,当先向前追去。 

雪梅姑娘丢掉手中半截断剑,尽展轻功,紧紧随在师父身后。 

顿时,两道娇小人影,在蒙蒙的月光下,宛如殒星流矢,疾向正南驰去。 

就在银钗圣女和雪梅姑娘向南疾驰之际,那团消失在北峰松林间乌云似的人影,再度掠了出来。 

身法飘忽,仿似幽灵,两只冷电闪闪的眸子中,射着焦急的光辉。 

他在草坪附近,一阵飘掠,神态显得忐忑不安,犹疑不定。 

最后,他回头向着松林望了一眼,身法骤然加快,宛如一缕青烟,直向银钗圣女飞走的方向电射而去。 

就在乌云似的人影电射飞走的同时,一道灰色人影,在正西一株矮松后,飘身而出,手中拿着一柄拂尘,身形如流水行云般,向着北峰松林间飘去。 

灰色人影衣袂飘飘,身法不疾不缓,看似慢,实则快。 

来至松林,缓缓飘掠在怪石草丛之间,两眼闪着柔和的光辉,似在寻找什么。 

灰衣人影的眼神一亮,视线突然停在一座怪石下的草丛里,那里有一个仰卧着的黑色人影。 

掠身过去一看,地上卧着的,正是那面上有疤的怪人——卫天麟。 

这时的卫天麟,只觉头脑昏眩,四肢无力,虽然吐了一口鲜血,但内腑并不太剧痛,口中、喉间,仍残留着那颗灵丹津液的余香。 

他仍清楚地记得,他被震飞的一刹那,身体被人接住了。听了那声熟悉的厉啸,知道抱着自己的是蒙头老前辈。 

不知为什么,蒙头老前辈把他放在这堆野草里,又悄悄地走了。 

这时,蓦觉一件马尾似的东西搭在自己的身上。 

接着,一股柔和潜力,将自己的身体由地面轻轻吸起,继而,向前飘去。 

卫天麟眼皮沉重,四肢乏力,他没有挣扎,心中也没有恐惧,任凭这一股巨大的吸力,带着自己向前飘去。 

他听到耳边响着呼呼的风声,但却觉不到劲风袭面。 

他觉得飞行极速,但听不到自己衣袂的飘风声。 

他只觉得,时高时低,忽而上升,忽而下降,渐渐,他睡着了。 

当他再睁开两眼的时候,他竟躺身在一个方圆不足一丈的洞里。 

洞内干燥,积尘很厚,洞口已被一块千斤巨石堵住了,一丝阳光由石缝间射了进来。 

卫天麟试行运气,真气畅通无阻,胸间已没有一丝痛苦。 

他翻身坐起,不觉呆了。 

洞内仅他一人,身边尚放着一个白绫绸包,不知里面包些什么东西? 

他不敢动,他想,这可能是带他来此那人的东西。 

他立起身来,在小洞里徘徊,他要等那人回来。 

他仰首看着洞顶,脑海里浮着昨夜的事情。 

卫天麟忽然伸手去摸他脸上的面皮,觉得凹凸不平,柔软如丝,用手一拉,应手而落。

两手撑开一看,竟是一张精工细制的人皮面具。 

他全身一震,顿时想起蒙头怪人,他不知道蒙头怪人为什么不让他以真面目去杀那些恶人。 

他想,我应该赶快回去,现在蒙头老前辈,不知该是如何的焦急。 

但,带他来此的那人仍没有回来,他决心不等了。 

走至洞口,看到那块千斤巨石,他有些发愁了,他不知道是否能推得动? 

于是,功贯双臂,两掌平贴石上,尽力一推。 

轰隆一声,巨石竟被推出一丈以外。 

卫天麟不禁一愣,他确不敢相信,他的功力较之昨夜又进步了不知多少。 

卫天麟微一定神,缓步走出洞外。 

丽日当空,正是午时。 

环顾四周,俱是花树,树上开满了艳丽红花,一望无垠,恰似一片花海。 

回头看看洞中,他的眼睛一亮,立即纵身飞了回去。 

细看绸包附近,在厚厚的积尘上,竟然写了几行字迹。 

但这些字迹被他徘徊所留下的脚印,践踏得已模糊不清了。 

他低头细看,仅在许多脚印中,看到残留的只字片语。 

“……包内……中……服……中间……悲惨……痛心的沧桑史,……心灰之余……息隐……终晚年……至宝……扇……坠上,刻……绝学万象……与山野同腐……见你乃练武难得奇材……望苦……参研……可期大成……如遇……儒侠必剖其心……方……心头之恨……我自会找你……以了我心愿……玉……子……留。” 

卫天麟虽是悟性极高的人,但看了这些不完整的句子,也不能悟出内中含意。 

他仅能猜出白绫绸包内有衣,有扇,并且悉数赠给了他,并希望他能为那人了却一桩心愿。 

可是,他却没能事先发现地上的字迹,这令他心中非常焦急,也非常痛悔。 

他知道,那人再不会回来了。 

突然,一个意念,在他的心头闪电掠过。 

他想,赠送绸包的人,必是一位武功高绝,息隐山野的异人,他为何不能了却自己的心愿,还要假借他人之手? 

他又想到蒙头怪人老前辈,也是一位武功盖世的高人,他参悟的腾龙七绝剑法,较之妈妈传授的腾龙剑法尤凌厉无匹,他不是也不能自己去杀那些残害他的恶人吗?当然,他是一个残废人。 

莫非,这个赠送绸包的人,也是一个残废人吗? 

卫天麟觉得非常可惜,因为,他没能看到那位带他来此的异人真面目。 

他蹲身打开那个白绫绸包,里面果然有一套似丝非丝,似缎非缎的鹅黄公子衫,和一方粉蓝儒巾。 

公子衫上,绣了不少折扇,扇形有开有闭,有正有斜,看来非常高雅脱俗。 

粉蓝儒巾的前面,用银线缀着一块多角碧玉,隐隐闪着毫光。 

衣中夹着一柄描金折扇,分量沉重,形式与衫上所绣一般无二,左骨面刻有九龙,右骨面刻有九凤。 

卫天麟心中一动,觉得这柄扇上的龙凤图案,与蒙头老前辈那具玉琴上的龙凤图案完全相同,细看雕刻手法,极似出自一人之手。 

于是,立将真气贯注扇身,轻轻一抖,扇面陡然张开。 

顿时,彩毫缤纷,瑞光万道。 

卫天麟一收真气,扇面光华骤失,现出一幅风光绮丽的山水图,与平常一把折扇毫无两样。 

再看银丝扇坠上,那颗色呈碧绿,大如胡桃的宝珠,在毫光闪闪中,竟隐隐显着无数形如蝇头的小字。 

这令他顿时想到地上的字迹中,似乎曾说到这个扇坠上,刻有一套诡异神奇的扇法。 

他细看了一番,仍是茫然不知所以。他想,只有回去请教蒙头老前辈方能得知。 

于是,迅即将衣扇包好,系在腰间,掠身飞出洞外,直向前面一片花树间驰去。

这时的卫天麟,心中没有一丝愉快,相反的,心情无比沉重,觉得自己又受了别人一份恩惠,又增多了一项为人了却心愿的道义责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龙凤宝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