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三十章 银匣古剑

作者:忆文

这时,朝阳初升,晨风微拂,薄雾缭绕松竹之间,在艳丽的阳光下,幻成绚烂缤纷的彩霞。

兰娟在前,天麟紧跟在后,两人电掣飞出庄外,直向松竹之间驰去。

一阵飞驰,来至一片如茵草地,四周生满了各色山花,中间缀有几方青石,横排三棵浓荫巨树,直入半空。

兰娟急刹冲势,立即坐在青石上,粉面依然有些苍白,紧张神色犹未褪去,张着樱口,微微喘息。

天麟立稳身形,也在不远处一株巨树下的青石上坐下来。

兰娟纤手轻拍酥胸,秀目望着天麟,连声说:“好险,真是命不该绝,再迟一步我俩势必葬身飞阁之中。”

天麟虽觉紧张,但却不知就理,于是不解地问:“娟妹,飞阁为何轰声不绝,摇晃不停?”

兰娟吁了口气说:“我一进入上层,即发现太极中的银匣,这银匣小妹曾见东海恶魔极慎重地把玩过,定是极珍贵的东西,又见阁顶左右悬空各有一个钢环,我即去拉左侧一个,按理应是阳仪之眼,主吉祥,我猛力一拉,顿时发觉有异……”

天麟剑眉一蹙,立即插言说:“这个环也许是应付意外骤变之用。”

兰娟吁了口气,微颔螓首说:“也许是的,你取下银匣之后,我即将钢环一松,飞身跃下,为求迅速离开险地,只得冒险由正门退出。”

天麟立即不解地问:“娟妹,上层毫光那等强烈,都是些什么珍品异物?”

兰娟心情渐趋平静,淡淡地说:“我没细看,还不是些珍珠玉器,宝石古玩之类的东西。”

天麟转首望去,只见峰下松竹间的屋脊楼影,在艳丽的阳光下,缭绕的晨雾中,显得是那么遥远,直疑仙境,如悬云端,但它在人们的心目中,却充满了神秘、恐怖,令人望之却步。

这时,仍隐约听到庄后花园中,响着轰轰之声。

天麟剑眉一蹙,星目依然注定神秘庄院,不解地问:“娟妹,飞阁中为何一直发出轰轰响声?”

兰娟心中似乎仍有余悸地说:“水上飞阁即使不倾塌,其中机关亦必然全毁!”

天麟听得心头一震,转首急问:“会不会危及大厅上的那位长发前辈?”

兰娟不觉扑哧笑了:“相隔数十丈,与他何干?”

天麟有些懊恼地说:“我们竟忘了请问那位前辈的姓名?”

兰娟毫不迟疑地说:“我们问他,他也不见得告诉我们!”

说着,谨慎地望了四周一眼,又低声说:“麟哥哥快拿出银匣来,小妹断定那是东海神君重视如逾生命的东西。”

说着,一个飘身,与天麟并肩坐在石上。

天麟由放置银匣的位置判断,银匣之中定是较珍珠玉石尤为贵重的东西。

于是,也游目看了附近的草丛、矮树和怪石一眼,才由怀中将银匣取出来,但匣身上的毫光,已不如在飞阁上强烈。

兰娟见天麟取出银匣,精神一振,立即愉快地急声说:“麟哥哥快打开!”

说着,娇躯向前移动数寸,紧紧偎在天麟身边。

天麟见匣盖与匣体紧密衔接,立即右掌平贴匣盖,默运真力,气聚掌心,猛力一吸,匣盖应手而开。

顿时,光华大盛,冷焰刺肤,两人双目不敢直视。

两人凝目一看,只见小银匣内,一方黄绫之上,并排放着三柄寒光闪闪,剑气森森的小剑。

三柄小剑形式相同,光色不一,铸工细腻,精致至极。

中间一柄是青剑,左右两柄分白红,长约三寸半,宽仅五六分,剑柄上系着与剑身光色相同的小剑穗,丝光透明,晶莹发亮,一看即知不是普通蚕丝。

天麟、兰娟看后,俱都断定这三柄小剑,决不是古董玉玩之类的珍品。

联想到这三柄小剑定是上古武林中的宝刃仙兵。

天麟谨慎地取出右边一柄红光小剑,举手迎空一挥。

红光四射,剑气蒙蒙,顿时幻成一道耀眼匹练,只觉寒焰透骨,光华刺目,剑身似乎涨大了一倍。

兰娟惊得娇躯一战,不觉疾退两步,险些呼出声来。

天麟心中一动,似有所悟,立将手中宝剑向着七八丈外的一株大树,振腕投出。

一道耀眼红光,宛如划空闪电,挟着震撼山野的“呼呼”响声,直向七八丈外的树林内闪电射去。

只见如电红光,照激群峰,朝日失色,电光直入林内,遇树势如破竹,如斩朽木腐物。

电光一闪而逝,红光小剑顿时不见。

天麟、兰娟,看了这等声势,俱都惊呆了。

突然,一阵喀嚓裂木声,十数株大树,俱被剑光拦腰斩断,高大浓厚的树身,挟着呼呼风声,直向地面倒下来。

轰隆一声大响,枝叶横飞,尘土上扬,十数株大树,同时倒在地上,轰轰之声,谷峰齐鸣。

天麟,兰娟,两人木然望着飞腾的尘土,颤动的大树,只见枝飞叶舞,烟尘升空,声势骇人至极。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厉啸,由前面一座高峰上响起。

声如虎吼,慑人心神,群峰相应,直上晨空。

蓦然,前面高峰上,接着又响起一声清越悠扬,声如龙吟的长啸,音质高亢,直达霄汉。

天麟、兰娟,骤闻这两声长啸,心头暗暗吃惊,面色同时一变,断定发啸之人,必是两个武功高绝,内力精深的武林顶尖高手。

渐渐,啸声愈来愈近了,正是向着树林方向驰来。

天麟一定神,暗呼一声不好,飞身扑进林内,越过横倒地上的大树之上,直向深处扑去。

人影闪处,兰娟也紧跟飞至。

两人游目一看,发现前面一株大树上,红光闪闪,那柄小剑,已全部刺进树身中,仅那段红丝剑穗,仍留在外面。

天麟心中一喜,扑身过去,伸手将小剑取出,迅即放进匣内。

就在天麟刚刚将匣盖覆好的同时。

两道宽大人影,径由前面峰巅上,宛如两只俯冲巨鹤,疾泻而下。

天麟、兰娟,两人看了这等炉火纯青,已达化境的轻功,心头同时一震,不觉警惕地相互看了一眼。

只见两道宽大人影,泻至谷中,毫不犹豫,直向两人立身的树林如箭射来,四道炯炯目光,似乎一直盯着兰娟和天麟。

天麟顿时大悟,立即指着兰娟手中的剑,急声说:“娟妹,剑!”

兰娟立时惊觉,倏举玉腕,沙的一声,将剑收入鞘内,林中光华骤失,仅天磷手中的银匣尚闪着微弱光辉。

两人举目再看,好快,两道宽大人影,已越过前面草地,直向这面电掣扑来。

天麟凝目一看,不由喜极慾狂,一拉兰娟,两人飞身扑至树外,一挥手中银匣,向着电掣驰来的两道宽大人影,兴奋地大声说:“两位老人家,为何也匆匆赶来衡山?”

一阵愉快的哈哈大笑,响自两道宽大人影之中,接着笑骂说:“混蛋小子,竟真的被我秃头猜中,果然到紫盖峰来了。”

话声甫落,疾风袭面,两道人影一闪,天麟两人面前已多了两位丐不丐,僧不僧的老人。

一个是蓬头垢面,鹑衣百结,身背大酒葫芦,一个是秃头油脸,一袭破旧僧衣,长得大嘴小眼睛。

兰娟秀目一看,正是嫉恶如仇,游戏风尘,武林前辈中,硕果仅存的武林二怪杰,蓬头丐和秃头僧。

天麟急步向前,恭谨见礼,兰娟也向二老恭敬地福了一福。

蓬头丐、秃头僧两人同时关心地问:“你们可找到儒侠孙浪萍?”

天麟、兰娟神色黯然地齐声说:“没有找到,似乎已很久不在洞中了。”

秃头僧一直同情兰娟的凄凉身世,但也特别喜爱这位温柔恬静、心地善良的小姑娘,于是,慈祥地慰声说:“娟丫头,你也不必过度伤心,我秃头虽不精通相术,但看你天庭升辉,最多半年必有喜事临身,也许应在你们父女相会上。”

兰娟一听,顿时想起自己腹中已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因此,不自觉的红飞耳后,垂首不语。

天麟和秃头僧看了兰娟的羞态,俱都有些茫然不解。

这时,蓬丐一双虎目,已巡视现场完毕,指着林中倒地大树问:“这是怎么回事?”

天麟不敢相瞒,立即兴奋地恭声说:“是这匣中一柄小剑斩断的!”

说着,急上两步将手中的小银匣,双手送至二老面前,继续说:“请两位老人家过目。”

秃头僧看了一眼没有接,转首对蓬头丐说:“老大,你看。”蓬头丐微一颔首,伸手将银匣接过。

天麟、兰娟俱都立在二老身侧。

蓬头丐略一察看,双手一合,右掌一吸,匣盖应手而开。

一蓬彩霞,闪电射出,森森冷焰刺人肌肤。

蓬头丐、秃头僧两人凝目一看,面色同时一变,几乎是同时惊异地望着天麟,问:“这三柄小剑由何处得来?”

天麟毫不迟疑地说:“在东海神君的后花园中。”

蓬头丐、秃头僧,两人齐声惊异地轻“噢”一声,同时看了兰娟一眼,再度望着匣内三柄寒光森森的精致小剑。

兰娟恭谨地低声问:“两位老人家可识得这三柄小剑的来历?”

蓬头丐和秃头僧,两人神色凝重,四目望着匣内小剑,沉思良久,最后俱都缓缓摇了摇头。

秃头僧接过小匣盖,凝目细看,发现盖面光滑,毫无可循痕迹,断定这个银匣并非原有剑匣。

二老虽然不知三柄小剑来历,但断定必是上古仙兵。

这时蓬头丐已用拇食两指,谨慎地将方才那柄红光小剑取出来。

天麟立即插言说:“方才斩断林中树木的即是这柄小剑。”

蓬头丐凝神望着手中小剑,仅颔首轻噢了一声。

秃头僧探着一看,小眼精光一亮,不觉脱口低呼:“啊,老大,这是一柄飞虹剑。”

蓬头丐紧蹙霜眉,虎目望着手中红光小剑,似在竭力去想这柄小剑的来历,最后依然轻声一叹,转首对神色兴奋的天麟说:“孩子,你看。”

说着,将手中红光小剑小心地递给天麟,想是没有想起小剑的来历。

天麟接过小剑一看,这才发现剑柄护手上,刻着两个古体象形小字,细看良久,才认出是飞虹两字。

蓦闻蓬头丐惊异地说:“老二,这一柄是凌霄。”

天麟定睛一看,蓬头丐已将青光小剑交给了秃头僧。

于是,也将手中的红光小剑交给了孙兰娟。

再看蓬头丐手中的白光小剑,发现护手上的两个古体象形字是穿云。

蓬头丐看了一阵,慨然一叹.说:“这三柄小剑必是上古神刃,可惜不知它的剑诀,如能练到收发由心地步定然艺绝宇内,天下无敌。”

说着,将手中白光穿云剑和银匣一并交给天麟。

这时秃头僧也将青光凌霄剑交给天麟,同时肃容慎重地说:“天麟,这三柄小剑必然大有来历,切忌公然炫露。”

又听秃头僧继续说:“天麟你不妨再去一趟太白山长绿谷前去叩问悟因神尼,我想这三柄小剑的来历一定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天麟恭声应是,即将青光、凌霄剑,放进匣内,又一并交给了孙兰娟。

由于匣内已有穿云、凌霄两剑,匣内寒光特别强烈逼目,兰娟在放红光飞虹剑时,只觉冷焰刺骨,纤指如浸寒泉之中。

因此,小剑一入银匣,不知不觉中,利锋已将黄绫划破一道小缝,下面立即露出一点异光。

但兰娟纤指如割,似已无暇注意,于是顺手将匣盖合上。

蓬丐、秃僧同时询问天麟如何得到这个小银匣。

天麟即将进入水上飞阁的经过说了出来。

蓬头丐霜眉一蹙,慨然说:“凡事天注定,因果冥冥中,看来一些强求不得,东海神君虽保有这三柄上古神剑,可惜他穴道被魔扇儒侠点中,无法习练此种剑法,穴伤尚未愈,又被老二出手一掌击毙了。”

说此轻声一叹,看了天麟兰娟一眼,继续说:“若非如此,被这恶魔习成这一柄神剑的用法,不啻猛虎添翼,今日武林也许已被他闹得腥风血雨了。”

天麟听得心头一震,相问之下,才知东海神君的左肋穴,曾被孙叔叔以极重手法点中。

秃头僧也望着天麟,语意深长地说:“至宝灵物,择德主而居之,孩子,这三柄小剑虽然不知它的来历,但必是罕世珍品无疑,希望你妥为保管,决不可落入歹人之手,否则祸患无穷,万死莫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银匣古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