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三十一章 似水柔情

作者:忆文

天麟飞驰在栉比的屋面上,快逾电掣,举目前看,只见较技场的观武厅前,人影群集,火把通明,传来一阵纵声大笑。 

遥遥跟在天麟身后的宋大憨,不停地高声喊叫:“公子老弟,现在来的可能是武当派的杂毛了。” 

破锣似的声音,显得更沙哑了,想是跑得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天麟一心牵挂蓝天丽凤的安危,不知伤势如何,是否有生命危险,这时已无心注意憨哥嚷些什么了。 

飞下高大堡墙,直向观武厅前驰去。 

渐渐,听到一个粗扩的声音,正在说:“……老夫真未想到,昔年赫赫有名的腾龙剑客居然自毁清誉,跻身帮匪之中……” 

天麟一听,顿时大怒,双袖一拂,身形骤然加快。 

一声爽朗大笑,接着是腾龙剑客的声音:“本人虽返回中原不久,但蓝凤帮的所作所为,本人却知之甚详,蓝凤帮设坛立寨,帮规森严,辖区以内,盗寇绝迹……” 

又是一声不屑的大笑,说:“腾龙剑客果不愧一代大侠,能言善辩,巧口利舌,我等俱是草莽粗人,自惭望尘其及,现在废话少说,快请贱婢蓝天丽凤出来与庞某人见个高低,贱婢如能战胜本人一招半式,庞某转身就走!” 

蓦闻一声苍劲大喝,接着怒声说:“本帮帮主,位高至尊,岂肯轻会你这独行大盗,你能胜得本堂主手中一双短戟,帮主自会驾临!” 

一声震耳暴喝:“费庭法,少出狂言,先吃老夫一拐!” 

一声苍劲大喝,接着传来一阵兵刃破风声。 

天麟一听,知道费堂主已与来人动上了手,由双方的对话中,断定蓝天丽凤不在厅前,想来伤势定然不轻。 

因此,心中愈加焦急,双袖一挥,纵身飞进大厅,直达九级阶前,举目一看,面色不禁一变。 

只见场中数十大汉,各举一只松枝火把,分立十丈以外,场中光明如同白昼。 

厅前不远处,仅父亲腾龙剑客一人和几个香主身份的劲装大汉,立在一边。 

天麟看得清楚,父亲虽然神色自若,卓立场中,看来极为沉着,但眉宇间却透着无限忧急,天麟不觉暗暗震惊,他确没想到总坛的力量竟然如此薄弱,难怪丽凤姊姊会被来人击伤。

继而一想,愈加不解,心说:回风掌杜老伯呢?四阿姨玉箫仙子,还有丽蓉、杜冰,这些人为何一个不见? 

这时,场中费堂主与一个灰发长脸,身穿绿袍手使铁拐的老人,已激烈地斗在一起了。

费堂主双戟威猛,挥舞带啸,绿袍老人铁拐凌厉,运拐生风,看形势百余招内,难分胜负。 

斗场对面,尚立着一个须眉皆白,长发如银,左臂已缺的青衫老人,一双深陷环目,凶焰闪射,炯炯望着斗场。 

断臂老人身后,威猛地立着四个佩刀壮汉,俱都神态傲慢。 

稍左,是个微驼老叟,面目清癯,黄须几根,一双三角眼,闪着淡绿光辉,手持一根龙头拐杖,冷冷地立在一边。 

再后,是个年逾半百,须发苍苍的老乞丐,生得獐头鼠目,一脸狡狯之色,握着一根打狗棒,立在那里似乎静观变化。 

天麟飞驰身形尚未到达,场中所有人众已经发现。 

高举火把的数十劲装大汉,这时一见天麟,立即神情如狂,暴起一阵如雷欢呼,震耳慾聋。 

断臂老人和老丐仅略抬眼皮,不屑地看了天麟一眼,这时听了帮众的惊喜狂呼,似乎引起一些注意。 

腾龙剑客一见天麟赶回总坛,朗目精光一闪眉间忧急一扫而没。 

天麟驰至腾龙剑客身边,虽然怒火高炽,但仍恭谨地呼了声“父亲”。 

腾龙剑客颔首展笑,含意颇深地说:“麟儿来得正好,稍时不要错过向这几位前辈请领几招绝学的机会。” 

天麟会意,立即恭谨地应了声是,继而举目望向对面几人。 

断臂老人和老丐等人,听了腾龙剑客对天麟说的话不觉神色一变,特又仔细地打量了天麟几眼。 

人影闪处,风声飒然,子母梭李堂主满面怒容,双手控梭,已如飞赶至。 

李沛然一到,老丐等人同时震惊,俱都目光炯炯,闪烁不定。 

腾龙剑客见李堂主赶回,立即惊异地低声问:“老英雄,后山情况如何?” 

李沛然赶紧含笑回答说:“点苍三英,死伤两名,仅崔一山一人逸去,火势目下已能控制,尊夫人和珊珠女侠仍留在现场照拂……” 

李堂主的话尚未说完,厅前传来一阵衣袂破风和喘息声。 

天麟转首一看,只见宋大憨咬牙瞪眼,挺着如鼓肚皮才跑到。 

宋大憨飞奔中,早已看清场上几人,一到天麟身边,立即指着对面断臂老人几人,喘着气说:“公子老弟,这几个老家伙都是该杀的,千万不可放过,没胳臂的老家伙是坐地分赃的独臂苍龙,拿打狗棒的是恶丐李虎,驼背老头是专吃小孩儿的汪驼子,场中和费堂主打架的是独行大盗风雷拐秦望德……” 

宋大憨指指点点,挤眼晃脑,独臂苍龙,满面铁青,驼背老头,黄须微抖,小眼圆睁,恶丐李虎怨毒地望着宋大憨,连声嘿嘿冷笑。 

蓦见独臂苍龙双目一瞪,傲然一声大喝:“宰了这个矮瓜!”

喝声甫落,身后应声纵出两个壮汉,唰的一声,同时掣出两柄雪亮大砍刀,满面凶恶地直向宋大憨奔来。 

宋大憨脸色一沉,环眼一蹬,大喝一声说:“想宰我是简单的吗?” 

大喝声扑身迎去,手中亮银索子鞭,抖得哗哗直响。 

两个持刀壮汉,同时一声暴喝,一个拦腰扫到,一个当头就剁。 

宋大憨不闪不躲,一抡索子鞭,呼的一声,直向迎面壮汉猛力砸下。 

迎面壮汉看了宋大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不由惊得嗥叫一声,纵身暴退,抖手打出一颗银弹。 

唰的一声,另一壮汉的单刀,已砍在宋大憨的后肩上。 

宋大憨一声怒喝,倏然转身,索子鞭闪电扫出。 

砰的一声,暴起一声惨叫,持刀大汉肚破肠出,翻身栽倒。

寒光一闪,那颗银弹已至宋大憨额前,咚的一声,击个正着,嗡的一声,银弹直射半空。

宋大憨勃然大怒,怒哼一声,直向逃回的壮汉追去。 

腾龙剑客深知独臂苍龙的金刚指厉害,立即高声急呼:“宋大侠回来!” 

宋大憨似乎也颇知厉害,闻声止步,怒哼一声,纵身退了回来,极神气地立在天麟身边。

场中一声大喝,当的一响,火星四射,打斗中的费庭法和风雷拐两人,兵刃相撞,闷哼一声,两人身形踉踉跄跄地分开了。 

一声冷笑,人影闪动,恶丐李虎、驼背老头,两人一声不吭,疾向身形踉跄的费庭法扑去。 

天麟一见,顿时大怒,正待飞身前扑,耳边暴起一声苍劲大喝,两个拳大耀眼流星,挟着尖锐风啸,直向恶丐、驼叟,闪电射去。 

寒光过处,暴起两声凄厉刺耳惨叫,两只飞梭,一只击中恶丐头颅,一只在驼叟前胸穿过,两人同时栽倒。 

这时,全场震骇,寂静无声,独臂苍龙和风雷拐两人,看得变颜变色,胆战心惊,自知今夜凶多吉少了。 

天麟望着血泊中的恶丐、驼叟,面色微变,人传子母梭百发百中,武林独步,震惊江湖,愈加深信不疑,今夜双梭连番出手,对方无不溅血五步,蓝凤帮在江湖上能有今日之浩大声势,李沛然功不可没。 

就在这时,正西数十丈外,突然传来一声内力浑厚的哈哈狂笑。 

腾龙剑客等人,听得心头一震,转首一看,面色倏变。 

只见三道人影,快如驭风闪电,挟着噗噗衣袂声,疾射而来。

天麟凝目一看,不禁怒火高炽,杀机倏起。 

当先一人皓首霜眉,两眼如灯,似银长髯飘散胸前,一身蓝衣,肩披大氅,背插一柄精钢剑。 

天麟认得这人,正是阴险狡诈,工于心计的点苍掌门沈恭顺。

左边是个肥头大耳,体如水牛的高大和尚,身穿黄僧衣,肩披红袈裟,虎头燕额,眼如铜铃,一张海口大嘴,宛如一道血槽,相貌凶猛慑人。 

手提一柄奇门兵器,多环禅杖,飞驰中,金环摇晃,叮叮当当。 

天麟看后不禁剑眉一蹙,觉这个高大和尚,极像甘西三危山三佛寺的四大金刚之中的人物。 

再看右边飞驰而来的一人,竟是一个白发如霜,独眼有神,满面黑斑,一脸皱纹的奇丑老婆婆。 

老婆婆长得雷公嘴、鹰勾鼻,一身天蓝葛布裤褂,显得又肥又大,手中持着一柄蓝光闪闪的毒护手钩,显得刁蛮、难缠。 

天麟看罢,顿时大悟,这个老婆婆正是西域狂人龙拐叟的老婆子独眼鬼婆追魂钩。 

因此,也断定高大凶猛的肥和尚是来自甘西三危山三佛寺的凶僧,只是不知他们进入中原的目的,又为何与点苍掌门沈恭顺混在一起。 

天麟打量间,对方三人驰至已不足五丈了。 

点苍掌门沈恭顺飞驰中一看现场,不觉傲然一声狂笑说:“入网鱼,瓮中鳖,死到临头,还不束手就缚吗?” 

话声甫落,已至场中,衣袖一抖,倏然停身。 

独臂苍龙和风雷拐,两人本已心生寒意,这时一见点苍掌门沈恭顺赶到,精神顿时一振,立即抱拳朗声说:“今夜沈兄驾到,大势已定,胜券在握,不愁帮匪不束手就擒了!” 

说罢,两人同时一阵呵呵干笑。 

点苍掌门沈恭顺素性狂傲,自恃神力,单掌一推,力逾千钧,举世滔滔没有几人放进他的眼里,尤喜别人赞誉奉承。 

这时听了独臂苍龙和风雷拐两人的话,立即抚髯傲然一声大笑说:“张、秦二兄,数载未遇,丰采依旧,想来武功定有大成,不知二兄为何突然在此现身……” 

独臂苍龙、风雷拐两人同时呵呵一笑说:“兄弟曾闻沈兄与崆峒各派,今夜协力围剿大荆山之帮匪,为武林除一大害,特星夜赶来,听候差遣以尽绵薄……” 

几人寒喧叙旧,旁若无人,根本没把在场的腾龙剑客和李沛然、费庭法三人放在眼中。

高大凶僧、独眼鬼婆,三眼炯炯,仰首望天,看也不看一眼风雷拐两人。 

天麟虽然怒火高炽,杀机时起,但父亲神色自若,毫无愠意地立在面前,自是不敢轻举妄动。

宋大憨虽是身份特殊的号外坛主,平素在总坛无约无束,但他却极尊敬帮主姊姊和几位堂主。

这时有腾龙剑客在场更不敢任性放肆,看了对方几人的狂傲神态,只气得眨眼咧嘴,咬牙切齿,不停向天麟做着放手大乐的手势。 

又见点苍掌门沈恭顺,傲然对独臂苍龙风雷拐说:“来,让兄弟为二兄引见两位西域高人。”

说罢转身,又是一阵寒喧。 

天麟强压心中怒火,凝神一听,才知肥大和尚叫吉萨,果是三危山三佛寺的凶僧。 

子母校李沛然怕对方有意拖延时间,以待武当等派到来,那时更难应付了,于是,虎目一瞪,暴喝一声说:“沈恭顺,此地乃本帮总坛重地,并非你们寒喧叙旧之所,请即说明来意,划出道来,李某人无不接下来。” 

李沛然如此一喝,点苍掌门沈恭顺,独眼鬼婆追魂钩和凶僧吉萨几人,同时怒目望了过来。 

独眼鬼婆和凶僧吉萨,两人凝目一看,发现蓝袍富绅装束的中年人,竟是西域三佛寺群僧闻名丧胆的腾龙剑客卫振清,不觉惊得浑身一战,面色倏然大变,同时退后半步。 

腾龙剑客望着神色惊异的独眼鬼婆,淡淡一笑,问:“温家婆有何贵干,翻山越岭,风尘仆仆,不远数千里东来中原?” 

独眼鬼婆见问,尖嘴扭动,小眼闪光,半晌无话可答。 

风雷拐和独臂苍龙,看了这种情形,俱都不解地望着独眼鬼婆。

点苍掌门沈恭顺深知腾龙客以剑成名,但掌法毫无出奇之处,是以虽已看到腾龙剑客立身场中,但却并未放在心上。 

这时,霜眉一蹙,面色一沉,转首望着独眼鬼婆,傲然问:“怎么,你们认识此人?”

天麟见点苍掌门沈恭顺,如此狂傲,立即发出一阵怒极冷笑。 

独眼鬼婆想到昔年险些丧命在腾龙剑客剑下的惊险一幕,这时心中仍有余悸,于是颔首低声说:“我们东来目的,正是为了腾龙剑客。” 

腾龙剑客立即哈哈一笑,朗声说:“如此太巧了,两位既为在下而来,就请当面将来意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似水柔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