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三十三章 飞凤八钗

作者:忆文

早饭刚刚撤去,宋大憨神情愉快,一脸欢笑,急步由院外奔来,一进院门,立即高声大嚷:“公子老弟,该走了,帮主姊姊和李堂主他们俱在议事厅前等你,马和应用物品俱都弄好,直到现在我忙的还没睡觉……” 

憨哥高嚷间,发现腾龙剑客和女侠等人俱都坐在厅上,赶紧住口,躬身请安,立在厅前嘿嘿直笑。 

腾龙剑客等人有些茫然不解,天麟也有些莫名其妙,虽然今日下山,但并未说什么时辰,还没去看蓝天丽凤,他们却已在厅前等候送行,以前下山,憨哥闷闷不乐,这次下山,憨哥兴高采烈,这的确令天麟费解。 

飘风女侠望着神色得意的憨哥和声问:“宋坛主,你说丽凤帮主他们俱在厅前等候天麟吗?” 

宋大憨立即恭谨地颔首应是。 

天麟剑眉一蹙,望着大憨不解地问:“大憨兄,小弟虽说离山,并不一定绝早就走……”

宋大憨未待天麟说完,立即摇头晃脑正色说:“出门上路,愈早愈好,空气新鲜,行人稀少,尘不飞,土不扬,人不出汗,马也不累,路边青草点珠露,野花姹紫齐争妍,枝头小鸟唱晨歌,牧童拉牛上山坡,浏览风景不觉远,一鞭下来百里多……” 

腾龙剑客和女侠等人已知是憨哥的意思,俱都觉得无可奈何,腾龙剑客转首对天麟说:“麟儿,既是这样,你就启程吧!” 

天麟恭声应是,随之立起身来,望着仍在摇头晃脑,口中滔滔不绝的宋大憨,哭笑不得地说:“好了,好了,大憨兄,咱们走吧,不要让他们久等。” 

宋大憨一听,朗声应好,说:“好,我先去通知他们!” 

话未说完,身形如烟,直奔院外。 

由于蓝天丽凤等人在议事厅前相候,腾龙剑客和女侠等人必须随天麟前去。 

几人绕着花园前进,飘风女侠仍不时叮嘱着天麟途中谨慎。 

蓦然。 

一声倏扬有序的呜呜号角声,响自山外,破空传来,隐约可闻。 

天麟星目一亮,身体随之一震,接着急声说:“啊,这是紧急警号,必有强敌犯山!”

腾龙剑客轻“噢”一声,两位女侠和兰娟,面色同时一变,几人脚步骤然加快。 

几人匆匆走进甬道,尚未到达屏门,已听到子母梭李沛然的苍劲声音。 

天麟举目一看,三堂五坛首领和十二香主,俱都齐集院中,个个神色凝重地听着李堂主指示迎敌行动。 

再看蓝天丽凤,静静地立在那里,粉面苍白,光颜失色,对于迎战大敌,似乎漠不关心,也有些无动于衷。 

天麟看得一阵难过,再难抑制心中激动,一声“姊姊”,飞身扑了过去。 

众人闻声转头,一见天麟,俱都惊喜急呼:“卫小侠来了!” 

但天麟闪过几个香主,越过贺熊与费堂主之间,直向蓝天丽凤面前走去。 

这时,呜呜号角,吹得更紧急了。 

蓝天丽凤一夜未睡,虽然心神若失,眉含隐忧,但她毕竟是久经世面,较天麟年长几岁的人。 

这时见天麟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径自走来,芳心不禁一震,但在她凄怨的心情中,却升起一丝欣慰甜意。 

于是,慌急中黛眉一展,樱chún含笑,凤目注定天麟,跑步迎了过去,正待问话。 

蓦闻李沛然震耳一声大喝:“各位坛主,速回本坛,准备迎击来犯敌人。” 

喝声甫落,暴起一声肥喏,五位坛主,十二香主,有的夺门而去,有的飞上房屋,眨眼之间,人影不见。 

幻云铁扇黄仲华,专司飞鸽通信,这时也随众急急离去。 

天麟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喝,和骤然而来的慌乱,不觉惊得一愣,心中激动情绪,顿时平静了不少,因此,不觉间停步不前。

蓝天丽凤何等聪明,知道李沛然这声大喝,旨在震醒天麟,这时乘天麟一呆之际,立即急声说:“弟弟来得正好,现在大敌当前,弟弟只有改日启程了。” 

这时天麟情绪已乎,轻呼一声“姊姊”正待说什么,腾龙剑客两位女侠和兰娟四人已走至近前。 

蓝天丽凤急步向前请安,李、费两位堂主同时向前问早。 

腾龙剑客和两位女侠,答礼之后几乎是同时焦急地问:“莫非是武当再来?” 

蓝天丽凤也不解地回答说:“现在尚未接到报告,紧急信号是在骤然无备,通报不及的状况下由了望哨发出的。” 

这时,那声呜呜号角,已经停止了。 

天麟剑眉一竖,忿然说:“明知有人来犯,为何不迎下山去!” 

费庭法立即接口正色说:“未明敌人真相前,不可轻举下山,放弃既有优势,给敌人可乘之机。” 

李沛然在旁插言说:“黄堂主已去检查讯鸽,稍时定有消息,请大家先至厅上坐。” 

蓝天丽凤立即肃客,请腾龙剑客、女侠、天麟等人入厅。 

几人刚刚进入议事大厅,那声呜呜号角又响了,这次却是悠扬缓慢,顿挫有序,不如方才急促。 

蓝天丽凤黛眉一蹙,神色茫然地看了李、费两位堂主一眼,不解地说:“这是怎么回事?” 

李沛然、费庭法,两人俱都紧蹙霜眉,神色凝重,听着呜呜号角声,似乎也有些不解,接着恭声说:“请帮主和卫大侠在厅上坐,卑职等即刻前去第三峰查看,为何先吹紧急信号,现在又发敌人远去……” 

话未说完,人影一闪,黄仲华已纵身飞进厅来。 

蓝天丽凤一见,急问:“黄堂主,第三峰可有报告?” 

黄仲华立稳身形,面向蓝天丽凤一躬身,说:“今晨第三了望哨,发现十数里外,尘烟大起,横广约有一里,逐渐向本山南麓接近,渐渐发现尘烟中有车辆马队,通过前面禁区茂林,直向本山驰来,了望哨疑是大队官兵,因此,急切间发出紧急信号。” 

李沛然微颔皓首,似有所悟地说,“这定是追寻卫少侠行踪的那些绣帷大车和锦衣大汉,可能他们已探得卫小侠现在本山的消息……” 

蓝天丽凤黛眉一蹙,不解地插言问:“既然有意前来,为何又中途逸去?” 

如此一问,人人俱有同感,因此一阵沉默。 

腾龙剑客略一沉思,以判断的口吻说:“他们来而复去,可能有两项原因,一是根本不知天麟行踪,只不过路过山下继续向前追寻,一是略有耳闻,但又不敢确定,故而来山前示威,以引天麟现身。” 

如此一说,李沛然和费庭法,俱觉判断得有理。 

天麟一听,立即面向腾龙剑客恭声说:“麟儿决心即刻下山,前去长安,并于中途一查这些人的来历……” 

腾龙剑客未待天麟说完,立即颔首说:“如此甚好,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动身吧!” 

说罢,众人即刻拥着天麟,步出议事大厅,沿着长廊甬道,直向堡门走去。

蓝天丽凤粉面苍白,神色黯然,但憔悴的香腮上,仍强自掠上一丝微笑。 

两位女侠双眉微蹙,腾龙剑客神色凝重,三位堂主默默地紧跟蓝天丽凤身后,只有娟姑娘,一直幻想着做母亲的幸福欣喜,等麟哥哥回来,自己的娇躯不知要变成如何肥胖了。 

而其他诸人的神色忧郁,当不是为天麟的离去,而为这几个小儿女的爱情问题,这不能不使几位长辈忧心、焦急。 

几人来至堡门,骅骝早已备好,鞍光镫亮,马毛泽润,拉在一个劲装大汉手里,显得精神奕奕,威猛无比。 

骅骝一见天麟等人走来,立即昂首竖耳,低嘶连声,马尾摆个不停。 

天麟停步转身,首先向蓝天丽凤话别,继而向父母、珊珠女侠和两位堂主辞行。 

最后,面向兰娟,说:“娟妹,你一向敬爱丽凤姊姊,现在姊姊大病初愈,正希望你常伴左右,以解病后寂寞,并望彼此保重身体,小兄这次下山,事毕定然火速赶回。” 

兰娟涩然一笑,立即颔首说:“麟哥哥放心,小妹自己晓得。” 

说罢,愉快地看了蓝天丽凤一眼。 

蓝天丽凤为天麟匆匆下山,芳心本极难过,这时听了天麟的话,看了兰娟的愉快神态,心中一畅,顿时光彩地笑了。 

李沛然久经世故,个中情形早已一目了然,右手一抚如银短须,面向天麟含意颇深地说:“卫小侠这次下山,宜早去早回,既可免却江湖风险,又得共叙天伦之乐,小侠久游在外,女侠定然日夜悬心,大家亦将随之不安。” 

天麟听了心甚感动,连连颔首应是,再向父母等人躬身一揖,转身向拉马大汉跟前走去。

接过骅骝,认镫上马,高呼一声珍重,拨转马头,直向较技场方向驰去。 

天麟逐渐将马放快,绕过观武厅,转首一看,见父母等人,仍在堡门目送,立即举起右手连连挥动。 

腾龙剑客等人一见,也纷纷将手举起来。 

骅骝一声悠扬长嘶,扬尘而去。 

驰至红旗分寨,蒲翠萍听到马嘶,已率领三位香主立在寨门恭候相送了。 

天麟即时收缰,飘身下马,急步向前一一话别。 

蒲翠萍对天麟两次相救之情,一直念念不忘,由于三位香主俱在一侧,虽有千言万语,这时也不知由何说起了。 

天麟特别关心来而复去的锦衣大汉和绣帷大车等的去向,相问之下,始知那些人已沿着山前数里外的横广茂林,直向正西驰去。 

蒲翠萍关切地提示天麟,对来历不明的敌人,要格外小心,特别注意。

天麟感激地望着蒲翠萍,连连应是,继而说声珍重,翻身上马,一抖丝缰,如飞驰出寨门。 

这时,朝阳已升上峰巅,刺目金光,直射全山,苍松绿竹,浓郁翠黛,野花处处争妍,大荆山实不啻一块世外乐园。 

骅骝奔驰在弯曲山路上,放蹄如飞,宛如一朵红云,挟着如雨蹄声,嗒嗒清脆,遐迩可闻。 

片刻已达山麓,天麟立即停马,再向哨卡问清锦衣大汉和车马的确实去向后,奔出谷口,一直向西追去。 

骅骝经过两天歇息,精神旺盛,体力充沛,四足放开,宛如电掣雷奔,天麟坐在马上,只觉两耳风声呼呼。 

举目正西,丘陵起伏,遍植矮树,一片浓绿中,竟看不到一丝扬尘。 

天麟看罢,剑眉一蹙,心中暗呼好快,既然看不到尘影,只得沿道向西疾驰,由于丘地偏僻,加之又是大荆山禁区,因此道上行人绝迹。 

骅骝飞驰在忽起忽伏的丘陵道上,倏降倏升,天麟坐在马上,宛如腾云驾雾,直觉两侧矮林旋转飞舞。 

天麟放缰疾驰,坐在鞍上渐渐进入沉思,他一直猜不透这些锦衣大汉和绣帷大车中的霓裳少女,究竟是何来路。 

蓦然。 

骅骝昂首一声悠长惊嘶,声荡林野,震耳慾聋,两侧矮树被震得枝颤叶动,嗦嗦有声。

天麟骤闻马嘶,立由沉思中惊醒,举目前看,心头不禁一震——只见前面盆地中,枫林殷红,却隐约现出数辆绣帷大车的锦缎篷顶,并隐约传来一两声烈马低嘶。 

天麟看罢,心中不禁冷冷一笑,想不到竟在此地碰上了,于是一抖丝缰,继续向前疾驰。

继而一想,暗呼不妥,此地仍属大荆山禁区,最好将彼等引至别处再说。 

正在这时,一声烈马怒嘶,响自身后,这声马嘶听来异常熟。 

天麟暗吃一惊,倏然回头,举目一看,心头又是一震。 

只见身后二三里外的丘陵上,一匹雪白健马,昂首竖耳立鬃,扬起滚滚土尘,狂奔如飞,电掣驰来。 

天麟一见白马,立即认出是蓝天丽凤的爱马赛雪,凝目细看,鞍上伏着一人,尚看不清面目,但决不是蓝天丽凤。 

心想,莫非大荆山又发生了重大事情? 

心念间,骅骝再度一声震耳惊嘶。 

紧接着,马前暴起一阵莺声娇叱:“卫天麟,还不下马受缚吗?” 

天麟心头一惊,闻声倏然转头,只觉面前五彩缤纷,不禁有些眼花缭乱,慌急中,暴喝一声,猛将骅骝勒住。 

骅骝一声痛嘶,倏然人形而立,天麟腿夹马腹,手扣马鞍,一连闪了几闪,才将骅骝控住。 

天麟急敛心神,游目一看,林中四辆绣帷豪华大车,二十多名锦衣大汉,个个一脸愠色,俱都静静地立在道路两边。 

八个如花少女,一字横在中间,个个身穿彩衣,俱都面带寒霜,十六道朗星似的目光,一齐冷冷地注视在天麟的俊面上。 

天麟细看之下,竟是西域巴萨岛主属下的飞凤八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飞凤八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