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三十五章 王府惊魂

作者:忆文

这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官道行人渐多,一座雄伟大城,已遥遥在望,那就是京师长安。 

长安西城,并排三座巍峨箭楼,虽远在十数里外,已能看到三座高耸的楼影。 

大憨一见长安城楼,顿时喜不自胜,胯下赛雪虽然奔驰如飞,这时也觉得慢如蜗牛了。

天麟看到雄伟的长安城,相反的,心情顿时沉重下来,想到蓉姊姊的行踪何处,如何进入皇宫大内,是否有那四种奇珍葯材,这些问题,一齐涌上了他的心头。 

计算一下日期,今天已是十四日了,他希望能遇到蓉姊姊,并得到一种奇珍葯材。 

这几个问题,在天麟的内心深处,反复地思虑着。 

天麟飞马沉思,大憨心急奔驰,红日西斜时分,两人已到了长安西关城外的大街上。 

两人举目前看,街道特别宽大,行人熙攘,商店比邻,招牌酒帘,琳琅满目,热闹异常。

天麟、大憨策马缓进,左顾右盼,已是目不暇接,京师重地,繁华气象果与别处不同。

两人前进中,发现街上行人中,有不少是劲装异服的武林人物,俱都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神色间显得惶惶中有些紧张神秘。 

天麟虽然看到,但并未放在心上。 

宋大憨东张西望,牛眼瞪得又大又圆,咧着大嘴,除了看花花绿绿的招牌,就是看酒楼饭店。 

进得城中,只见大街宽广数丈,行人熙攘,车马迤逦,两街商店设置得琳琅满目,光彩缤纷。 

城内与城外,迥然不同,一片升平气象,市面繁华,与其他城市大不相同,由于行人熙攘,街道宽广,武林人物多已看不到了。 

天麟举目一看,正北是内城,坐在马上,已能看到皇城中的巍峨殿脊,一片金黄琉璃瓦,在西下的斜阳下,闪闪映辉。 

正中有座气势雄伟,高耸半空的朱漆琉璃瓦宫楼,矗立皇城之上,想必就是百官进朝的五凤楼了。 

天麟遥见皇城气势,觉得那地方蕴藏着无上威严,令人看了立生不可侵犯之感。 

想到当今圣上,举国至尊,普天之下,望之伏跪,文武百官效死称臣,权势之大天下无匹。 

天麟想到父亲腾龙剑客和那位长发前辈的谆谆警告,这时才发觉他们确没有危言耸听,扩大事实。  

一阵锣鼓响声,将天麟的思维打断。 

转首一看,已到了一个宽大广场之前。 

广场上,人群接踵,挤来挤去,前后左右,杂乱地摆着各种贩摊,说书、算命、耍猴戏,儿童玩的假刀假枪假面具,应有尽有。

锣声,鼓声,叫卖声,嚷成一片! 

广场的尽头,是座建筑非常宏伟的庙宇,不少善男信女,进出庙门。 

天麟凝目一看,巍峨的门匾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慈恩寺。

寺内殿脊辉煌,占地极广,苍松古柏,翠竹成行,确是一座著名寺院。 

转首再看大憨,神色兴奋,张嘴含笑,牛眼东瞧西看,望着贩摊人群,已是目不暇接了。

继续前进一段,发现南街一连几座兼有酒楼的客店。 

天麟心中一动,即在一座规模较大的酒楼店前,与憨哥同时下马。 

这时店门内,急步跑出来两个衣着整洁的店伙,俱都满面堆笑,恭谨地将马接过。 

天麟、大憨跟在另一名店伙之后,径向店内走去。 

进入店内,甬道长廊,精舍雅房,宛如官宦府第。 

店伙见天麟衣着华丽,气度不凡,引着两人左转右弯,直达一座红漆金环的圆门之前。

天麟游目一看,是座独院,红墙不高,上覆绿瓦,数枝翠竹,斜伸墙外。 

看罢,剑眉一蹙,心说:两人何必要座独院?有间雅静上房足可以了。 

但店伙已举手在亮光的门环上,轻轻击了两下。 

天麟继而一想,有座独院也好,夜间行事更方便。 

心念间,呀然一声,红门开了。 

天麟双目一亮,惊得几乎退后半步。 

只见两扇红门之间,盈然立着一个年约十五六岁,一身淡黄衣裙的小侍女,鹅蛋形的小脸,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黄衣小侍女一见天麟立即裣衽为礼,微屈双膝,莺声说:“请爷厅上坐!” 

天麟神色一愣,剑眉紧蹙,正待拒绝。 

蓦闻憨哥,拍腿跺脚,大声说:“公子老弟,我想起来了,昔年我爹来时,也是选的这种有侍儿的独院。” 

说罢转头,不待天麟插言,即对店伙愉快地说:“很好,很好,就是这座独院吧,速送一桌上好酒菜来,记住,还有这个!” 

说着,两只小手,即在胸前做了一个挥动手势,接着,探手怀中,取出一锭足有二两的银子,顺势交给店伙,一挥手,急声说:“快去吧!这是赏给你的!” 

店伙一听,顿时呆了,他一直认为这位身高不足五尺的大头牛眼人物,是个从仆,想不到今天竟看走了眼,这人不但爽快,出手也极阔绰,真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了。 

于是一定神,赶紧躬身应是,转身大步走去。 

大憨一见天麟无可奈何的神情,哈哈一笑,伸手肃客说:“公子老弟,请吧,就你阁下这身华丽的衣着,不凡的仪表,加上那两匹神骏宝马,哪个店的小二哥不把你视为王孙、衙内公子爷!” 

天麟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只得举步进入园门。 

进门是道迎壁,绕过迎壁一看,天,院中除了修竹盆花,檐悬纱灯,正厅阶上尚立着三个年岁俱在十五六岁的小侍女。 

三个小侍女,服饰相同,衣分白,粉、绿,三个小侍女一见天麟,同时裣衽行礼,齐声恭谨问候。

天麟略一点头,大憨微一挥手,两人并肩进入正厅。 

厅中虽然不大,但显得异常富丽,漆桌亮椅,毛毡铺地,桌前置一张铜暖炉,炉中炭火熊熊,厅中温暖如春。 

两人落座,即有侍女端来两杯香茗,四样果点。 

天麟虽然走过不少省份,甚至远达甘西三危山,但却是第一次前来长安,因此,觉得处处陌生,处处不同。 

稍顷,侍女即请两人入浴。 

天麟洗去风尘,容光焕发,精神奕奕,愈显得潇洒飘逸,大憨浴后,也觉身轻气爽,年轻了不少。 

两人浴罢,天色已黑,檐前纱齐明,厅内烛光如昼,正中桌上已摆好一桌丰美酒肴。 

天麟、大憨分别入座,即有侍女执壶满酒。 

连进两杯,发现大憨不时望向厅外,秃眉头直皱。 

天麟有些不解,正待发问。 

蓦闻院外传来一阵轻微的环佩叮咚声。

接着,院门迎壁处,现出两个丽人,一个抱琵琶,一个捧古琴。 

天麟一看,不觉愣了。 

只见两个丽人俱是秀发高挽,头插衔珠飞凤,薄施脂粉,姿色艳丽,樱chún含笑,莲步轻盈。 

抱琵琶的丽人,穿紫罗衫,着落地裙,捧古琴的丽人,上穿霓裳,下穿百褶长裙,两人并肩齐步,飘飘而行,环佩叮咚,直向厅上走来。 

天麟顿时大悟,立即明白了憨哥在院门向店伙比划的手势用意,想到来京目的,不觉心中有气。 

大憨神色得意,心中高兴,于是,嘿嘿一笑,喜形于色地说:“公子老弟,这玩艺儿叫歌妓,铮铮咚咚可助酒兴,昔年我爹和几位老骨头朋友来京师,就听了几支歌曲。” 

天麟剑眉一蹙,俊面一沉,立即不高兴地说:“大憨兄……” 

大憨未待天麟说完,立即嘿嘿一笑说:“公子老弟,不喜欢没关系,唱一支就可让她们回去。” 

天麟正待解释,两个丽人已走进厅门。 

两个歌妓望着天麟嫣然一笑,百媚俱生,轻盈施礼,娇声问安,顿时满厅芬芳,幽香袭人。 

四个侍女,立即为二女移过两张锦墩。 

天麟见大憨高兴,两个歌妓绽笑含情,坐在锦墩上轻垂螓首,显得弱不禁风,一副楚楚可怜相,又不忍叫她们遽然来,又匆匆地去。 

两个歌妓,调弦对音,不时以柔和的目光瞟向英俊潇洒的天麟。 

天麟心事重重,无心注意这些,他虽不停地浅斟慢饮,但他的思维却想着街上武林人物窃窃私议和入城时的紧张情形。 

厅上响起悦耳的弦音和娇美动人的歌声,但天麟的脑海中,却计划着如何进入皇城,如何去找林丽蓉。 

蓦闻耳边响起大憨的沙哑声音:“好了,你们唱得很好,这是赏给你们的!” 

天麟一敛心神,只见大憨哥已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 

再看两个歌妓,神情惊愕,娇容失色,惊得同时颤声问:“爷,小女可是唱得不好?”

天麟望着憨哥,茫然不解地问:“大憨兄,为何不唱了?” 

大憨得意地哈哈一笑,愉快地说:“老弟是否听上瘾了?老实告诉你,我已叫她们唱了两支了。” 

天麟决定饭后前去暗查一番皇城形势,实无心再让她们唱下去,也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礼貌地说:“这是在下赏给两位姑娘的!” 

说着,又看了两个神色惊喜的歌妓一眼,发觉她们虽然樱chún含笑,但眉宇间却深藏着忧郁。 

两个歌妓欠身称谢,并恭谨地娇声说:“小女子再唱一支以酬两位公子爷的盛情!” 

说罢,玉手轻移,纤指扳动,立即响起一阵幽美旋律。 

因为这是最后一支歌,天麟不得不聚精会神地听。 

二女未唱,黛眉先颦。 

曼妙弦音中,二女神情幽怨,齐张樱口,在圆润的歌喉中,唱出哀怨的歌声: 

“叹红颜, 

沦落烟花。 

绯衣披拂, 

懒把蛾眉画。 

强展笑靥, 

泪弹琵琶。 

鬻歌, 

侍酒, 

暗沉年华。 

恨红颜薄命, 

沦落风尘烟花。 

歌声清婉,其意悲切,令人闻之,不禁随之暗叹! 

二女歌罢,飘然起身,即有侍女将银递过,二女神色戚怨,螓首低垂,向天麟、大憨施礼致谢后,款步走向厅外。 

天麟望着二女婀娜身影,直至消失在院外,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怜悯之感,觉得二女姿容娟丽,人品不俗,可惜沦落风尘。 

大憨本极高兴,听了最后这首歌,心中也不禁有些黯然! 

饭后,两人走出店门,街上夜市正盛,行人拥挤,擦肩接踵,灯火辉煌,喧嚣沸腾,较之昼间尤为热闹。 

天麟、大憨沿街信步而行,向着内城方向走去。 

两街酒楼茶肆中,猜拳论酒,歌唱欢声,虽然街上人声喧腾,但仍不时听到飘向街外的阵阵笙弦竹音和曼妙歌声。 

蓦然。 

前面街上,行人让道,喧嚣骤停,所有人的目光,齐向前街望去,同时,有人低声轻呼:“啊,御林军!” 

天麟、大憨心头同时一震,举目一看,只见前面街道上,寒光闪闪,枪矛如林,一队御林军约有百人之多,大步走来。 

当前一员战将,身材修伟,高坐一匹战马上,明盔亮甲,腰悬宝剑,神色肃穆,双目前视,显得威武无比。 

打量间,御林军已来至不远处了。 

天麟、大憨随着行人,也停身立在街边。 

战将策马前进,御林军大步紧跟,步伐整齐,雄武有力,发出一阵“唰唰”的响声,两街行人,一片肃静。 

御林军过去了,街上又恢复了喧声。

人群中一个低微声音,忿忿地说:“现在这些武林中的什么杰,什么怪,愈来胆子愈大了,以前寻仇雪恨,约斗火拼,多是在深山僻野荒林中,如今居然闹到天子的跟前来了……”

天麟、大憨转首一看,见是一中年商人,正对另一个中年人说着。 

另一个中年人眉头一皱,说:“明天就是十五了,所以大批禁军出动,以防他们扰乱京城安宁。”

大憨一听,好奇心动,急步过去问:“兄台,请问……” 

两个商人一见憨哥,惊得浑身一战,未待大憨说完,转身挤进人群中。 

大憨气得环眼一瞪,正待发作,顿时想起这是京城,立即按下心中怒火,但仍气忿地哼了一声。 

天麟转首一看,身后正是一家豪华茶楼,楼上不少靠窗饮茶的人,正探首窗外,看着过去的那队御林军。 

于是,心中一动,暗忖:酒楼茶肆,龙蛇混杂,恣意纵谈,现在时刻尚早,暗查皇城形势也许不便,何不进去坐坐,或许得到一些京师紧张的原因。 

念及至此,转首对憨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王府惊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