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三十七章 疤面天神

作者:忆文

皓月正中,三更就要到了。 

四周群豪不时仰首望着明月,每个人的脸上,显得焦急中含有紧张期望之色——疤面人怎地还不来?

但也有人认为疤面人可能早在暗中窥伺,想是看了近百锦衣卫的联合围攻声势,已不敢现身了。 

这时,场中打斗依然激烈,但乌纱人的掌劲已不如初时凌厉。 

蓦然。 

人群中暴起一声震人耳鼓的如雷大喝:“大家住手……” 

这声大喝,全场震惊,俱觉两耳嗡嗡,身形微晃。 

场中打斗,应声而停,锦衣卫纷纷纵退,乌纱人立即停身,所有在场的人,俱都循声望向场外。 

只见人群中一团灰影,腾空而起,一跃数丈,两只大袖一拂,身形宛如一只巨鹤,俯冲落向场中。 

众人定睛一看,竟是一个方头海口,浓眉毛的矮胖和尚。 

矮胖和尚两眼如铃,一脸横肉,大袖一抖,飘然落在距乌纱人三丈之处的一方怪石上。

两眼凶光一闪,一脸狞恶之相,首先看了蒋兆丰和数十棉衣卫一眼,继而望着乌纱人,嘿嘿一笑说:“贫僧浑尘,一生积德向善,总以慈悲为怀,天生一副菩萨心肠,为免枉死无辜,斗胆进场,向女施主赌赛三掌……” 

话未说完,全场哗然,所有目光,一齐集中在乌纱人身上,为何在场近千英豪中,竟无一人看破乌纱人是个女人! 

乌纱人目光游移,冷电闪射,不禁一愣,似乎也感到颇为意外。 

浑尘凶睛略一闪动,又装腔作势地双手合十,低声宜了一声阿弥陀佛,继续沉声说:“女施主武功之高,为贫僧所仅见,锦衣卫人数虽多,但星辉难与月争光,贫僧虽自知功力有限,难与女施主匹敌,但为救众生,免得女施主多造杀孽,也只得舍命而为了……” 

乌纱人冷冷一笑,不屑地说:“你要怎样,请快些说吧,三更就要到了……” 

挥尘僧嘿嘿一笑,问:“你还想与疤面人决斗吗?” 

说罢,仰面哈哈一笑,继续轻蔑地说:“告诉你,疤面人看了这等声势,早已吓得逃之夭夭了……” 

乌纱人双目冷电一闪,骤然娇声厉喝:“休再罗嗦,快将你的阴谋说出来吧!”

声音一变,全场震骇,乌纱人果然是个女人。 

宋大憨心中一动,立即悄悄对杜冰问:“杜姑娘,你看会不会是林丽蓉姑娘?” 

杜冰柳眉紧蹙,神色惊异,正聚精会神注视着场中,似在注意情势变化,又似在竭力沉思,因此没有回答大憨的问话,因为,她也在想乌纱人是谁。

这时,场中的浑尘僧,注定乌纱人,阴险地一笑,沉声说:“贫僧愿以三掌与女施主赌胜负,如女施主胜了,贫僧转身就走……” 

乌纱人未待凶僧说完,一阵怒极咯咯娇笑,接口说:“如果你胜了,我必须随姓蒋的老狗前去王府,你即可获得一官半职?” 

浑尘僧嘿嘿一阵狞笑,微一点秃头,得意地说:“不错,那正是贫僧的意思!” 

乌纱人一听,仰面发出一阵厉声长笑! 

周围群雄,听得个个怒形于色,俱都卑视地望着凶僧。 

杜冰、大憨恨不得即刻飞人场中严惩这个无耻的佛门败类。 

乌纱人一敛长笑,双目中冷电暴射,咬牙恨声说:“你这投机无耻的鼠辈,我就试试你的掌力如何惊人。” 

话声甫落,右掌一翻,遥空击出一道刚猛掌风,直奔凶僧前胸。 

凶僧早有准备,运足十成功力,双掌猛力迎出。 

轰隆一声大响,劲力激旋,风声带啸。 

浑尘凶僧身形踉跄,闷哼一声,面色顿时苍白,勉强沉力拿桩,以免跌进石下,但终于暴喝一声,大袖一抖,趁势纵退两丈。 

围立凶僧身后的锦衣卫,怒喝暴叱,纷纷闪避。 

乌纱人仰面一声尖锐娇笑:“我道你这佛门败类,有何惊人的本领,原来也是一个饭桶!” 

说着,阴森地一笑,骤然一声厉叱:“你再接我一掌……” 

掌字出口,纤细雪白的右掌,再度劈出。 

一道较第一掌尤为猛烈的掌风,挟着刺耳啸声,再向凶僧击去。

凶僧大惊失色,但已不能再退,一声大喝,身形腾空而起,一跃数丈! 

乌纱人咯咯一笑,玉掌倏翻,遥空连击。 

一阵叭叭清脆响声,凶僧的两颊,被打得哇哇怪叫,身形庆向下坠。 

蓦然。 

一声清脆大喝,径由人群中响起:“请住手……” 

大喝声中,一道黑影,冲出人群,腾空跃起,飞越锦衣卫的头上,直落场中乌纱人的身边。 

四周群豪,同时一震,举目一看,竟是一个身穿黑长衫,头包黑绸巾,以黑布罩住口鼻的人,一双朗目,形如秋水,澄澈明亮。 

黑衫人立在乌纱人身侧,躬身低声说:“请恩师息怒,不要中了彼等耗尽恩师真力的诡计……” 

岂知,乌纱人双目冷电一闪,骤然一声厉喝:“站远些,哪个要你多事……” 

事字出口,纵身前扑,再向凶僧扑去。 

突然。 

凶僧环眼一瞪,双手一挥,大喝一声:“各级护卫,快些捉贼!” 

大喝甫落,暴起一声冲霄呐喊,数十锦衣卫齐挥兵刃,再度扑来。 

乌纱人一声厉笑,黑衫人一声怒叱,分别迎击,场中顿时大乱。 

四周群豪顿时大悟,这才知道凶僧也是王府的护卫,但多惧于南王威势,俱都敢怒而不敢言。 

一等一级护卫蒋兆丰,纵身飞上一座较高怪石,一挥手中金钢锏,望着四周,振声大呼:“各路英雄豪杰,切莫错过升官发财光耀门楣的机会,请快进场协助捉贼吧!” 

但四周群豪,一片寂静,毫无一丝反应。 

浑尘凶僧见无动静,也立身石上,振臂高呼:“诸位施主敢莫是怕疤面人会来吗?” 

说着,游目望了群豪一眼,傲然哈哈一笑,倏然一指夜空,道:“看,三更已经到了,诸位可曾看到疤面人的鬼影?” 

周围近千群豪听了,俱都纷纷仰首看向夜空。 

明月高悬,夜空如洗,已是三更了。 

接着,近千道懊恼失望的目光,又同时移向四野。 

蓦然。 

全场一阵惶乱騒动,数百人同时发出一声震骇惊呼,所有人的目光,俱都惊惧地望着近百丈外的一座光秃圆岭上。 

岭上,俱是光石,寸草不生,在秃岭的圆楔上,赫然立着一道宽大黑影,一双电目,寒光闪闪,正冷冷地望着北麓! 

场中围攻乌纱人和黑衫人的锦衣卫,尚且不知,依然叱喝怒叱,纵跃前扑,打得头破血出。 

蒋兆丰、浑尘僧,分别立在两座较高的怪石上,两眼惊急地望着百丈以外秃岭上的宽大黑影,完全惊呆了。 

一个暴雷似的意念,轰然掠过每个人的脑际——疤面人来了! 

近千英豪,骤然惊心慾绝,整个北麓被一种恐怖、骇然、震慑人心的紧张气氛,压得透不过气来。 

一阵慑人冷笑,漫空传来,直入每个人的耳鼓,震击着每个人的心灵,令人闻之,血脉激动,真气难凝,冷汗直流。 

场中的打斗嘎然停止了,俱都面色苍白,神色惊急,纷纷转首,望向众人注视的秃岭上。

乌纱人和黑衫人,看了秃岭上的宽大人影,已知道是谁来了,但两人听了漫空传来,震慑心弦的嘿嘿冷笑,不觉惊呆了。 

乌纱人的目光,闪着惊疑光辉,似乎有些不信,疤面人的功力竟然已达到传音伤人的神化境地。 

黑衫人的目光是震骇惊喜的,那两道闪烁的目光中,混合着嫉妒、悔恨,和羡慕。 

漫空的冷笑一停,立即传来疤面人冰冷的声音:“依仗权势,恃多为胜,贪慕虚荣,为虎作怅,居然胆敢扰乱本人的斗场,今夜犯者悉数诛绝,以作藐视武林宏规者戒。” 

话声甫落,全场震骇,同时发出一片惊啊,王府锦衣卫,个个吓得面色如土,俱都惊得魂飞天外。 

但也有不少人不相信疤面人的惊天雷,会真的如此厉害,尤其,疤面人还立身在百丈以外。 

一声冷笑之后,再度传来疤面人的慑人声音:“姑念尔等多属胁从,暂饶一死,但主谋两人,定杀不赦!” 

全场英豪一听,同时吁出一口长气,所有目光,俱都集中注视着立身百丈以外秃岭上的疤面人。 

他们怀着惊惧好奇的心理,似乎要看看疤面人,如何杀死场中主谋的两个锦衣卫。 

蒋兆丰、浑尘僧,断定疤面人决不会放过两人,因而心头一横,决心痛骂疤面人几句,立即冲进人群中逃走。 

即使疤面人如电飞来,人群已经大乱,谅他也不敢施展仗以成名的惊天雷,而乱杀无辜。

浑尘僧想罢,环眼一瞪,望着百丈外的疤面人,厉声大喝:“妖孽疤面人,扰乱京师胆大妄为,违抗王命,且狂言伤害官赐的锦衣护卫爷,你的眼睛里还有国法吗?”

话声甫落,立即传来疤面人的嘿嘿冷笑:“你这佛门败类,不知参佛诵经,修心养性……” 

浑尘僧见疤面人无意扑来,胆气顿时大壮,未待疤面人说完,震耳一声大喝:“妖孽大胆,竟敢公然辱骂佛爷,罪该万死,佛爷念你成名不易,今夜不为己甚,现在速速离去,佛爷尚可饶你一死,否则,嘿嘿,回京奏明王爷,行文天下,四海捉拿于你,天下虽大,却无你疤面人立足之地,那时你将悔之晚矣!”

疤面人一听,仰天发出震撼山野、直上夜空的哈哈厉笑:“死到临头,尚逞口舌之利,可谓狡狯已极,莫说你两人的狗命,就是姦贼盖煜的狗命,在下随时可取。” 

此话一出,全场震骇,面色同时一变。 

蒋兆丰自知难逃一死,三角眼觑目看了惊惶如痴的数十锦衣卫一眼,心中一动,决心乘乱逃走。 

于是,双臂一挥,振声大呼:“各级护卫,速将场中乌纱人逮捕,如有畏缩不前者,回奏王爷,全家大小,悉数斩绝。” 

话声甫落,数十锦衣卫面色大变,一声呐喊,齐挥兵刃,再向乌纱人和黑衫人扑来,场中再度大乱。 

疤面人勃然大怒,厉声大喝:“鼠辈狼心狗肺,今夜万万饶你不得……” 

蒋兆丰、浑尘僧,看了场中混乱情形,不觉两手扑天,仰面发出一阵得意忘形的哈哈厉笑…… 

蓦然。 

全场騒动,暴起一片惊心高呼。

紧接着。 

两道耀眼青红电光,接着慑人心神,震撼山野的轰轰雷声,发自秃岭,划空而来,一闪已至。 

在场群豪,惊慌嗥叫,抱头掩耳,弓背蹲身,只觉电光刺目,雷声震耳慾聋,令人头晕目眩,摇摇慾坠。 

挟着震耳雷声的青红电光,一闪掠过场中,直升半空。 

紧接着,两道喷泉似的血箭,由蒋兆丰、浑尘僧的无头颈腔中疾射而出。 

场中打斗停止了,震雷声,响自半空。 

近千群豪一定神,纷纷仰首上看,只见高空两道晶莹青红电光,挟着轰轰雷声,正向秃岭上弧形泻落。

呆了,所有在场的人,俱被这种空前未见的绝世奇观惊呆了!

青红电光过处,夜空一暗,星月失色。 

突然。 

青红电光,疾泻而下。 

疤面人一声暴喝,身形弹射而起,雷声大振,电光暴涨,疤面人卓立其上,再向场中射来。 

全场一阵惊叫,再度大乱,但仍有不少功力深厚的高手,强定心神,凝目望着御剑飞来的疤面人。 

一声尖锐惊恐的娇呼,响自场中。 

“不要……不要杀我师父……” 

电光低空一闪,疤面人两袖一抖,乌纱人和黑衫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近千英豪循声一看,只见疤面人左右肋下各挟一人,踏着青红电光,直射正西,一闪之间,已消失在一座广大松林的遥远天际。 

久久,全场人众才吁出一口长气,大家相互看了一眼彼此惊惶苍白的面孔,俱都没有交谈一言。 

但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预感,疤面人决不会杀死向他悬图挑战的人,因为,他把乌纱人师徒救出了重围。 

不少人开始离去,皎洁月光下的原野上,到处闪动着疾速的人影。 

一种深沉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北麓。 

杜冰痴呆地立着,粉面上毫无一丝表情,目光呆滞地望着正西剑光消逝的天际。 

她不敢相信那就是卫天麟——她的爱夫,她的麟哥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疤面天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