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三十九章 铁索惊艳

作者:忆文

天麟神色自若,嘴哂冷笑,根本没将这种硬功夫放在心上。 

丽蓉一见,粉面不禁一变,知天麟不知终南内功之厉害,赶紧以传音入密的功夫,警告说:“终南内功,奥妙如神,借力增劲,背承千钧。” 

天麟星目一亮,心头猛地一震,赶紧默诵无上心法,迅即功贯双臂,目注陈砚田,蓄势以待。 

陈砚田自练成终南气功后,所向无敌,尚无敌手,从无一次败迹,这次为了挽回断剑之耻,决心以十成功力,掌毙天麟。 

于是,缓步前进中,右掌逐渐加劲,这时见天麟依然傲不为意,心中又气又怒,冷哼一声,阴沉地说:“狂妄小辈,今夜要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要你那仗剑成名的老子痛恨终生,要你们蓝凤帮知道终南派是不可轻视的……” 

天麟以轻蔑地目光,上下看了陈砚田一眼,不屑地说:“听你口气,一掌将我击毙似乎极有自信……” 

话未说完,陈砚田双目暴睁,寒光如电,厉声大喝:“不信你看!”

声落身动,急上三步,两腿一蹲,掌倏变拳,呼的一声,对正天麟的前胸,猛捣过去。

天麟深知这拳厉害,因而右掌功力又增加了二成,一俟拳到胸前,怒哼一声,直推迎出。

嘭的一声大响,陈砚田的右拳,猛力击在天麟迎出的掌心上。 

一声闷哼,蹬蹬连声,陈砚田面色苍白,咬牙攒眉,身形踉跄,急退五步,额角上冷汗顿时流下来。 

天麟心弦一震,整个右臂顿时痛如刀割,赶紧默运功力活血,竭力自然将臂下垂,神色间,毫无异状,依然轻哂冷笑。

排云观前的十数高手,见天麟一掌将陈砚田震退,俱都毫无一丝惊容,因为他们早已断定天麟会胜。 

只有蓬丐、秃僧和丽蓉三人,已看出天麟的右臂受震不轻。 

终南掌门见天麟神色无异,垂臂自然,依旧傲然立在原地,心中不由泛起一丝寒意。 

陈砚田拿桩立稳,左手不停地揉搓着右腕,双目炯炯,凶狠怨毒地瞪着天麟,牙齿咬得格格微响。 

天麟强忍臂痛,目光淡然地望着陈砚田,冷冷一笑,轻蔑地问:“你可曾一掌将我击毙?” 

陈砚田骤变凄厉,大吼一声:“你再接我一掌……” 

掌字出口,飞身前扑,右掌同时举起,一式“力劈华山”,势挟劲风,呼的一声,直劈天麟的当头。 

天麟右臂仍痛,不敢硬接,身形一晃,尚未移步。 

陈砚田再度一声大吼,变劈为削,闪电扫向身后。 

因而,一个后背整个送给天麟。 

终南掌门知师弟慾想抢制先机,但没想到天麟仍立原地未动,不由惊得大喝一声,飞身就待扑去。 

但天麟却不愿暗施杀手,依然蓄势未动。 

场外十数高手,见天麟坐失良机,无不跺脚一叹,但他们继而一想,无不羞得满面通红,一脸愧色。 

陈砚田一掌扫空,顿时惊觉身后无人,暗呼不好,怪嗥一声,闪电翻身,双掌十指如钩,猛抓天麟的面门。 

天麟怕对方有诈,看看双掌抓到,身形一旋,双臂闪电下垂,脚跟为轴,挺腰缠身,一招秃僧亲传的“脱枷解锁”,一闪已至陈砚田身后。 

紧接着,大喝一声,立演蓬丐亲传的“后山打虎”,右掌疾出如电,忍痛劈向陈砚田的背肩。 

就在举掌下劈的同时,天麟心中灵智一明,柔极克刚的奥理,闪电掠过心头,大喝一声,蓄满功力的刚猛掌劲,倏然一变。 

但嘭的一声,柔劲微提的右掌已印在陈砚田的后胸上。 

一声闷哼,蹬蹬连声,陈砚田面色苍白,双手抚胸,踉跄前冲数步。 

人影一闪,一声大喝,早已蓄势准备的终南掌门,飞身纵出,伸手将师弟扶住。 

哇的一声,陈砚田张口吐出一道箭血。 

在场人众,无不看得面色大变,额角渗出汗来。 

终南气功,不但胸背承受千钧之力内腑丝毫不损,且能借力使劲,发挥更大威力,因而武林中无不对终南派惧怕三分。 

没想到卫天麟年纪轻轻,掌劲竟有溶金融铁的威力,一掌打下,终南气功立破,这确是骇人听闻的事。 

天麟立在当场,表面神色镇定,心中却也暗暗震惊,所幸临时改变柔劲,功力最多运至三成,如早已将劲蓄满,陈砚田定然立即毙命当场。 

由于陈砚田是终南派掌门人的师弟,在派中辈份极尊,因而,蓬丐、秃僧和十数高手,纷纷涌了过来。 

这时,终南掌门扶着陈砚田,神色显得又惊又急,因为,他们恃以自豪的终南气功,竟有人能出掌击伤内腑。 

排云观主、黄衫儒士和六指老人,围立在蓬丐、秃僧身后,只见陈砚田嘴chún青灰,面色如纸,双目已微微合上了,呼吸也极急促。 

蓬头丐黯然一叹,微一摇头,即在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伸手倒出一粒漆黑的小亮丸来。

终南掌门人一见,愁苦的老脸上,立即平静了不少,连声向蓬丐称谢。 

蓬头丐含笑点首,即将漆黑小丸放进陈砚田的口里,接着说:“回去调息片刻,休养半日就好了。” 

终南掌门人连连恭声应是。 

秃头僧心中一动,望着天麟怒声说:“混蛋小子发什么愣,还不快去解开疯道人的穴道!” 

天麟一声不吭,飘身掠至崖边,身形未停,右袖轻挥,飘身掠回原地。 

终南掌门人一见,面色倏然大变,即使蓬丐、秃僧,也不禁神色微微一愣,其余十数高手,反而神色自若,高声喝彩。 

只因天麟前掠,回身、拂袖、飘回,形如旋风,一气呵成,中间丝毫未停,身形美妙至极,没人相信他已解开了疯道人和多臂熊的穴道。 

但疯道人和多臂熊,满面通红,略一舒展四肢,挺身立起来了。

秃头僧希望终南掌门愈快离开愈好,小眼一翻,瞪着疯道人沉声说:“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还不过来背你们师叔回去休息。” 

终南掌门人一听,知是疯道人和多臂熊两人惹的祸,不由以凛厉的目光瞪了两人一眼。

疯道人、多臂熊,俱都惊得浑身一战,两人赶紧急步走了过来,左右协力将陈砚田抱起来。 

蓬头丐面向终南掌门人,含笑说:“今夜之事,全属误会,卫天麟也并非有心如此……”

秃头僧立即不耐烦地说:“事非曲直,回去一问便知,何必再多解释。” 

终南掌门自知与天麟功力相差悬殊,但不能一句硬话不说就走,于是,怒目望了天麟一眼,面向蓬丐、秃僧,恭谨沉声说:“今夜之事,看在二位老前辈的份上,本派不再追究,但这笔帐,本派定要前去蓝凤帮的大荆山去结算。” 

天麟一听,信以为真,立即剑眉一轩,面透杀气,冷冷一笑,说:“任何人若恶意进入大荆山,休想再活着出来。” 

终南掌门人佯装大怒,暴声应好,即对蓬丐、秃僧,一抱拳,朗声说:“两位老前辈珍重,晚辈走了。” 

说完转身,如飞向北驰去。 

秃僧哈哈一笑,面向驰去的终南掌门人,朗声说:“尹掌门不必动怒,卫天麟这小子是初出茅庐,阅历毫无,务请阁下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话声甫落,终南掌门人的身影,已消失在前面黑暗中,疯道人和多臂熊合力架着陈砚田,也惶急奔驰而去。 

这时,夜寒露重,残月晓星,天快亮了。 

远处寺院中,已响起嗡嗡的晨钟。 

排云观主见众人有意离去,微一稽首,立即朗声说:“诸位半夜未睡,请至观内,略进茶点再走如何?” 

山中十数高手,齐声称谢,抱拳施礼,相继辞过蓬丐、秃僧和排云观主,纷纷纵身离去。

黄衫儒士和六指老人,又与天麟攀谈几句,也告辞离去。 

杜冰一心想着急登太华峰,立即在旁低声对天麟说:“麟哥哥,我们已误了半夜时间,决不能再进观停留了。” 

天麟会意,立即点点头。 

秃头僧小眼一翻,望着杜冰沉声问:“什么事,丫头?” 

如此一问,蓬丐也注意了。 

天麟即将蓝天丽凤发出紧急通报的事说了出来。 

二老一听,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轻“噢”了一声,神色略显诧疑,蓬头丐寿眉一蹙,似有所悟地说:“老二,也许是为了你我两人的事吧?” 

秃头僧略一沉思.不答反问天麟:“蓝凤帮的通报上,除了催你们急速回去,还说些什么?” 

杜冰抢先回答说:“只说请麟哥哥火速回大荆山。” 

秃头僧一听,笑了,转首望着蓬丐,神秘地说:“看来不会错了。” 

天麟、丽蓉和杜冰三人一听二老的对话,更迷惑了。 

蓬丐目光一扫天麟三人,慈祥地含笑问:“你们三人急急赶来终南,即是为了星夜飞登太华峰吗?” 

天麟三人同时恭声应是。 

蓬头丐颔首会意,仰面一看东方,转首对秃僧说:“老二,既是这样,我们就即刻登峰吧。” 

排云观主一听,立即惶声说:“太华峰高可接天,耸入云表,由此攀登至少尚需两个时辰,三位通宵未眠,不进饮食,恐怕中途体力难继。” 

天麟含笑称谢,接着说:“晚辈等随身带有食物,饿时可在峰腰进食,且可一览终南全貌。” 

排云观主立即不解地问:“卫小侠怎知峰腰以上有……” 

秃头僧立即插言说:“这小子去已过峰巅那座世外桃源,这是第二次啦!” 

排云观主听得心头一震,面色微变,接着急急说:“既然卫小侠急事在身,贫道也不挽留了,不过诸位事毕回来,务请至观内小坐,以便贫道略尽地主之谊。”

天麟恭声应是,即与丽蓉、杜冰辞过排云观主,紧跟蓬丐、秃僧身后,直向西北松竹间驰去。 

杜冰依着秃僧前进,望着前面数座高峰,低声问:“老前辈,哪一座是太华峰?” 

秃僧一指西北一座高峰说:“对正我们的便是。” 

杜冰举目一看,不由柳眉一皱,丽蓉也不禁微摇螓首。 

只见太华峰,云雾深锁,高冲霄汉,在朦胧的曙光中,显得愈加崎峻绝险,令人望之不由却步心寒。 

五人尽展轻功,身形愈驰愈快,疾如脱箭快似惊鸿,飞掠在苍翠云雾之间,宛如五道流矢。

到达峰下,形势愈见险恶,怪石苍松和翠竹萝藤间,缭绕着蒙蒙白雾,露水极重,怪石嶙峋,端地崎险至极。 

嶙峋怪石间,遍生野花,姹紫嫣红,争妍斗艳,在徐吹的山风晨雾中,散发着阵阵郁人的芬芳。 

数蓬朝阳,穿过峰隙,透过薄雾,幻成片片绚丽彩霞。 

五人身形过处,惊起群群彩羽小鸟和异禽猛兽。 

蓬丐、秃僧大袖飘飘,身形逾箭,不时浏览着这大自然的美好晨景。 

天麟微蹙剑眉,身如御风飞行,不时仰首左顾右盼,似在寻找以前登峰时的旧途径。 

丽蓉、杜冰仰观天空,只见白云徐飘,不知太华峰究有多高。 

来至峰下,五人身形未停,腾空而起,直向上升。 

渐渐,峰势愈来愈惊险了,周围尽是蒙蒙白气,彼此攀升已不能互见,五人知道已升至半峰云层中。 

天麟不放心杜冰因而始终不离她的左右,这给杜冰心理上极大的鼓舞。 

再飞行一阵,五人眼睛蓦然一亮,秃头僧恰好停在一株斜松上,因而,他第一个哈哈笑了。 

几人相继停好身形,游目一看,已穿出深厚云层。 

云上又是一番景象,碧空高远,万里无云,脚下一片绵绵云海,无边无际,远处几座高峰,直穿云上,宛如大海中的小岛。 

再看近前,巨松斜伸悬空,奇花遍生藤间,远处隆隆瀑声,近处潺潺流泉,令人看来,心旷神怡,立生超尘脱俗之感。 

正东红日,恰巧升上云海,显得巨大如轮。 

五人仰首一看峰巅,至少尚有两百丈。 

蓬头丐双眉一蹙,望着秃僧说:“老二,大家歇歇吧,进些食物再登。” 

秃僧颔首应好,天麟三人也有些饿了。 

五人升至一座悬空突岩上,宽广约有数丈,上面细草如茵,柔软如绵,五人盘膝坐好,纷纷取出食物。 

蓬头丐第一件事是取下他背后的大酒葫芦。 

杜冰赶紧撕开一只烧鸡,分别送至二老面前。 

篷头丐慈祥地呵呵一笑,伸手接了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铁索惊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