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四十章 魔天乐府

作者:忆文

神尼幼年曾经目睹三剑凌空的骇人景象和举世惶惶的紊乱情形,因而寿眉紧蹙,不敢轻言应允。

银钗圣女心中一动,转首一看飞阁外,立即插言道:“今日云层特厚,云海无际,根据以往经验,终南方圆数百里内,虽未大雨,必是阴天。”

神尼一听,缓缓立起身来,举步向阁外雕栏露台上走去。

蓬丐、秃僧等人纷纷离座,跟在神尼身后。

众人立身露台上,举目一看,蓝天万里,丽日当空,对崖茂密松林环绕绝峰,响着嗡嗡涛声。

迎面一座高峰,直插云上,距离众人立身的飞阁约有数里,一道宽广瀑布,径由绝巅直泻而下,传来隐约如雷的泻瀑声。

神尼立身栏边,俯视脚下绝壑,数十丈下白云浓厚,翻滚飞腾,断定银钗圣女说得不错,山下可能大雨。

于是,微蹙寿眉,转首对蓬头丐几人慎重地说:“山下虽然大雨,三剑凌空仍不宜尝试,不过同时施展飞虹、穿云两剑,其威力之大,已可窥见全般了。”

众人见神尼说得严重,好奇心愈盛,但神尼不允,也只得颔首不语了。

神尼见众人无异议,心情似乎宽畅不少,立即祥和地对天麟说:“麟儿,依据你目前功力,自行斟酌施展两招御气剑法吧!”

天麟恭声应是,立即祛虑凝神,暗诵无上心法,正待转身取剑。

人影闪处,雪梅已将三柄小剑和剑囊一并取来,盈盈送至天麟面前。

天麟含笑称谢,双手接过,分别将剑收入剑囊,顺势系在腰间。

接着,转身面向神尼、师太和二老五人,施礼恭声说:“麟儿试演一招‘穿云银练,以娱五位老人家。”

神尼慈祥地含笑说:“麟儿谨慎!”

天麟躬身应是,转身看了一眼远处绵绵无际的云海,继而,捏指取出寒茫四射的穿云剑。

净凡师太尚以为天麟功力过浅,恐怕后力不继,也在旁关切地说:“峰外云海过远,也许不易看得清楚……”

师太话声未落,天麟右腕已扬,一道刺目光华,宛如一匹宽约近丈的耀眼银练,挟着慑人心神,震撼山野的“呼呼”响声,飞过数十丈宽的千仞绝壑,掠过对崖松林上空,直向远处云海闪电射去。

神尼一看,面色立变,似乎觉得天麟有些大胆。

蓬丐、秃僧两位师太,俱都看得暗暗心惊,不知天麟能否将剑收回。

丽蓉、杜冰和雪梅以及银钗圣女四人,俱都亲自目睹过天麟功力,是以心中较为平静,但看到剑光直射数里外的一片绵绵云海,也不由暗暗担心。

五老觑目一看丽蓉四人,俱都神色自若,似乎毫不惊异,因而宽心稍放。

再看天麟,肃容凝神,中食两指戟指远处绵绵云海,星目注视不移。

只见远处云海中,如银匹练,翻滚飞腾,带起呼呼风声,浓云飞舞,直似大海中的戏水蛟龙,壮观至极。

立身飞阁露台上的人仅神尼一人看了天麟岳峙而立的神情,面含赞许的慈祥微笑,双目注定云海中倏升倏降,盘旋翻腾的剑光外,其余诸人,俱都神色激动,面目愕然,赞叹不止。

蓦见天麟星目冷电一闪,沉声低喝,右手中食两指,猛划一个拳大圆形,接着两指缓缓后曲。

远处剑光倏然集成一道匹练,挟着呼呼剑啸,穿出云海,闪电射回。

露台众人,只觉寒光一闪,双目视线立失,凝目再看,天麟手中已收回那柄寒芒闪射的小剑穿云。

天麟将剑收入丝囊内,立即恭声面向五老说:“麟儿功力浅鲜,仅能及此距离,慾达秘籍所载御剑飞行宇内,伤人远在百里,尚需刻勤练习,方期成功。”

神尼欣慰地含笑说:“孩子,你有今日成就,瞩目武林,已无人可敌矣,但愿你深体天意,修身树德,以求晚年得道大成。”

天麟恭声应是连声说:“麟儿谨记教诲,绝不负老人家所期。”

终生不知酒醉的蓬丐、秃僧,喝了两杯葡萄露,渐渐有了醉意,心中极慾一睹三剑凌空之壮丽景象。

秃头僧在旁兴奋地说:“今日能觑剑术中至高境界的御气飞剑,今生已百事无撼,如能再瞻旷古凌今的三剑凌空,实乃三生之幸……”

南召老尼未待秃僧说完,立即低声宣了声佛号:“贫尼年逾百年,已无贪好之念,但自幼即闻天鼓惊世,群魔威伏之神奇事迹,今日如非观闻神尼叙述,贫尼决不会相信数百年前举国震惊的天鼓之声,竟会是这三柄小剑凌空发出的奇幻骇人景象。”

说此一顿,再度低宣一声佛号,继续说:“请恕贫尼妄动贪念,如此千载难逢良机,处此凌云绝峰之巅,如不一瞻此旷古绝学宁非撼事。”

神尼寿眉紧蹙,神色凝重,不言不语。

天麟和丽蓉几个,俱是晚辈,肃立一旁,根本不敢参与谈论。

蓬头丐见神尼已无方才之坚决,也在旁插言说:“如今之世,尚称升平,既无恶魔猖獗,也无浩劫降世,即使三剑凌空,当不致掀起世间轩然大波。”

久未发言的净凡师太,这时也低宣一声佛号说:“今日身处太华之巅,凌驾云上,且半山云层极厚,三剑凌空之威势,山下所见当不致如昔年那等骇人厉害……”

神尼微垂双目,神情似乎有些激动,未待净凡师太说完,立即宜了声佛号说:“诸位道友一致要求,贫尼本非神剑主人,原无坚持阻止之理,昔年贫尼曾经亲历其境,那等举世惶惶情形,决非诸位所能料及……”

南召老尼寿眉一蹙说;“当年三子同施三剑,是由地面凌空祭起,如今高在云上,也许不为世间所见。”

说此一顿,看了一眼肃立一侧的天麟,继续说:“如果错过今天,即使是得剑之主的麟儿,也将毕生无机一睹三剑凌空之壮观。”

此话出口,神尼面色倏然一变,转首急向天麟问:“麟儿,你可曾有意找一深山大泽,或荒僻之处,一试凌空三剑之威势?”

天麟不敢欺骗神尼,立即恭声说:“是的,麟儿确有此意!”

神尼一听,大为骇然,久久,才颔首毅然说:“好吧,也许这是天数,麟儿就在此台上,一试三剑凌空吧!”

天麟自习飞虹三剑剑谱以来,一直企图找座深山荒僻之处,一试三剑凌空之威势。

方才经神尼指出三柄小剑即是数百年前,举国震惊的天鼓,因而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莽撞行事。

这时,乍闻神尼毅然应允,心情不禁有些紧张,于是,恭声应是,缓步走至台边,举目看了一眼万里无云的蔚蓝苍穹。

蓬丐、秃僧、两位师太,骤然听到神尼应允,再看了天麟有些紧张地神情,心中俱都有些悔意。

丽蓉几人,由于久闻武林中天鼓声动,群魔威伏的传闻事迹,因而这时真的将要亲目所睹,心中俱都觉得无比紧张。

南召老尼望着天麟的背影,寿眉一蹙,面向神尼,低声道:“昔年三子各施一剑,全身功力集于一剑之上,而麟儿今日同施三剑,不知神尼是否在施剑之时,为麟儿辅助真力?”

神尼略一沉思,说:“根据麟儿方才施展那招穿云银练来判断,麟儿对贫尼师门无上神功似已练至无尽无竭之境。”

净凡师太关切地插言说:“虽然麟儿骨秀神清,秉赋超人,加之连番奇遇,因而内力浑厚精纯,但以麟儿一人之力与昔年三子相论,总觉……”

神尼祥和地一笑,立即作了一个阻止手势,含笑说:“贫尼师门无上神功途分两径,孕刚孕柔,刚柔相济,刚柔相分,刚柔互相交替,一经悟透精奥玄现,随心所慾,无尽无竭,无大无穷。”

说此一顿,看了蓬丐、秃僧和两位师大一眼,继续说:“麟儿能悟秘籍上所载之三剑凌空剑诀,必是三子于除魔卫道之后,始发现三剑凌空之威势,因而参透一人同御三剑之心诀,然后记载于秘籍之上。”

话声甫落,秃头僧断然插言道:“为万全计,还是让天麟小子,静心调息一个周天为妙!”

神尼认为有理,含笑称善。

五老转首再看,天麟已取出飞虹、穿云,凌霄三剑。

秃头僧一举手,正待招呼天麟,蓦见神尼急忙作了一个阻止手势。

蓬丐、秃僧和两位师太,知道天麟聪慧,为慎重计,早以暗暗调息了一番。

只见天麟剑眉微蹙,双目眯忪,眼帘微微颤动,薄而弯的朱chún,已紧紧闭成一个下弯的弧形了。

神尼一见,面色大变,不由惊得张口慾呼,正待喝阻。

蓦见天麟右腕一扬,两道青红剑光,挟着隆隆雷声,直向苍穹射去。

蓬丐、秃僧几人,只觉剑光眩眼刺目,雷声震耳慾聋,两道青红剑光,眨眼已升至百丈以上。

倏然,天麟一声低喝,一道宽大如银河的刺目电光,闪电直上。

紧接着,苍穹暴光一闪,炸开一声霹雳巨响,惊天动地,群峰摇晃,凌云飞阁,檐瓦坠落,露台雕栏,纷纷震塌。

天空电光如炽,雷声震撼宇宙,狂风大作,云海飞腾,天地一片昏暗,树木枝断叶落,丽日失色。

银钗圣女和丽蓉心弦跳动,头痛慾裂,气血翻腾慾呕,两人赶紧盘膝跌坐,运功调息。

雪梅、杜冰粉面苍白,香汗淋漓,神情如痴如醉,同时跌倒,奄奄慾绝。

蓬丐、秃僧、两位师太,只惊得面色如纸,气血翻腾,两手加额,急屏呼吸,强自稳定摇晃身形,不停大声急叫:“麟儿快收剑诀,快收剑诀!”

天麟这时,已惊得俊面苍白,额角渗汗,只觉丹田真气难凝,十指*挛僵硬,双手汗水如洗,星目已不敢直视天空。

人影一闪,神尼飘身已至天麟的背后,有些颤抖的右掌,迅即抚在天麟的命门穴上。

接着,慈目威凛地望着天麟的后颈,沉声低诵:“祛杂念,定心神,凝气丹田,无相无我,无忧无惧,摒除急虑,则心定气静,意念贯一矣!”

说罢,即将本身真力由天麟的命门穴输入。

神尼真力一入天麟体内,苍穹交织电光倍增,霹雳巨响愈猛,飞阁檐瓦纷落,削壁突岩下堕,众人衣袂被吹得簌簌直响。

绝壑对崖松林,枝干俱被狂飞带向半空,绵绵无际的云海已变成旋转激烈飞舞的旋雾。

蓬丐、秃僧、两位师太,已无力出声大呼,相继盘坐调息。

银钗圣女和丽蓉,虽然仍是盘膝坐姿,但已进入昏迷状态。

雪梅、杜冰倒卧地上,已晕眩了过去。

神尼感应到天麟的心情已趋平静,真气已凝,定力恢复,立即沉声低诵:“三剑分离,阴阳互济,飞虹泻地,风雷俱息。”

神尼低诵甫毕,天麟立即会意,并指缓缓弯曲,天空如炽电光立逝,霹雳暴响立停,三道青红白光,分离而下。

三道剑光,一闪已至对崖上空。

天麟星目倏睁,冷电暴涨盈尺,大喝一声,三指同曲。

暴光一闪,飞虹三剑已收回天麟手中。

神尼一见,立即收回右掌,双手合十,低宣一声佛号,激动地说:“感谢吾佛庇佑,师门重宝万幸复得,今日过失,弟子难辞其咎,一切罪过弟子承担,吾佛慈悲,吾佛慈悲。”

说罢抬头,望了一眼昏暗的天空,翻腾的灰云和纷纷由空中下堕的藤叶树枝,然后,面向兀自望空发呆的天麟说:“麟儿,去为师太四人各斟一杯葡萄露来。”

天麟一定神,即将三剑收入腰间剑囊内,转身一看,不由惊得脱口低呼。

于是,惶急地看了丽蓉、杜冰几人一眼,不觉惊出一身冷汗,飞身纵进飞阁,拿起小玉坛,一连倒了四杯葡萄露。

举目一看,不禁又是一呆,只见飞阁下面的梅林,梅花大部脱枝,花园地上落满了片片花瓣。

蓦然身后一声闷哼,转身一看,蓬丐已经醒了。

于是,飞身过去,立即递给蓬丐一杯。

只见神尼遥遥舒掌,秃僧和两位师太,相继醒来,天麟又将葡萄露逐一送至三老面前。

蓬丐、秃僧、两位师太,功力毕竟不凡,一杯下肚,精气立复,相继起身,纷纷察看丽蓉和银钗圣女四人。

其中受震最重的是雪梅、杜冰。

两位师太分别照顾丽蓉和银钗圣女,神尼、天麟和蓬丐、秃僧四人疗治雪梅、杜冰。

这时神尼已由怀中取出一个小银瓶,立即倾出些许朱红色的葯粉,用小指指甲,分别弹入雪梅和杜冰的琼鼻中。

这时,丽蓉和银钗圣女,已相继醒来,两位师太即给两人倒了半杯葡萄露,令两人继续调息。

渐渐,雪梅、杜冰也相继醒来,五老见她俩已能调息,这才稍放宽心。

举目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魔天乐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