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四十二章 红烛高烧

作者:忆文

丽蓉恐杜冰说出破绽,立即争先说:“那天下午,我们正在太华峰上,突见天空一暗,接着风雷俱动,电光如炽,云海翻腾,情势极为骇人,当时据神尼说,这就是天鼓。”

如此一说,众人齐以赞佩的目光望着神色凝重的李沛然。

腾龙剑客立即赞声说:“李老英雄见博识广,说得不错,那天苍穹剧变,果是数百年前举国震惊的天鼓,确令小弟佩服不已。”

李沛然呵呵一笑,谦虚地说:“卫大侠过奖了,老朽也是十数年前听到一位前辈异人谈过,故而知道。”

天麟听得心头一震,心想此地距终南路程不下数百里,如此之远,难道此地也能看到那天骇人的景象?于是不解地问:“不知此地看到的景象是不是与蓉姊姊说的一样?”

腾龙剑客正色说:“日前午后,天空晴朗,仅有少数浮云,蓦闻较技场上的练武弟兄,齐声惊呼,俱都望着西方,情势乱成一片。

当时你丽凤姊姊,三位堂主和我都在观武厅上指点各位香主武功,只见西边天际,电光闪闪,红云似血,起初范围极小,瞬即扩大至数百里。

转眼工夫,雷声隆隆,血云滚滚而来,电光耀眼刺目,在场以俱都大骇,不知天空怎会发生如此奇异现象。

又过了盏茶时间,血云涌至,雷声震耳,观武厅前的巨钟不击自鸣,众人无不骇然。”

说着,看了一眼神色祥和的李沛然,继续说:“当时多亏李老英雄在场,及时指出这是天鼓,主吉祥之兆,今后至少将有数十年太平之世,因而大家才转忧为喜。”

林丽蓉立即插言道:“我们经过干州、郧城诸地,俱都舞狮鸣炮,香案祭天,都说今后要过太平日子,各地热闹情形,倒真像是过新年。”

席间,众人的话题,一直都谈论着天鼓的事。

由于蓝天丽凤怕麟弟弟旅途劳顿,早已暗示李堂主,因而这餐酒席不到一个时辰便结束了。

天麟辞过蓝天丽凤,随在父母师母身后,与蓉姊、冰妹、娟妹以及小翠四人一齐离开大厅。

蓝天丽凤望着心爱的麟弟弟,与丽蓉诸人的身影在厅外屏门中消失后,才怀着一颗怅然若失的心,走向自己的精舍独院。

这时,她心情紊乱思绪不宁,对帮内大事她一丝也不想过问了,她只觉得需要麟弟弟,希望他一刻也不要离开自己。

但是,他却与丽蓉她们三人走了,不知怎的,在这一刹那间,她像失去了什么,感到无比的空虚。

跟在飘风女侠身后的天麟,同样的神情若失,显得心绪不宁。

他见丽蓉、杜冰和娟妹,三人跟在师母珊珠女侠身后,低声谈论,状至愉快,亲热无比,因而想到丽风姊姊的冷清孤独。

但他不敢要求父亲离去,他必须先与父母谈些他们要知道的事情。

飘风女侠在情场上是受过折磨的,她很了解蓝天丽凤这时的寂寞心情,于是,转首对天麟说:“麟儿,你去把玉琴拿来吧,同时和丽凤谈谈外面分舵的情形,也好让她对帮务有所改进。”

天麟一听,惊喜慾狂,暗暗感激母亲,于是强抑心头兴奋,立即恭声应是,随即停下身来。

由于飘风女侠的命令,丽蓉、杜冰和兰娟对天麟的离去,似乎都没甚注意。

腾龙剑客也是在女孩子堆中打滚的人,怎能看不出爱儿的心意?只是他不愿在丽蓉、杜冰和兰娟面前显出对蓝天丽凤特别关心,在他来说,四人都是他的好媳妇。

天麟沿着甬道向回走,不时频频回头,一俟父母等人背影消失,脚下立即加紧步子,直向蓝天丽凤的精舍独院急步走去。

遇有无人之处,立即飘飞前进。

几个飘身已到了精舍院门。

警卫少女们一齐躬身相迎,但她们均以迷惑的目光望着天麟,似乎猜不透他为何没有和帮主一同回来。

天麟走进院门,提气飞进过厅,看到蓝天丽凤刚刚走进上房室门。

于是,心中一动,屏息运气,亮影一闪,已进入房内,立有一阵淡雅幽香扑来。

天麟身形不停,闪身进入帷幕。

怅然若失的蓝天丽凤,思维中一直想着麟弟弟,进入帷幕尚未走得几步,纤腰已被两手抱住。

蓝天丽凤骤然一惊,几乎脱口喊出声来,回头一着,正是心爱的麟弟弟。

于是,强抑心中惊喜,羞红着粉面,佯怒嗔声说:“顽皮,吓死我了,你的胆子愈来愈大了。”

声音低微,充满喜悦,毫无挣扎之意。

天麟抱着美如天仙的丽凤姊姊,飘飘慾醉,一声不吭,即在蓝天丽凤白如凝脂的玉颊上轻轻一吻,立即嬉笑着说:“姊姊,想死我了,你的娇靥愈来愈美了。”

蓝天丽凤一听,不觉“扑哧”笑了,举起纤纤玉手,在麟弟弟的俊面上,轻轻打了一下低声说:“淘气,我没请你来和我对对儿。”

说着,一收嬉笑,正色问:“谁叫你来的?”

天麟依然抱着蓝天丽凤的娇躯,理直气壮地说:“奉***命令,叫我前来向你述职!”

蓝天丽凤心中暗暗感激飘风女侠的关心,表面上却黛眉一蹙,嗔声问:“有这样向上司述职的吗?”

天麟愉快地一笑,接着吻了一下丽凤姊姊的一双澄激明眸,即将两手一松,说:“对美丽的上司,这是见面时的第一个程序。”

蓝天面凤羞红着粉脸,薄含娇嗔,轻睇了天麟一眼,含笑嗔声说:“贫嘴,真的越学越坏了。”

说罢转身,缓步走至放着琴匣的汉玉檀桌前。

天麟发觉这位大姊姊的确太美了,丰满、成熟,富有热的诱惑,充满了青春活力,不由怦然心动,飘然遐思。

蓝天丽凤坐在檀桌前的一座长形锦墩上,不解地问:“你登太华峰叩见神尼,为何要二老陪同前去?”

天麟解释说:“二老为了登峰采摘血莲实,同时也想看看昔年老友南召和净凡两位师太,并谒见神尼请便教益。”

蓝天丽凤一听血莲实,立即惊讶地说:“血莲实乃世间珍品,功可延年益寿,且可医病清毒,练武的人食之,可增功力,通玄关,为武林人物梦寐难求的至宝。”

天麟神秘地一笑,接着与蓝天丽凤并肩坐在一起,探手入怀,立即取出蓬头丐给的那颗血莲实来。

只见血莲实其大如拳,晶莹明亮,通体直红,隐隐散发着一丝清雅芬芳。

蓝天丽凤一见,立即惊喜地问:“这不是血莲实吗?”

说着,伸出玉手接了过去。

天麟含笑说:“蓬丐他老人家采了两个,给了我一个。”

说着,拇指一捏,“噗”的一声,弹了一颗蓬子,天麟右掌一吸,立即抄在手中。

只见血莲子,大如桂圆,血红透明,柔软如膏,真像一个血葡萄。

蓝天丽凤一惊,不由急问:“你为何取了一粒来?”

天麟愉快地一笑,深情地说:“给姊姊吃!”

说着就往蓝天丽凤的樱口里送。

蓝天丽凤急偏螓首,慌急地说:“弟弟快不要暴殄天物,我不要吃,快去送给娟妹妹吧,血莲子对她的胎孕极有益处。”

天麟指着血莲说:“上面还有七八个,这一个你一定要吃!”

说着,一手揽住蓝天丽凤的娇躯,强行将莲子送进蓝天丽凤的樱口里。

蓝天丽凤刚说了个“不”字,一阵清凉津液,顺喉而下,只觉通体清凉,浑身舒畅无比。

天麟一见,立即胜利地笑了。

蓝天丽风芳心一阵甜蜜,立即偎在天麟怀里,但却嗔声说:“蛮横,不讲道理!”

说着,凤目含情,娇靥生春,红润的樱chún,显得更诱人了。

天麟痴呆地望着那张诱人似火的樱chún,两排闪着亮洁光辉的贝齿,散发着如兰的气息,他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朱chún印上去。

就在这时,帷幕外面传来侍女的恭谨声音:“启禀帮主,费堂主请示,吉日已定,全帮各地舵主是否俱都携眷前来参加大礼,远道分舵的讯鸽今日该发了。”

蓝天丽凤慌得坐起身躯,愉快地说:“一切按照费堂主的意思去作,不必再来请示。”

侍女恭声应是,一阵急促脚步声,侍女急步走了。

天麟虽然有些暗恨侍女来得不是时候,但这个问题却令他十分注意,于是立即不解地问:“姊姊,帮中举行什么大礼?”

蓝天丽凤神秘地甜甜一笑说:“这是卫伯父、伯母的意思,蓝凤帮要作一次大的改组。”

天麟觉得非常不解,不知父亲要如何改组。

蓝天丽凤见天麟沉思的呆相,不觉“扑哧”一笑,起身催促说:“麟弟,你来此很久了,娟妹妹还急着有话问你,快些回去吧,免得娟妹妹等得发急。”

天麟淡淡一笑,毫不为动地说:“不要紧,娟妹从不生我的气!”

蓝天丽凤为免丽蓉、杜冰和娟妹暗中讥笑,立即正色说:“娟妹虽然不会怪你,但伯父伯母可能有很多要事等着问你。”

天麟一听,这倒是个问题,急忙起身说:“小弟晚饭以后再来!”

说着,将琴匣挟在肋下,举步向幕前走去。

蓝天丽凤含笑相送,同时说:“来时请邀三位妹妹来!”

天麟颔首应是,忽然心中一动,立即停步不解地问:“姊姊,大憨兄回来,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

蓝天丽凤明眸一亮,故意神秘地一笑,问:“心怀鬼胎是不是?”

天麟立即正色说:“我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他怎地脱过你的斥责!”

蓝天丽凤粉颊微生红晕,笑着说:“大憨说,假设这次没有他替我监视着你,恐怕你早被飞凤八钗诱到青海巴萨岛去了,所以他还要我给他记功呢!”

天麟一听,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含笑说了声“胡扯”,闪身走出帷幕,径向院外走去。

院中侍立的侍女们,一见天麟满面春风地走出来,俱都愉快地望着天麟,脸上挂着一丝神秘的笑。

天麟出了院门,直向花园西北独院走去,一面将应该问的及应该向父母禀告的事,俱在心中作了一个腹案。

心念间,已进入花园。

蓦闻正北花树间,传来一个少女的招呼声:“喂,冬香姐姐,你往哪里去了?”

天麟本能地循声一看,见是一个青衣侍女,举手招呼一个正由另一独院悄悄出来的粉衣侍女。

又听粉衣侍女低声神秘地说:“我去看两位刚来的新娘去了,嗨,漂亮极了!”

天鳞听得心中一动,立即停下步来。

两个侍女顿时发现了天麟,相对“扑哧”一笑,急忙向花园小门走去。

天麟看得非常迷惑,有心追过去问问两个侍女,又怕有失仪态,因而,只得继续向前走去。

前进中,星目不时望着娟妹居住的那座厢楼。

来至院门,径自走进过厅,珊珠女侠恰在这时由内院出来,一见天麟,立即亲切地笑着道:“麟儿,我正要去你妈那里……”

天麟听得一愣,急问:“我妈呢?”

珊珠女侠知天麟尚不知道他父母已迁入新居,立即含笑说:“大姊两人早已迁入祥云别院,就是正北那座精舍独院。”

天麟心中一动,立即不解地问:“师母住的这个院是何名称?”

珊珠女侠浅浅一笑,说:“这是瑞霞别院。”

天麟领悟地“噢”了一声,即将肋下的琴匣捧起来说:“师母,小玉琴放在你房里吧……”

珊珠女侠黛眉一蹙,略一沉思说:“先放在你们房里吧!”

天麟心中一动,顿时会意,不由俊面一红,即问:“娟妹呢?”

珊珠女侠一指厢楼说:“她在楼上休息,你去吧!”

说罢,径自走下厅阶,直向院外走去。

天麟恭立厅上,直俟珊珠女侠走出院门后,才穿出过厅,急步走进厢楼。

一进楼门,即听到娟妹和小翠等人在楼上的嬉笑声。

天麟登楼而上,即听小翠在室内欢声说:“小姐,恐怕是卫相公回来了。”

天麟登上梯口,只见小翠已打开了门帘,兰娟也随之由室内含笑迎了出来。

天麟一见兰娟,立即亲切地问:“娟妹,蓉姊、冰妹呢?”

兰娟娇脸含笑,愉快地说:“她们都去了祥云别院。”

芝、兰、梅三女,一见天麟手中琴匣,纷纷向前接了过来。

天麟将琴交给小梅,立即亲热自然地揽住兰娟,并肩走进内室。

小翠放下门帘,俟小梅将琴匣放好,四人立即退至对室。

兰娟见天麟一进室,那双明亮有神的星目,一直打量她鼓鼓的小腹,不由娇靥通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红烛高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