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四十三章 麟凤呈祥

作者:忆文

蓦闻杜冰一声急呼:“啊!来了!”

说着,举手指向东南方的天空。

众人循声一看,只见一只讯鸽,沿着第二峰的左沿,俯冲而下,正向观武厅的上空飞来。

李沛然一见,心头一震,即对蓝天丽凤说:“帮主,二老和儒侠,可能已到达禁区边沿了,如果要想至山口欢迎,现在该火速备马了。”

蓝天丽凤毫不迟疑地颔首说:“下山欢迎,火速备马。”

李沛然对立身院门的一个较长少女,急声说:“快去通知马厩,速备健马十匹,卫小侠的骅骝,帮主的赛雪在内,备好即速拉至堡门。”

说着,又对另一个少女说:“你去通知指挥收受贺礼的黄堂主,速至堡门上马,前去欢迎蓬丐、秃僧二老和魔扇儒侠。”

两个红衣少女,俱都恭声应是,转身如飞走了。

腾龙剑客入鬓长眉一蹙,似有所悟地说:“二老和浪萍,何时到达不得而知,晚辈中仅天麟和丽凤前去吧,其余人等,俱在瑞霞别院大厅上等侯。”

两位女侠会意,知道腾龙剑客为避免兰娟乘马颠簸,怕珊珠女侠忍不住大放悲声,因而有此提议。

飘风女侠立即颔首说:“既是这样,我们就在瑞霞别院过厅上等侯你们!”

话声甫落,白影电闪,一阵惊风过后,一只全白黑头的讯鸽已落在鸽楼上。

天麟正待去捉,蓦闻蓝天丽凤惊异地说:“二老和儒侠来得好快,他们果然到达禁区长林了。”

说着,即对刚刚捉住讯鸽的天麟说:“弟弟,放开吧。这只黑头信鸽,只是通知二老到达位置的。”

费堂主霜眉一蹙说:“这时山道上,车马仍多,我们宜早些下山才好,以二老和儒侠的步速,再迟恐怕要进山了。”

天麟立在蓝天丽凤身侧,已急得额角渗汗了。

腾龙剑客颔首说:“费老英雄说得是,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罢,和杜老英雄,李、费两位堂主,当先向前走去。

蓝天丽凤知腾龙剑客不便和自己与麟弟弟走在一起,是以先行离去,但她觉得丽蓉、杜冰也许会看了不快。

于是,面向两位女侠,恭声说:“堡外马匹很多,蓉妹、冰妹,不妨也去吧!”

两位女侠深知蓝天丽凤的用意,立即由飘风女侠含笑说:“蓉儿、冰儿不去了,你娟妹也需人陪,你是一帮之主,必须下山欢迎,你和麟儿快些去吧!”

蓝天丽凤怕腾龙剑客几人久等,立即恭声应是,天麟转身走去。

两人尚未到达堡门,即听到较技场上人声鼎沸,不时夹杂着爆竹声和马嘶声。

天麟举目一看,只见父亲、杜老伯和两位堂主已立在堡外等候了,骅骝、赛雪等马,已经备好,正拉在几个大汉手中。

同时,远远看到观武厅的两侧,高搭彩棚,人们像穿梭般地来往着。

来至堡门,两人尚未停身,即听腾龙剑客说:“麟儿,你和丽凤先行,我们在此等候黄堂主来后即去。”

天麟恭声应是,即与蓝天丽凤同时上马,一拔马头,直向红旗坛方向驰去。

山道上车马络绎,时进时停,俱都满载贺礼,有的车上插小旗,有的车上加红批。

天麟无心去看这些,一味向前疾驰。

由于山道宽大,虽有车马行人,并不影响往返交通,但骅骝、赛雪却似乎不敢任性飞驰。

各地押进贺礼的人员,有的是分舵的头目,有的是有名武林人的弟子从仆,也有其他门派和帮会的人。

这时,大家看到天麟和蓝天丽凤飞马驰过,一经有人指出是新郎和帮主,顿时掀起一片震撼山野的欢呼。

天麟觉得盛情可感,虽然心急如焚,但仍在飞快的马上,礼貌地含笑,并频频挥手。

蓝天丽凤虽非世俗儿女,但看了这等情形,也不禁粉颊生晕。

驰至红旗坛,寨门已油漆一新,门楼悬灯结彩,左右各有彩棚一座,为准备迎宾的吹鼓乐队而设。

驰出寨门,天麟回头一看,只见彩楼上,高缀一个近丈宽大的金漆双喜字,显得特别醒目。

那面绣有彩凤的鲜红锦旗,已换了一个新的,依然高高悬在半空。

由红旗坛至山口,每经一道桩卡,必有一座结彩牌楼,并有两队吹鼓乐手,为致送贺礼的人员吹着各种戏曲。

两人来到山口,勒马停在道边,举目一看,车马迤逦数里,远处仍有车马陆续不绝而来,一望之下,的确称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

但寻视良久,依然没看到蓬丐、秃僧二老的人影。

运送贺礼的人员,经过山口时,看到坐在马上的天麟和蓝天丽凤,俱都纷纷下车下马,以示敬意。

一阵急如骤雨的蹄声,腾龙剑客、杜老英雄和三位堂主,已飞马驰来。

五人勒缰停马,杜老英雄即向天麟问:“麟儿,可看到二老同你孙叔叔?”

天麟摇摇头,说:“这多人,实在不易发现。”

说罢,众人一齐举目前看。

蓦见腾龙剑客朗目精光一闪,不由喜得脱口说:“在那里了!”

说着,举手指着东南山麓的边沿。

众人循着指向一看,只见三道疾速人影,沿着一道直达禁区树林前沿的小丛树林,直向山麓这面如飞飘来。

三道人影,快如脱箭,如不细心注意,实不易为人发现。

天麟虽已等得心急如火,但有父亲和杜老伯在场,不敢当先拔马冲去。

只听杜老英雄兴奋地说:“振清,我们快迎过去吧!”

说罢,七人同催坐马,齐向三道飞飘的人影迎去。 

这时,红日西斜,原野一片红晕,蓬丐三人已经停止了。

天麟心情激动,血脉贲张,紫盖峰深洞中的蒙头老前辈——孙叔叔的庐山真面目就要看到了。

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坐在飞快的奔马上,高举右手,连连挥动,双颊俱都流下兴奋的泪水。

这时,天麟已断定身着蓝衫中年书生,必是孙叔叔无疑了。

只见孙叔叔剑眉如飞,朗目有神,挺鼻朱chún,五绺黑须,远远看来,面色宛如红铜,双目已隐隐闪着泪光。

一袭蓝衫,头上天蓝儒巾,系着一个儒士发髻,显得俊挺萧洒,风度翩翩,仪表似乎依然如前。

蓬丐、秃僧二老,精神奕奕,随意而立,看来愉快至极。

天麟打量中,发现孙叔叔的膝盖以下,已装上两根银拐,在夕阳斜照下,闪闪生辉。 

蓦闻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举臂同声戚呼:“萍弟,萍弟……”

天麟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再也忍不住哭喊一声“孙叔叔”,身形腾空而起,疾如流星—般,直向儒侠扑去。

魔扇儒侠孙浪萍,双颊早已流满了泪水,心情激动得说说不出话来。

亮影一闪,天麟已扑至面前,再度哭喊一声“孙叔叔”,扑身跪在地上,伸手抱住孙浪萍,忍不住放声大哭。

魔扇儒侠孙浪萍,看到天麟,心中悲喜交集,但也充满了欣慰,右手抚在天麟的肩头上,流着泪说:“麟儿,起来,让我看看你!”

说着,伸手将天麟扶起来。

天麟也急于要看看孙叔叔的真面目,这时起身一看,只见孙叔叔除了脸部皮肤略显粗糙外,整个轮廓依然是十美男子,尤其那五绺黑须,有如墨染。

这时,人影闪处,腾龙剑客和杜老英雄已飞身扑了过来。

儒侠一见,急上数步,含泪低呼:“大哥,杜老哥……”

低呼未毕,三位昔年远征苗疆,转道西域的挚友,已悲声拥抱在一起。

天麟在旁举袖拭泪,这时场面非常感人,即使一向游戏风尘的蓬丐、秃僧二老,也忍不住霜眉紧蹙,泫然慾泣。

蓝天丽凤见麟弟哭得伤心,自己心疼,凤目中也含满了泪水。

李、费、黄三位堂主,立在帮主蓝天丽凤身后,俱都神色肃穆,内心感动。

蓦闻秃头僧大声说:“杜老头,几人中你的年事最高,还不赶快收泪进山,今天浪萍一回来,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就没人管了!”

腾龙剑客、魔扇儒侠和杜老英雄,闻声收泪,天麟早已过去给二老见礼。

蓝天丽凤、三位堂主,俱都原地恭声向二老请安。

腾龙剑客、杜老英雄齐向二老见礼后,即将蓝天丽凤和三位堂主介绍给魔扇儒侠孙浪萍。

大家寒喧一阵,决议三位堂主的马匹让给三老和儒侠骑,李堂主三人再令第一哨卡从速准备马匹。

这时,夕阳尽投地下,大地暮色渐浓,但进入山口的车马,仍络绎不绝,时进时停,吆喝连声。

七马驰进山口,直向山区深处驰去。

蓬丐、秃僧二老在前,腾龙剑客、魔扇儒侠和杜老英雄三人居中,天麟和蓝天丽凤,两人并骑殿后,三位堂主停在山口,等侯马匹。

魔扇儒侠已是第二次来大荆山了,但那时是由正西群峰间进入,听说黑旗坛铁掌震江南张道天已死,立即离去。

这时,山区已经暗下来,每个哨卡的彩牌上,已燃起红灯,山道上每隔数丈即有一支松枝火把,为致送贺礼的车马人员照明。

蓬丐、秃僧和儒侠,早在中途即已看出天麟这次婚礼的隆重。

蓝凤帮声势之大,空前未有,蓝天丽凤虽然得力属下三位堂主之助,但她的武功超群,统御有力,乃是她成功的主要因素。

蓝凤帮能在江湖上获得好评,几次没被各派合力铲除,其主因乃是帮律森严,督察勤厉,并有武功盖世的卫天麟为后盾。

蓬丐、秃僧二老,觉得蓝凤帮如能加强组织,严于规律,肃清辖区以内的黑道人物,武林必可安享太平之世。

二老念及至此,觉得果真能达此境地,他们两人也可找一深山绝峰之处,就此息隐,再不过问世事了。

到达红旗坛时,寨门上灯火通明,帮中弟兄正忙着让押送贺礼的人员们,在寨内分桌进食。

虹旗坛主蒲翠萍,听说二老和儒侠前来,早已率领三位香主,在寨门恭候欢迎,二老一到,同时向前见礼。

腾龙剑客即将浪萍介绍给蒲翠萍。

七马继续前进,到达较技场外的天然树林,已是初更了。

只见较技场上,宾馆无数,帐幕相连,人声鼎沸,光亮烛天。

观武厅前一片人影,直如穿梭,收礼人员,高呼某地、某人,贺礼品名,加之车声马嘶,乱成一片。

遥见观武厅,张灯结彩,布置得金碧辉煌,两侧看台上,高搭彩棚,点缀得琳琅满目,令人眼眩。

再看总坛,石堡高墙上四周缀满红灯,堡内楼阁结彩,五颜六色,绮丽眩目,美观至极。

蓬头丐看罢,似对秃僧似自语地说:“这几个孩子的婚礼,的确够隆重的了,虽皇族显宦,也不过如此耳!”

秃头僧愉快地一笑说:“俗语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为人生两大快事,理应隆重一番,尤其麟儿是武林奇才,丽凤是一帮之主,更不可潦草行事。”

说话之间,已到石堡门前,警卫们纷纷前来接马。

这时,整个总坛,俱都知道珊珠女侠的爱夫,昔年名满武林的魔扇儒侠孙浪萍来了。

因而,男女头目,大小眷属,纷纷跑出门外,夹道观看。

魔扇儒侠自入山以来非常注意山中设施,这时再看了堡中情形,不由对蓝天丽凤暗暗佩服。

一阵疾速的衣袂破风声,三位堂主已匆匆赶来了。

来至大厅之前,杜老英雄心中一动,临时改变计划说:“振清弟,我们在此陪二老大厅上坐,让麟儿陪浪萍去瑞霞别院看大妹三妹她们吧!”

腾龙剑客顿时会意,连连颔首应好,她对天麟说:“麟儿,快陪你孙叔叔去吧。”

天麟恭声应是,即在头前引路。

儒侠听说去见大姊和久别的爱妻爱女,心情不免有些激动,辞过二老,即随天麟身后走去。

天麟和孙叔叔魔扇儒侠,两人匆匆前进,来至花园,直奔瑞霞别院。 

儒侠前进中,游目一看,发现花园的半周,一并建筑着四个精舍独院,院门俱都结彩燃灯。

天麟一指西北方的一座独院,恭声说:“孙叔叔,这就是你和师母的瑞霞别院!”

儒侠仅颔首表示会意,并没有回答,因为他正在想,稍时见了爱妻爱女如何控制自己过分激动的情绪。

以前,他是一个仪表非凡的俊朗青年,如今面皮粗糙,两腿已残,虽然残而不废,但总是四肢不全了。

当然,爱妻爱女决不会嫌弃,但却足令她们悲痛慾绝。

心念未毕,已至瑞霞别院门前。

候立院门的小翠四女,早已如飞进去禀报了两位女侠。

两人进入院门,两位女侠、丽蓉、杜冰和兰娟俱都在厅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麟凤呈祥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