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 五 章 九孔珊珠

作者:忆文

于是,身形一闪,已至驼背猿身后,一声大喝:“去吧……” 

喝声中,蓄满功力的右掌,已闪电劈出。 

就在这时,忽听秃头僧喟然一叹,说:“阿弥陀佛,驼子完了。” 

秃头僧的呼声未落,随之响起一声凄厉刺耳的惨叫。 

驼背猿的矮小身躯,宛如断线风筝,直向对面九级高阶上撞去。 

数声暴喝,人影闪动,两道疾速的人影,向着驼背猿横飞的身形,闪电扑去。 

但,已经迟了。 

只听叭的一声,脑浆四射,头盖横飞,驼背猿血肉模糊,滚落水中。 

顿时之间,院中盈尺的雨水,立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这时,抢救驼背猿的两人,顿时愣住,厅上众人俱都看得心头一凛。 

尤其秀丽的蓉姑娘,只看得樱chún紧闭,柳眉轻蹙。 

没有人能想到,疤面人出手两招,竟然连毙三人,也没有人能知道,疤面人与东海神君之间,究竟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 

雨停了,暴雷,仍一个接一个。疤面人,又是一阵哈哈狂笑,向着大厅,厉声说:“东海神君,还不快快下来,难道真的要我上厅去杀你吗?”

东海神君面色苍白,浑身直抖,两手紧紧握着大椅扶手,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两眼不时望着禀性耿直,嫉恶如仇的两个怪杰——蓬头丐和秃头僧。 

不知这个一向心狠手辣的东海神君,是自恃身份不愿出手,抑或是对在场的武林二杰和蓉姑娘有些顾忌。 

这时,东海神君一声冷笑,剑眉竖立,倏然由椅上站了起来。 

黄衣少女高兰娟,面色一变,闪身而出,急声说:“爹,娟儿愿去杀了这个疤面人。”

说着,柳眉一竖,面罩寒霜,玉腕一翻,锵一声清越龙吟,手中已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庭院中的疤面人看得心头一震,身不由主地打了个冷战。 

他的眼神一阵闪烁,显得内心焦急万分。 

但他曾向苍天发过誓,他必须履行他的诺言。 

于是,心里一横,嘿嘿一阵冷笑,大声说:“在下与东海神君有残体之仇,希望别人不要涉足其间,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如有不怕死的人,硬要出来送死,可不要怨在下心狠手辣,妄杀无辜了。” 

疤面人的话声未落,人影数闪,怒叱连声。 

“好狂徒,老夫铁拐震北川倒要试试你有如何惊人的本领?” 

“丑鬼,我塞上玄坛邬天保,今夜不杀你,誓不为人。” 

“让我奇门一剑领教你这妖物几招绝学。” 

怒叱声中,一连纵下三人。 

疤面人闪目一看,心头不禁一震,身穿葛布老叟,手持铁拐,黑袍虬髯老者,紧握钢鞭,黄面高颧老人,紧扣长剑,三人齐由厅上,同时扑来。 

这确是他没料到的事。他自信一个对一个,绰绰有余,一人打两人,尚不要紧。三人一齐上,实没有战胜的把握。 

尤其,这三人俱是庄中的顶尖高手,一个疏神,定要命丧厅前。 

心念问,蓦闻一声大喝:“站住……”

这声大喝,有如空中暴雷,只震得全厅颤动,宫灯直摇。 

扑向疤面人的三个老人,俱被这突来的大喝惊呆了。 

疤面人循声望去,竟是武林怪杰蓬头丐。 

蓬头丐怪眼一翻,油脸一绷,沉声说:“你们轮流出手,已经违反常规,如今又要群殴,嘿嘿……” 

东海神君顿时大怒,未待蓬头丐说完,厉声问:“群殴你又怎样?” 

蓬头丐嘿嘿一笑,说:“那我就要活动活动我这把老骨头。” 

秃头僧一晃秃头,也接着说:“那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东海神君仰首一阵狂笑,笑声慑人,入耳惊心。 

秃头僧对阴险诡诈、手毒心狠的东海神君,早就有意除去,只是苦无机会。 

尤其,自东海神君建立这座神秘庄院之后,不知毁掉了武林中多少侠义之士,因此,更增加了他除去这个仪表非凡,心如蛇蝎的恶魔之心。 

但东海神君又何尝不是早就蓄意想杀了这一对嫉恶如仇的眼中钉? 

这时,秃头僧看了东海神君的狂妄神态,顿时动了杀心。 

于是,小眼一瞪,怒声问:“笑什么,你可是有些不服?” 

东海神君倏敛狂笑,双目电射,也怒声说,“我高某人自信对你们不薄,每次来庄,必备丰食美酒,我如此礼待,须知并不是我高某人怕了你们……”

怕字刚落,秃头僧右掌倏然劈出。 

秃头僧数十年前,即已震惊武林,如今功力之猛,可想而知。 

但见一道绝伦无比的刚猛劲力,直击东海神君的前胸。 

蓬头丐大喝一声,出手如电,要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事出突然,距离又近,待东海神君惊觉,已被一股万钧力道击中。 

一声惨叫,人影横飞。 

哇的一声,身在空中的东海神君,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数声娇叱,一阵尖呼。 

两个妇人和三妙仙姑,闪电疾追东海神君被震飞的身影。 

八个侍女,只吓得胆裂魂飞,纷纷暴退。 

一声厉叱,银虹暴涨,兰娟姑娘,振腕吐剑,直向发愣的秃头僧刺去。 

秃头僧一掌击出之后,确没想到东海神君竟然没有出手,以东海神君的武功,当不至迟钝到如此程度。 

是以,望着震飞的东海神君,不禁有些发愣,心说:这次我真算不了什么英雄。 

心念间,骤觉肋间袭来一阵冷风,心头一凛,一定神,剑尖已距右肋不足三寸。 

蓬头丐大喝一声:“丫头找死……” 

喝声中,大破袖子一挥,一股柔和潜力,硬将娟姑娘的前扑身形逼了回去。 

立在一侧的蓉姑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这时,一定神,伸手将逼回来的娟姑娘拦住,立即关切地急声说:“妹妹,快运功调息。” 

娟姑娘见父亲被震吐血,一时急怒攻心,因此未假思索,振剑刺向秃头僧,看看得手,蓦闻一声暴喝,身躯不由自主地退了回来。 

这时,一收慌乱的心神,赶紧运气,真气畅通无阻。 

于是,一摇螓首,急说:“谢谢姊姊,我没受伤。” 

说着,一声娇叱,一抖长剑,幻起漫天剑影,挟着丝丝剑风,再向秃头僧扑去。 

就在这时,数声暴喝,人影闪动,院中惊呆的铁拐震北川三人,各舞手中兵刃,直向大厅上扑来。 

蓬头丐一声狂笑,说:“我老花子今天又要大开杀戒了。” 

说着,身形微动,已至厅外,疾舞双袖,挥起一团劲风,直向铁拐震北川三人迎去。 

塞上玄坛邬天保,一招“霸王赶山”,手中钢鞭挟着万钧之势,直向蓬头丐当头砸下。

铁拐震北川用一式“横扫千军”,带起一阵凉风,直击蓬头丐的后腰。 

奇门一剑,振腕吐剑,幻起一道银链,直刺蓬头丐的左肋。 

这三人俱是目下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出手之狠,声势之厉,可想而知。 

蓬头丐虽为老一辈人物,功力高绝,但面对三个有名高手,也不敢存有丝毫轻敌之心。

于是,暴喝一声,蓬发竖立,一双怪眼中,寒电闪闪,破袖飞舞中,劲风袭面。 

蓬头丐身形如电,在三人中,一阵游走,指点掌劈,横发直击,竟将三个黑道高手,逼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秃头僧一人力敌四女。 

三妙仙姑拂尘飞舞,挟着哧哧劲风,直点秃头僧的要穴。 

红装艳妇玉掌翻飞,恨不得一掌将这狗肉和尚击毙。 

兰娟姑娘和小翠,各展手中长剑,点刺削劈,招招狠辣,式式紧逼。 

秃头僧破衣飘拂,疾走闪掠,不顾其余三人,尽找三妙仙姑下手。 

三妙仙姑,武林尤物,功力虽然不高,可是毁在她手下的武林豪杰不知凡几,为她媚态所迷的人,也大有人在。东海神君即是其中之一。 

秃头僧对付这个女人,可说游刃有余,只是出家人不好向妇女下手,因此,虽有几次可将三妙仙姑击毙,但其余三人,却俱能及时抢救。 

是以,只急得这位武林怪杰,怪叫连声,直抓秃头。 

站在一侧的蓉姑娘,已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帮肪谁才好,忘了师父令她前来探庄的目的。 

转首看看紫装妇人,她一人孤独地立在东海神君的尸前,没有流泪,也没有哭泣,只是茫然望着东海神君的尸体,不知她在想什么?也许是回忆她过去的一段辛酸史吧? 

几个待女粉面苍白,浑身直抖,俱都瞪着一双大眼,偎在大厅的一角,似乎吓得已经魂不附体。 

大厅的阶上,虽然立着不少高手,蓄势以待,但俱是些贪生怕死之徒,加之神君已死,谁还再出来卖命? 

蓦地,一声惨叫,由院中响起。 

蓉姑娘疾转螓首,循声望去,只见一柄长剑,幻起一道白光,一直飞上半空。 

一道人影,也随之直向两丈以外飞去。 

当的一声,长剑落在房上。叭的一响,奇门一剑的身躯,已重重地跌在地上。 

这次,竟无人出来抢救。 

蓬头丐一掌击飞了奇门一剑,大破袖子一挥,又向塞上玄坛卷去。 

又是一声惨叫,邬天保如半截黑塔似的身体,立向大厅阶台上撞去。 

一阵惊叫暴喝,厅阶上的人众,纷纷暴退。 

砰然一声,塞上玄坛的身体,着着实实地撞在厅阶上,一代独脚大盗,就此呜呼死了。

铁拐震北川只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出手,一抖手中铁拐,直向蓬头丐身上掷去。 

继而,一个腾身,就要上房。 

蓬头丐伸手抄住飞来的铁拐,一声厉笑,疾抡铁拐,向着铁拐震北川连肩带背,闪电砸下。 

一声凄厉惨叫,刺耳惊心,毛骨悚然。 

砰的一声,铁拐震北川被自己仗以成名的兵器,击了个正着。 

顿时——脑浆四射,鲜血横飞。 

厅上的蓉姑娘,只看得玉手抚面,不忍卒睹。 

蓦地,蓉姑娘的娇躯一颤,抚在脸上的两只玉手,倏然分开了。 

闪着一双凤目,不断地穿院中寻视着。 

疤面人呢? 

怪。 

卫天麟和疤面人,为什么俱是一声不响地不见了? 

蓉姑娘一直问着自己,她实在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她始终认为这院中定有有什么机关、暗桩。 

她茫然地想着,视线本能地又望向院中,一看之下,心头不禁又是一震。 

只见蓬头丐须发俱张,怪眼射电,脸上充满了杀机,手中持着那柄血淋淋的铁拐,正向着厅阶上走来。 

厅阶上所有立着的高手,俱都吓得面色苍白,浑身发抖,冷汗直流。 

蓬头丐一声厉喝:“猴崽子们,还不快滚,在这里等死吗?” 

顿时。 

衣袂声响,人影闪动,眨眼之间,阶上众人,已走得无影无踪。 

蓬头丐将手中的铁拐随意向地上一丢,铮然有声,火星四射。 

于是,身形微动,纵身飞进大厅。 

大厅上,秃头僧仍与四女打得难解难分,只见他闪身游走,极像教徒弟练功夫。 

四女之中,以兰娟姑娘最凶最狠,面罩寒霜,紧咬嘴chún,一柄长剑,舞得如狂风暴雨,但总刺不到秃头僧身上。 

蓬头丐看了,怪眼一翻,极不高兴地说:“老二,你真有闲心和她们磨时间,三更都过了,还不快走?” 

就在蓬头丐话声刚落之际。

一声幽怨悲戚的叹息,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蓉姑娘循声望去,只见紫装妇人,柳眉紧锁,神色哀伤,一双美目中,充满了晶莹泪水。

紫装妇人又轻轻一叹,望着打斗正烈的娟姑娘,黯然戚声说:“娟儿,回来。”

娟姑娘骤听妈妈呼唤,心头不禁一震,一紧手中长剑,闪身冲出圈外。  

定睛一看,哭喊一声,飞身扑进紫装妇人的怀里。 

紫装妇人伸臂搂住娟姑娘,泪,再也忍不住簌簌地滚下来。

娟姑娘伏在妈妈的怀里,哭声说:“爹爹被秃和尚杀了,妈不去为爹爹报仇,也不让娟儿去。” 

紫装妇人轻轻一叹,说:“娟儿,你还小,有许多事是你不能理解的。” 

娟姑娘立即抬起头来,茫然望着紫装妇人,她弄不清妈妈话中的含意。 

站在厅门口的蓬头丐,忽然伤感地说:“珊珠女侠,事已至此,你也不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九孔珊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