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 八 章 粉面人魔

作者:忆文

蓦闻麻衫老人风雷双锤大喝一声,说:“玄清老道,转身看着你的身后,再狂笑下去,你的徒子徒孙,就要倒下来了,有话就请你快说,何必故作惊人炫露。” 

玄清真人倏敛狂笑,也不转身后看,傲然朗声说:“金刀镇三湘,果然不愧一庄之主,能言善辩,贫道望尘莫及,现在废话少说,休逞口舌之能,大家既然来了,不要辜负这难得的机会,我们主随客便,就请你们立刻划出道来,艺业上见真章吧。” 

金刀镇三湘手捋银髯,纵声哈哈一笑,声如巨雷灌耳,只震得谷峰回声。 

一声笑罢,脸现肃容,令人望之生畏,只听他沉声说:“道兄决意如此,你我多说无益,就请道兄派人出场吧。” 

说着,大袖一拂,身形倒退斜升,就在空中一式云里翻,身形一转,轻如棉絮般,飘然落回原地。 

双方一阵忙乱,人影晃动,各自调配出场高手。 

就在这时,一声悠扬的长啸,骤然响起,划空传来。 

啸声仍在夜空飘荡之际,两道青烟似的人影,越过一片嶙峋怪石,向着这边,电掣飞来。

天麟看得一惊,觉得这两人身法快得出奇,根据这一身精绝轻功,看来两人武功定也不凡。 

看看湘江三义,俱是一脸愕然神色。 

再看玄清真人,眼射凶光,面现诡诈,双目精光一扫身后背剑三道,不禁发出一丝狞笑。

卫天麟心头一震,暗说:来人莫非是这恶道派来的助拳人? 

心念未毕,风声飒然,两道如烟青影,竟远在众人十丈以外,闪电飞过,直向另一座高峰飞去。 

倏然,一声惊咦,由那两道青影中传出。 

紧接着,四道冷电,闪闪向着这边望来。 

两道青影,蓦地腾空而起,就在空中一挺腰身,宛如两道青电,直向众人之前射来。 

人影闪处,场中已多了一男一女。 

男人,儒士打扮,年约四十,身穿一袭月白长衫,面如敷粉,chún若涂丹,一双俏眼,精光闪射,身立场中,兀自左顾右盼。 

女子,是一年约二十六七岁的红装艳妇,柳眉杏眼,朱chún皓齿,两腮红润,直似熟桃,双睛一闪,宛如夏荷滚露,晶莹亮澈。 

红装艳妇,俏立场中,眉梢轻挑,荡眼四飞,腰系一方宽大丝绫,随风飘舞,媚态撩人,看得数十老道,眼神闪烁,暗念无量寿佛。 

天麟看罢两人,心头杀机陡起。这两张脸谱一入他眼,即已看出是洞壁上的恶人。 

心中一阵冷笑,暗说:我倒要看你两人搞些什么鬼。 

中年儒士一扫全场,面露不屑,冷冷地问:“你等夜半三更,在此结群纠众,意慾何为?” 

说着,双目如电,直在双方人众脸上,闪来闪去。 

玄清真人飘身而出,上身微躬,单掌胸前一立,高声宣了一声佛号,说:“贫道是上清观主玄清,因与三义庄积有一些嫌怨,约好今夜在此绝峰较技,以了却这段过节。” 

中年儒士微哦一声,说:“有这等事?今夜愚夫妇路经此峰,适逢其会,少不得要停留片刻,看看热闹了。” 

湘江三义俱都面色凝重,冷冷地望着场中的中年儒士和红装艳妇。 

风雷双锤,见中年儒士神态狂傲,出言随便,不禁发出一声冷哼。 

中年儒士冷眼一瞟湘江三义,又望了玄清真人一眼,傲然说:“愚夫妇人称粉面人魔、倩女修罗,如诸位不健忘的话,当还记得愚夫妇这两个万儿吧。” 

中年儒士此话一出,湘扛三义面色同时骤变,惊得各自退了半步。 

三个老人相互望了一眼,似乎在说,这两个魔头怎会在此时此地出现? 

玄清真人,脸上掠过一丝诡笑,一双三角眼,一直冷冷地望着对面三个老人,不知这个恶道在打什么主意。 

中年儒士粉面人魔,一望左右,又朗声说:“今夜适逢你们两方比武较技,愚夫妇本亦无事,不揣浅陋,特毛遂自荐,充任一次判决胜负的公证人吧。” 

说着,双目如电,冷冷看了全场一眼,又沉声问:“你们双方意下如何?看愚夫妇可否胜任斯职?” 

此言一出,隐身树上的卫天麟只气得浑身发抖,心说:真不要脸,竟然自己老着面皮要当公证人,哼,我倒要看你这个公证人是否真的公正。 

心念间,蓦见玄清一打稽首,笑声说:“贤伉俪德高望重,威震武林,备受人敬,今夜能得两位主持公道,正是贫道求之不得,贫道先在此谢过了。” 

说着,单掌胸前一立,深深一个躬身。 

湘江三义个个面色铁青,神情凝重,俱都不发一言。 

粉面人魔望着湘江三义,冷哼一声,说:“既然双方都无异议,就请各选高手出场罢。”

说着,右袖向着场中一块青石,倏然挥出。 

轰隆一声大响,坚石横飞,砾沙四射,滚滚石烟,腾空上升。 

粉面人魔、倩女修罗,未见两人如何作势,电倒飞五丈以外。 

再看场中,地上光滑如洗,那块青石,已被震飞不见。 

湘江三义俱都看得面色大变,知这魔头有意炫露精湛内功。 

玄清真人眼射冷光,面含阴笑,显得神气十足。 

天麟心中一动,觉得玄清恶道定有阴谋,粉面人魔、倩女修罗可能是恶道的同路人。 

心念未毕,嗖的一声,场中已多了一个灰衣道人。 

灰衣道人,转身向粉面人魔夫妇一稽首,然后卓立场中,傲然朗声说:“贫道一尘,请三位出来赐教几招掌法。” 

湘江三义知道今夜这场恶斗不可避免,并已看出粉面人魔有意参与这场纠纷,其居心如何,尚难断定,但对三义庄不利,已是显然的事。 

这三位老英雄,俱是天生傲骨,宁折不屈,事临头上,倒也毫无惧意。 

于是,转首向队中一望,闪身纵出一个少年,一身青缎劲装,背插长剑,面白如玉,朗目长眉,英姿勃勃,气度不凡。 

少年来至金刀镇三湘面前,一躬身,说:“爹,让孩儿出去会会这位道长。”

金刀镇三湘见自己的爱子常小青出场,于是一捋银髯,肃容说:“青儿出场务要小心,不可张狂作势,点到为止。” 

常小青恭身应是,转身健步走向场中。 

只见红装艳妇,面含娇笑,媚眼横飘,两道醉人眼神,一直瞪在常小青的脸上。 

常小青来至场中,并未向人魔夫妇行礼,径对一尘老道一抱拳,正待说话。 

蓦地,立身五丈以外的粉面人魔发出一阵慑人心神的嘿嘿冷笑,一只右掌,已缓缓提向腰际。 

红装艳妇倩女修罗粉面一沉,立即罩上一层霜气。 

人魔骤然惊觉,缓缓提向腰际的右掌,又轻轻放了下来。 

于是,低声冷冷地问:“你要怎样?” 

倩女修罗也低声玲冷地答道:“知道何必再问。” 

场中一声暴喝,常小青双掌倏分,一招“开天辟地”上劈对方面门,下削对方腰间,直向一尘击去,招式迅捷,力道雄浑。一尘老道似乎是那群灰衣老道中的高手。 

这时,见常小青年纪轻轻,身手竟然不凡,一声冷笑,左手扭腕上托,右臂反掌斜劈,一招两式,有攻有守,干净利落,毫不逊于常小青。 

两人一经交手,各展所长,尽出绝学,纵跳盘旋,掌风带啸,两条人影,愈斗愈疾,使场外人众,只看得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这是第一场,两人俱都各抱必胜决心。蓦闻一尘大喝一声,一招“野战八荒”,劲风如潮,双掌似云,直向常小青全身罩来。

常小青一声冷哼,双拳合击,挟着两道惊风,竟然直向一尘前胸捣去。 

一声娇呼,数声惊喝。 

倩女修罗由于特别关心常小青,不禁惊得脱口娇呼出来。 

双方几个功力较深的高手,看了两人这种拼命打法,也于不觉中发出几声惊喝。 

但听场中砰然一声,沙石纷飞,劲风激荡,人影闪动中,蹬蹬连声。 

小青、一尘俱都面色苍白,摇摇慾坠,身形踉跄,一直向后退去。 

一声暴喝,黄影闪动,挟着一道白练,直向身形踉跄的常小青扑去。 

事出突然,距离又近,湘江三义,任何人要想出手相救,已是不及。 

就在这时,一声娇叱:“杂毛找死……” 

叱声未毕,红影电闪,一声刺耳凄厉惨叫,飞身扑向常小青的黄影,直向五丈以外横飞而去。 

哇。 

一股鲜血,由黄影中喷出。 

叭,那道横飞的黄影,已跌在五丈以外的地上,再没动一动。 

愣了,玄清真人愣了,回头看看身后,三个爱徒,还剩两个。 

倩女修罗柳眉倒立,粉面带煞,冷冷地说:“再有不按规矩,暗施杀手的人,就要他立时溅血当地。” 

说着,两眼望着已被扶回去的常小青,心神荡然,看来关心已极。 

湘江三义对倩女修罗这一正义措施,钦佩得五体投地,暗赞女魔头大公无私。

玄清真人一脸颓丧,望着满面铁青的粉面人魔直发愣。 

湘江三义心中疑云尽释,觉得有这两个魔头主持公道,今夜定然大获全胜。 

只有隐身树上的卫天麟,看出人魔与玄清两人狼狈为姦,各扮丑角。 

倩女修罗出手击毙黄衣老道,只是怕对方杀了常小青。 

这时,人影闪处,风雷双锤已纵至场中。 

只听双锤一碰,铮然有声,望着玄清恶道,大声道:“玄清老道,老夫久闻你一柄玉如意,使得出神入化,鲜逢敌手,今夜机会难得,希望你不要吝啬赐教才好。” 

玄清真人冷冷一笑,神色轻蔑,似乎不屑与风雷双锤动手。 

黄影一闪,一声暴喝:“老匹夫不要卖狂,让道爷了尘来教训你……”

喝声中,锵一声,长剑出鞘,振腕一挥,寒光闪闪,冷气森森,直向风雷双锤奔来。 

风雷双锤银眉轩动,哈哈纵声一笑,说:“好,好,好,老夫就让你教训教训吧。”  

话声未落,双锤飞舞,幻起如山锤影,径向了尘滚去。 

了尘一声怒喝:“来得好。” 

剑化一片冷焰,寒星点点,直向双锤迎来。 

铮铮数响,金铁交鸣,火星四射,暴喝连声。 

顿时,双锤如怒龙翻江,势同奔雷骤雨,风声呼呼,雷声隆隆。 

长剑似银虹电闪,仿似漫天寒星,疾声带啸,凌厉无比。 

眨眼之间,两人又斗了二十余合。 

风雷双锤须发俱张,暴怒如狂,一对铁锤,舞得惊天动地,竟击不败玄清手下一个徒弟,还有何颜面在江湖再混。 

了尘手中长剑,舞得风雨不透,仿似一蓬剑雨,只是碰不到对方一点皮毛,不由怒火中烧,目眦慾裂。 

因此,心中焦躁,气血浮动,手中长剑,不觉一慢。 

风雷双锤何等人物,岂肯放过这个机会。 

于是,虎目一亮,一声暴喝:“杂毛纳命来……” 

喝声未毕,锤势倏变,一招风卷残云,双锤宛如疾转车轮,挟着震耳的风雷声,向着了尘当头砸下,拦腰扫至,快速绝伦,猛不可当。 

了尘大惊失色,立敛心神,一声厉喝,剑演“雪花盖顶”,幻起漫天花雨,向着迎头下击的铁锤击去。 

风雷双锤功力浑厚,阅历博深,一声冷笑,下砸铁锤,劲力突加,势如泰山压顶。 

红影闪处,玄清真人飞身扑出,一声不响,手中玉如意,宛如划空银虹,直点风雷双锤的面门。 

一声暴喝,“玄清杂毛,老夫天罡杖柳啸云来会会你。” 

暴喝声中,蓝影如电,舞杖如风,蓝衫老人手中的龙头铁杖已将偷偷出手的玄清真人抵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的一瞬间…… 

蓦地,立身五丈以外的粉面人魔,双目冷电一闪,右掌悄悄一翻。 

接着一声闷哼,风雷双锤身形一个踉跄,双锤骤失准头。 

了尘也够机警,手中长剑,宛如电闪,向着风雷双锤前胸顺势点下。

就在这时,一道红光,挟着尖锐刺耳慑人心神的啸声,经由高空插天古树的顶端,闪电击下,直射了尘的剑身。 

同时,风雷双锤一声厉喝,右手铁锤抖手抛出,直击了尘前胸。 

当啷一响,火星四射,同时暴起两声惨叫。 

就在闪电飞来的红光物体,击中了尘长剑之际,了尘长剑已刺进风雷双锤的左肋,风雷双锤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粉面人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