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 九 章 神龙首尾

作者:忆文

就在他自语刚落的时候。 

急步走过来一个酒保,神色慌张,满面堆笑,向着天麟一躬身,笑着说:“爷,您老别生气,非常抱歉,让您老委屈在这个角里。” 

天麟一定神,顿觉自己失态露形,于是,微微一笑,说:“没什么,没什么,此处很好。” 

说着,游目一看,见无别人注意,又轻声问:“小二哥,去霸王庄如何走法?” 

酒保一听,立即连连躬身,说:“出西关大约六里,在一片广大茂林中,便是霸王庄。”

说着,转首一看全楼,并说:“他们庄上,每天有人在此喝酒。” 

天麟慌了,立用手中折扇,一碰酒保,急声说;“不要招呼他们。” 

酒保转身,歉然一笑,说:“爷,不巧得很,今天全楼竟无霸王庄上的人。” 

天麟微微一笑,说:“明天我自会前去。” 

说着一顿,轻摇手中折扇,又问:“小二哥,老庄主也常来此楼饮酒吗?” 

酒保不解地问:“您老问得是回风掌老爷子?” 

天麟极自然地点点头。 

酒保满神气地说:“他老人家是我们这里的常客。” 

这时,远处已在高声呼唤酒保,酒保一躬身走了。 

天麟酒罢,付资下楼,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倒身床上心绪万端,思潮起伏。

他想得太多了,愈想愈乱。

最后,他决定今夜前往一探霸王庄。 

三更梆响,夜深人静,一道宽大黑影,宛如一朵乌云,在栉比的房面上,直向西关掠去。

安化城头,警卫森严,守城官兵,林立城上,俱都盔甲鲜明,手持长矛,闪闪发亮。 

每隔数丈,高悬一盏如斗红灯,城墙内外照耀如同白昼,俨然大敌当前,势如兵临城下。

宽大黑影来至西关,飞身纵上一座高楼,一长身形,腾空数丈,继而双袖一抖,两脚一垫,再升两丈。 

在空中一挺腰身,双臂平伸,头下脚上,恰似巨鸟归林,直向城外掠空扑去。 

一阵风声,划空而过,城上官兵,俱都循声仰首,茫然望着夜空。

这时,宽大黑影,已飞越城头,飘落在护城河的对岸。 

蓦闻城头有人高呼:“大家快看,飞贼……” 

宽大黑影,冷哼一声,双目如电,回头一看。 

城头暴起一片惊啊之声,官兵们似乎在如昼的灯光下看到一张奇丑面孔,并有不少官兵连声高呼:“疤面人…… 

疤面人……” 

疤面人衣袖微拂,身形如烟,直向正西电掣驰去。 

城上官兵,高举红灯,摇晃不定,并暴起一片震天呐喊。 

接着。 

远近几座村庄上,传来此起彼落的惊急犬吠声。

疤面人—味狂驰,眨眼工夫,前面已现出一片黑压压的茂林。 

来至近前,林内漆黑,风吹枝动,叶声沙沙。 

疤面人屏息前驰,尽量减轻衣袂飘风的声音。 

穿过一段树林,便见前面林隙间透过一片光亮,隐约传来一阵扑扑沙沙的声音。 

疤面人来至林的尽头,眼睛顿时一亮。 

前面一座庞大庄院,距离林端尽头,尚有二三十丈,巨木为墙,高约数丈。 

墙头装满了两刃钢叉,闪闪发光,锋利无比,形势险恶,没有精湛轻功的人,休想越墙而入。

墙内每隔数丈,置有一只松油火把,熊熊火焰,迎风高燃,发出了扑扑沙沙的响声。 

墙上钢叉被火把照得红光发亮,宛如血染,令人看来望之却步,端的是名符其实的霸王庄。 

疤面人看了,一阵踌躇,心中只生闷气,因为,他也不知如何通过这段火把通明的距离,进入这座庞大庄院。 

正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不屑的冷笑。 

疤面人大吃一惊,转身一看。

一声尖叫,人影闪动,一道白色身形,慌急暴退两丈。 

疤面人不禁一愕,两丈外立着的,竟是一个朱chún玉面,细眉大眼,丰神秀逸,背插长剑的白衫少年。 

白衫少年玉面苍白,神色紧张,呛的一声,翻腕拔出背后长剑。 

于是,用剑一指疤面人,厉声问,“你你……你是谁?” 

声音清脆,微带颤抖。 

疤面人嘿嘿一阵冷笑,阴沉沉地说:“我是谁?你还用问……” 

疤面人的话声未落,白衫少年一声厉叱:“好狂妄的丑鬼!” 

厉叱声中,左手扣剑,飘身而前,右手闪电劈出一掌。 

一道威力奇大的掌风,疾向疤面人袭来。 

疤面人在未明了真相前,似乎不愿突施杀手,尤其对方,长得风流俊秀,年龄又与自己相仿,更无伤害对方之心。 

于是,右袖一挥,立有一股柔和潜力,迎了过去。 

岂知,白衫少年击出的掌风,有刚有柔,劲力回旋,刚劲已被逼回,柔劲滚滚卷来。 

疤面人大吃一惊,身形一闪,横飘三丈。 

白衫少年一声清叱:“想跑吗?” 

话声未落,振腕吐剑,一招“暴蟒吐信”,剑如白练,气势如虹,直奔疤面人的前胸刺到。 

疤面人冷哼一声,身形闪动,飘至白衫少年身后,右掌出手如电,疾拍白衫少年的后脑。

倏然,一声苍劲暴喝,骤在身侧响起。 

紧接着,三点寒芒,挟着尖锐刺耳的破风声,闪电射至疤面人的面门。 

疤面人无心要伤白衫少年,乘势一顿身形,双肩微晃,三点寒芒,擦面飞过。 

就在这时,身前两丈之处,已多了一位皓首红面,寿眉垂颊,身穿黄袍的慈祥老人。 

疤面人刚刚立稳身形,黄袍老人双目冷电一闪,面现惊喜之色,欢呼一声,说:“振清弟,你果然来了,今夜正好助愚兄一臂之力!” 

说着,银髯颤动,老泪泉涌,急步向疤面人走来。 

疤面人傻了。 

黄袍老人对着持剑发愣的白衫少年,急声说:“冰儿,快过来拜见你的卫叔叔!” 

说着,又对疤面人感慨万千地说;“振清弟,这是小女杜冰,你我分别,转眼就是一十八年,你看,冰儿都这么大了!” 

杜冰粉面绯红,一阵羞涩,因身着长衫,不便敛衽行礼,只好躬身一揖到地,并清脆地娇声说:“卫叔叔,冰儿给您见礼。” 

疤面人急忙还礼,举措慌乱,手心冒汗。 

黄袍老人由于过度兴奋,已忽略了疤面人的呆滞慌乱,继续说:“振清弟,今日正午,此间城内便风传你仗剑重历江湖的事,说得惨厉可怖,动魄惊心,我知道你近日必来看老哥哥,不想,你来得如此快!” 

扑通,疤面人跪下,眼含痛泪,浑身微抖。 

呆了,黄袍老人和白衫少年,俱被疤面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 

疤面人流泪颤声说:“杜伯伯!我是天麟,我是卫振清的唯一儿子!” 

黄袍老人惊哦一声,倏退半步,双目如电,一扫林内,伸手扣住疤面人的左腕,轻喝一声:“快走!” 

喝声中,一黄一黑两道宽大人影,身形捷逾闪电,疾向庄内扑去。 

就在这时,数声长啸,划破夜空,遥遥传来。 

啸声凄厉,入耳惊心,逐渐向着庄院飞来。 

黄袍老人全身一战,大袖一抖,疾对并肩飞驰的疤面人,急声说:“麟儿,他们来了!”

说着,两人同时立坠身形,骤然落在地上。 

疤面人眼射寒电,面罩杀机,傲然问:“杜伯伯,来人是谁?” 

黄袍老人神色略显焦急地说:“俱是昔年有头有脸的黑道人物,说出你也不知。” 

疤面人冷哼一声,极其轻蔑地说:“哼!有名人物更好,我正要找他们!” 

说着,双掌击地,身形腾空而起,双袖向后一拂,一缕黑烟,掠上林端,踏着树梢,电射而去。 

接着,夜空陡起一声凄厉刺耳,令人惊心的怪啸,声震原野,直上苍穹。 

远处传来的几声长啸,立被淹没了。 

身着白衫的杜冰姑娘听了这声如鬼哭似狼嗥的怪啸,再想到那张满脸大疤的奇丑面孔,全身冷战连连,玉齿直打哆嗦。

黄袍老人一定神,疾声说:“冰儿,我们快追……” 

话声未落,不由分说,拉着冰姑娘,纵身飞上林顶。 

举目一看,夜色茫茫,寒星点点,只有嗡嗡不绝飘荡空中不散的啸声,哪里还有疤面人的踪影? 

黄袍老人不敢怠慢,拉着爱女,踏枝向前飞去。

片刻,来至一片极大的荒废墓地,残坟断碑,破棺横陈,枯草盈尺,遍地白骨。 

几株畸形老松,孤立墓地,夜风吹动,轻摇慢曳,倍增凄凉恐怖。 

黄袍老人和杜冰,一入墓地,便看到十数丈外一片乱坟中,立着数道人影,疤面人立身其中,傲然发着令人战粟惊心的狂笑。 

蓦闻疤面人倏敛狂笑,不屑地说:“卫某多年未历江湖,昔年事物早已不复记忆,你们几人是些什么东西,还是自报大名吧!” 

人影闪处,一声暴喝:“腾龙剑客,掌下游魂,还敢有胆在此卖狂……” 

但见一股狂飙,夹着枯草砾砂,直向疤面人身前卷去。 

疤面人纵声一笑,厉喝一声:“杂毛去吧!” 

砰然一响,闷哼一声,沙石激射中,一道瘦长人影,踉踉跄跄后退数步。 

黄袍老人一拉爱女杜冰,急声说:“冰儿,快!他们对掌了。”

话声未落,身形如电,一个起落,已至几人面前。 

黄袍老人一看,被疤面人掌力击退的瘦长人影,竟是心狠手辣的如幻道人,正待再看其余几人。

一声尖锐厉喝:“回风掌,还我徒儿的命来!” 

厉喝声中,一道灰影,疾伸双臂,十指箕张,闪电抓向黄袍老人回风掌杜维雄的前胸。

回风掌杜维雄一声冷笑,跨步闪身,翻腕正待劈出。 

一声怒叱,人影闪动,疤面人的右手,已扣在一个白发盈额,面貌干削,一身灰衣老婆婆的脉门上。 

灰衣婆婆两只鸡眼一瞪,寒光暴射,厉声问:“腾龙剑客,你要怎样?”

疤面人仰天一阵狂笑.傲然说:“今夜有卫某在此,任何人不得猖狂!” 

说着,右手轻轻一抖。 

蹬蹬蹬,灰衣婆婆,身形踉跄,一连退后数个大步。 

红影一闪,风声飒然,一声暴喝:“卫振清,十八年后的今天,再尝尝我朱砂掌的厉害!”

疤面人心中一动,杀机陡起,一声狂笑,厉声说:“十八年后的今天,就是你朱大海的忌辰。” 

说话之间,闪电转身,右臂一圈,运足十成功力,向着身后飞扑而来的红袍老人猛力劈出一掌。 

一声鬼嗥似的惊心惨叫,随着一道横飞的红影,直向五丈以外射去。 

一声暴喝,一声怒吼,一个短小老叟,一个胖大和尚,两道如烟身影,疾向横飞的朱砂掌扑去。 

哗啦一声,朱砂掌的身体,已跌在一具腐棺上,只击得朽木四射,白骨横飞。 

短小老叟、胖大和尚,刚刚纵至棺旁。 

朱砂掌狂叫一声,倏然挺身跃起。

哇,一口鲜血,疾射八尺,身形一晃,仰面又栽进棺里。 

蓦地,一声尖锐惊叫,发自杜冰之口。 

众人转过一看,只见如幻道人,手持一柄锋利匕首,一声不响,已扑至疤面人的身后。

疤面人一声狂笑,身形一闪,已至如幻背后,一声厉喝,出手如电,右掌已拍向对方的后脑。 

叭,一声凄厉惨叫,脑浆四射,骨盖横飞,平素心狠手辣的如幻道人,身形一个踉跄,仆身裁倒地上。 

顿时,全场寂静,邪雀无声,几个黑道顶尖高手,俱都被疤面人这种绝快身手,出掌毙人的狠劲惊呆了。 

回风掌杜老英雄寿眉紧蹙,神色凝重,似乎对这位故友后人的出手之狠,嫉恶之甚,看得不禁暗暗惊心。 

白衫飘飘、横剑而立的杜冰姑娘,粉面微白,樱口轻张,芳心中觉得卫叔叔的这个儿子,丑得出奇,狠得吓人。 

灰衣婆婆老脸苍白,浑身直抖,一双鸡眼怨毒地盯着疤面人,在她认为,这个昔年威震武林的人物,心肠之狠,较他们川中七煞尤有过之。 

四煞朱砂掌首先被疤面人震飞,六煞如幻道长接着被疤面人击毙。 

五煞,胖大和尚聋哑僧,浓眉竖立,环眼圆睁,手横日月铲,跃跃慾扑。 

三煞矮小老人五毒叟,面现狰狞、鼠须颤动,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神龙首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