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十 章 风波迭起

作者:忆文

心念间,只见甘八迷惑的偷看了萧寡妇一眼,依然肯定的说:“不,无论如何,这两天一定要下手。”

说着,又望着萧寡妇三人,焦急的说:“你们必须弄清楚,陶兴已把消息告诉给了马腾云了呀!你们看,他这一次回来,可曾提到老庄主二周年忌辰的事?”

如此一说,管账的刁先生和飞须虎,同时点了点头。

萧寡妇则迟疑的说:“看他回来的气势,的确有些怪异,这可他出手就杀了大腹陶朱的事看出来,不过,根据他至今还没向你八爷下手看来,显然是还没有找到你暗害老庄主的证据,只是在心里怀疑而已。”

账房刁先生有些庆幸的说:“所幸度海大师和修真仙长头脑灵活,一听八爷说少爷回来了,他们也没有责问普济三人被杀的事……”

话未说完,甘八一面用拳击了一下桌面,一面懊悔的说:“方护院就死在他的头脑迟钝上。”

飞须虎立即接口说:“是呀,方护院就是因为度海大师等人是八爷的朋友,不便下场,才借口说手中没有兵器……”

甘八一听,又懊恼的继续说:“所以我说他头脑呆笨嘛,你就下去给普净杀两刀,不但伤不了皮毛,还把事情应付过去了,如今,反而把命丢了。”

账房刁先生,仍余悸尚存的说:“当时我还以为那小子是和方护院开玩笑呢,谁知道,指头轻轻一戮,贺护院就气绝了!”

甘八叹了口气说:“真没想到,一年不见,他的武功竟练得如此精绝,高得骇人,一直到现在,我仍怀疑那小子不是真的马腾云!”

萧寡妇一听,立即正色说:“的确,最初我也在怀疑,因为天下相貌酷似的人太多了,可是我去时,王大娘正和他有说有笑,娘啦儿啦的和以前一样的亲热。”

账房的刁先生一听,立即颔首说:“这样就不会错了,王大娘是马腾云的rǔ娘,马腾云自小在她怀里长大,据说,少爷身上的痣有几个,她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马龙骧一听,不自觉的摸了一下右眼上的虎层,因为他根据方才王夫人的激动动作,他断定马腾云的右眉内,必定有一颗痣。

所幸,这个秘密甘八等人并不知道,否则,也早被他们揭穿了。

心念末完,蓦见甘八再度用拳一击桌面,切齿怨毒的说:“如今,只有在马腾云那小子前去亲祭他父亲的时候,暗中用毒箭将他射死了……”

话未说完,萧寡妇已含有警告的口吻,冷冷的说:“这一箭如不能将他射死,恐怕你也没命了!”

甘八一听,立即正色说:“我当然不能前去……”

话末说完,飞须虎倏然站起来,豪气的说:“我去!”

甘八一听,立即惊喜而又感激的赞声说:“好,贺老弟,你可要小心呀!”

飞须虎立即傲然沉声说:“八爷,俺贺照司经您八爷看得起,派俺在天王庄当一名武师,您这份隆恩大德,俺贺照司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甘八赶紧含笑谦逊说:“言重了,言重了,不过,你去时仍要格外当心呀!”

飞须虎傲然一拍胸脯,洪声说:“八爷,您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俗语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要他马腾云明天早晨一去,俺保他一箭见阎王!”

账房先生一听,立即望着甘八,提议说:“八爷,如果马腾云真的一箭给贺武师射死了,恐怕玉马寨和天王庄的人,也不会立您八爷当庄主吧?”

说着,斜着两眼在老花镜里看了一眼萧寡妇,继续说:“那小子正在要求萧二嫂教他学习水功,倒不如请萧二嫂趁教水功之际,将他点死在龙头潭里,那时就说他小子,自己不慎,淹死的了……”

话未说完,萧寡妇已冷冷的说:“你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手法,只能骗那些三岁吃屎的小孩,在我教水功的时候害死马腾云,凶手不是我是谁?你们到时候都没事脱了干系,让我成了众矢之的,我不干!”

甘八一听,不由焦急的说:“萧二嫂,现在事迫眉睫,不得不铤而走险呀,仅赔偿上恩寺和三清观的两条人命钱,就不是少数目可以解决的,再说,还多死了一个邛崃派的长老?如果马腾云不宰掉,我哪有权动用库里的钱?”

萧寡妇依然冷冷的一摇头说:“对不起八爷,我办不到,他的武功太高了。”

甘八一听,神色立即阴沉下来。

飞须虎一见,立即豪气的说:“八爷,不要再求人了,俺这就去准备!”说罢,急步向厅外走去。

马龙骧哂然一笑,心说,这真是地狱本无门,恶鬼自投来。

心念已毕,摒息提气,身形飘然而起,登上房面,直向东庄门驰去。

因为,他知道马腾云的祖坟,是在龙头岩的东边一个马蹄谷内,而且,是在一处建筑不凡的阴宅内。

他只是在皮纸书上知道马家祖坟的位置,但实际上却不知道谷中的情形,和阴宅内究竟是什么样子。

为了阻止飞须虎进入马家祖坟,也为了先了解一下马家祖坟内的实际情形,他决定先去一趟马蹄谷,免得万一明天早晨真的要他亲祭,去时恐怕还不知道马老庄主的坟墓是在什么位置呢!

心念间,已到了东庄门侧的高大庄墙上,转首一看,只见东庄门外的空场上,果然高搭着三座素棚高台,三根高约数丈的灵幡杆,并列高伸在台前。

这时,高达两层的庄门更楼上,下层灯光明亮,且有人声传出,显然是值夜的壮汉们偷懒,没有出来巡逻。

打量间马龙骧已飘身纵落墙外,沿着笔直的庄道,直向二三里外的龙头岩,如飞驰去。

飞驰间,只觉夜风徐吹,凉爽宜人,月华如练,夜空如洗,真是个难得一过的美好月夜。

满岗的杂树,青翠碧绿,遍地的花草,酡紫嫣红,随着青龙弯曲的身形,高低起伏,段落分明,景色也极怡人。

马龙骧一面飞驰,一面随意观赏着夜景,由于身法奇快,不觉十数丈外,已是高大青翠的龙头岩了。

只见龙头岩,方圆十数亩,高约七八丈,除了岩石顶部生满了树木,四周长满了藤萝外,看不出什么地方像个龙头。

看看将至龙头岩前分向左右的岔路口,蓦然由龙头岩下传来一阵急烈打斗带起的衣袂声响和掌风。

马龙骧心中一惊,闪身隐在路边的一株大树后,循声凝目一看,只见两道人影,盘旋如飞,恰在岩下岔路口后的草地上打斗。

再看两道人影中,一个矮胖宽大,一个身材瘦高,但他们两人的身法,都极灵活,掌来拳去十分激烈,正打得难分难解。

马龙骧暗运神功,凝目一看,只见宽大身形的人,生得头如麦斗,霜眉银须,大头上的稀疏银发,根根见肉,闪闪生光。

看他年龄,至少八旬,但身高却不足五尺,一双虎目,炯炯如灯,两只巨掌,弯曲如钩,一袭宽大月白长衫,飘飞有声,竟然是一个体形怪异的老人。

另一位则恰恰相反,身材细高,足有七尺,虽然瘦削,但却面色红润,尤如婴儿,额前一缯细小银须,脑后却一头如银长发。

长发瘦削老人,看来年龄至少也有七旬,一袭深灰长衫,特别肥大,他东跃,衣向西摆,他西纵,衣向东飘,令人看了,打从心里觉得蹩扭。

这两个怪异老人打架,不拣个僻静动手,偏偏选在分岔路口,两人咬牙切齿,不停的喘息,看样子好像打斗了很久。

武林最大禁忌之一,就是别人在动手打斗之际,如非身分显赫,称誉武林,自信一句话就可以平息对方恶斗的大人物,最好不要走近。

须知但凡双方急烈打斗,非怨即仇,一个不慎,便牵进一场是非漩涡,小者树立新仇,大则惹来杀身之祸。

马龙骧并非惧怕这两个怪异老人,而是自身的麻烦,已经很多了,实在不愿再多事,招来无谓的是非。

他虽然听师父莲花洞主说过,生像滑稽,体形怪异的人,并下见得都是十恶不赦之徒,相反的,有些脾气古怪,赋性风趣,不分老小,不拘小节的人,反而是侠骨义胆,嫉恶如仇的怪杰。

心念间,蓦见那个大头银须的老人,咬牙切齿的说:“你的干闺女,这样的没羞没耻,硬是抢走了我干女儿的心上人,害得她,哭哭啼啼,茶也不思,饭也不想……”

话未说完,那个长发瘦削老人,却毫不客气的插嘴说:“那是她不饿!”

大头银须老人一听,愈加怒不可遏,呼呼呼,一连攻出三掌,同时怒声说:

“好个老小子,自己的干闺女霸占了人家的心上人,还嘴硬……”

长发瘦削老人,立即驳声说:“是那个小子无情无义,见一个爱一个,干我干闺女的屁事?有本事去找那小子理论去!”

说话之间,封架横挡,迅即躲过了大头老人攻来的棱厉三掌。

大头银须老人一听,一面抢攻,一面恨声说:“我当然下会放过那小子,我干女儿,天天端茶送饭伺候他,他现在却抱着你老小子的干闺女嘻嘻哈哈……”

马龙骧一听,下由暗自笑了,心想,闹了半天,这两位怪异老人在这里拚命,原来都是为了自己的干女儿。

起初,他的确有意上前劝阻这两位老人罢手息争,这时知道他们打斗的原因,是为了自己的干女儿争心上人,自然不便出面了。

加之想到飞须虎即将前去马家祖坟去埋伏,为了防止他先进入,也不便在此久留。

是以,身形一闪,飞身进入林内,绕过龙头岩,直向正东驰去。

刚刚绕过龙头岩,蓦然传来一声湍急水响。

马龙骧一听,顿时想起在青龙岗一带最著名的龙头潭。

于是,身形不停,折身向水响处驰去。

穿过一片不太高的小树林,眼前就是一处方圆近百丈的大水潭,而水潭的西岸,则紧临着龙头岩。

这时才发现龙头岩的半腰,有一个大缺口,口中有个斗大黑洞,好似龙的咽喉,而且,不时有一道水喷出来,直落潭内。

马龙骧一看,断定方才听到的水声,必是由于缺口内喷出来的水所引起。

再看水潭表面,水波粼粼,且有扩张线圈出现,显然水中有漩,而且,不时听到一听“咻咻”的声音。

马龙骧一听这种轻微的“咻咻”声音,知道潭中的阴暗漩涡,十分强劲,即使最轻的鸿毛,恐怕也不能飘浮。

皮纸书上记载,龙头潭水寒刺骨,即使炎夏,也不可入水,加之潭中漩涡险急,因而视为禁地。

心念间,他不自觉的走至潭边,弯腰一试潭水,果然,潭水奇寒,刺肤透骨,而且,暗含吸力!

马龙骧心中一惊,急忙直身,他第一想到的是萧寡妇。

他在心里问着自己,萧寡妇的水功,真的能在如此险恶的水潭中,和别人较技比武吗?

她的水功果真有如此精绝,能够跟她学习,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可是,万一她心存下轨,听了甘八的话,将他沉下潭底,向她学习水功,岂不正好中了他们的圈套?

但是,恩师在魔窟遇险,必须要尽快学成水功前去救援,如果下向萧寡妇学习,又向哪里找这样合适的人选呢?

一想到恩师魔窟遇险的事,他心中便不禁对那个前来送信的黄衣少女不满,他不明白对方为何不直接来找他谈谈。

由于一心关切恩师的安危,心中也反覆想着这个问题,他滞呆的望着漩急的潭水,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待他悚然一惊,不由暗呼一声“糟糕”,展开轻功,直向正东驰去。

出了小树林,地势渐低,一眼望去,山势起伏,岗岭错综,加之到处是茂盛的树林,乍然间还真不知道马腾云家的祖坟在什么位置。

据皮纸书上记载,那座马蹄谷的谷口,恰好对正龙头岩,只要背着龙头岩前进,必然可以找到。

飞驰中,马龙骧凝目一望,果见一里以外的错岭乱岗中,有一个明显的马蹄岭,而岭上中央的茂盛树木,也形一个马蹄形的阴影。

马龙骧一见,断定那里就是马家祖坟的位置了。

又翻过一个岗岭,果见一条由龙头岩分出来的道路,笔直的直达那片马蹄形的阴影前。

马龙骧加速身法,驰下横岗,沿着笔直的道路,直向马蹄谷前驰去。

前进间,马龙骧特的再测定了一下夜空中的月亮,他发觉空中的月亮并未向西移动多少,断定飞须虎还没有到,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距离马蹄谷已经不远,他已能清晰的看到马蹄岭上的树木,都被砍伐光了,露出平整的青草。

但是,在马蹄谷中,却植满了古松苍柏,有的高达数丈,有的则直入半空。

在马蹄谷的谷中处,横亘筑起一道褐石花墙,横长近百丈,直到马蹄岭两头的岭脚下。

在道路的尽头,也是横大石墙的中央,是一座形似牌坊的巨大茔门。

在茔门的前檐下,横嵌一方七尺大理石匾,上面写四个金字—马氏祖茔。

两扇巨大茔门紧闭,两个兽环用铁链相连,中央加有一柄大锁,进入墓地时,显然是临时开启。

马龙骧走至近前,一长身形,腾空飞上高大墙头。

站在墙头上向内一看,谷内一片漆黑,松涛呜呜咽咽,愈显得谷内一片阴森。

马龙骧暗运神功,凝目一看,只见墙内一条宽大石路,直通深处。

在石道的两边,相对安置着石马,石羊、石翁仲,一眼看不到尽头。

谷中的苍松古柏,十分茂盛,较之远处看到的,尤为高大。

在苍松翠柏间,有次序的建立着一座座的独立阴宅。

只见每座阴宅的房面上,落满了枯枝松叶,地面上的通道上,却干干净净,显然是新近经过人工打扫。

马龙骧知道马腾云家是自他曾祖始迁移来此,因而断定马老庄主的停灵阴宅,必在深处。

心念已毕,飞身纵入墙内。

一入墙内,情形又不同,冷风飕飕,阴气森森,松涛呜咽,尤如鬼泣,阴影晃动,尤如鬼魂树隙透下来的月光斑点,好似暗中伦窥的鬼眼。

人鬼各异,阴阳两界,自古为人所忌讳,马龙骧虽然武功惊人,处在这片恐怖阴森的黑暗死谷内,也不禁有些迟疑。

但是,当他想到明天可能前来亲祭,如果连马老庄主的阴宅都不知道,岂不是明白的告诉甘八等人,他这个少庄主是假的。

心念及此,只得举步向深处走去。

前进中,由于心理的作祟,总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跟踪,每座阴宅的墙角下,每株大树的树身后,似乎都有鬼影。

虽然体内神功毫无反应,但他仍忍不住双掌运劲,准备随时有突发的攻击。

这座马蹄死谷很深,足足走了片刻工夫,才到达中央一座建筑极宏伟的阴宅门楼前。

阴宅门楼高大,宅墙直伸两边,黑漆大门鸟兽环,五层高阶大狮子,气势实不输天王庄内宅的大门楼。唯一不同处,是阴森死寂的气氛,和谷中形如鬼哭的那种慑人声音。

马龙骧知道,这中央最大的阴宅内停放的,必是马腾云曾祖的灵柩,因而,他转首去看左右七八丈外的两座阴宅。

他根据右尊左卑的次序,摒息先向左边的一座阴宅走去,因为他断定右边的那座阴宅,可能是马腾云祖父的。

走至宅前一看,门楼高仅三阶,黑漆金钉大门关着。

马龙骧谨慎的登上门阶,运劲用力一推宅门,轧轧一阵声响,门没闩落,竟被他推开了一尺多宽。

也就在宅门发出艰涩声响的同时,宅内的一株高大树上,突然发出一声令人心惊的枭鸟尖叫声!

马龙骧心中一惊,本能将推门的手,急忙缩了回来。

在如此深的夜里,在如此恐怖黑暗的阴宅死谷中,这种枭鸟尖叫,格外凄厉惊心,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马龙骧急忙一定心神,再度将门推开了尺许,夜风过处,立即有一阵棺柩特有的油漆气味,由门内扑出来。

他摒息凝目向内一看,门内不远的宅院中央,赫然立着一尊九尺巨碑,碑座上是一只青石巨龟。

巨碑后是一座厅形上房,仅能看到用泥塑在厅檐左右的四个僮男僮女。

左右两厢,均无门窗,摆着桌椅箱柜,还有一顶妇女们坐的轿子。

马龙镶定眼一看巨碑,那上面竟刻着“赵氏三娘之墓碑”。

也就在这时,谷中突然响起一声刺耳惊心的凄厉叫声!

惨叫声起,树上宿鸟惊飞,挟杂着三五枭鸟的惊叫,愈增谷中恐怖气氛。

马龙骧大吃一惊,乍然间他分不出是人叫还是鬼叫。

他听得出,那声惨叫,是发自通道右边的第三座阴宅内。

他急忙退下门阶,以极轻灵的迳向对面的第三座独立阴宅驰去。

到达第三座阴宅门前一看,心头猛然一震,顿时呆在当地,因为宅门左边的一扇门,已经被推开了。

马龙骧急忙一定心神,双掌护胸,摒息提气,轻灵的登阶走进门内。

宅内形式与方才看到的大致相同,一厅两厢,院中一尊巨碑,但是,马龙骧却发现巨碑上刻着“显考马公讳靖之灵碑,孤哀子马腾云泣立”。

马龙骧一见,知道碑后厅房内停放的就是马腾云父亲马靖马老庄主的灵柩。

他缓步走进院内,发现正中的厅门也开了,漆黑的厅堂中央,赫然停供着马老庄主的棺木和供桌。

马龙镶正待退出阴宅,突然发现厅阶下仰面倒着一人。

心中一惊,飞身纵至阶前,低头一看,脱口一声轻“啊”,因为仰面倒在阶前的人,竟是“飞须虎”贺照司。

只见飞须虎,张嘴瞪眼,面部*挛,神情十分恐怖,显然惊吓致死。

也就在这时,厅堂内突然响起一阵衣物磨擦的“嗦嗦”声音。

马龙骧这一惊非同小可,飞身倒纵数步,只见马老庄主的灵柩后,缓缓站起一个上下一体漆黑的人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