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一章 夺命罗刹

作者:忆文

马龙骧见马老庄主棺椁后站起来的黑影,竟是一个头罩黑巾,两眼如灯,上身穿着黑衣的人,惊悸之心,立即恢复了镇定。

同时,他也断定飞须虎,必是死在这个黑衣人的手里,因而,厉声问:“你是什么人?”

问话之间,对方已走至棺侧,而且,竟是一个下着长裙的女人。

只听黑巾罩头的女人,以略带沙哑的声音,低沉而缓慢的说:“我不是什么人,我是一匹龙驹马!”

马龙骧听得心头一震,神情同时一呆,他确没想到黑巾罩头,身穿黑衣的妇人,竟说的是马家祖传的暗语。

根据皮纸书上的记载,马家祖传的暗语,除了马家直系血亲外,即使是姑丈女

婿等近亲,也不准泄露半字。

由于皮纸书上有了这一严格规定,马龙骧断定头罩黑巾的女人,必是马家的血亲人物,这时任他马龙骧聪明绝世,乍然之间,也揣下出头罩黑巾的女人,是马腾云的什么人?

马龙骧心念电转,立即以严肃的声音,继续问:“但不知龙驹马高多少丈!长多少尺?”

黑巾罩头妇人,目光炯炯,一瞬不瞬的盯在马龙骧的俊面上,她一面前进,一面竟以激动颤抖的声音回答说:“马高一丈,身长九尺!”

马龙骧见黑衣妇人已向阶下走来,不自觉的也缓步向后退去,因为,他有了一次那位王夫人的教训,这时他不得不格外小心。

须知,对方黑巾罩头妇人,既是马腾云的血亲近人,如果让她过份接近,自然会认出他不是真正的马腾云,是以,他不得不有所警惕。

因而,他一面缓步后退,一面注视着黑衣妇人,继续问:“你说的可是关二爷的赤兔马?”

黑巾罩头妇人,一见马龙骧缓步后退,含在眼中的热泪,立时夺眶而出,她不自觉的伸出一双干枯的手,作着慾扑之势,同时,哭声说:“是的,孩子,我说的正是关二爷的赤兔马!”

马龙骧一听对方呼他“孩子”,心中着实吃了一惊,不由急惊的说:“您……您……您是那一位?”

岂知黑巾罩头的妇人竟哭着说:“云儿……云儿……你真的以为娘死了不成?……”话末说完业已泣下成声!

马龙骧一听对方,自称为“娘”,脱口一声“啊”,顿时呆在当场。

头罩黑巾的妇人,却泣不成声的哭着说:“云儿……让娘看看你……让娘看看你……”你字出口,两只干枯颤抖的手,已搭在马龙骧的肩头上。

马龙骧本待闪躲,但想到这位可怜的母亲,还不知她唯一心爱的云儿,早在落雁峰下肚破肠而死,因而也就呆立没动。

黑巾罩头妇人,一面痛哭失声,一面摇撼着马龙骧,哭声说:“云儿,不要怨娘心狠,娘是被迫,不得不离开你爹和你呀……云儿……云儿……你为什么不喊我

娘啊……”说话之间,尚不停的摇撼着马龙骧。

马龙骧楞楞的望着黑巾罩头妇人,想到马腾云的死,以及对方两年前失去了丈夫,现在又失去了爱子,侧隐之心一动,星目中也不禁漩动着泪水。

黑巾罩头妇人一见,立即瞪大了惊喜的眼睛兴奋的说:“云儿……云儿……我们母子……已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哇!”

说话之间,拉着马龙骧走近一处树隙透下的月光处,继续说:“云儿……过来……让娘仔细的看看你……”

马龙骧一听,心知要糟,只要黑巾罩头的妇人仔细一看,必然会发现他不是马腾云,但是,对方位,他又不能不去,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应到有人以疾速的身法向这座阴宅驰来。

于是,心中一动,立即悄声说:“娘,又有人来了!”

黑巾罩头妇人一听,眼中凶芒四射,立即凝神静听!但是,她却望着马龙骧,迷惑的说:“没有啊!你听到有人?”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一颔首说:“是的,这人的轻功似乎不俗!”

说话之间,黑巾罩头妇人的双目中,凶芒一闪,立即沉声说:“果然有人,云儿,我们躲一躲!”

话声甫落,飞身纵至宅门下,摒息提掌,只要来人一进门口,她便要立即骤下毒手。

马龙骧也断定来人必是甘八等人中的一人,是以,也急忙闪身隐在一棵高大松树后。

就在他闪身树后的同时,宅门外的台阶上,已飞身落下一道纤细娇小人影。

马龙骧看得心头一震,神情为之一呆,他作梦都没想到,来人竟是马腾云的rǔ娘——王夫人,只见王夫人,神情十分焦急,一见宅门开着,立即呆在当地。

马龙骧确没想到,王夫人竟是一个会武功的妇女,根据她的轻功身法,而且还是一位身手不俗的人。

他深怕王夫人冒然冲进门内,而遭到黑巾罩头女人的毒手,但是他尚未出声阻止,而立在门外的王夫人,已经焦急的低呼:“大娘?……大娘?……我是王嫂!”

马龙骧一听,心中又是一惊,同时,也恍然大悟,何以王夫人方才在离开丽阁之际,特地叮嘱他明天不必前来亲祭,原来她早已知道马腾云的母亲,隐身在这座阴宅里。

同时,听她低呼“大娘”,显然就是招呼的黑巾罩头妇人,当然也就是指的马腾云的母亲。

既然呼“大娘”,当然也有“二娘”,因而,他断定马老庄主必然还有一位二夫人,现在是否仍住在天王庄内还是早已作古,只有以后再问王夫人了。

心念间,隐身门后,目露凶焰的黑衣妇人,早巳将提起的手掌急忙放下,同时,探首望着王夫人,急声问:“王嫂,这么晚了你还来,有什么事吗?”

只见立在门外的王夫人,一见黑巾头罩妇人,立即焦急的说:“大娘,少爷今晚回庄了,他来了没有?”

黑巾罩头妇人,立即一颔首,有些惊异的说:“他刚到,有什么事吗?”

马龙骧一听,断定庄上又发生了大变故,因而急步向宅门走去。

王夫人一见马龙骧,顾不得答覆黑衣妇人的问话,立即焦急的说:“少爷,您快回去吧?上恩寺、三清观的僧道数十人,正在庄内大闹,口口声声要找你答话……”

话未说完,黑巾罩头妇人眼内的凶芒再露,突然怒声说:“竟有这等事?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想当初我夺命罗刹坐镇天王庄时,他们哪个敢走近天王庄一步?”

说罢回头,怒目望着马龙骧,沉声说:“云儿,我们走!”说着,举步就待向门外走去。

王夫人一见,面色大变,急忙伸手一拦,说:“大娘,大娘,请您先息怒,莫说是几十个僧道,就是几百个,几千个,也下是我们少爷的对手!”

黑巾罩头的夺命罗刹听得一楞,接着惊异的回头望着马龙骧,沉声问:“云儿,这话可真?”

马龙骧断定三清观和上恩寺的僧道人众,这次前来闹事声势必极浩大,自然也极难对付,因而,也无心和黑衣妇人多加解释。

是以,颔首称了声是,同时,沉声说:“娘,您不要去了,有云儿一人,足可应付。”

夺命罗刹听了,仍有些迟疑。

王夫人则趁机以焦急的口吻,催促说:“少爷,我们快动身吧,明天您再来看大娘也下迟是嘛!”

说话之间怒目瞪了马龙骧一眼,似乎怪他不知厉害,擅自前来,又似乎警告他天王庄已经很危险了。

马龙骧一见,只得向着立身门下的夺命罗刹,爬在地上瞌了个头,恭声说:“娘,云儿走了!”

王夫人深怕夺命罗刹再借故阻拦,一见马龙骧向院门走来,立即恭声说:“大娘,庄上情势紧急,我和少爷走了!”了字出口,飞身纵下台阶,当先向谷口驰去。

马龙骧见王夫人如此紧张,心中也慌了,他不但担心天王庄上的安危,还担心夺命罗刹看出他眉心中没有暗痣。

是以,一见王夫人转身驰去,也急步经过夺命罗刹身前直向阶下走去。

但是,就在他经过夺命罗刹身前时,蓦闻夺命罗刹沉声说:“站住!”

马龙骧心中一惊,只得停身止步,回身躬立,垂首问:“娘,您还有什么吩咐?”

但是,夺命罗刹目光炯炯,闪烁不停,一瞬下瞬的盯着马龙骧,似乎要将马龙骧看个仔细,又似乎有一件极难决定的大事,马龙骧心中又是一惊,头低的更低了。

须知马龙骧身具神功,早已练成了“天罡剑法”,莫说站在他面前的是夺命罗刹,就是各大门派的掌门和长老,他要离去也别想阻止得了他。

他之所以对头罩黑巾的夺命罗刹有所顾忌,一方面是担心天王庄中的危急情势,最主要的还是怕因不能忍耐而误了大事,不能再为马腾云揭发甘八等人害死马老庄主的事实,使自己落个食言背信之人。

当然,他也怕自己一时不忍,和夺命罗刹动起手来,伤了这个失去丈夫又失去爱儿的可怜女人,而愧对泉下的马腾云。

其次,当然也是怕事情闹穿了,使整个玉马寨的人因失去少庄主而忧伤分心,反而令甘八等人,趁机占据了天王庄。

“夺命罗刹”目光一阵游移,最后终于毅然低沉的说:“云儿,谨记为娘血的教训,设非万不得已,功忌应用!”

说着,竟将一个薄薄的小黄绢袋,塞进马龙骧的手中,继续说:“云儿,把这个带回去,要静心研读,不要急功燥进,去吧!王嫂恐怕在那边等你!”

马龙骧心急离去,接过小黄绢袋,立即放进怀内,并恭声说:“娘,请保重,云儿走了!”说罢转身,展开轻功,直向谷口驰去。

马龙骧方自起步,已听夺命罗刹痛哭失声说:“云儿,这两天想娘的时候,就来这儿找我!”

听了夺命罗刹慈爱悲痛的召唤,马龙骧的心中也不禁一阵难过,因而回头挥挥手说:“云儿知道!”说罢转身,头也不回,直向谷口的石坊莹门驰去。

到这石坊门侧,飞身越墙而过——

这时,明月西斜,风凉如冰,夜空已飘动着薄云。

马龙骧飞落墙外,举目一看,只见王夫人,正在十丈以外的道路边等他,而且,一脸的焦急之色。

看了这情形,他心中愈加焦急,断定天王庄的情势已经很危急了。

于是,猛提一口真气,身法快如电掣,仅一个起落,已到了王夫人的身侧。

王夫人看了马龙骧的奇快身法,神色一变,也不由暗吃一惊。

马龙骧一到王夫人的身侧,立即催促说:“夫人,我们赶快走吧!”

岂知,王夫人一定神,竟冷冷的问:“去作什么?”

马龙骧听得一楞,不由正色说:“去赶走上恩寺和三清观的僧道啊?”

王夫人一听,不由嗔声说:“哪里有什么和尚老道,都是我瞎编的!”

马龙骧听得一楞,不由迷惑的问:“为什么?”

王夫人一听,立即没好气的说:“不这样能把你很快的救出来吗?”

马龙骧一听,顿时无话可说了!

王夫人又机警的看了一眼谷口方向,焦急的压低声音问:“你知道那个头罩黑巾的妇人是谁吗?”

马龙骧立即正经的说:“她不是腾云兄的母亲吗!”

王夫人立即生气的说:“她当然是云儿的亲生母亲啦,不是云儿的母亲我会喊她大娘?”

说此一顿,特的再度压低声音说:“她就是昔年杀人不眨眼的‘夺命罗刹’刘英英呀!”

马龙骧不知昔年夺命罗刹的厉害,因而,并不震惊的说:“方才那位大娘不是已经说过了嘛!”

王夫人见马龙骧神色依旧,毫不震惊,不由盯着马龙酿的俊面迷惑而有气的问:“怎么?你的师父都没告诉你一些武林中的厉害人物呀?”

马龙骧淡淡一笑说:“由于我的功力浅薄,还不到单独下山行走江湖的火候,所以,家师不愿先谈些武林有名的人物来纷扰我的心神!”

王夫人听得沉哼一声,十分不高兴的说:“你说的倒轻松,你知道吗?若不是我及时赶来,你差一点就没有了命哇?”说罢,不由气得向前走去。

马龙骧见她说的也是事实,只得一面跟进,一面颔首说:“我知道,所以我也非常感激您!”

王夫人继续沉哼一声,嗔声说:“感激有什么用?万一将来她再见到我们家少爷,发觉你们两人有异,那时我王嫂无论如何都脱下了干系!”

马龙骧自然不会告诉王夫人马腾云已死的事,因而强自一笑说:“那时候自然有智上师伯和腾云兄向她解释嘛!”

王夫人一听,更加不安的说:“我曾警告过了,不要你明天前来亲祭,就是怕你遇上大娘,叫我将来没法交代,现在你还是……”

马龙骧一听,只得解释说:“我知道您走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夺命罗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