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二章 身世端倪

作者:忆文

心念间,已听王夫人继续说:“人家陶姑娘,系出名师,确实有真本事……”

马龙骧正在急求名师,一听“系出名师”,不由急声问:“王夫人,请问那位陶姑娘的授业师父是谁?”

王夫人见问,不由转首看了马龙骧一眼,似乎嫌他太孤陋寡闻了,是以,不答反而问:“你连当今武林中,谁的水功精绝都不知道哇?”

马龙骧被问得俊面一红,只得摇摇头说:“不知道!”

王夫人一听,也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正色说:“就是武林‘四大怪’的老二‘长发水里侯’嘛!”

马龙骧一听“长发”,立即联想到方才在龙头岩下和一个大头老人打架的瘦削长发老人,因而,停身兴奋的问:“你早就认识他?”

马龙骧一听王夫人的口气,也不答话展开轻功,电掣驰去——

王夫人看得心中一惊,不由高声争呼:“你?……你这孩子?……”急呼声中,也飞身追去了。

因为王夫人到现在还不知道马龙骧的名字,急切间不知呼他什么,只得以年长的辈份,呼他孩子。

马龙骧知道了那位长发瘦削老人,是当今武林水功最精绝的高手,深悔方才没有出面劝解他们的纷争,错过了认识他们的大好机会。

这时,他只希望那位长发瘦削老人,千万不要离去。

但是,待他绕过龙头岩一看,倏然刹位身势,顿时呆了。

只见龙头岩下的那片草地上,哪里还有那两位老人的踪影?

身后一阵衣袂风响,同时也传来了王夫人的责备声:“你这孩子,怎么搞的,疯疯癫癫的,一句话不说跑到这里发呆?”

马龙骧闻声回头,仍然有些懊恼的说:“方才我去马蹄谷时,还看到那位长发瘦高老人和一位大头银须老人在这儿打架呢……”

话未说完,王夫人已震惊的说:“那是‘大头鬼见愁’啊!他们情如手足,怎会在这儿打架呢?”

马龙骧听得一楞,依然正色说:“方才分明他们两人在这儿打架,还口口声声骂对方是‘老小子’嘛……”

话未说完,王夫人已忍不住笑了,同时,笑着说:“你真是个傻孩子,那是他们的老称呼,他们即使打架,也是另有目的,另有用意的!”

马龙骧听得又是一楞,依然正色说:“这一次可能是真的,看他们出掌带风,气喘吁吁……”

王夫人依然笑着说:“那都是假的……”

马龙骧继续说:“他们口口声声骂对方的干女儿,夺走了对方的心上人……”

话未说完,王夫人脸上的笑意全敛,同时正色说:“这一回也许是真的了,这两个老怪物,最疼爱他们的干女儿……”

说着,又蹙眉沉吟,自语似的说:“奇怪呀,云儿自小就喜欢陶姑娘,他们虽未经媒下聘,但已是将来铁定成亲的小夫妻,怎会又去招惹‘大头怪’的干女儿呢?”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关切的问:“请问王夫人,谁是那位‘长发’前辈的干女儿呀?”

王夫人毫不迟疑的说:“就是我方才谈起的那位陶姑娘呀,她是我们潼关这一带最难惹的人物,你可听云儿谈过她?”

马龙骧怕谈到那位陶姑娘,因而摇摇头说:“腾云兄没有谈过。”

说此一顿,赶紧岔开话题说:“不知那位‘大头’前辈的干女儿是谁?”

王夫人想了想,说:“那就不知道了,总之这四位怪老人,脾气都是怪怪的!”

马龙骧一听“四个怪老人”因而关切的问:“王夫人,这四位怪老人的另两位,不知是谁?”

王夫人,立即正色说:“就是天南糊涂丐和塞上独眼龙嘛!”

马龙骧一听,也不自觉的笑了,同时,顺口问:“不知那位糊涂丐前辈,是否真的糊涂呢?”

王夫人近乎有些生气的说:“他呀,他比谁都聪明!”

马龙骧一听,不由笑着问:“那为什么人们又称他糊涂呢?”

王夫人又正色说:“有时,他又真的比谁都糊涂,不然,大家为什么都喊他‘糊涂丐’呢?”话声甫落岗下山坳村庄上,已传来了鸡啼声!

王夫人一听,立即急声说:“天快亮了,我们回去吧!”

马龙骧也急于想静下心来,仔细的研判一下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两个老人打架的事,是以颔首应了声是。

但是,正待起步,蓦闻王夫人,低声说:“且慢!”

马龙镶一听,只得转首看去,只见王夫人正在他的发卷后,取下一支金簪子来。

王夫人一面取下金簪子,一面笑着说:“现在我就给你点颗红痣,回去点反而不方便,这样三五天内没人能看得出真假来。”

说着举手走至马龙骧的面前,左手捏住马龙骧的右眉头部,右手金簪,徐徐加劲,最后,着实辗转了一下。

虽然并不十分痛,但点在眉头上,也有点不舒服,因而马龙骧的头,也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王夫人一见,立即慈祥的笑着说:“俗语说‘为朋友两肋插刀’,你这是‘为师兄痛刺眉毛’呀!”说罢,再度慈祥的笑了。

马龙骧一听,也想笑一笑,但是当他想到王夫人到现在还以为他真的是马腾云的同门师弟时,他实在笑不出来了。

王夫人一见,下由关切的问:“真的很痛吗?”

马龙骧摇摇头,笑一笑,用手指捺一捺眉头说:“不痛!不痛!”

王夫人忽然一整神色,又亲切的问:“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马龙骧谦和的一笑说:“我叫马龙骧!”

王夫人一听,神色一变,笑容立敛,不由震惊的问:“你也姓马?”

马龙骧有些黯然的说:“我不但姓马据我师父说,我的身世可能还和潼关有关呢!”

王夫人听了,愈加惊异的说:“怎么?连你师父都不知道你的身世?”

马龙骧黯然摇摇头说:“据我师父说,我是在潼关上捡的弃婴,请问王夫人,这潼关一带,除了玉马寨十多个村庄的人都姓马外,其他地方,是否还有姓马的?”

王夫人立即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有了,不过,都是一户两户,没有像玉马寨一样都是姓马的。”

说此一顿,特的又仔细刻意的看了马龙骧几眼,迷惑的说:“说也奇怪,你和我家少爷,耳鼻口无一下像,尤其这两道眉毛,更是酷肖,现在又点上了假痣,就是陶家的凤姑娘见了你,恐怕她也分不出真假来了……”

说此一顿,摇摇头,又继续迷惑的说:“天下像貌相似的人下能说没有,但像你和我家少爷这么酷肖的人,可说实在不多,不知……”说至此处,突然住口下说了,想必说了怕马龙骧不快。

马龙骧急于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同时他也觉得他的像貌的确和马腾云酷肖,而且,他也发觉马家的确也是一个复杂家庭。

这时,见王夫人突然住口不说了,只得关切的问:“王夫人,您是说马老庄主还有二夫人和三夫人?”

岂知,王夫人竟毫不迟疑的摇摇头说:“没有,我在天王庄已有二十年了,从来没听说马老庄主还有二夫人。”

马龙骧却不解的问:“那您为什么称腾云兄的令堂为大娘呢?”

王夫人被问得一楞,顿时无言答对,久久,她才迷惑的说:“这一点我也不大清楚,下过我来喂云儿奶时,全庄上下,已经都在呼她大娘了,而且,她不准人家喊她夫人,一定要喊她大娘,她才高兴。”

马龙骧听得“噢”了一声,下由迷惑的自语说:“她这是为了什么呢?”

王夫人想了想,突然问:“马少爷,你今年是几岁?”

马龙骧见王夫人忽然改变了称呼,喊他“马少爷”,神情一呆,接着说:“我今年二十一岁啦!”

王夫人一听,立即口说:“云儿他也是二十一岁呀!”

说此一顿,又关切的问:“你是那一月的生日?”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我是二月初二!”

王夫人则有些失望的说:“云儿是八月十五!”

马龙骧立即不解的问:“您问这些作什么?”

王夫人歉然一笑说:“我是想判断一下,你和云儿是不是孪生兄弟!”

马龙骧并不觉得王夫人这样问对他有些失礼,因为他也急切的想知道自己的迷离身世。

须知,世人最感痛苦的事,就是他非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甚或不知道他的生身父母。

这时,一听王夫人说他们可能是孪生兄弟,不自觉的脱口问:“您是说,我和腾云的相貌,都像马老庄主?”

岂知,王夫人竟歉然一笑,摇了摇头。

马龙骧看得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您说我们都像大娘?”

王夫人再度歉然一笑说:“你和云儿两人,既不像马老庄主,也不像大娘!”

马龙骧一听,不由迷惑的噢了一声,心说:我既不像马老庄主,又不像方才的大娘,看来与马腾云同姓同貌,只是偶然的巧合了。

心念间,左右岗坳的村庄上,已是金鸡四唱了!

王夫人一听,立即焦急的催促说:“马少爷,天快亮了,有关你身世的事,还是以后再说!”

马龙骧一听,只得点了点头,即和王夫人,展开轻功,直向天王庄的东门前驰去。

到达庄门前,飞身越墙而入,驰过属员院落房面,直向中央宅院继续驰去。

两人登上中央宅院的房面,游目一看,全宅的灯光,几乎都熄了,即使丽阁方向,也是漆黑一片。

马龙骧首先向王夫人拱一拱手,踅身向丽阁独院前驰去。

进入丽阁独院,正阁楼下的阁门已关,但灯光却亮着,马龙骧一推,门已落闩。

正待腾身上楼,里面已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问:“门外是谁?”

马龙骧一听,断定是那个绿衣侍女,因而和声说:“是我,翠翠!”

话声甫落,门闩声响,“呀”的一声门开了。

马龙骧一看,开门的竟是娟娟和翠翠两人,因而有些歉意的说:“天快亮了,你们两人还没睡?”

娟娟和翠翠一听,两人俏丽的粉面上,都掠过一丝欣喜光彩和一丝甜甜笑意,两人齐声含笑说:“少爷还没回来嘛!”

马龙骧不由感激的说:“哦,以后我晚上出去办事,不要等我!”说罢,迳向阁梯前走去。

一身紫衣的娟娟,嘟着小嘴说:“方才萧管家来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关切的问:“你们怎么说?”

娟娟翠翠,同时说:“我们说少爷已经睡了,有话明天说好了!她就留了一封信走了,叫我们明天早晨,务必交给少爷!”

马龙骧“噢”了一声,断定是告诉他明天前去阴宅亲祭,当心飞须虎暗施毒箭的事,因而吩咐说:“把她的信撕了吧!”说罢,迳自向阁楼上走去。

两个侍女一听,显得非常高兴,俱都愉快的跟在马龙骧身后。

马龙骧极需清静片刻,因而回头说:“你们两人不必上来了!”

说罢,匆匆登上梯口,转身之际,发现娟娟和翠翠仍立在那里。

马龙骧进入内室,虽然没有燃灯,但他凝目一看,室内情形均能清晰可见。

他首先解下佩剑顺手挂在床头,和衣倒在床上。

这时,他一心想着他迷离的身世,不知何时才能查个明白,根据那位王夫人的说法,他和天王庄马家,显然毫无关系了。

现在,要想知道一些有关他的身世的事,只有尽快前去魔窟,救出遇难的师傅莲花洞主也许能问出一些线索来。

继而一想,又觉得没有太大的希望了,因为,如果师父知道的话,在她的留言素简上,便该有所交代了。

心念至此,觉得还是尽快学成水功,前去魔窟救出恩师,然后再设法查访自己的身世。

一想到了学水功,他便会想到了萧寡妇,因为他觉得他应该尽量避免和陶萄凤接触,虽然她的水功系出名师,也不应该向她学习。

但是,明天早晨,就要将甘八,账房,萧寡妇三人擒往马老庄主的阴宅活祭,他又不能因自己的利益,而愧对泉下的马老庄主和马腾云。

就因为内心的思潮萦萦,懊恼焦虑,使他忘了看一眼“夺命罗刹”给他的黄绢小袋内,究竟是什么东西,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马龙骧突被一个女子焦急的问话声惊醒!

他睁眼一看,天已大亮,凝神一听,正是萧寡妇的焦急忿怒的问话声:“我叫你们给少爷的信,你们为什么还没给?”

接着是娟娟的技巧回答说:“少爷还没醒嘛!”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恐怕娟娟和翠翠坏了他的大事,赶紧大声说:“萧二嫂,什么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身世端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