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三章 智上法师

作者:忆文

柳大娘也曾听天王庄中的人,有人这么说过,这时见马龙骧宣了重誓,不由迷惑的问:“那么您现在拉着萧管家的手,这么一大早,要去哪里?”

马龙骧立即焦急的说:“萧二嫂是带我去追甘八呀!”

陶萄凤和柳大娘听得同时一惊,不由齐声问:“甘八呢?”

马龙骧焦急的说:“他方才已畏罪逃走了!”

柳大娘一听,立即望着陶萄凤,以埋怨的口吻说:“怎么样?我说是甘八吧!”

马龙骧一听,不由急声问:“你们在什么地方看见他?”

陶萄凤解释说:“我们在经过十字街口时,柳大娘突然对我说:‘快看,那是不是天王庄的甘八?’但是,我转头看时,他已不见了!”

柳大娘深怕陶萄凤过份自责,因而接口说:“不过我也没有看真切,因为那时天刚亮,城门可能还没开,因而也不敢肯定是他!”

马龙骧不由关切的问:“他去了什么方向?”

陶萄凤和柳大娘同时说:“南街!”

马龙骧一听“南街”,断定甘八是去高升栈找二柱子去了,因而急声说:“不好,我们快去高升栈,他一定去找二柱子去了!”

陶萄凤一听,不由焦急的说:“可是,我们只有两匹马呀?只好叫萧管家回去了……”

马龙骧一听,立即反对说:“不行,只有萧二嫂知道甘八的行踪去处……”

话未说完,柳大娘已建议说:“这样好了,马少爷和我家小姐骑马先去,我和萧管家随后就到。”

马龙骧一想,要捉的是罪魁祸首甘八,至于萧寡妇,也只有看她自己的造化了,是以,微一颔首说:“好吧,希望你们两位也尽快赶来。”说罢,松了萧寡妇的手腕,迳在柳大娘手中将青马接过来,转首再看,陶萄凤已坐在马上了。

于是,微一催缰,即和陶萄凤纵马向潼关驰去,纵马飞驰间,马龙骧仍有些不放心的不时回头看一眼,他确没想到,萧寡妇竟乖乖的跟着柳大娘来了。

一旁快马飞驰的陶萄凤,见马龙骧不时回头看一眼萧寡妇,心中又气又嫉,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的说:“哼,你心里总是忘不了她啊?”

马龙骧一听,心里明白,只得无可奈何的解释说:“萧寡妇她也是今天准备解到阴宅活祭的一人呀!”

陶萄凤芳心一惊,不由惊异的问:“活祭?你是说活祭马世伯?”

马龙骧只得黯然说:“是的,可是甘八和刁账房却绝早畏罪逃走了!”

陶萄凤立即惊异的说:“这么说,马世伯真的是他们几人勾结歹徒害死的了?”

马龙骧故作愁眉苦脸的说:“确实的证据还没找到,不过已暗中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他们与大散关的三清观,南五台山的上恩寺确有勾结……”

话未说完,陶萄凤已迷惑不解的问:“既然这样,昨晚一到家就该将甘八他们先拿下关禁起来。”

马龙骧真有些懊恼的说:“谁想到他们绝早就跑了呢?”

陶萄凤有些责备的问:“这活祭的消息是谁走漏的?”

马龙骧只得懊恼的说:“是我娘回来了,把他们给吓跑了……”

话未说完,陶萄凤已震惊的问:“大娘现在哪里?”

马龙骧心中一动,觉得这正是探听一些有关夺命罗刹与马老庄主之间秘密的好机会,因而摇摇头说:“我也是听萧二嫂说的,我还没见到她老人家。”

陶萄凤立即正色关切的说:“云哥哥,这一次大娘回来,你一定要将‘阴柔指’和‘透心针’的秘笈要过来呀!她老人家曾答应你长大了就交给你的呀……”

马龙骧一听,故意苦笑一笑,黯然说:“那时候我还不到十岁,连见面的情形都记不大清楚了。”

陶萄凤也黯然说:“那时候我比你更小!”

马龙骧本来想在陶萄凤口里探听一些有关夺命罗刹过去的事情,没有想到陶萄凤竟说那时候她更小。

当然十多年前的事,她是什么也不知道,可是,最近这些年来对于夺命罗刹的事,她当然知道的也不少。

但是,难在马龙骧不能再深一步的继续问下去,因为,一句话问错了,就会立刻露出马脚来的,这件事,只有以后再见机行事了,这时距离潼关已经不远,行人也愈来愈多了。

进入东关大街,正是早市时刻,人来车往,十分热闹。

马龙骧一进东关大街,便拨马进入南街一道狭巷。

马龙骧知道陶萄凤自小生长在潼关,是以也故意落后她半个马头,这时举目一看,巷道刚刚容下一匹马前进,而且十分弯曲。

转了两个小弯,突然到了山坡地,陶萄凤猛一抖丝缰,当先向坡上登去。

马龙骧紧跟马后登上坡地一看,一道小径,直通正南,而数十丈外,即是高升客栈悬在门侧的招牌,打量间,前面的陶萄凤,早已纵马驰向店前。

马龙骧一见,心中又喜又急,喜的是这么快就到了高升栈,急的是不知甘八老贼是否还在店中,心念之间,已和陶萄凤来至店前。

陶萄凤飞身下马,一面将缰绳挂在鞍头上,一面低声说:“云哥哥,你堵住门口,由我进去捉他!”说话之间,伸臂就去推店门。

马龙骧一看,飞身下马,这时才发觉陶萄凤是个性情爽快,做事积极的少女。

陶萄凤伸臂推了一下店门,竟然没有推开,再用力一推,里面竟传出“瘦皮猴”刘二柱子的愉快声音:“来了来了,请等一等!”

马龙骧一听是二柱子的声音,自然放心不少,他在焦急的心事中,也有一件事是担心甘八会向二柱子下毒手的。

心念间,在一阵“吱吱喳喳”的响声中,店门启开了,开门的果然是刘二柱子。

瘦皮猴一见陶萄凤和马龙骧,立即兴奋的躬身招呼说:“少庄主早,陶姑娘早!”

马龙骧亲切的一颔首,尚未发话,陶萄凤已威严的问:“二柱子,甘八呢?”说话之间,闪身走进店内。

瘦皮猴被问得一楞,接着又恍然大悟的说:“您问的是甘八爷呀……”

话末说完,陶萄凤已叱声说:“少废话,他现在哪儿?”

瘦皮猴似乎看出苗头不对,不由慌急的说:“他又走啦!”

陶萄凤一听,不由剔眉怒声说:“你怎么让他走了呢?”说话之间,举起纤手就向二柱子的面颊掴去。

就在她举手尚未下落的同时,人影一闪,马龙骧已将陶萄凤的玉臂拉住,同时,沉声说:“他怎能拦得住甘八不让他走呢?”

说话之间,二柱子早已跑到数步以外,马龙骧也将陶萄凤的玉臂松开了。

陶萄凤娇靥一红,却含着羞笑嗔声说:“我就知道你会护着他!”

马龙骧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正待说什么,王老头已由账房内闻声奔出来。

王老头一见马龙骧和陶萄凤,立即笑着说:“原来是陶姑娘和马少爷……”

话末说完,一旁愁眉苦脸的瘦皮猴,已委屈的说:“陶姑娘听说甘八爷走了,就打我!”

王老头听得一楞,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情。

马龙骧不愿外间知道太多有关马老庄主的事情,是以,急忙含笑解释说:“没有别的事情,凤妹妹见了二柱子就要逗逗他!”

王老头一听,立即恍然大悟的笑了,同时,向着马龙骧一拱手,笑着说:“马少爷,您给我的那颗仙丹还真灵……”

马龙骧无心和王老头扯别的,是以,哈哈一笑说:“小意思,小意思……”

说着急忙一整脸色说:“甘总管和刁账房方才来过,是不是?”

王老头一听,立即颔首说:“甘八爷来过了,刁先生没有看到!”

马龙酿立即关切的问:“甘总管来说什么了没有?”

王老头摇摇头说:“甘八爷没有说什么,他先付了少爷您的店钱,接着就向二柱子要少爷您脱下来的旧衫……”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望着二柱子,急声问:“二柱子,你给他了没有?”

瘦皮猴愁眉苦脸的说:“我刚刚在院子里洗那件黄衫,他问了几句话后就走了。”

马龙骧再度关切的问:“他问了些什么?”

瘦皮猴摇摇头说:“没有再问什么,他仅将黄衫由水盆里捞起来,看了一眼后下摆的血渍,他便走了……”

马龙骧一听,才知道他的黄衫前后摆上果然有血渍,想必是扶坐马腾云时不慎染上的。

心念未毕,一旁的陶萄凤已不解的问:“云哥哥,你为什么要穿黄衫?”

马龙骧故意正色说:“我若是不改穿黄衫离开古佛寺,前天晚上死在落雁峰下的,恐怕不是那位黑衫少年,而是我了!”

说罢,突然又望着王老头,关切的问:“王掌柜,我家甘总管走了多久了?”

王老头转首看了一眼东天高高升起的朝阳,说:“已经半个时辰了!”

陶萄凤立即关切的问:“你看他是不是去了正南?”

王掌柜迷惑的摇摇头说:“没有,我看他下了坡阶,沿街向北走去了!”

陶萄凤一听,娇哼一声忿忿的说:“这个老狐狸是出了名的鬼灵精,你以为他向西,他偏是向东,走,云哥哥,我们向南追!”话声甫落,柳大娘已由店门外,气急败坏的奔过来。

马龙骧一见柳大娘的慌张神色,再加上没看到萧寡妇跟来,心中一惊,顿感不妙,首先脱口急声问:“萧二嫂呢?”

也就在马龙骧问话的同时,柳大娘已慌张的急声说:“不好了,马少爷,萧管家不见了呀!”

陶萄凤一听,急迎数步,关切的问:“她是什么时候跑的?”

柳大娘额角已经渗出了汗水,气喘吁吁的说:“进入东关大街,行人很多,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待我转进上坡地的巷口时,回头一看……”

陶萄凤立即不高兴的接口说:“她就不见了是不是?”

柳大娘又气又懊恼的说:“是呀,谁知道她会跑呢?”

马龙骧觉得萧寡妇是由他带出来的,必须仍由他带回去活祭,是以,急声说:“萧寡妇一定是前去大散关找甘八和刁账房两人去了,凤妹,你乘马沿着官道追,我由城外徒步越野找。”找字出口,腾身上房,身形一闪,顿时不见。

陶萄凤一见马龙骧走了,也急忙向王老头道声“打扰”,即和柳大娘,也匆匆走出店来。

两匹快马,俱在山坡上自由自在的啃着青草。

陶萄凤一面急步向座马跟前走去,一面埋怨说:“大娘,你一向作事机警,怎的这一次也糊涂起来了呢?”

柳大娘一面拉住青马一面下安的说:“任怎么我也没想到她会跑呀!路上她还和我有说有笑呢!”

陶萄凤一面解鞍头上的缰一面嗔声说:“你没看到她一直被云哥哥扣着手腕吗?”

柳大娘懊恼的说:“我还以为萧寡妇的轻功不济,马少爷带着她走哩!”

陶萄凤娇哼一声,索性说:“告诉你,萧寡妇和甘八刁账房,三个人都是今天准备拉到马老庄主的阴宅前活祭的呀!”柳大娘一听“活祭”,脱口一声轻啊,顿时呆了!

陶萄凤飞身上马,同时,急声说:“你快回去将我大哥的‘乌骓’备来,我们在平治镇等你来。”

来字出口,靴催马腹,红鬃马一声痛嘶,沿着坡上的狭道,直向正南如飞驰去。

陶萄凤自小在潼关长大,潼关的地形因而也最熟,是以,她沿着坡上狭道一面疾驰,一面注意坡下街心中的行人。

虽然,她明明知道萧寡妇不可能在街上,但是,她却希望萧寡妇能出现在人群中。

出了南关大街,即是宽大官道,虽然地势时高时低,起伏不平,但路面却平坦光滑铁蹄击在路面上,急骤而清脆。

官道上行人不多,陶萄凤坐在飞奔的红鬃马上,一目了然,行人中有没有萧寡妇,即在数十丈外,也可以辨认出来。

陶萄凤不但要找萧寡妇,她还要找越野寻找的马龙骧,而这时的马龙骧,却正飞驰在一片山地树林内。

因为当他驰出潼关的一刹那,他曾发现树林的前缘有人影一闪而没,似乎进入了林内。

马龙骧知道,甘八狡黠多智,萧寡妇也和他狼狈为姦,萧寡妇的今晨前去报信极有可能是受了甘八的命令。

方才林前的那三道人影,由于他面向朝阴,而对方三人又位处阴影,他马龙骧的行动,自然被对方看了个清楚。

马龙骧有监于此,断定那三个一闪而没入林内的人影必定是甘八,刁账房和萧寡妇三人无疑了,是以,他飞身追入林内,以极快极轻灵的身法,在树隙间左扑右闪,细心搜索,他根据甘八等人的功力,绝不会跑的太远。

正在细心搜索间,蓦然传来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智上法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