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四章 师门渊源

作者:忆文

心念电转,飞身暴退,就在双足落地的同时,“哆”的一声跪在地上,同时,惶恐的恭声说道:“骧儿不知您是大师伯,因为您从没去过莲花峰,家师也从没对骧儿谈起过……”

大头鬼见愁并没有追击,立在那里气虎虎的怒声说:“我问你,自你有记忆以来,又有谁到过你师父那里?”

马龙骧一听,顿时无话可说了,因为,自他有记忆以来,都是师父下山访友,就从没有任何武林人物前去登峰拜访过。

大头鬼见愁见马龙骧无话可说,因而继续说:“你不认识我这个倚老卖老的师伯,我也不认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师侄……”

马龙骧一听,立即焦急的分辩说:“师伯,骧儿冒犯了您老人家,骧儿愿意领罪,但是,骧儿不承认其他地方有什么过错!”

“大头鬼见愁”一听,立即怒声说:“什么?你还敢在我面前强辩?我问你,你栘情别恋,拥抱别人家的干闺女,将你玉容师妹……”

话末说完,一旁的长发水里侯已忿声嚷着说:“嗨?我说你这老小子,你说话可得有点分寸,什么移情别恋,拥抱别人家的干闺女?我还说你的师侄占了我干女儿的便宜呢!”

大头鬼见愁立即“呸”了一声,讥声说:“你真不害臊,是你的干女儿抢走了我干女儿的心上人,你还有脸说……”

话末说完,智上法师,已明声喧了个佛号,说:“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是怎样答应老衲的?务请两位为他们小儿女们的幸福着想,不要再意气用事,伤了你们老朋友的和气!”

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一听,彼此瞪了瞪眼,果然没有再说什么。

马龙骧一见,乘机迷惑的恭声说:“师伯,您方才说的那位玉容师妹是哪一位?骧儿怎的一些也不知呢?”

大头鬼见愁见问,立即没好气的大声说:“你说是哪一位?就是每天给你送水送饭的郑玉容嘛!”

马龙骧一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位用素笺送消息给他的黄衣少女,因而,不自觉的自语说:“原来是她呀……”

大头鬼见愁立即沉声接口说:“是呀!不是她难道还是那老小子的干闺女?”

说着,举手指了指长发水里侯。

长发水里侯一见,也一指大头鬼见愁怒声说:“老小子,我长发站在这儿是招你啦还是惹你啦?你们谈你们的干闺女,干么拉上我的干女儿?”

马龙骧深怕两位怪杰再吵起来,是以,赶紧解释说:“师伯,那位玉容师妹,长得多么高,生得什么样,说话是什么声音,骧儿到现在还都不知道啊?”

智上法师和两怪杰一听,不由齐声惊异的问:“你说什么?”

马龙骧再度解释说:“晚辈是说,我从来还没见过那位玉容师妹,甚至都没听到过她说话的声音!”

智上法师一听,似乎大感意外的楞了。

长发水里侯则兴奋的说:“瞧哇,这一下你大头还有什么话说?我的干闺女陶萄凤,仍是他们马家的正室少奶奶……”

话未说完,大头鬼见愁已指着马龙骧,既迷惑又忿怒的说:“你胡说,昨天晚上她不是还将你师父被困的消息,告诉给你了吗?”

马龙骧立即焦急的正色解释说:“她仅在林内掷给骧儿一个纸团,待我追进林内,她早已走远了!”

说着,即在怀中将那张纸条取出来,双手举着给大头鬼见愁看。

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一见,几乎是同时向马龙骧身前扑去。

但是,由于大头鬼见愁的距离较近,终于被大头鬼见愁先抢到手。

大头鬼见愁一看纸条上的字迹和词句,不由又气又迷惑的说:“这丫头在搞什么鬼?”

说着,将手中的纸条一摆,自语似的沉声埋怨说:“自己使性子,还在我跟前哭哭啼啼!”

智上法师一听,立即宣了声佛号说:“阿弥陀佛,不知者不罪怪,现在事情既

然说清楚了,大头施主就该让马少侠起来了……”话未说完,林外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烈马长嘶!

马龙骧本能的心中一惊,不自觉的脱口说:“啊!可能是陶姑娘找来了?”

长发水里侯一听,不由关切的急声问:“你小子说的,可是我那干女儿?”

马龙骧一听,立即点了点头,恭声应了个是。

长发水里侯一听,立即飞身向林外纵去。

智上法师也焦急的说:“大头施主,快让马少侠起来吧,为了小儿女们的幸福,我们做尊长的不得不将计就计了……”

说话之间,见大头鬼见愁仍在考虑什么,再度提醒说:“大头施主,你虽然不愿意这么作,但你总要想想你的义妹莲花洞主这二十年来,苦苦教导……”

话未说完,大头鬼见愁已赶紧向他挥了一个“阻止”手势,同时,望着跪在地上的马龙骧,命令似的说:“从今以后,不论在任何场所,见了智上法师,都要称呼师父……”

马龙骧一听,神色大变,不由焦急的说:“师伯,这怎么可以……”

大头鬼见愁一听,立即沉声说:“我大头这样做是经过我那干妹子同意的,你不必多说,快起来,稍时姓陶的丫头来了,你就按照我的话去作……”

话未说完,智上法师已目中噙着泪说:“马少侠,老衲自知不配被少侠尊称为师父,但是……”

马龙骧一听,赶紧解释说:“法师乃有道高僧,仁慈的长者,晚辈能拜在你的门下为徒,实是一件幸事,只是,晚辈已有授业恩师……”

话未说完,大头鬼见愁已沉声说:“你小子也真会噜嗦,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智上法师赶紧宣了声佛号说:“大头施主,你难道又要铸成不可收拾的结局吗?”话声甫落,林隙间,人影一闪,长发水里侯已飞身纵了回来。

大头鬼见愁一见,似乎忘了方才两人的芥蒂,立即关切而带焦急的问:“是凤丫头吗?”

长发水里侯一面刹住身势,一面焦急的颔首说:“是她,不过她只是在林外来回的飞驰着,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看样子,她好像不知道这小子在林里似的。”

大头鬼见愁一听,立即望着马龙骧,催促说:“小子,你快起来吧,先将你那天晚上的经过,尽快告诉我三位老人家。”

马龙骧起身应是,并将前晚功行圆满,震开洞府发现恩师留笺,已去魔窟的事说了一逼。

说至此处,他不自觉的关切问:“师伯……”

话一转题,大头鬼见愁已“哦”了一声,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说:“今后你就称呼我‘大头’师伯好了。”

说着,又指着长发水里侯继续说:“称呼这老小子,就根据他的头发,称呼他一声‘长发’师伯好了……”

长发水里侯一听,立即纠正说:“不行啊,马腾云那小子见了我,都称呼我侯前辈,如果他小子改了称呼,凤丫头一定会问起改称呼的原因。”

大头鬼见愁一听,立即不高兴的说:“你老小子不会对你那宝贝干女儿说清楚,你说你不喜欢人家称呼你侯前辈吗?……”

马龙骧觉得还是称呼姓比较恭敬些,因而恭声说:“骧儿以为还是称呼侯前辈好……”

话未说完,大头鬼见愁已瞪眼斥声说:“你懂得个屁,他老小子以前叫‘长发水里侯’是猴子的猴,后来因为他老小子老啦,大家为了尊敬他,才把他改为帝王公侯的侯,你小子以为他真姓侯?”

马龙骧被斥得俊面一红,顿时无言答对,但他立即改变话题问:“大头师伯,骧儿的身世……怎……?”

话刚开口,大头鬼见愁已抢先说:“这件事你师父最清楚,到时候她自会告诉你。”

马龙骧依然关切的问:“家师说她去魔窟了结昔年断剑的事,可是骧儿……”

长发水里侯却在一旁摇着手说:“老一辈的恩怨情仇,你现在还不清楚,最好也别问,你先把天王庄的事搞结束了,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自然会告诉你!”

马龙骧本待再问一问魔窟的事,但看了这情形,知道就是问,他们也未必肯说,只得继续将前夜发生的事,扼要的说了一逼,唯独删掉了遇见夺命罗刹及黄绢小袋的事未提。

最后,他郑重的说:“俗语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所以我对他们声称,我已将马腾云,改为马龙骧了,这样,久而久之,他们自然就指名向我挑战了……”

长发水里侯哈哈一笑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须知青龙岗还有一个偌大的天王庄呢……”

话末说完,智上法师突然念了声“阿弥陀佛”。

长发水里侯一见老和尚念佛,立即住口不说了。

马龙骧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总觉得今天在这里遇见这一僧二怪杰,有些透着蹊跷,只是他不敢说出来罢了。

智上法师继续说:“马少侠义胆侠骨,老衲着实钦佩,现在甘总管和刁账房以及萧寡妇三人,既已逃往大散关的三清关,马少侠是否仍要追去呢?”

马龙骧一听,立即剔眉正色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岂可因中途遇难而退,落个食言背信,终生愧对马少庄主于泉下的负义之人!”

长发水里侯听得连声赞“好”,智上法师则激动的合什宣了声“阿弥陀佛”。

大头鬼见愁则在一旁,凝重的说:“可是你现在必须先去见一见你玉容师妹!”

马龙骧也急需要见一见郑玉容,以便对她每天送水送饭,以及转达恩师被困消息的情意,深致谢意。

是以,末待大头鬼见愁话完,立即关切的问:“容师妹现在那里?”

“大头鬼见愁”立即冷冷的说:“你说他在哪里?当然是在莲花峰上等你!”

马龙骧一听,立即急切的说:“那骧儿现在就去!”

说罢,又向智上法师和长发水里侯深深一揖,恭声说:“晚辈急事在身,就此先拜辞了……”

话未说完,长发水里侯已嚷着说:“嗨,嗨?我说你这小子怎的说走就走?我那干女儿怎么办?”说着指了指林外。

马龙骧一听,感到十分为难,因为他绝不能带着陶萄凤去见郑玉容。

一旁的大头鬼见愁,却忿怒的在低声说:“我说老小子,你难道要马龙骧带着你那宝贝干女儿去?”

长发水里侯愈加拉开嗓门嚷着说:“有什么不可以?我那干女儿那一点比不上你的干闺女?”

智上法师一见,再度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佛号方自甫落,西南树隙间,已传来急骤的马奔声。

马龙骧心中一惊,知道是陶萄凤听了长发水里侯的叫嚷声找来了。

于是,凝目一看,果然是一身鲜红劲衣,背插鸳鸯双剑,坐骑红鬃马的陶萄凤,一面游目察看着林内,一面催马向这边驰来。

长发水里侯见陶萄凤果然被他大声引来,不由哈哈一笑说:“傻丫头,我老人家在这里呢!”

只见陶萄凤的杏目一亮,立即惊喜的欢声说:“啊!干爹,您怎的在这里呀?……啊?还有大头师伯!”

说话之间,纵马如飞,竟像一阵风似的向这边冲来。

马龙骧这时才知道,陶萄凤早已和大头师伯很熟稔了。

一旁的长发水里侯则焦急关切的警告说:“傻丫头慢一点,当心树枝划破了你的脸!”

说罢,又故意望着马龙骧三人,哈哈一笑,悄声说:“你们看,这样活泼快乐的丫头,你们忍心让她知道马腾云已死的消息吗?”

智上法师听了立即黯然点了点头。

马龙骧也听得十分感动,他知道长发水里侯说这两句话的时候,下知有多少辛酸含在话里头。

同时,他也了解了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两人,他们虽然行事怪里怪气,但他们的心地却都是善良的,慈祥的,尤其是对他们所喜欢的晚辈和年轻人。

是以,一俟陶萄凤来至近前,他立即主动的欢声说:“凤妹妹,我师父也在这里呢?”

说着,肃手指了指智上法师。

陶萄凤对智上法师极为尊敬,方才是智上法师有意平定自己内心的悲痛情绪,故意不让陶萄凤看到他脸上的痛苦神情。

这时,见马龙骧公然称呼他师父,心中的悲痛愈重,情绪也愈加激动,所幸他是有道高僧,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陶萄凤一到近前,飞身下马,先向智上法师行礼,笑着说:“智上前辈,您佛驾光临潼关,怎的不到舍下去呢?”

智上法师已是一脸祥和之色,合什宣了声佛号,说:“老衲此番下山,一方面是前去天王庄为马老庄主诵经,一方面也是想知道小徒前夜遇险的真相!”

陶萄凤一听,立即兴奋的说:“云哥哥前天晚上,一人力毙三个时下武林高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师门渊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