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九章 少女痴情

作者:忆文

大喝声中,挥剑相迎,骊山老人虽然年逾八旬,但动起手来,依然是威风凛凛,不显老态,将一柄重达六十斤的金手拐,挥舞的虎虎生风。

马龙骧心急赶路,自然不耐久缠,但是,他又不愿伤了骊山老人。

有监于此,只得一声轻啸,剑法倏变,丝丝剑啸中,方圆两丈之内,尽是汹涌寒光,翻滚的匹练立时将骊山老人困在中间。

骊山老人功力深厚,也非泛泛之辈,是以,也大喝一声:“好小子,有本事你就尽量抖出来!”说话之间,将一柄金手拐,更是挥舞得风雨不透。

马龙骧一见,又急又怒,只得改变左掌右剑,大暍一声:“老英雄小心了!”

了字出口,刷刷刷,一连攻出威势无匹的三剑,同时,呼呼呼,左掌一连跟着劈出三掌!

只见剑化灵蛇,蹈隙游走,掌如巨涛,骇浪惊风,一阵寒光掌影,将一个傲视一生的骊山老人,立时逼退了三大步。

马龙骧见时机已至,大喝一声,飞身暴退,同时,大声说:“请恕在下失礼了!”

了字出口,顺手丢剑,身形不停,侧身拱手,殿开轻功,直向官道上,电掣驰去,骊山老人拿桩站稳,顿时楞了。

严霜梅则捡起自己的宝剑,同时娇声戚呼:“腾云哥,腾云哥!”

戚呼声中,展开轻功,也向马龙骧追去!

骊山老人虎目一亮,突然一声大喝:“梅儿回来,他不是马腾云那小子!”

严霜梅哪里肯听,反而加速身法向前追去,骊山老人一见,只得一跺脚,气纳丹田,望着急急驰去的马龙骧,忿恨而又关切的大声说:“姓马的小子,你要善待我的梅儿,否则,老夫拚了老命不要,也要找令堂潇湘仙子算帐!”

骊山老人功力深厚,马龙骧虽然已驰出数十丈外,依然字字听得清楚。

这时听骊山老人高呼恩师昔年的雅号,而竟说是他马龙骧的母亲,不自觉的骂了声“老糊涂”。

因为他已根据夺命罗刹的留笺,知道恩师莲花洞主乃是师妹郑玉容的生身母亲。

而这件事,又是和大头鬼见愁以及长发水里侯相识多年的有道高僧智上法师告诉给夺命罗刹的。

因而他对骊山老人将他恩师视为是他母亲的事,认为他自幼小就在恩师身边,以致令不知详情的人而发生的误会。

心念间,蓦闻身后传来一声凄凉娇呼:“马少侠,请止步!”

马龙骧心中一惊,急忙回头,只见严霜梅,手提宝剑,正急急追来。

看了这情形,他心中不禁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停下来?

心念未完,严霜梅已哭声说:“马少侠,我不会纠缠你,我只问你一句话!”

马龙骧一听,知道严霜梅问的一定是马腾云的事,如果照实说了,严霜梅一定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

心念间,只见严霜梅怨忿的哭声说:“你如再不停止,我就举剑自刎给你看!”说着,并挥了挥手中的宝剑。

马龙骧看得心中一惊,只得停在官道上,就在他停身的不久,严霜梅已驰至近前。

严霜梅满面泪痕,娇靥苍白,张着樱口,不停的喘息,足见她是不惜损耗真元,竭尽全力追来的。

马龙骧见她如此可怜,顿生同情之心,只得微一拱手,和声问:“姑娘有话请问,在下尚有急事在身。”

严霜梅又深深的吁了口气,强抑内心的悲忿,嗔目望着马龙骧,冷冷的问:“你的确不是马腾云?”

马龙骧毫下迟疑的摇摇头,说:“不是,我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

严霜梅咬了咬玉牙,继续问:“这么说,你一定认识马腾云了?”

到了这时候,马龙骧只得再度摇摇头说:“在下不认识马腾云,据说,他的相貌和在下有些相似!”

严霜梅蹙了蹙黛眉,有些恨意的一指“风雷疾电剑”,忿忿的问:“那么这柄剑呢?这是天王庄马家的传家之宝啊……”

马龙骧末待严霜梅说完,立即以恍然的口吻,淡淡的说:“噢,这是一位头罩黑巾,身穿黑衣的妇人交给在下的……”

话未说完,严霜梅已震惊的说:“那就是昔年横行天下的夺命罗刹呀!”

说此一顿,突然又关切的问:“她为什么要把这柄宝剑交给你呢?”

马龙骧摇摇头,歉然一笑说:“为什么这是一个秘密,因为在下已宣过誓,答应那位前辈绝不告诉任何人,所以,务必请你原谅,不过,这柄宝剑,早晚还是他们马家的。”

严霜梅的激动情绪已渐平静下来,理智也渐恢复,这时她也认定马龙骧可能不是马腾云了。

但是,她纤指一指马龙骧的眉心,却不解的问:“你眉心的这颗朱砂痣,又该怎么说?”

马龙骧哑然一笑说:“这也是那位前辈用金簪给在下点的……”

话末说完,严霜梅已焦急的说:“马少侠,这中间可能有什么阴谋,你要多加小心呀?”

马龙骧傲然一笑说:“在下与那位前辈,素无嫌怨,我想她何必要谋害我?”

严霜梅神色有些为难,却又有些不便出口,因而,她略一迟疑,说:“你可曾觉得那位夺命罗刹前辈,她这样做有些令人可疑吗?”

当然,马龙骧这样说法,任何人都会明白夺命罗刹这样做的目的,在使马龙骧作马腾云的替身。

是以,马龙骧也就顺理成章的说:“她当然是要在下替那位马腾云……”

话刚开口,严霜梅突然问:“那么,那位马腾云现在哪里呢?”

马龙骧听得悚然一惊,在这一刹那,他突然发觉严霜梅不但心地善良,还是一个十分机警的女孩子。

他早已看出严霜梅对马腾云的感情,所以他才这样谨慎行事,免得伤了这位善良少女的心。

这时见严霜梅突然插言问起马腾云,显然是她仍在急切的想知道马腾云的消息和近况。

因而,他心中一动,觉得应该先暗示一下严霜梅,使她在心里上先有一个接受噩耗的准备,是以,突然肃容迟疑的说:“听说他因练一种指法而走火入魔……”

严霜梅一听,花容立变,不由脱口戚声说:“她明明知道腾云哥不会‘天罡神功’,她偏将那‘阴柔指’传授给他。”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关切的问:“怎么?不会‘天罡神功’,便不能学‘阴柔指法’呀?”

严霜梅凤目中的眼泪,这时已再度滚下来,她流着泪回答说:“当然可以,不过,功力下够定力不强,加之学成心切,便很容易导至走火入魔……”

马龙骧心中一听,他不知道严霜梅对这件事何以这么清楚,可是他又苦于开口问询。

心念间,已听严霜梅流着泪问:“你可知道马腾云现在何处?”

马龙骧只得摇摇头说:“这要问那位夺命罗刹前辈了!”

严霜梅一听,立即坚定的说:“好,我这就去找她,腾云哥一定在她那里。”

说些一顿,又望着马龙骧,既感激又关切的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注意才好!”把话说完,转身向东驰去。

马龙骧见严霜梅终于被他应付走了,这才轻轻吁了一口气,展开轻功,沿着官道,继续向正西驰去。

想到今夜的这件意外遭遇,他既懊恼又感慨的摇了摇头,尤其“骊山老人”严正宁,竟将他的恩师视为他的母亲的事,更令他啼笑皆非。

想到严霜梅,他觉得实在痴情的可怜,他虽然在祖父骊山老人的压力下,许配给了沈清水,但她对马腾云,却仍是一片痴心。

根据严霜梅的谈话,她可能在马腾云的口中得知了不少有关天王庄马家的事。

心念及此,马龙骧又觉得方才没有及时在严霜梅口中,探听一些有关马家的往事,因而有些后悔。

继而一想,又觉得无那份必要,后天大散关事完,活捉甘八,交回“风雷疾电剑”,也就实践了对马腾云的诺言,与马家再没有什么牵连了。

但是,唯一令他不安的是夺命罗刹交给他的茧纸书,这本秘笈,虽然是师门之物,但却是夺命罗刹保有。

好在夺命罗刹已经决心归隐,永不再履江湖,这本师门秘笈,即使不交还给那夺命罗刹,也不会再生事端。

但是,当他想到严霜梅前去夺命罗刹处找马腾云时,心中一惊,暗呼不好,倏然刹住飞驰身势。

急忙回头一看,但见正东一片昏暗,山影隐绰起伏,月光蒙蒙中,哪里还有严霜梅的踪影?

马龙骧楞楞的茫然望着东方,心中又焦急又懊恼,不自觉的说:“到哪里去找她呢?”

方才他只是希望尽快将严霜梅支开,以免延误了他赶路的时间,如今,要想找到她,却又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找了。

本来,夺命罗刹安心离开,静养晚年,永下再履中原,因为她最放心不下的儿子,不但学成了“天罡神功”,还即将学成“阴柔指”。

如果,严霜梅找到夺命罗刹,将今夜谈及马腾云走火入魔的事告诉她,岂不令夺命罗刹为明了真相而重返中原?

心念至此,格外焦急,这是他说话之初所未料及的问题。

如今,严霜梅已经找夺命罗刹去了,即使想追也不知该到什么方向去追,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夺命罗刹的隐修地方。

再说,大头鬼见愁,长发水里侯两位师伯以及陶萄凤和柳大娘等人,都约好后天在大散关会面。

假设,他冒然前去追严霜梅,不但影响了进入三清观要回甘八,结束马腾云临终的诺言,而且,也令大头鬼见愁等人不明真象,心中不安。

有监于此,他只得先去找大头鬼见愁等人,至于严霜梅的事,只有寄望她找不到夺命罗刹隐修的地方了。心念已定,展开轻功,继续向西驰去。

随着远近景物的清晰可见,两个时辰奔驰下来,天色已经黎明。

马龙骧先在一座树林内的大石上,盘坐调息,略微假寐片刻,在朝阳初起的时刻,他大步走进一座大镇。

镇上两街,商店林立,行人熙攘,正是早市鼎盛时候。

为了弥补昨夜耽误的路程,马龙骧决定随意找一食堂,饱食一顿,继续上道。

就在这时,身后镇口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马奔声,接着是街人的吆暍让道声。

马龙骧心中有事,看都懒得看一眼乘马入镇的来人是谁,但他却听得出来,马匹似乎不止一两匹。

他见前面一家食堂内,客人不多,座位整洁,迳向那家食堂门前走去。

就在他走至食堂门前尚未走进的一刹那,那阵马奔声已到了近前。

紧接着是一声少女兴奋的清脆娇呼:“云哥哥!”

马龙骧一听“云哥哥”,简直有如春雷当头,他不自觉的浑身一震,暗呼糟糕,回头一看,他才吁了口长气,摇了摇头。

原来兴奋招呼他的,竟是一身红衣,容光照人的陶萄凤。

柳大娘含笑骑着他的青马,鞍后街拴着一匹空鞍乌驹。

就在马龙骧摇头之际,兴奋的陶萄凤,又愉快的问:“云哥哥,你怎的才来到此地?”

马龙骧不便说什么,只得含糊的说:“我也正准备吃些东西上路!”

陶萄凤立即兴奋的说:“我们也正准备入店……”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自觉的说:“怎么?你们也一夜末睡?”

柳大娘见街人都向这边围来,立即提议说:“有话到店里谈吧!”

一句话提醒了陶萄凤,游目看了一眼满街的人众,立即一指乌驹,说:“云哥哥,这是你的黑马,上来吧!”

马龙骧见围过来的人愈来愈多,只得走至黑马前,认镫上马,由柳大娘手中接过马缰,催马向前走去。

陶萄凤在这儿碰上了马龙骧,心坎里那份高兴,绝非笔墨所能形容,这时一拨丝缰,立即和马龙骧并肩前进。

三个人在街心的一家大客栈门前停下来,在店伙的引导下,选了一座幽静独院。

洗面,弹尘,并要了酒菜。

马龙骧在心里上,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和陶萄凤最先相识时比,已渐渐适应了她的爽朗性子和泼辣脾气。

柳大娘执起酒壶,先为马龙骧和陶萄凤,斟满了酒,最后自己也斟满了一杯。

陶萄凤一俟柳大娘斟满了酒,立即举起酒杯,愉快的说:“来,云哥哥,我们先干一杯!”

马龙骧一听到“云哥哥”头就大了,是以,剑眉一蹙,强自一笑说:“凤妹,我不是对你说了吗,我已经改名叫龙骧了……”

话末说完,陶萄凤已倔强的说:“我不管,我喊不习惯!”

柳大娘赶紧笑着说:“哎呀,我的好小姐,喊云哥哥,喊龙哥哥,不都是一样嘛!”

说话之间,还特地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少女痴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