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章 进退维谷

作者:忆文

柳大娘一俟马龙骧饮完了杯中酒,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着问:“马少爷,听长发前辈说,你又要学水功了?”

马龙骧不知马腾云以前有没有学过水功,不敢随便回答,只含笑点头,“唔”了一声。

柳大娘又风趣的问:“你不怕在水里碰上千年大王八?”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突然想起马腾云给他的皮纸书上记载着青龙岗“龙头潭”中传说有一只千年大海龟的事。

是以,灵机一动,立即笑着说:“那是在龙头潭学水,如果在普通江河里学,我自然就不怕了!”

柳大娘含笑一指陶萄凤,说:“长发和大头两位前辈,一再叮嘱我家小姐,对你务必精心教学,严加督导,将来马少爷你的水功学不精,还要唯我家小姐是问呢?”

马龙骧一听,也趁机风趣的说:“真的?那我可得加倍努力才行!”

陶萄凤对马龙骧的愿意学水功,芳心十分高兴,是以深情的拉着马龙骧的手,关切的问:“龙哥哥,我给你的那件水靠呢?”

马龙骧一听,心中暗吃一惊,心说,糟糕,这该怎么回答呢?

心念电转,“噢”了一声,急忙笑着说:“我把它放在古佛寺了,恐怕,我现在也不能穿了!”

陶萄凤立即深情的说:“那你饭后到街上再买一件,遇到有水的地方,我们就下去……还有选水靠的时候,一定要按着我告诉你的要领去挑!”

马龙骧根本不知什么资料什么性质的水靠最好,但他又不便问,只得连声应了两个是。

饭后,他谢绝了柳大娘的跟随,一个人走出店来,这时中午时刻未到,早市已散,街上并不热闹,马龙骧沿街信步前进,注意门前悬着兵器的商店。

他虽然不知道如何选择水靠,但他可捡价钱最高的买,但是,不巧的很,找递了全街,竟没有一家是出卖兵器的商店,失望之余,马龙骧只得走回店去。

就在他走进店内院门的同时,小厅上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格格”笑声。

接着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说:“凤妹妹,你的水功,可称武林独步,除了长发师叔外,就数你了,有你细心传授他,不出几月,还不是大功告成。”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暗付:这女子是谁,听她口气好像正在谈论我似的?

心念间,已绕过迎壁,举目一看,神情一呆,险些惊的呼出声来!只见和陶萄凤对面相坐的正是昨夜在骊山西麓看到的那个靥罩薄纱,一身素装的美丽少女。

而最令马龙骧震惊的是,陶萄凤竟望着那个美丽素装少女,笑着说:“玉容姐姐,你也太会捧小妹了,要下是大头师伯和干爹硬逼着我教他,我才不管呢!”

就在这时,小厅上的柳大娘已发现了马龙骧,只见她立即愉快的笑着说:“啊,马少庄主回来了!”

马龙骧一听,真是进退维谷,叫苦不迭,他知道,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骗不过去了。

柳大娘一嚷“马少庄主回来了”,陶萄凤和郑玉容神情一喜,同时起身,急步迎出小厅,马龙骧一看,只得硬着头皮向小厅前走去。

陶萄凤见马龙骧进退失措,神情不安,不由笑着说:“看你畏首畏尾的样子,容姐姐你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

马龙骧见郑玉容站在厅阶上,一直娇靥含笑,毫无生气的样子,心中虽然不解,但却自然的笑着说:“容师妹以前都是穿黄衣,这时突然换了素装,加上靥罩薄纱,乍然间认下出你是谁来了!”说话之间,已举步登上厅阶。

一句话提醒了陶萄凤,因而令她望着郑玉容,不解的笑着问:“真的,容姐姐,你为什么改穿白衣了呢?”

郑玉容却自然的一笑,说:“还不是为了一位糊里糊涂的同门师兄……”

陶萄凤急忙不解的问:“你那那位同门师兄怎么啦?”

郑玉容故意不看马龙骧,娇哼一声,讥声说:“他竟糊里糊涂的见了穿黄衣的女孩子,就喊她们‘容师妹’……”

陶萄凤觉得有趣,失声一笑说:“真的呀?你那位同门师兄恐怕是个白痴吧!”

郑玉容一耸香肩,摊一摊玉手,无可奈何的说:“说他白痴也差不多!”

马龙骧见二女一唱一和,只觉得俊面发烧,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

陶萄凤见马龙骧神情尴尬,一直含笑下语,不由笑着问:“你为什么不讲话呀?”

马龙酿强自一笑,只得风趣的说:“你们尽谈那位宝贝师兄了,我根本接下上碴!”

陶萄凤和郑玉容一听,俱都愉快的“格格”笑了!

但是,郑玉容却趁陶萄凤和柳大娘不注意的时候,瞪了一眼马龙骧。

马龙骧没想到郑玉容原就和陶萄凤认识,而且,还和马腾云以兄妹称呼,而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没有将他的身分揭破。

这时,虽见郑玉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也只得装看不见了。

仍立在小厅门内的柳大娘,则笑声催促说:“别尽站着说话,里面坐下来谈吧!”

于是,三人才在愉快的气氛中,走进了小厅。

由于马龙骧年长,因而郑玉容自动的坐在次位上,陶萄凤则坐在靠近郑玉容的一张侧椅上。

郑玉容暗中瞪过马龙骧一眼后,依然靥绽欢笑,自然的望着马龙骧,说:“腾云哥,听凤妹妹说……”

话刚开口,柳大娘已笑着说:“现在马少庄主已经不叫马腾云了!”

郑玉容故意“噢”了一声,惊异的问:“改叫什么了?”

陶萄凤一笑说:“改叫马龙骧了!”

郑玉容故意蹙眉迷惑的问:“为什么改名字?”

陶萄凤立即代马龙骧解释说:“他是因为纪念那个替他身死,而名字叫龙骧的青年人!”

郑玉容一听,恍然的“噢”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的呀,那我以后要喊你龙骧哥了!”

说话之间,又转首望着马龙骧一笑,他俊面微红,不便说什么,只是支支唔唔的笑一笑。

陶萄凤则在旁关切的问:“喂,龙哥哥,我叫你买的水靠呢?”

马龙骧见问,立即为难的一笑说:“整个镇上都没有一家打造兵器的商店!”

陶萄凤一听,立即埋怨说:“你是怎么搞的,我不是对你说过吗?要到衣庄店去买吗?”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暗呼糟糕,他断定陶萄凤以前对马腾云讲过,要到什么地方才能买到水靠。

正感为难,郑玉容却笑着说:“兵器店里也有卖,我的一件就是在兵器店里买的!”

马龙骧一听,心中暗暗感激,觉得还是自己的师妹向着自己。

但是,陶萄凤却惊异的问:“容姐姐,你买水靠干什么?”

郑玉容立即半真半假的笑着说:“当然是向你这位‘水中仙子’学水功呀!”

马龙骧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她的母亲——自己的恩师莲花洞主,现在被困在魔窟中,她的学水功,自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是,陶萄凤却惊异的问:“真的呀?容姐姐!”

郑玉容立即正色说:“当然是真的,不然我干嘛前来找你们?”

陶萄凤一听,立即兴奋的站起来,愉快的笑着说:“龙哥哥,你先将水功初学要诀教给容姐姐,你的水靠我代你到街上买去,你现在的尺码是多少?”

马龙骧一听,大吃一惊,莫说水功初学要诀,就是学水功应注意的基本事项,他也不清楚。

心中一惊,不自觉的站起身,慌张的说:“凤妹妹,还是你来亲传吧,水靠我自己去买!”

陶萄凤个性爽朗,杏目一瞪,坚持说:“你去了也选不出好货来,还是我去吧!”

马龙骧不便再坚持,好在郑玉容是自己恩师的女儿,事情总好商议,是以只得颔首说:“好吧!比我以前的大一号就好了。”

陶萄凤一听,立即望着郑玉容,愉快的说:“容姐姐,你和龙哥哥谈,我去去就来。”说话之间,柳大娘早巳由腰里取出一碇大银子来准备着。

陶萄凤接过银子,怀着愉快的心情,匆匆走出院去。

马龙骧见陶萄凤走了,反而觉得无话可说了,加之柳大娘又在座,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冰雪聪明的郑玉容,明眸一转,计上心来,故意笑着说:“我来的时候,干爹一再的叮嘱我要我尽快的买一匹好马,因为我要跟着凤妹妹学水功,就得你们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你们都有马,我没有马怎么成?方才忘了请凤妹妹代我留意……”

马龙骧一听,自然会意,正色说:“这个镇一定有马市,我们可叫店伙代买一匹。”

说此一顿,立即望着柳大娘,故意自然的说:“柳大娘,请你到院门外喊个店伙来!”柳大娘信以为真,起身应是,迳自走出院去。

马龙骧一看柳大娘转过迎壁,立即压低声音,焦急的说:“师妹,非常抱歉,这些日子,我都不知道是你每天为我准备膳食,愚兄内心,万分感激……”

话未说完,娇靥早已深沉的郑玉容,娇哼一声,也压低声音说:“这有什么好抱歉的?我是奉了干爹的命令才去的,在那以前,要不是潇湘师叔谈起你,我根本还下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呢?”

马龙骧见郑玉容称呼恩师潇湘师叔,而不称呼母亲,感到十分惊异,因而,不禁有些震惊的问:“师妹,你方才称呼恩师什么?”

郑玉容立即正色说:“我称呼潇湘师叔呀?你连潇湘师叔昔年的雅号都不知道呀?告诉你‘莲花洞主’是师叔以后自己改的。”

马龙骧一听,简直是丈二和街摸不着脑袋,他以为郑玉容也许还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世,是以即由怀中将“夺命罗刹”留的素笺取出来,顺手交给郑玉容,同时,神情凝重的说:“师妹,你看看这个!”

郑王容将素笺接过去,同时迷惑的问:“这是什么?”

马龙骧凝重的说:“你一看就知道了。”

郑玉容又迷惑的看了马龙骧一眼,才将素笺打开。

郑玉容匆匆看完了夺命罗刹留给潇湘仙子的素笺,不由抬头望着马龙骧,惊异的问道:“这是谁写的?”

马龙骧想探听一些恩师的往事,不由一指素笺说:“这上面不是写着‘师姐亲笔’吗?”

郑玉容神情一惊,不由急声说:“你是说‘夺命罗刹’刘前辈?”

马龙骧立即凝重的点了点头。

郑玉容心中再度一惊,不由吃惊的问:“她怎的知道潇湘师叔的隐修洞府?”

马龙骧只得一指素笺说:“那上面不是写明了吗,她是听智上法师说的?”

郑玉容立即迷惑的说:“不对呀,智上法师知道我是有父母的人呀,他怎的会说我是‘潇湘’师叔的女儿呢?这其中一定另有原因!”

说此一顿,突然又似有所悟的望着马龙骧,嗔声说:“闹了半天,你‘师妹师妹’的喊的那么亲热,原来是看了这封留信的关系呀!”

马龙骧被说的俊面一红,赶紧否认说:“不是不是,大头师伯与我师父,乃异性兄妹,你是他老人家的干女儿,我当然应该称呼你师妹了,不过……”

郑玉容立即嗔声问:“不过什么?”

马龙骧虎眉一蹙说:“不过,夺命罗刹前辈,为什么说你是我师父的女儿呢?”

郑玉容一听,不禁有些生气的说:“我再告诉你一次,我不是潇湘师叔的女儿……”

马龙骧坚信智上法师不会说谎,而夺命罗刹既是恩师的师姐,当然也知道恩师的底细。

这时见郑玉容坚不承认,也许她真的不知,但是,他却忍不住不解的问:“如果不是,为什么师父前去魔窟要你来照顾我的膳食呢?”

郑玉容见马龙骧谈到这问题,娇靥通红,嗔声说:“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马龙骧听得一楞,不由迷惑的说:“奇怪,我不问你问谁?”

郑玉容不由瞠声说:“你不会问潇湘师叔和我干爹?”

马龙骧虎眉一蹙说:“可是……”

话刚开口,郑玉容已肃容沉声,问:“不要可是可是的了,我问你,凤妹妹的事,将来怎么办?”说到凤妹妹的事时,郑玉容特别压低了声音!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天王庄的事一了,她当然回她的潼关,我当然去我的魔窟。”

郑玉容娇哼一声,说:“这件事恐怕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告诉你,我在回莲花峰的时候,已碰到了干爹和长发师叔……”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你又回莲花峰啦?”

郑玉容娇哼一声说:“我不回去,怎知你把我的卤菜快吃光了?”

马龙骧被说的俊面一红,只得不好意思的说:“我等你几个时辰没见你回去……”

郑玉容立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进退维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