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一章 三清观主

作者:忆文

马龙骧凝目一看,见有三个灰袍中年道人围攻陶萄凤,两个黑袍道人夹攻柳大娘,而且,招招阴毒,剑剑不离大穴之处。

陶萄凤一双鸳鸯剑,宛如闹海银龙,力敌三个灰袍中年道人。

柳大娘虽然只对付两人,但她的练子飞抓,挥舞的已经有些不能自如了。

立在七八个灰袍道人之中的为首一人,是个年约七旬须发皆白的老道人,背插一柄金红剑穗长剑,蹙眉注视着场中。

立在六七个黑袍道人身前的,是一个浓眉大眼,一脸横肉,满颊虬须的中年道人,背一柄红丝剑穗长剑。

正打量间,蓦见浓眉大眼的黑袍道人,怒目瞪着场中,怒声说:“姓陶的丫头,赶快说实话杀死本观二观主‘悟尘’道长的究竟是什么人,如果你再不说,嘿嘿,你看到了没有,道爷等轮番上阵,活活的将你累死在此地!”

另一个黑袍道人则接口说:“姓陶的丫头,放明白点,我们三观主向来是说一句算一句,须知马腾云那小子早就是我们三观主的剑下游魂啦,说他小子杀了我们二观主,根本就没人相信!”话声甫落,马龙骧已飞身扑至近前。

自称三观主的浓眉道人一见,神色一惊,脱口急呼:“明心道长,马腾云就是他!”

马龙骧到达近前,也不答话,迳自扑向夹攻柳大娘的两个黑袍道人!

自称三观主的浓眉道人一见,立即大暍一声:“姓马的小辈住手!”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双掌一挥,斜横里向马龙骧击去,但是,就在他飞身前扑的同时,马龙骧的身形,一个电掣旋飞,“叭叭”两声脆响,同时两声惨叫。

一片掌影过处,血浆四射,盖骨横飞,两个夹攻柳大娘的黑袍中年道人,在惨呼声中丢剑旋身,相继倒在地上。

而就在两道旋身的同时,马龙骧斜身出掌,恰巧迎向浓眉道人挥劈而下的右掌。

只听蓬然一响,闷哼一声,自称三观主的浓眉道人,已被马龙骧的掌力,弹震而起。

就在这时,精神突振的陶萄凤,也娇叱一声,奋力攻出三剑,逼退三个灰袍老道,飞身纵至柳大娘的身边。

柳大娘已是吁吁喘气,而陶萄凤的鬓间也隐隐渗出了香汗。

一旁站立的灰袍老道人和十数中年道人,一见马龙骧这等身手,俱都楞了。身在半空的浓眉道人,突然大喝一声,一个“云里翻身”,展臂拳腿,双袖一挥,飘然落在地上。

陶萄凤见马龙骧即时赶到,精神大振,这时见浓眉道人飘然落地,立即戟指一指,怒声说:“这个悟玄贼道,练有铁布衫的功夫,龙哥哥,你一定要下重手杀他。”

三清观的三观主“悟玄”一听,虽然心中胆怕,觉得马腾云的功力突然大了不知多少倍,但他强自哈哈一笑说:“要想杀道爷,谈何容易?方才马腾云的一掌,可曾伤了道爷的一根汗毛!”

马龙骧已经知道马腾云曾经和悟玄老道动过手,而且没有占到便宜,是以冷冷一笑说:“悟玄,少爷念你是出家人,给你一个自新的机会,现在赶快转回大散关,将甘八捆缚着,亲自送回天王庄……”

话未说完,悟玄道人已厉声说:“姓马的小辈闭嘴,你胜了道爷的手中剑,咱们再谈送回甘八的问题。”题字出口,翻腕撤剑,沧琅一声,寒光耀眼,背后的长剑已撤出鞘外,同时,继续厉声说:“姓马的小辈,快亮家伙吧!”

马龙骧为了在陶萄凤和柳大娘面前装的更像马腾云一些,是以,强奈心中怒火,冷冷的一笑说:“悟玄,在下警告你,此番下山以来,在下曾立下誓言,与人交手,尽量不撤宝剑,一旦用剑,剑必见血……”

话末说完,三观主“悟玄”道人,已仰面哈哈一阵厉笑说:“手下败将,剑下游魂,今日就是你的忌辰,还谈什么剑必见血?小辈你能在三十招内胜了道爷,道爷下用你动手……”

马龙骧冷冷一笑问:“怎么,你可是要举剑自绝?”

悟玄猛的一晃脑袋,咬着牙恨声说:“不错,贫道会自己割下项上的人头不用你动手!”

马龙骧再度冷冷一笑说:“悟玄,上次在下与你动手,完全是因你内力不济,让了你几分。”

悟玄一听,愈加怒不可抑,不由暴叫一声:“放屁,纳命来——”来字出口,飞身前扑手中长剑振腕猛刺。

马龙骧冷冷一笑,闪电旋身,光寒如电一闪,嗡然一声龙吟,耀眼匹练一阵翻滚,接着一声金铁交鸣!

就在“铮”然一声的同时,一阵寒气已经扑至悟玄的面前!

悟玄这一惊非同小可,惊呼一声,飞身暴退三丈。

但是,马龙骧的身法,奇怪无匹,就在悟玄飞身落地的同时,马龙骧的剑尖,也恰好点在悟玄的咽喉上。

灰袍老道人等一见,纷纷做势准备前扑,但是,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凭他们那点火侯,非但救不了悟玄,极可能连自己也送掉了性命。

马龙骧用剑抵着悟玄的咽喉,冷冷一笑问:“现在你总该相信,上次交手,在下完全是为了息事宁人,不愿与你争强斗胜,而宁愿自己吃亏了吧?”

悟玄老道,张口结舌冷汗涔涔,暴凸的眸子,恐惧的盯着颏下冰凉耀眼的剑身,他早已吓得大气都不敢吭了。

马龙骧根据暗中听到甘八和萧寡妇等人的谈话,三清观的道人,可能就是前去天王庄蒙面围攻马老庄主的群贼。

当然,眼前的三观主“悟玄”,必然也是其中的一人,与其将来找到三清观处死,倒不如在此地要他依言自绝。

是以,冷冷一笑说:“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而且,你身为佛门弟子,向来不打诳语,既然你明言在先,举剑自绝,希望你不要食言耍赖!”赖字出口,倏然将剑撤回来。

宝剑一撤,悟玄的面目,突变狰狞,他将剑一指马龙骧厉声说:“姓马的小辈,仗着风雷利刃占先,算不得什么真本事……”

马龙骧一听,顿时大怒,下由剔眉怒声说:“闭嘴,你如再不举剑自刎,在下可要亲自动手了!”

悟玄一听,仰天一声刺耳厉笑,但是,他笑声方起,又突然停止了。

他暴睛圆突,目光直盯在马龙骧的俊面上,一脸的怨忿胡疑。

马龙骧看得心中一惊,断定悟玄老道看出他有可疑之处。

于是,心中一动,横剑向前一步,怒声问:“怎么?难道你要在下亲自动手不成?”

悟玄一听,倏然退后,举手一指马龙骧,怒声说:“你不是马腾云,你不是马腾云!”

马龙骧心中暗吃一惊,故意仰天一阵大笑说:“无耻之徒,佛门败类,想以证语混淆事实,企图得免一死,悟玄你的那双眼睛,难道比在下的未婚妻子陶萄凤的眼睛还厉害吗?”

悟玄被说得一楞,但他依然肯定的说:“你小子可能是马腾云的孪生兄弟……”

马龙骧再度怒极一笑说:“吾家由高曾祖迄至在下,俱是一脉单传……”

悟玄一指马龙骧,依然肯定的厉声说:“贫道三个月前与你交手,你的剑术尚非道爷对手……”

马龙骧傲然一笑说:“士隔三日,刮目相看,何况现在已过了三个多月了?”

悟玄老道一跺脚,坚持的怒声说:“不管你的体型,声音,甚至你自己的称呼,都与马腾云完全不同,短短的三个月,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马龙骧在听话之间,发觉原就对他有些怀疑的陶萄凤,也在旁偷偷的向他仔细的察看起来。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由厉喝一声:“怕死的贼道闭嘴,本少爷今日,只想给你一个教训,并无一定杀你之心,如今你贪生怕死,自食诺言,反诬在下不是马腾云,现在本少爷削你双耳,断你两臂,暂留你一条活命去问在下的恩师与大头、长发两位师伯,在下到底是不是马腾云。”云字出口,飘然欺进,挺剑即刺。

悟玄为了死中求生,也大喝一声,挥剑相迎!

但是,就在他挥剑相迎的同时,眼前光芒突然暴涨!

紧接着,冷焰扑面,寒芒剠肤,两颊一阵凉痛,脱口一声惊呼!

就在他惊呼出口,蓄势暴退的一刹那,剑光绕身中,突然一阵透澈心肝的剧痛。

悟玄道人大吃一惊,一声凄厉惨叫,竭力弹身后纵,“当”的一声,手中的精钢剑,随着两只齐肘被斩断的小臂应声坠落在地上,悟玄双脚着地,同时也痛晕了过去。

六七名身着黑道袍的中年道人,纷纷扑前相救,推拿的推拿,止血的止血,个个手忙脚乱,俱都满头大汉,顿时乱作一团。

马龙骧本待杀死悟玄,以免他继续害人,但为了使陶萄凤去疑,是以才特的留悟玄一个活口。

这时见三清观的道人忙作一团,故意冷冷一笑说:“在下不为己甚,留他一条活命,也好叫他前去请问在下的师父与大头、长发两位师伯,尔等趁在下尚未反悔之前,快些将他抬回去吧。”

六七名黑袍道人,哪敢怠慢,抬起晕死过去的悟玄道人,亡命逃出林去。

就在六七个黑袍道人抬着悟玄逃向林外的同时,一直楞楞旁观的灰袍老道人,突然喧了声佛号,说:“无量佛,小施主果然功力高绝,身怀绝学,贫道前来的目

的,也就是求证一下,本派长老清心仙长,数日前死在落雁峰下,是否确实死在小施主之手,如今贫道目睹小施主的高绝武学,果不虚传,贫道深信不疑,就此返回本派邛崃总坛,禀报本派掌门人知道。”说罢强自镇定心神,单掌竖什,缓缓稽首。

马龙骧冷冷一笑,问:“这么说,道长也准备离去了?”

灰袍老道人,微一稽首说:“正是,贫道想就此告辞了!”

马龙骧一听,仰面一阵大笑说:“道长说的也未免太容易了吧!”

灰袍老道人和其余七八名中年道人,神情一呆,同时一楞!

马龙骧继续说:“方才在下闻声赶来,贵派三位道长,正围攻凤妹一人,而道长非但下加阻止,且在一旁观战,难道这就是贵派的规矩吗?”

一旁的陶萄凤,立即忿忿的接口说:“哼,他们那些人都已轮番斗过了,这老道准备等我气竭力弱之后,再下手和我搏斗……”

灰袍老道人,急忙解释说:“姑娘,误会了……”

话刚开口,马龙骧已剔眉怒声说:“闭嘴!”

这声怒喝,乃马龙骧夹怒而发,内气充沛,声如春雷,灰袍老道人,果然住口了。

马龙骧剔眉怒声说:“莫说你无心最后上场,仅你派九名弟子,轮番出阵,合力围攻一个女子的事来说,已足令人不齿了!”

灰袍老道人,也沉面沉声说:“马少庄主,贫道明心,乃邛崃三老之一,此番与清心师弟东来,本是云游采集炼丹葯材,并无别图……”

马龙骧立即沉声问:“那你为何派令师弟清心仙长,在落雁峰下截击在下!”

灰袍老道人明心,立即正色说:“敞师弟清心仙长,原说前去华山采葯,至于他如何与悟尘道长以及普济大师与小施主发生争执,贫道一些不知!”

马龙骧冷冷一笑,说:“道长为何不去问那三清观的大观主?”

灰袍老道人明心,立即解释说:“因为贫道遇见了三观主‘悟玄’,所以未去大散关。”

马龙骧冷冷的问:“悟玄怎么说?”

明心道长说:“悟玄不相信小施主有此功力……”

马龙骧立即沉声问:“既然不信,为何不去找我?”

明心道长正色说:“贫道等原是前去青龙岗拜访小施主的,可是经过前面镇上时,恰巧遇上这位姑娘……”

马龙骧沉声说:“令师弟是在下杀的,与陶姑娘何干?”

明心道长说:“贫道原不认识陶姑娘,是悟玄道长说,陶姑娘与小施主订有秦晋之约,要想问出小施主的下落,陶姑娘必定知道。”

马龙骧立即冷冷的说:“陶姑娘不肯说,于是你们就把她约来此地,施以车轮战法,企图将她的体力耗尽,然后再擒她拷他……”

明心道长赶紧解释说:“贫道绝无这个意思!”

马龙骧冷冷一笑说:“道长这话,只能骗那三岁孩童,稍具头脑之人,岂肯相信?令师弟已被在下掌毙,那是他咎由自取,已是过去之事,不过,道长违犯武林规矩,以多胜少,轮番上阵,又该怎么说?”

明心道长一听,下由沉声问:“小施主的意思怎样?”

马龙骧毫不客气的说:“在下的意思,只要道长命令所有参与围攻的弟子悉数留下兵器,在下不为己甚,也就让道长率他们离去……”

明心道长听得神色一变,不由怒声问:“若是不将兵器留下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三清观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