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二章 扑朔迷离

作者:忆文

这时见陶萄凤在树下提起一个小包袱来,因而断定那里面一定是买好的水靠,是以,他一面跟了上去,一面关切的问:“凤妹,这里面是给我买的水靠吗?”

陶萄凤低着头前进,似乎在想着心事,这时见问,急忙一定心神,说:“噢,这是你的!”说话之间,顺手将小包袱交给了马龙骧。

马龙骧接过小包袱,觉得重量不大,且极轻柔,拉开包袱一看,只见里面露出来的竟是乌黑中闪着银灰的衣物。

他本来想问一问是什么质料的水靠,又怕问出了马脚,因为饭间陶萄凤曾要他按照她说的条件买。

但他看罢,又不能不有所表示,是以,才笑着说:“我就喜欢这种颜色!”

岂知,陶萄凤竟答非所问的说:“你是什么时候和悟玄交手的?”

马龙骧一惊,陶萄凤果然再度对他怀疑了,但他为了遵守对智上大师和长发前辈的诺言,在尽可能的范围内,不让陶萄凤知道马腾云已死的消息。

是以,在陶萄凤相问之下,只得佯装气忿的说:“这件事说来实在可气,还是不说的好!”

这时三人已走出林外,田间一片油然,农人默默的工作,仅数十丈外的官道上,传来马奔声和吆喝。

陶萄凤一看田野,故意说:“现在距镇尚远,田野里都是人,谈谈又有何不可,何必生气!”

马龙骧一听,知道如果不马上编一个故事说出经过,陶萄凤必然愈加怀疑,假设说错了,当然便立即露了马脚。

心中衡量一下轻重,当然是不说的好,可是,在下意识中,他又觉得应该尽力而为。

假设说走了嘴,使陶萄凤愈加怀疑,一气之下,问出冒充马腾云的原因,就此转回潼关去,他自觉也不负什么道义责任。

即使长发水里侯责怪下来,他也可推说陶萄凤一再追问往事,而他又不能不说,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重要的一点是陶萄凤是一个美丽、任性、活泼而又聪明的少女,他不愿让师妹郑玉容有所误解。

当然,根据郑玉容在镇上客栈的举措,见面之后,非但没有当场揭破,而且处处和他合作。

显然,郑玉容在遇到大头师伯和长发前辈时,两位怪杰必然也曾郑重的告诫过她如何作。

现在,在他马龙骧的感觉中,如果陶萄凤是马腾云的母亲,或者其他长辈,他当然愿意尽量安慰她。

但是,陶萄凤偏偏是马腾云情感较密的美丽少女,虽然马腾云并不是马腾云的未婚妻,但他仍觉得不宜和陶萄凤在一起。

由于马龙骧有了这想法,是以才决定尽自己的能力编个与悟玄发生争执动手的故事。

于是,他故意无可奈何的说:“好吧,那我们就一面前进,一面谈吧……”

岂知,陶萄凤竟客气的说:“不想说也就算了,不必勉强!”

马龙骧赶紧说:“说出来也好,舒一舒心中的闷气!”

跟在身后的柳大娘,说:“上恩寺和古佛寺为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故意说:“外界都知道上恩寺的僧侣弟子,和古佛寺的僧人一直不和。但是,真正不和的原因,外界却鲜少知道……”

陶萄凤“哦”了一声,不解的问:“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马龙骧说:“是为了开垦的山坡地!”

陶萄凤立即说:“为了地界的事,是不是?”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因为陶萄凤说的,正是他刚刚编好还未说出的事,因而也不自觉的脱口说:“咦?你怎么知道?”

陶萄凤一见,竟“噗嗤”笑了,同时嗔声说:“看你,老毛病又犯了,一点小事就大惊小怪的,知道了又怕什么?”

马龙骧见陶萄凤突然笑了,他断定陶萄凤也许是揣测之言,并不真正知道这件“山坡地界”的事。

是以,也失声一笑说:“我记得我以前没有对你讲过这件事!”

陶萄凤深情的看了马龙骧一眼,忍笑瞠声说:“哼!闹了半天,你对我心中仍有秘密啊?”

马龙骧故作紧张的正色说:“这件事还是因为前几个月,又为了地界发生争执,师父才告诉我的。”

说此一顿,赶紧转变话题,问:“凤妹,你是怎的遇见悟玄他们的?”

陶萄凤见问到这件事,娇靥立时沉下来,她娇哼一声,沉声说:“我刚刚给你买好了水靠走出店来,就遇见邛崃派的一个老道,说他们派的长老,请我到镇外谈话,我知道你在落雁峰下掌毙的一僧二道中,有一个老道是邛崃派掌门人‘一阳子’的师叔,所以我就叫他去喊他们的长老来。他以为我胆小不敢去,便出言讥讽,因而打了那个道人一个巴掌,一气之下,我就随着他前来了……”

话末说完,柳大娘已有些责怪的说:“所幸对街王家办事的人看见了……”

陶萄凤也未待柳大娘说完,继续瞠声说:“那是我叫他通知你们的,不然他怎的知道你在哪家客栈?”

柳大娘立即恍然的说:“原来是这样的呀!”

陶萄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望着马龙骧问:“你和容姐姐谈些什么,谈那么久才来?”

马龙骧听得一楞,立即正色说:“她先说要学水功,我就告诉她一些运气吐气,和放松肌肉的道理,接着她又说要买马匹……”

陶萄凤立即冷冷的说:“你就陪着她去买马啦?”

马龙骧正色说:“没有,她原先是叫柳大娘去买,结果见柳大娘久不回来,她才说她自己去买,出店门,店伙才告诉我柳大娘留话的事。”

柳大娘一听,十分生气的说:“这个该死的店伙,我当时就告诉他,请他派个人告诉我家少爷,就说我家小姐在街上与人口角!”

陶萄凤也忿忿的说:“回去一定找他们掌柜的理论,他这一马虎,险此丢掉了我和柳大娘的命,实在可恶!”

说话之间,三人已走进大镇。

马龙骧为免再生事端,立即宽声说:“算啦,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三人走至店门前,方才的店伙业已不在,又换了另一个店伙在招呼客人。

陶萄凤经过九个中年道人的轮番攻击,已经微感倦意,是以也不愿多事,因而没再追究。

进入自己要的独院内,陶萄凤立即懒懒的说:“龙哥哥,今晚我们别再上路吧,我有些累了!”

马龙骧看得神情一呆,他在这一刹那,发觉陶萄凤一颦一笑,一娇一嗔,甚至她的懒散娇态都是那么美丽动人。

就在他发呆之际,陶萄凤已羞红着娇靥,瞠声问:“你呆看我作什么?我说我累了!”

马龙骧被这么一说,俊面顿时通红,赶紧笑着说:“我怕你方才在交手时,负了什么暗伤,看一下你的眼神!”

陶萄凤一听,芳心立时升上一阵甜意,因而深情的说:“我只是有些累,你也到小厅上休息一会吧!”说罢,即和柳大娘,迳向东厢房走去。

马龙骧立即宽声说:“反正明天定更前赶到五台山就行,时间充裕,你就睡一会好了。”

陶萄凤见马龙骧如此关切她,倦意也消退了下少,因而回头含笑,眼送秋波,颔首娇声说:“小妹知道。”说罢,和柳大娘迳自走进东厢门内。

马龙骧望着陶萄凤,直到她已完全走进厢房内,他才举步登阶,走进小厅的休息室内。

小厅休息室内,广床纱帐,小几方凳,布置得简洁雅致。

马龙骧连夜末得好睡,身心也有一些倦意。

是以,他和衣斜倒床上,闭目养神,准备小睡。

但是,就在他合眼之际,帐顶上已传来柳大娘的压低声音问:“小姐,方才在镇外林中,看你有些心情不快,可是为了马少爷?”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急忙睁开了眼睛,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声音是由天花板上透过来。

他根据这情形,判断这间小室,与东厢房的内间,只有一墙之隔,而且,天花板上的横梁,必是相通的。

心念间,已听陶萄凤压低声音说:“大娘,不知怎的,我发觉腾云哥变的太多了!”

柳大娘说:“男人在二十几岁,变的最快,我到没看出马少爷有什么改变。”

陶萄凤说:“你没看他的体格健壮多了?”

柳大娘说:“人总是要长高的嘛,马少爷现在看上去,比一年前更英挺更潇洒了,健壮才是你的福呀!”

陶萄凤却正经的说:“你没注意他的声音?”

柳大娘迷惑的问:“马少爷的声音怎么样?”

陶萄凤说:“也变得有些低沉有力了!”

柳大娘再度一笑说:“那是当然的嘛,难道还跟小孩子般呀?”

马龙骧听得一笑,不由暗赞柳大娘答的好。

略微沉寂,才听陶萄凤说:“不知怎的,我总觉得他没有以前那样喜欢我了?”

柳大娘一笑说:“小姐,这话你可就说错了,马少爷方才对你的那份关切,可说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哟!”

陶萄凤依然迟疑的说:“不知怎的,我总有一种他是另一个人的感觉!”

马龙骧听至此处,心中着实一惊,继而一想,这样也好,免得日久下来,情感愈陷愈深,不能自拔!

心念间,已听柳大娘说:“不处死陶兴就好了,让他出来认一认,现在的马少爷,是不是他那天送信时看到的马少爷,一认也就知道了。”

马龙骧一听,这才知道前去古佛寺送信的陶兴,已经被处死了。

心念闾,已听陶萄凤,埋怨说:“都是我大哥,一听说陶兴与甘八有牵涉,拉去马厩就活的打死了,所幸陶兴已先说甘八每月都送给他银子的事,否则,岂不冤枉打死一人!”

说此一顿,突然又极关切的问:“大娘,你看马少爷与一年前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又听大娘说:“除了长高了,声音略微有些改变外,我看没有什么改变的地方!”

陶萄凤则说:“这次他回来,只有方才有些老样子外,我觉得他的神情,态度,以及待我的语气都和以前不一样!”

柳大娘则笑着说:“我说小姐,你也真太多心了,人家马少爷对你稍微欠体贴些,你就说人家不是人了……”

陶萄凤瞠声说:“我就气他这一点!”

柳大娘正经的说:“小姐,这次马少爷回来,就算高升栈的王掌柜和‘瘦皮猴’二柱子看错了,难道甘八,萧寡妇,以及刁账房也都看错了不成?”

略微一顿,柳大娘继续说:“还有王夫人,马少爷一生下来就吃她的奶,据说马少爷身上有多少痣,闭上眼她都能一一背出来。”

这时,陶萄凤却“唔”了一声,显然她也有这一个想法。

又听柳大娘继续说:“而这一次马少爷回来,王夫人不但和马少爷同桌进食,而且还去马蹄谷找马少爷……”

陶萄凤立即分辩说:“我不是对你说了吗?我只是对他在感觉上有些陌生嘛?”

柳大娘却继续说:“在马老庄主的阴宅内,见到马少爷的亲娘夺命罗刹不说,你在潼关东南的树林内,见到了智上法师和长发前辈他们……”

话未说完,陶萄凤以掩不住兴奋的声音,嗔声说:“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要睡觉了。”

接着,那边一阵沉默!

马龙骧笑一笑,知道柳大娘说服了陶萄凤。

但是,他却觉得奇怪,何以柳大娘从头到尾竟没有说出一句对他不利的话来?这的确令他大惑不解!

继而一想,恍然似有所悟,心想,莫非长发、大头两位师伯,也趁机对柳大娘说了什么不成?

一想到这个问题,他立即联想到两位怪杰这样做的用意和目的,他真不知道将来如何收拾这盘棋。

由于对面没有了声音,他也渐渐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突然听到柳大娘的声音:“容姑娘,你的马买好啦?”

马龙骧心中一动,立即坐起身来,发觉室内光线已经暗下来。

接着是郑玉容的声音说:“我买了匹白马,你们小姐和马少爷呢?”

柳大娘笑着说:“他们两人还在睡觉!”

马龙骧知道是郑玉容来了,立即起身走至净面盆洗了一个脸。

注意一听,柳大娘和郑玉容谈论中午发生的事情。

不久,院中已响起陶萄凤的愉快声音:“容姐姐,你怎么这时候才来呀?”

郑玉容立即风趣的笑着说:“我这么晚来你们还在睡呢!”

蓦听陶萄凤以羞急的声音说:“喂,容姐姐,你可得把话说清楚呀,他可是睡在小厅里呢!”

话声甫落,院中已响起二女与柳大娘的欢笑声。

马龙骧一听,只得含笑走了出去!于是,四人就在院中作了一个决定,晚饭以后,四人立即起程,希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