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五章 阴差阳错

作者:忆文

马龙骧冷冷一笑道:“他不说,在下代他说好了,他们去找甘八要普济僧的卖命钱,恰好被在下遇上,在下顺手给他们留一些记号,要他们不得不回寺报告。”

度空一听,不由望着普净,厉声说:“你们为何说是在潼关郊外。”

话声甫落,糊涂丐已讥讽的说:“这话也不错呀!青龙岗的天王庄,本来就在潼关郊外呀!怕的是,去的不止度海和普济两人吧?”

如此一说,度空大师再度厉声问:“还有哪些人伙同前去?”

普净知道无法隐瞒,只得嗫嚅着说:“还有三清观的长老修真仙长!”

度空大师一听,不由火冒三丈,瞠目望着群僧,厉声问:“你们快去喊度海师叔回来!”

话声甫落,普净已嗫嚅着说:“度海师叔会同三清观的修真仙长,已去了崆峒派!”

马龙骧傲然哈哈一笑道:“莫说前去唆使崆峒派,就是联合所有的邪魔歪道,在下又有何惧?你们这些佛门弟子,只是多造一些杀孽而已!”

度空大师一听,立即宣了声佛号道:“贫衲无德无能,听信谗言行事,以致本寺与智上道友的上恩寺,闹得水火不容……”

智上法师赶紧宣了个佛号,悲怆的说:“两寺误会虽已消除,可是,小徒马腾云也因此作了牺牲!”

度空大师赶紧说:“令高足马小施主作古,贫衲愧咎万分,除严惩劣师弟度海,追究过失外,并于明日起,为马小施主诵经四十九天!”

糊涂丐也在旁宽慰说:“人死不能复生,你总该节哀顺变,倒是你们两寺的嫌怨,从此一笔勾消,大家守望相助,相安共处才好。”

度空大师立即宣了个佛号道:“阿弥陀佛,从今后贫衲誓必严加约束门人弟子,竭力促进两寺和好,如此,马小施主泉下有知,已当含笑了!”

糊涂丐一听,立即笑着催促道:“既然把话说明白了,今后就没事啦!走吧!”

智上法师一听,立即望着糊涂丐和声说:“请你先带马施主回寺,有关陶姑娘的事情,还要请度空道友协助,一件功德,总要作个圆满才好。”

糊涂丐一听,立即爽快的说:“好了!傻小子我们走啦!”

马龙骧街在迟疑,在他的心意中,尚有事犹末尽之感,但经糊涂丐的再度催促,才向智上与度空告辞离去。

两人一进入茂林,马龙骧不解的问:“糊涂前辈,我们为什么急急离开呢?”

糊涂丐立即正色道:“不回去怎成?万一陶丫头等久了不耐,跑了来怎办?”

马龙骧不以为然的道:“那我们也不能放下智上法师不管呀?”

糊涂丐正色道:“怕什么?难道‘度空’老秃还敢吃了他?”

马龙骧迟疑的说:“至少也该提防着点儿。”

糊涂丐立即道:“哼!莫说他们理屈,你小子还露了一招给他,就是看到一旁站着的我老人家,度空老秃也得顾忌一点儿!”

说话之间,两人已穿出茂林,到达峰崖,双双疾泻而下。

到达峰下,两人加速身法,直向古佛寺驰去。

前进中,马龙骧总觉竟犹未尽似的说:“糊涂前辈,他们联手杀了马腾云,难道就这样罢了不成?”

糊涂丐听得神情一楞,“啊”了一声说:“你还要怎么样?度空老秃最多落个疏于管教之罪,主犯度空早巳跑了,从犯普济也被你杀了,照说,三条命抵一个,也就不算吃亏了!”

马龙骧一听,不自觉的忿声说:“可是,马老庄主从此岂不断了后嗣,偌大的天王庄家产,没有人来继承,这话又该怎么说?”

岂知,话声甫落,糊涂丐竟以责问的口吻说:“你怎的知道马老庄主断了后嗣?你怎的知道天王庄的偌大产业没人继承?”

马龙骧一听,也不禁勾起了他的倔强个性,因而理直气壮的说:“是马腾云给我的家谱上这么记载着嘛!”

岂知糊涂丐竟正色道:“你怎的知道那上面没有记漏掉?”

马龙骧一听真的楞了,他确没想到,这位糊涂怪杰,竟是一个强词夺理的人,但是,他不便和长辈顶撞,只得不高兴的说:“我总觉得事情是他们上恩寺造成的……”

话未说完,糊涂丐放缓声音道:“当然,事情是上恩寺的人弄起来的,但是,并不是度空老秃主使,这也情有可原之处。其次,凡事要退一步想,不可意气用事,智上法师虽然可以为爱徒一拚老命,甚至负气出走,但是偌大的古佛寺以及百数十门人弟子可不能走呀!

既然不能连同古佛寺一同搬走,又势必与上恩寺共同相处,便不得不委屈求全,能罢则罢,能休则休!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弄明白了,如果由于马腾云的死,换来了两寺的和睦相处,未尝不是福呀!”

马龙骧听了,也深觉有理,但是,他总觉得马家的损失大大了,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糊涂丐一听,立即宽慰的说:“事情既然发生了,总得有个解决,俗语说‘冤仇宜解不宜结’,不然,冤冤相报,那还有个结了?”

马龙骧听了这话不便再说什么了,但是他却发觉糊涂丐毫不糊涂,因而也不自觉说:“糊涂前辈,我看您老人家一点也不糊涂嘛!他们为什么要给你起一个‘糊涂’雅号呢?”

糊涂丐一听,不由无可奈何的一笑说:“唉!说我糊涂,实在是太冤枉我了,这完全是那些多事的武林朋友,拿着我开心,硬把我和他们三个人凑个数。”

马龙骧笑着说:“哪三个人……”

糊涂丐苦笑说:“譬如大头,他有一颗大脑袋,长毛他有一头男不男女不女的长发,独眼龙他小子有一只眼睛瞎啦……可是我呢?用什么和他们凑呢?结果大家想来想去就想到我这张脸啦!”

马龙骧一听,不自觉笑了说:“前辈这张脸确是一副憨厚相!”

糊涂丐哼了一声说:“你小子也学会了戴高帽子!”

马龙骧正色说:“本来是嘛!”

糊涂丐笑了笑说:“憨厚也好,糊涂也好,总之,这个绰号被他们安上了,既然名字叫糊涂,索性就装疯卖傻糊涂吧!其实,人生难得几次糊涂呢!”

马龙骧再也忍不住哈哈笑了,方才的郁闷也一扫而光。

正察看中,蓦闻第三进大殿的前檐下,传来了人声。

马龙骧转首一看,竟是两个值更守殿的青年和尚。

只见左边身材较胖的和尚,以警告的口吻说:“青松,我再警告你一次,这件事,你还是少说为妙!”

被称为青松的和尚,点点头说:“我当然知道厉害,不过我总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较胖的和尚说:“这也不一定,师父和师叔等人哭,说不定为了别的事。”

青松和尚正色说:“不,灵云师叔哭着说,三师弟死得太惨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心想,这两个年青和尚,该不会是谈到马腾云吧?果真是的话,倒有听一听的必要!

较胖的和尚则迷惑的说:“这就奇怪了,如果说三师叔死了,为什么上恩寺的人,还口口声声要师祖交出三师叔来呢?”

青松和尚说:“我也是为此不解嘛!最令人费解的,还是师祖下令,今夜任何人不准在寺内各处走动,守灯的师兄弟,也不准出大殿一步。”

较胖和尚沉哼了一声说:“还不是为了那两个大头长发的两人。”

青松正色说:“可是青岩师兄说,傍晚又来了两个漂亮的女菩萨。”

较胖的和街,立即警告说:“你少谈女菩萨的事,听说其中一位就是三师叔的未婚妻子。”

青松正色迷惑的说:“说也真奇怪,听说三师叔的未婚妻,一见那个长头发的怪杰就落泪哭了,听说还很伤心!”

较胖的和尚“噢”了一声,也迷惑的说:“莫非三师叔真的死了?”

马龙骧一听陶萄凤见了长发师伯就哭了,心中不禁感到迷惑,再无心听下去。

于是,他立刻展开身法,直向寺前驰去。

前进中,蓦见一株云松后的斋阁上透出灯光,同时有人声传出。

马龙骧立身树后的房面上,在树隙间凝目一看,阁中坐着的两人竟是陶萄凤和长发水里侯,只见陶萄凤娇靥深沉,小嘴高噘,一副生气的样子,虽然没有流泪,但看她秋水般的明亮大眼睛,显然已经哭过。

再看长发水里侯,霜眉紧锁,神情凝重似有满腹心事。

蓦自陶萄凤委屈的说:“干爹,我又不好意思说什么,您总该想个办法嘛!”

长发水里侯无可奈何的说:“我有什么办法好想?你们都是要好的姐妹!”

陶萄凤委屈的说:“干爹,这样下去,真怕他们日久生情,离不开了呀!”

马龙骧一听,心说要糟,看样子是陶萄凤在催长发水里侯师伯,想办法把郑玉容支开。

心念间,已见长发水里侯一脸难色说:“凤丫头,这话叫我怎么开口呢?照说,你们姐妹俩,应该情同骨肉,莫说他们现在还没生情,就是有了感情,你也该从中协助才对呀!”

陶萄凤听得一惊,不由惊异的问:“干爹,你说什么呀?”

长发水里侯正色说:“我说你一人主持天王庄那么大的家务,不太操心吗?假设有个要好的姐妹帮助你岂不省了你好多气力!”

陶萄凤倔强的一摇头说:“不!我虽然敬重容姐姐,但我却不希望她也嫁给马腾云。”

一提马腾云,长发水里侯的目中,冷芒突然一闪而逝。

陶萄凤吓得神情一呆,不由震惊的问:“干爹,我方才的话说错了吗?”

岂知,长发水里侯竟黯然叹了口气说:“凤儿,在你的立场来说,你没有错,可是,你总不能违背命运呀!”

陶萄凤却说:“命运有时候也是靠人力来改变的。”

长发水里侯摇着满头如银长发说:“你已无法再改变你的命运了……”

陶萄凤一惊,急问道:“您是说,容姐姐和云哥哥……”

话未说完,长发水里侯已正色说:“凤儿,腾云不是已改了龙骧了吗?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喊他云哥哥,还有龙骧这一年来个性也有了变化,你不能再随便发小姐脾气!”

陶萄凤一听,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同时黯然低声说:“是的,所以我方才说,他好像变了另一个人,在下意识中,总觉得他不是马腾云。”

长发水里侯强自一笑说:“你真是个傻丫头,男孩子总是要变的嘛!再过十年,他的嘴chún上还要蓄上小胡子呢,哈哈……”

说罢,兀自哈哈大笑了。

陶萄凤趁机追问道:“干爹,容姐姐的事,您到底怎么办嘛?”

长发水里侯愁眉苦脸道:“他们在水中骤然相拥,虽然情形特殊,但却有了肌肤之亲,再说,你与柳大娘又都在场。”

说此一顿,突然神情严肃,压低声音说:“凤儿,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直想问你,一直忘了说。”

陶萄凤见长发水里侯神情突然变得郑重起来,因而也惊异说:“干爹,什么重要的事情嘛?”

如此一问,长发水里侯反而神色迟疑,无法开口了。

陶萄凤一看,不由撒娇的问:“干爹,什么事嘛?今天您怎的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了?”

长发水里侯神情越发凝重道:“凤儿……这话本来应该由你母亲问,不过事情到了非间不可的时候……不过我视你为己女,你也别瞒我……”

如此一问,不但阁中的陶萄凤楞住了,就是摒息静听的马龙骧,也感到迷惑不解,不知道长发水里侯要问什么?

马龙骧见他的神色凝重,加之又说“这话应该由你母亲问”,因而断定是儿女私事。

既然属于儿女私事,马龙骧自然不便听下去,但是,就在他准备离去之际,却见长发水里侯技巧的问:“凤丫头,我先问你,但你必须坦白告诉我,你和马龙骧的感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只听陶萄凤羞意的说:“干爹,我的终身,当然要付托给他了。”

马龙骧一听,心中暗呼糟了,长发前辈怎的会问这个问题呢?难道他真的有意要陶萄凤嫁给我不成?

心念间,已听长发水里侯继续问:“凤儿,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他呢?不嫁给他不行吗?”

只见陶萄凤神情一楞,问:“干爹,您今晚怎的突然问起这问题来了?”

长发水里侯凝重的道:“干爹听你说,你总觉得马龙骧变了,好像不是以前的马腾云,既然感情上有了裂痕,干爹不得下郑重的问问你!”

只见陶萄凤颔首说:“我确有这种感觉,不过,我只担心他不再喜欢我了,又怕他还念着骊山的严霜梅!”

长发水里侯正色说:“哦!这点你不必担心,严霜梅已和沈清水订过了婚,马龙骧决不会再娶她为妻,倒是你……”

说此一顿,突然又住口不说了。

陶萄凤一听,不由娇嗔的说:“干爹,你今天是怎么了?总是要说不说的。”

长发水里侯想了想,“哦”了一声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非嫁给马龙骧不可?”

陶萄凤一听,立即正色道:“当然啦!我自小和他一起长大,他一直以大哥护我,不让别人欺负我,什么事都依着我,我也觉得和他在一起最安全……”

长发水里侯又是一阵迟疑,才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和马龙骧这些年在一起,有时也外出游历,譬如在外宿店啦!野外露营啦……”

话未说完,陶萄凤的娇靥已经红了,同时,嗔声撒娇说:“干爹,您今天是怎么了?尽问些令人难以启口的话!”

长发水里侯一听,立即正色沉声道:“干爹说的都是正经话,你不要害羞不开口嘛!就是你们两人的感情……有时冲动啦……有时高兴啦……”

话未说完,陶萄凤已羞红了娇靥,跺着小蛮靴,撒娇嗔声说:“干爹真是的,我们两人都还小嘛……”

岂知长发水里侯却有些生气的说:“正因为你们年轻不懂事,我才问!”

陶萄凤见长发水里侯生气了,才正色委屈的说:“干爹,凤儿虽然任性淘气,但如何照顾自己,如何洁身如玉总还知道,怎会和他做出不可告人之事呢!”

长发水里侯立即捋须颔首,“唔”了一声。

陶萄凤继续说:“况且,龙哥哥他……”

说此一顿,突然住口下说了。

长发水里侯立即催促道:“他怎么样了?”

陶萄凤不好意思一笑说:“他根本就不敢碰我,连我的手都没敢摸过……”

长发水里侯惊异的“哦”了一声说:“真有这回事?”

陶萄凤委屈的说:“干爹,您不信去问龙哥哥嘛!上次在天王庄门前,我见他安然回来,一时喜极,扑在他身上,他都不敢碰我一下。”

长发水里侯赞许的说:“这孩子倒是个正人君子。”

岂知,陶萄凤却娇哼了一声,嗔声说:“我才不喜欢他这种君子风度呢,我反而认为他变了心呢!”

长发水里侯噢了一声说:“要是马龙骧真的变心了呢?”

陶萄凤毫不迟疑的说:“那我就去当尼姑。”

长发水里侯说:“要是他死了呢?”

陶萄凤毅然说:“那我也不想活了。”

马龙骧听得心头猛然一震,再看长发水里侯,也神情黯然的在那里楞了。

所幸陶萄凤说到伤心处,潸然泪下,没有看到长发水里侯的惨然表情。

马龙骧听了陶萄凤的话,心中也黯然感动,他无心再听下去,飘身纵落院中,默默的向前寺走去。

他一面前进一面回想着陶萄凤和长发水里侯的问话。

他根据他们最初的谈话来判断,必定是陶萄凤担心郑玉容和他在水里相拥,而将来如何安排的事。

陶萄凤在感觉上,仍觉得他马龙骧不是马腾云甚或怀疑马腾云已变了心。

当然,马龙骧对长发水里侯为什么那么郑重的问陶萄凤与马腾云究竟到了什么程度的感情,他是无法会意的。

因为,这是长发水里侯与大头鬼见愁前来古佛寺的途中,遇到天南糊涂丐三人谈起这件事决定的。

在长发水里侯的心意中,根据各种因素和条件分析,陶萄凤都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给马龙骧。

其一第一个问题是郑玉容的问题,因为在莲花洞主和大头鬼见愁的决意中,郑玉容已是马龙骧未来的妻子。

这其中的难题,当然是牵涉到正室偏室的问题,如果为了救陶萄凤而叫郑玉容受委屈,在情在理都说不过去。

有监于此,三人才决意让长发水里侯去问一问陶萄凤,有没有和以前的马腾云发生婚前结合关系。

假如陶萄凤依然是洁身处子,大家再重行商议,如果和马腾云发生了婚前苟合的关系,那就一切免谈,也就无须再如此煞费苦心了。

因此,任何事情都好商议,只有新婚之夜的“金玉盟”不能马虎,所以必须事先弄清楚。

马龙骧对这些事,哪里知道,他一面前进,一面回想方才陶萄凤与长发水里侯的对话。

但是,他得到的结论,只是马腾云以前对陶萄凤百依百顺,爱护备至,虽然自小一起长大,却连陶萄凤的手都没握过。

心念之间,信步前进,不觉已到了一座雅院门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