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六章 横生枝节

作者:忆文

马龙骧急忙一定心神,发现柳大娘正在院中走过,因而急声说:“柳大娘,容师妹她们到哪儿去了?”

柳大娘闻声止步,立即笑着说:“容姑娘和大头前辈正在斋室谈话。”

说话间,马龙骧已走进院内,迳向斋室走去。

这时,灯光明亮的斋室内,已传来大头鬼见愁的深沉声音:“怕什么羞?他既然是你未来的夫婿,你就该注意他的衣食起居,至于凤丫头那边,你长发师叔自会设法圆说!”

马龙骧一听大头师伯正在谈他,这时已到了门口,又不便止步不前,只得咳嗽了一声,迳自走进去。

一进斋室门口,坐在侧椅上的郑玉容,首先含情脉脉的站起来。

马龙骧先向大头鬼见愁施礼,呼过了“师伯”,郑玉容也娇声轻柔的喊了一声“龙哥哥”。

大头鬼见愁一俟两小见过了礼,立即指着另一张侧椅道:“骧儿,坐下来说话,上恩寺那边的事,你糊涂前辈已报告过了……”

马龙骧一听,关切的问:“糊涂前辈呢?”

大头鬼见愁噢了一声道:“他又去了上恩寺,事情解决了,就催智上法师快些回来,免得夜长梦多,再节外生枝!”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不由关切的问:“师伯,智上法师他们仍留在上恩寺做什么事?”

“大头鬼见愁”黯然一叹道:“还不是为了你扮装马腾云的事,希望他们代为保密,以便挽救凤丫头的命。”

马龙骧既然知道了郑玉容与他的真正关系后,在心理上,自然亲近多了,是以,坦诚的说:“这样,容妹妹不是太委屈了吗?”

大头鬼见愁又叹了口气说:“还不是为了救凤丫头的命吗?”

马龙骧虽然听到了陶萄凤说好决心要死的话,但他仍以为她说的是气话,因而,又关切的问说:“师伯,假如凤妹妹知道马腾云已死的话,您老人家看,她会自杀吗?”

大头鬼见愁毫不迟疑的说:“她一定会寻短见,除非以她母亲尚在的话感动她,否则是没别的办法阻止她自杀!”

马龙骧一听,更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而且,他也深信方才陶萄凤说的“也不想活了”不是气话。

心念未完,大头鬼见愁已经站起来,语意深长的说:“我去前面看看智上法师他们回来了没有,你们两人有什么要说的话,不妨谈一谈,今后两人不要羞人答答,吞吞吐吐的。”

说罢,迳自走出斋室去。

马龙骧、郑玉容,赶紧起身相送。

一俟大头鬼见愁的背影在门外消失后,马龙骧和郑玉容,都忍不住深情含笑的彼此偷看一眼。

郑玉容首先羞红着娇靥说:“你对凤妹妹的事,作何打算?”

马龙骧也微红着俊面,委屈的说:“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听两位师伯的摆布!你是了解我个性的,最近已变得焦燥易怒,虽然满心不高兴也只有忍耐,希望早一天脱离这苦海。”

岂知,郑玉容小嘴一撇,哼了声说:“脱离苦海?只怕你越陷越深了!”

马龙骧焦急为难的说:“可是,我们总不能看着凤妹妹死而不救呀?”

郑玉容看了马龙骧一眼,想是见他一脸焦急委屈神色,是以才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一阵沉默之后,马龙骧为了揭开以前心中的谜,是以一整脸色正色问:“容师妹,你以前和大头师伯,为何从未前去莲花峰上看我师父和我?”

郑玉容见问,面现难色,久久才道:“潇湘师叔不准我和师父去嘛!”

马龙骧迷惑的问:“为什么这次要你到峰上去呢?”

郑玉容一听,不由怒嗔着说:“我不去,你不饿死了?”

马龙骧心中一动,不解的问:“师妹,我那夜功行圆满,震开洞关,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避不见面,这又是为了什么?”

郑玉容见问,娇靥突然红了,接着小嘴一嘟,娇哼一声,站起身来,生气的出门去。

马龙骧看得一楞,脱口呼声“师妹”,急急跟了出去。

这时,夜风徐吹,月光晈洁,院中花树细竹,都随着夜风摇动,寺中声息毫无,只有柳大娘房间的灯光还亮着。

马龙骧紧跟着郑玉容,直到她停在一株牡丹花前,才焦急的问,“师妹,你是知道的,我坐关期间是不能分神说话的呀!”

郑玉容娇哼道:“谁要你坐关期间和我说话?”

马龙骧不解的问:“那你为什么老躲着我?你既没有出来相见,我也不知你在峰上,我看了师父的留笺,我当然要找每天给我送饭送水的人呀!”

郑玉容娇哼说:“我到了有什么用?谢也不谢一声!”

马龙骧失声一笑说:“现在再谢也不迟呀?”

说着,竟真的拱手慾揖。

郑玉容见了,“噗嗤”一笑,娇躯一扭,闪开了,同时娇笑说:“哪个要你真谢!”

马龙骧也愉快的一笑说:“现在总该告诉我,你那夜为什么一直躲着我了吧?”

郑玉容明媚的一笑说:“我听到你震开洞关的那声大响,满怀高兴的赶了去,见你正跪在那里读师叔的留笺,怎好冒然进去……”

马龙酿忙说:“可是,我发觉你时,你不要跑呀?”

郑玉容一撇小嘴说:“哼!看你那副凶煞神似的厉问‘什么人?’吓都吓死了,谁还敢在那里等你出来声严厉色的质问?”

马龙骧一想当时的情景,也忍不住笑了,因而笑着说:“可是我出来找你时,你该现身说明白呀!”

郑玉容娇哼了一声说:“谁晓得你那么笨,找遍了全峰,就不知道再回自己的洞里看看。”

马龙骧一听,自己也觉得自己太笨了,想起发现马腾云在峰下打斗的事,其中尚有几个问题至今还没弄清楚。

于是一挽郑玉容的玉臂,亲切的说:“师妹,那边花树下有一石凳,走!我们到那边去谈谈吧!”

郑玉容先是神情一惊,接着娇靥通红,不由紧张的问:“龙哥哥,你……要做什么?”

马龙骧一见,赶紧把挽着郑玉容的手缩回来,微红着俊面,笑着说:“我有几个重要的问题要问你!”

郑玉容见马龙骧惊得倏然缩回了手,芳心又立时升起一丝歉意,心想,我既是他的人了,何必怕他扶我一下手臂呢?

心念至此,不由深感抱歉说:“龙哥哥,你不会生气吧?”

马龙骧听得一楞,继而会意的一笑说:“不会!不会!”

说话间,又不自觉的挽起郑玉容的右臂,迳向前面一排花树下的一张青石长凳前走去。

这次郑玉容没有再紧张躲避,只是微垂着头,缓步前进,略微有些羞意。

到达石凳前,两人并肩坐下,郑玉容首先羞急的低声催促说:“有什么问题你快问吧!让柳大娘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马龙骧一笑道:“我们的情形柳大娘早就知道了!”

郑玉容嗔声说:“那也得避讳一点呀!”

马龙骧一想也有理,立即正色说:“你什么时候认识马腾云?”

郑玉容似乎没想到马龙骧会问这个问题,是以神情一楞,久久才迟疑的说:“好几年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问:“这么久啦?”

郑玉容颔首“唔”了一声。

马龙骧又问:“凤妹妹呢?”

郑玉容说:“比认识马腾云还久。”

马龙骧沉吟了一下才说:“你为什么也喊马腾云‘云哥哥’?”

郑玉容一听,不高兴的说:“还不是因为他与凤妹妹家是世交。”

马龙骧觉得这理由不大充足,郑玉容如果是因为陶萄凤才认识马腾云的,这种连带关系,实在不须称哥呼妹。

但是,他不便追问下去,因为他马龙骧和郑玉容,都已知道了彼此的关系和地位,如果再问就是妒忌责问之嫌了。

是以,只好改变话题问:“这么说,那天晚上在落雁峰下,马腾云被普济三人围攻的一幕,你也看到了?”

郑玉容见提到了这件事,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说:“这件事真是鬼使神差,竟那么巧,偏偏让你碰上了。”

马龙骧不懂郑玉容话里的意思,不解的问:“师妹,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

郑玉容正色道:“不是嘛!如果是我先看到,不是就没有这些曲曲折折的事了么?马腾云也许不致于死在普济的月牙铲下呢!”

马龙骧一听,立即正色问:“这么说,你没有看到普济三人围攻马腾云?”

郑玉容也正色说:“我若看到了,我自然会奋不顾身的先出声支援,然后加入打斗,可是我赶到现场时,马腾云早已倒在地上,你正疯狂的震毙普济和悟尘他们,等你将倒在地上的黑衫少年扶坐在身前时,我才看清是马腾云。”

说至此处,明目含泪,显然为马腾云的死而遗憾难过。

马龙骧回想当时的情景,自然也十分难过,不由黯然一叹道:“你当时现身就好了,我二人也好有个商议!”

郑玉容黯然一叹,有些委屈的说:“当时我见你抱在身前的是腾云哥,我简直吓呆了,待我神志恢复,他已要求你代他调查马老英雄被害的事了。”

马龙骧一听,下禁有些埋怨的说:“到了那步田地,你居然还不现身,实在令人感到费解。”

郑玉容正色焦急的说:“那时候我哪里还敢现身,我立刻转身就跑,赶快去告诉我干爹和长发师叔去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下由急声问:“什么?当时大头和长发两位师伯也在?”

郑玉容正色道:“他们两位老人家就住在莲花峰下的一家猎户家里。”

马龙骧一听,不由迷惑的问:“两位老人家当时住在莲花峰下做什么呀?”

岂知,郑玉容竟娇哼一声说:“还不是怕你欺负我?”

马龙骧听得先是一楞,接着俊面一红说:“我怎么会呢?”

郑玉容“噗嗤”一笑说:“是师叔伯你坐关期间发生了意外,才特地要我干爹前去照顾你的嘛!”

马龙骧“噢”了一声说:“不是有你照顾我了吗?”

郑玉容正色的说:“我一个人怎么成?就是干爹和我也不够,所以干爹才去请了长发师叔来协助。”

马龙骧心中一惊说:“原来长发师伯也在莲花峰下呀?”

郑玉容正容说:“有时候他还给我两人送饭来呢!”

马龙骧心中又一惊说:“饭不是你去峰下拿的呀?”

郑玉容一笑说:“我哪有那份本事,都是干爹和长发师叔送来,白天我守着你,夜晚都是干爹和长发师叔交换值班。”

马龙骧听罢内心立即升起一片感恩之意,这份恩情,他无论如何要报答的,因而感激的说:“长发师伯为我这样辛苦,真不知如何报答他老人家!”

郑玉容一听,忙说:“现在你不是正报答他老人家了吗?”

马龙骧听得一楞,不由迷惑的说:“现在?”

郑玉容立即解释道:“你现在受尽委屈扮演腾云哥,挽救了凤妹妹的性命,不就是报答他老人家吗?”

马龙骧忙说:“这算得什么报答,这是我应该实践的诺言呀!”

说此一顿,突然想起郑玉容前去报告的事,因而关切的问:“师妹,那天晚上,你将经过情形报告给两位师伯后,两位老人家当时有何表示?”

郑玉容黯然道:“干爹和长发师叔当然大吃一惊,可是,待等我们赶到落雁峰下,你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

马龙骧立即解释说:“我当时觉得应该尽快替马腾云办好调查马老庄主死因的事,所以埋了马腾云,就去了天王庄。”

郑玉容颔首说:“干爹和长发师叔断定你是去了潼关,所以也马上跟去了……”

马龙骧一听,立即不解的问:“两位师伯和你既然去了潼关,为什么不找我将事情弄清楚?害得我担心吊胆……”

话未说完,郑玉容已委屈的接着说:“我也这么说,可是,两位老人家经过一番长时间的计画……”

马龙骧迫不及待的问:“两位老人家怎么计画?”

郑玉容摇摇头,却有些为难的说:“我当时不在场,不知道两位老人家是怎么决定的!”

马龙骧见郑玉容神色迟疑,于是心中一动,立即沉声说:“你骗我,我不信你不知道,你不说就算了!”

说罢起身,举步就准备离去。

郑玉容一见,顿时慌了,伸手拉住马龙骧,急声说:“龙哥哥,这你不能怪我,是干爹和长发师叔都一再警告我,绝对不能告诉你!”

马龙骧惊异的“噢”了一声说:“竟有这等事?”

郑玉容焦急的说:“龙哥哥,两位老人家不愿意让你知道,也是为了你好,你最好不要再问两位老人家了!”

马龙骧立即沉声说:“为什么?”

郑玉容犹豫着说:“我不能说。”

马龙骧想到天香阁散播消息和跟踪他前去天王庄的事,说:“这么说,你在天香阁散播消息和去天王庄跟踪我,也都是两位老人家叫你这么做的了?”

郑玉容点点头说:“天香阁散播消息的是我,进入天王庄内的是干爹和长发师叔他们!”

马龙骧一听,这才恍然大悟,那天晚上他在庄楼上惊觉被人发现,原来是大头和长发师伯。

心念及此,不由望着郑玉容,关切的问:“这么说,那天晚上,两位师伯在龙头岩下打架,也是假的了?”

郑玉容一听,“噗嗤”笑了,说:“两位老人家本来是引你去劝架的,然后帮助你渡过难关,谁知,你看了几眼理都不理!”

马龙骧一听,立即低声说:“这么说,你也没有问大头师伯就哭了。”

岂知,郑玉容一听,竟娇哼一声,满面羞红,低头不理他了!

也恰在这时,院门方向,已传来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以及天南糊涂丐三人的谈话声。

马龙骧一声,立即低声说:“师妹,师伯他们来了!”

郑玉容一听,立即娇羞满面的说:“你一个人先去嘛!我待一会再去。”

马龙骧会意的一笑,应了声“好”,即先向斋室门前走去。

绕过一排修竹,即见三位怪杰俱都神情凝重的匆匆走来。

一看这情形,马龙骧断定必是智上法师,与上恩寺方面,没有将事情谈妥,另外生了枝节。

一俟三位怪杰来至近前,立即迎前数步,躬身一揖,恭声说:“三位老人家回来了!”

三位怪杰颔首“唔”了一声,什么也没说,迳自走进斋室内。

马龙骧紧跟身后进入,郑玉容也接着走了进来。

一俟三位怪杰落座。

马龙骧立即关切的问:“三位老人家可是由上恩寺来?”

话声甫落,大头鬼见愁已有些焦急的说:“那边的事早已解决了……”

说此一顿,突然望着郑玉容吩咐说:“容儿,你注意着门外,你凤妹妹来了,你咳嗽一声通知一下。”

郑玉容一听,立即低声应了声是,走出门外去。

马龙骧看得一楞,断定是谈有关马腾云的事。

岂知,大头鬼见愁却望着他,忧急的说:“骧儿,甘八确实不在上恩寺,大散关那边,只有你和容丫头凤丫头你们三个人前去了!”

马龙骧听得一惊,下由关切的问:“两位师伯和糊涂前辈呢?”

长发水里侯焦急的说:“魔窟方面已派来了大批高手,前来调查你师父的清修洞府,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必须分头前去阻止!”

马龙骧一听,立即沉声说:“骧儿也要前去。”

糊涂丐立即阻止说:“小子,你还是先去办甘八等人的事吧!魔窟派来的几个高手,我们三个老不死的还能应付。”

马龙骧一听,立即说:“三清观方面,有容妹、凤妹和柳大娘三人足够应付了……”

话未说完,大头鬼见愁已正色道:“你还不知道你闯的祸呀?邛崃派掌门人‘一阳子’决定散发武林帖,邀请各派掌门或长老,订期出席公证,评论你的罪状,或举行论武较技大会呢!”

马龙骧一听,星目冷芒一闪说:“他们派中长老,参与宵小行列,围攻马腾云致死,自己理屈不说,还敢厚颜散发武林帖!”

大头鬼见愁说:“这件事还早,最急切的是先捉住罪魁祸首的甘八,有了他的活口供,不怕邛崃派不俯首认输了。”

马龙骧一听,只得关切的问:“师伯,我师父现在怎样了?”

大头鬼见愁说:“你师父被困魔窟,只是失去了自由,没有生命之忧,一切都有人负责照顾,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马龙骧不由关切的问:“骧儿师父与魔窟之间不知究竟有什么嫌怨,师伯可否见告?”

长发水里侯说:“这一点你暂时不要问,将来你自会明白!”

马龙骧一听,心中不禁有气,但他绝不敢在三位尊长面前带出丝毫不满的语气,以致依然恭声问:“不知魔窟究竟在什么省份,什么山区?”

大头鬼见愁立即接口道:“告诉你你也找不到,届时师伯自会领你前去。”

马龙骧知道,即使再问下去,三位怪杰也绝不肯说,因而改变方式问:“这一次魔窟派来的高手,与骧儿在华山莲花谷掌毙的天戌将军等人,是否一路前来的?”

长发水里侯说:“不一路,这一次派来的,大都是武士。”

马龙骧听得虎眉一蹙道:“魔窟究竟是个什么组织?为何有的称为将军,有的却称为武士呢?”

大头鬼见愁说:“说来话长,概略的给你说,魔窟最著名的高手,共分三宫、九殿、十八武士,你在莲花谷掌毙的天戌将军,只不过是某一个宫下的高手而已。”

马龙骧听得心中冷冷一笑,但表面仍恭谨的说:“三宫属下的将军尚且尔尔,那‘九殿’十八武士想必也尽皆庸俗之辈?”

大头鬼见愁沉声说:“你掌毙的‘天戌将军’,只是某宫下的一名高手,武功略高于十八武士,但比九殿主司的武功,街逊一筹。”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自觉的脱口说:“魔窟竟有这么庞大而坚强的组织?”

一直没发言的糊涂丐说:“这便是你师父为什么不准你前去,以及大头、长毛两人目前为何不愿告诉你魔窟位置的原因了!”

话声甫落,门外已响起郑玉容的声音问:“柳大娘,你还没睡?”

接着是柳大娘愉快的声音说:“大家都没睡,我怎么敢睡?”

郑玉容一笑说:“凤妹妹还没睡呀?”

柳大娘笑着说:“我家小姐在长发前辈处谈话还没回来!”

话声甫落,室中人影一闪,长发水里侯飕的一声,首先纵了出去。

马龙骧心知有异,也紧跟大头、糊涂两位怪杰身后,飞身纵出屋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