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三十章 神木天尊

作者:忆文

也就在两个青年道人旋身栽倒的同时,黄影一闪,劲风袭面,立身观墙上的汤婉蓉也飞身纵了过来。

汤婉蓉一到,立即催促道:“快将这两人提进大殿内!”

马龙骧也怕在殿外目标显明,容易被观中道人发现,是以,急忙挟起两个青年道人飞身纵进大殿内。

汤婉蓉先机警的看了一眼左右身后,也紧跟着飞身而入。

两人一进大殿,这才发现殿内宽广高大,香烟弥漫,琉灯黄幔,供案神阁,满殿神像竟有数十尊之多。

马龙骧一见满殿神像,神情立变肃然,想到这些身入玄门、看破红尘的道人,居然仍存贪婪嗜杀之心,实在令人可恨。

心念间,顺手将两个青年道人放在地上。

就在马龙骧放下两道的同时,蓦闻汤婉蓉惊“咦”一声,急道:“咦?快看!”

马龙骧心中一惊,转首一看,只见正中供案的左侧暗影下,赫然倒着两名背插长剑的青年道人,看样子,显然是被人点了穴道。

转首间,已和汤婉蓉飞身纵了过去!低头一看,原来两个道人已被点了“黑憩穴”昏睡在地上。

马龙骧尚未俯身去解两道的穴道,汤婉蓉已揣测说:“看情形,这雨个青年道人显然是值更看守大殿的,现在正是初更二更时分,方才那两人必是前来换班的。”

马龙骧一听,立即颔首道:“你判断得不错,这两个道人可能是我凤妹妹点倒的,待我解开其中一人的穴道,一问便知!”

知字出口,微俯前身,舒掌在一个年纪较轻的道人身上拍了一下。

青年道人哼了一声,立即睁开眼睛。

马龙骧趁对方头脑尚未清醒之时,立即威严的沉声问:“我问你,方才是什么人点了你的穴道?”

青年道人楞楞的望着马龙骧和汤婉蓉,不停地眨着眼睛,显然是在竭力回想方才所发生的事情。

汤婉蓉一见,立即翻腕撤剑,“呛郎”一声,寒光电闪,长剑一指,剑尖已点在青年道人的颈间。

汤婉蓉同时叱声问:“快说,是什么人将你们两人点倒的?”

青年道人神情一惊,立即惶声说:“也是一位姑娘!”

马龙骧立即关切的问:“穿什么衣服?是不是红衣背双剑?”

青年道人连连颔首,惶声道:“是是……是穿红衣背双剑。”

马龙骧立即焦急的沉声道:“她人呢?去了什么地方?”

青年道人连连摇头,惶声道:“不知道……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汤婉蓉立即剔眉叱声说:“你不说实话,我的剑就往下刺了!”

说话之间,手中宝剑故意动了一动。

青年道人一见,吓得赶紧躲身转头,同时惶急的哭着道:“当时那位姑娘一进大殿,就将贫道点倒了,以后她的去向贫道怎的知晓?”

马龙骧用手示意汤婉蓉将剑收起来,同时,和声问:“贵观今夜为何这等清静?为何没有作晚课?”

青年道人见汤婉蓉已将宝剑收进鞘内,神情也显得略微安定些,这时见问,首先机警的看了一眼另一个道人。

马龙骧一见,立即宽声说:“你放心,他的穴道我们没有解!”

青年道人见另一人确实仍在晕睡,才胆怯的说:“因为今晚有贵宾前来!”

马龙骧和汤婉蓉一听,彼此迷惑的互看一眼,似乎在说看观中这份肃煞沉寂气氛,哪里像是欢迎贵宾?

汤婉蓉则沉声问:“贵宾到了没有?”

青年道人摇摇头说:“贫道不知!”

马龙骧心中一动,恍然似有所悟的问:“你指的贵宾可是南五台山上恩寺的度海大法师?”

青年道人立即摇着头道:“不是,上恩寺的度海大师早走了两三天了。”

马龙骧心中一动,不由关切的问:“可是回去了上恩寺?”

青年道人有些迟疑,但终于坦诚地道:“和我家二观主‘悟玄’道长一同去了崆峒山!”

汤婉蓉不解的问:“去崆峒山作什么?”

青年道人道:“听说是为了潼关天王庄马少庄主在落雁峰下杀了我家三观主‘悟尘’道长的事。”

汤婉蓉则不解的问:“马少庄主杀了你们三观主,与崆峒派何干?”

青年道人却正色道:“因为我家三观主是崆峒派现任掌门人‘离坤真人’的最小弟子,三观主死了,当然应该报告他知道。”

汤婉蓉见马龙骧蹙眉沉思,似有心事,而且,并没有要问青年道人的意思,因而继续问:“他们去崆峒山只是为了报告他们三观主已死的事?”

青年道人毫不迟疑的道:“当然不仅是去报告死讯,他们还要联合邛崃派,聚集所有精英高手,前去天王庄找马腾云算账!”

话声甫落,马龙骧的目光一亮,突然插言问:“我问你,两年前的中秋节,你是否也去了潼关天王庄?”

青年道人见问,立即摇着头道:“我没有去!”

马龙骧突然怒声问:“都是那些人去了?”

话说之间,双目如电,五指弯曲如钩的右手逐渐伸向青年道人的面门,同时发出“格格”慑人的声响,低沉有力地道:“快说,有一句谎话,我就将你的眼睛抓瞎,脸皮抓破!”

青年道人一见,大惊失色,魂飞天外,不由惊得惶声道:“三观主、二观主、以及妙字辈的弟子都去了!”

马龙骧立即逼问了句:“你是什么辈?”

青年道人赶紧回答道:“我是明字辈!”

马龙骧弯曲如钩的右手一直不离开青年道人的面门,这时既然问出杀害马老庄主的匪徒,确是三清观的道人所为,立即厉声问:“潼关天王庄的甘总管和萧二嫂来了三清观没有?”

青年道人连连颔首道:“只有甘总管和一个姓刁的老先生,没有什么萧二嫂!”

马龙骧知道萧寡妇不会那么傻,是以,放缓声音问:“那么甘八和刁账管呢?”

青年道人慌急地道:“他们都和大观主迎接贵宾去了?”

汤婉蓉在旁插言问:“今晚前来的贵宾是谁?”

青年道人惶急地道:“听说是西域顶尖人物神木天尊……”

话末说完,汤婉蓉娇靥立变,脱口一声惊“啊”,顿时呆了!

马龙骧一看汤婉蓉的神色,不由虎眉一蹙,迷惑的问:“怎么?你知道这个叫神木天尊的人物?”

汤婉蓉一定心神,立即焦急地道:“你不要问了,我们快些离开此地吧!”

马龙骧不由沉面迷惑的问:“为什么?”

汤婉蓉立即焦急的解释道:“听我家圣母说,十多年前,这个叫神木天尊的厉害人物,曾由西域前来中原,闹得中原天翻地覆,各大门派联手合作,费了半年时间,牺牲了无数高手,才把他逐回西域……”

话未说完,马龙骧已傲然冷冷一笑道:“这等身手人物,在下倒要见识见识!”

汤婉蓉一听,愈加焦急地道:“龙哥哥,不是我危言耸听,过甚其词,神木天尊的武功的确已到了超凡入圣的地步,昔年武当、少林、华山、点苍,以及丐帮的各派掌门人,俱都败在他的文昌笔下!”

马龙骧虎眉一蹙,立即迷惑的问:“你说神木天尊用的武器是文昌笔?”

汤婉蓉颔首正色说:“是的,他用的文昌笔,看来仅有一尺多长,其实笔管中,暗藏机簧,用时不但神其变化,而且可以任意增长。”

马龙骧听罢,立即轻蔑的笑了,同时傲然沉声说:“只靠机簧技巧取胜,算得什么顶尖高手呢?”

说罢,立即望看青年道人问:“神木天尊何时到此?”

青年道人说:“最迟二更时分!”

马龙骧虎眉一蹙,沉声说:“胡说,现在早已是二更天了……”

青年道人赶紧解释说:“神木天尊是由河上来,大观主等人早已去观后河边码头上去等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不由脱口急声问:“这话你可告诉了那位背双剑的红衣姑娘?”

青年道人只得点点头说:“那位红衣姑娘见观中冷清无人,问起原因,贫道不得不实话实说全告诉她了。”

马龙骧一听,心知不妙,立即望着汤婉蓉,急声说:“不好,我们得赶快去!”

去字出口,身形早已纵出殿外,足尖一点广台,身形腾空而起,飞上大殿前檐,再向龙脊上纵去。

汤婉蓉不敢怠慢,紧跟马龙骧身后,飞身纵了上来,一见马龙骧正向龙脊上纵去,立即焦急的宽声说:“你何必这么慌急呢?你那位凤妹妹自然知道厉害!”

话未说完,马龙骧已急声说:“你不了解她的个性!”

性字出口,身形已凌空而起,越过地下广院,直向第二进大殿飞去。

马龙骧飞驰间,举目前看,只见三进大殿的左右两边,房屋精舍不下数百间,观后岗上尽是松柏,一片漆黑,河边情形,什么也看不见。

游目打量间,已飞身越过第三进大殿,这才发现第三进大殿后面,同样的有一座高阶广台,笔直的甬道直通观后门。

后观门和前观门形式大致相同,而且,三门大开悬满了纱灯,每个门洞下,尚立着两名黑衣背剑的青年道人。

在足下的第三进大殿内,灯光明亮,直射殿外,隐隐有人声传出!

马龙骧看了这情形,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三清观”规模宏大,前后两座观门,前来进香的善男信女,由陆路来的可由岗前进观来。

而由水路来的,登岸后,则可经由后观门进来。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内力充沛,直上夜空,隐隐可闻的哈哈大笑!

马龙骧心中一惊,断定这声内力充沛的大笑可能发自河边,是以,凌空飞行的身形,仅在后观门上,略一点足,直向观外飞去。

后观门外依然是片广场,十数丈外,才是茂盛浓密的松林。

马龙骧关心陶萄凤安危,无暇隐密前进,身形落处,已达松林前缘,再一个起落,已纵进林内。

就在马龙骧纵进林内的同时,身后观门下立即响起两声大喝!

“啊,有人有人!”

马龙骧一心想赶到河边看个究竟,对观门下的道人吆喝,理也不理,沿着林内人工大道,直向正西驰去!

但是,就在数声大暍之后,接着传来一声娇叱!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顿时想起了汤婉蓉。于是,身形不停,衫袖疾拂,折身再向后观门驰去。

到达了松林前缘一看,只见汤婉蓉正手仗宝剑,由距离观门后十数丈的观墙上,飞身跃了下来。

把守观门的六个青年道人,已有四人仗剑迎了过去,而在汤婉蓉跃下来的观墙上也有三人正由观内飞上墙头纵下来。

马龙骧一见,知道汤婉蓉是由大殿右侧的房面上奔出来,因而被那面的警卫道人发现。

这时见向汤婉蓉攻去的道人竟有七人之多,正待大声暍阻,蓦见汤婉蓉剔眉一声娇叱:“这是你们自己找死!”

死字出口,倏然回身,手中实剑反臂一招“大鹏展翅”,幻起一道如银匹练,带起一阵剑啸劲风,猛向跃下墙来的三人扫去。

跃下墙来的三个道人的中间一人,长剑一竖,疾演“定海神针”,左右两道分向两侧散开,企图形成围攻之势。

但是,就在两道纵向左右的同时,汤婉蓉反臂扫出的一剑,突然变为“白蛇吐信”振腕挺剑探臂直刺!

马龙骧看得心中一惊,已到喉间的大喝也忘了喝出了。

因为,汤婉蓉这招“白蛇吐信”变化奇速,招式也狠毒,显然已动了杀机,慾将道人置于死地。

也就在马龙骧心惊的一刹那,寒光一暗,立即暴起一声刺耳惊心的惨噑,汤婉蓉的宝剑已刺进道人的前胸内。

紧接着,一声娇叱,撤剑蹲身,顺热一扫,挥剑如轮,迳向左右攻来的两道闪电斩去!

又是两声刺耳尖号,两个道人“咚咚”栽倒了。

马龙骧定睛一看,分由左右攻向汤婉蓉的两个道人,由膝以下,双腿俱被汤婉蓉的实剑给斩断了。

汤婉蓉在眨眼之间,连杀三个道人,出手灵俐快捷,就是剑术惊人的马龙骧也不由看得神情一呆。

也就在马龙骧神情一呆之际,汤婉蓉已飞身纵进林内。

由观门迎过去的四个道人哪里还敢追去,就在林外吆喝了数声,纷纷向被杀的三个道人身前奔去。

马龙骧一见,折身继续向河堤方向加速驰去。

这时,他才发觉了黄河帮的北岸总堂主“九环刀”褚刚彪的武功,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平庸的。

因为,以汤婉蓉这等身手的人,尚被逼得连连后退,险象环生,九环刀的武功也就可想而知了!

心念间,前面突然传来一阵清晰可闻的热烈采声!

马龙骧一听,知道距离河堤已经不远了,因为,在松林的尽头,已经看到一蓬灯光,直射半空。

为了看清那蓬灯光的究竟,马龙骧腾空而起,直向树梢上升去。

升上树梢一看,星目倏然一亮!

只见数十丈外的堤下河边上,正泊着一艘巨舟大船,船上宫灯百盏,十分明亮。

马龙骧凝目一声,只见那艘巨舟大船长度至少八九丈,三支高耸夜空的桅杆,业已经落帆。

巨舟形似画舫,但远远看来,又似宫殿!

方脊飞檐,绿瓦红椽,四面广窗,业已拉起了珠帘,在近百盏宫灯的照射下,清楚的看出内部布置得富丽豪华,金碧辉煌!

船舷高水数尺,船身画成了各式虎豹,金光闪闪,耀眼生花,极尽华丽之能事,显然是在招摇。

一道宽约八尺的精致搭板,上铺红毯,业已由船舷上搭到岸上。

这时,船舷上正立着男男女女,十数人之多,俱都面带喜色,注目望着船下的河滩上,看情形显然有人正在打斗。

凝目一看船舷上的那些男女,搭板左边的三五道人的身右,居然有甘八和刁账房两人在内。

再看搭板的右边,两个华衣青年,俱都腰悬实剑,两人一样的油头粉面,其中一人面孔胀红显然刚刚激烈的打斗过。

在两个油头粉面华衣青年的身后,尚立着四个垂髻小僮,小僮的身后则是八名美色不俗的少女。

八名少女,俱都十八九岁,头上一式宫鬓堆鸦,个个身穿绫缎云裳,有浅紫、有鹅黄、有翠绿、有天蓝,八人颜色俱都下同。

最令马龙骧注意的,是那八名少女,每人手中各拿一把孔雀翠羽绒毛扇,不知他们是用来取风还是御敌时的兵器。

马龙骧在踏枝飞驰打量间,身形已到了松林前缘,同时,林内的笔直大道,通过堤岸下的十数高阶,直达河边的码头前,那艘大船就停泊在码头上。

就在码头前的平坦沙滩上,两边排立了近百名黑袍道人,而在中间的空场上正有两团飘飞红影,挟着闪闪寒光剑影,激烈地打在一起。

马龙骧凝目一看,其中一人正是飞舞着鸳鸯双剑的陶萄凤。

再看另一人,头戴束发金冠,身穿锦绣簇花亮缎大红袍,生得白净面皮,飞眉、细目、胆鼻留着五柳长须,看来最多五十余岁年纪,手中一支长约八寸余的亮银文昌笔,正神出鬼没的向着陶萄凤浑身大穴点去。

马龙骧看得出,陶萄凤的双剑已显吃力,被对方的文昌笔已逼迫的只有退守,已无进攻之机了。

根据眼前情势,陶萄凤已是危在顷刻了。

但是,马龙骧看得出,对方有意炫耀他的笔法,要一直等到陶萄凤力竭气尽,让四周围观的人看个开心他才向陶萄凤下手。

马龙骧当然知道,这个手使文昌笔,相貌不俗的金冠红袍人物就是汤婉蓉所说的西域顶尖人物——神木天尊。

但是,他不敢在堤岸上就发声喝止,因为他已有了落雁峰下血的教训,他怕陶萄凤一分神,中了对方的文昌笔。

当然,他也伯因他的大声喝止,加速神木天尊的提前下手,是以,闪身泻下地面直向堤下的河滩上闪电扑去。

就在他闪电扑向河滩的同时,船上已有人脱口惊呼:“啊,有人!”

也就在惊呼甫落的同时,神木天尊一声大喝,手中文昌笔一招‘拂柳寻路’,拨开陶萄凤的双剑,直刺而进!

马龙骧一见,大吃一惊,脱口一声震耳厉喝:“鼠辈不得伤人!”

就在马龙骧厉暍的同时,神木天尊的文昌笔突然暴长三尺,“嘟”的一声,笔尖已刺进陶萄凤的左胸上。

陶萄凤一声尖呼,奋力挥出一剑,飞身暴退三丈。

也就在陶萄凤飞身暴退的同时,马龙骧已以疾雷奔电般快速身法扑到了近前,

暗蓄功力的右掌也猛的向神木天尊遥空劈去。

神木天尊一笔刺中了陶萄凤,心中正自得意,何曾将飞扑而至的马龙骧放在眼内?

这时见马龙骧身形尚在空中,便遥空劈来一掌,是以,冷哼一声,左掌一翻,轻描淡写的也劈出一掌。

两道强劲掌风就在身前三尺之处相撞,“蓬”然一声,劲风四射,神木天尊双肩一晃,竟被震得“咚咚”退了两步。

全场众人一见,脱口一声惊啊,俱都楞了。

马龙骧也趁掌风反震之力,飘然落在地上。

神木天尊拿桩站稳,面目立变狰恶,厉暍一声:“你再接本人一掌!”

厉喝声中,疾上两步,文昌笔交于左手,右臂一圈,振腕劈出!

一道海崩山啸般的狂飙,挟着慑人声响,直向马龙骧卷到。

马龙骧急怒交加,恨透了神木天尊,决心斗斗这个西域魔头,一见对方出掌,立即冷冷一笑说:“再接你十掌又有何妨?”

说话之间,右掌一翻,振腕推出——

“轰”然一声大响,沙尘飞扬弥空,劲风激旋带啸!

“咚咚”连声中,马龙骧和神木天尊同时退后了三大步。

神木天尊面色一变,脱口轻啊,真的楞了,因为他方才的这一掌,几乎将功力用至十成企图一掌将马龙骧击毙。

就在这时,马龙骧的身后突然响起陶萄凤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龙哥哥,你要小心,他就是西域厉害人物神木天尊!”

马龙骧闻声回头一看,心中一惊,面色大变,飞身扑了过去,因为就在对掌的一瞬间,陶萄凤已斜身侧躺在沙滩上。

只见陶萄凤娇靥苍白,微微地喘息,右手抚着右rǔ上方,手指间并有些鲜血渗出,显然伤得不轻。

请续看第二部《龙飞凤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