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一 章 阴指透心

作者:忆文

马龙骧这一惊非同小可,飞身纵了过去,蹲身将陶萄凤揽在怀里,一面移开陶萄凤的右手,一面察看伤势,同时急切地问:“凤妹,你觉得怎样?”

陶萄凤倒在马龙骧怀里,深情含有愧意的说:“神木天尊的文昌笔上可能有毒,我觉得浑身乏力!”

马龙骧一听,立即在怀内取出小玉瓶来,急忙拔开瓶塞,倒出一粒师父“莲花洞主”精心炼制的“太清玉虚丹”来。

于是顺手放进陶萄凤的樱口内,急声说:“快把这粒丹丸服下……”

话未说完,“神木天尊”已冶冷一笑说:“没有本天尊的独门解葯,最多一个对时,她便要香消玉殒了!”

马龙骧一听,心中立泛杀机,缓缓放下陶萄凤,目注神木天尊,一步一步的向前逼去,同时,切齿恨声说:“神木天尊,你算是什么西域厉害人物,原来也不过是个兵器喂毒,仰仗取巧胜人的宵小之辈……”

神木天尊一听,顿时大怒,不由剔眉厉声说:“好个大胆小辈,居然胆敢辱骂本天尊,快快报上名来受死!”

死字方自出口,一个满头灰发、面目瘦削、背黑穗长剑、穿黑缎道袍的老道,已由船舷上飞身落在神木天尊的身侧。

马龙骧定睛一看,正是和甘八刁账房站在一起的那个老道。

只见身穿黑缎道袍的老道生得扫帚眉、三角眼、獐头鼠脑、三撮鼠须,凑近神木天尊耳侧,闪动着目光,狞笑着说:“启禀天尊,这个少年人就是掌毙本观三观王,力劈邛崃派清心长老,新近崛起武林的天王庄少庄主马龙骧。”

神木天尊目注马龙骧,沉声说:“原来你就是天王庄的少庄主马龙骧!”

说话之间,马龙骧已到了神木天尊的身前不远。

马龙骧冷冷一笑说:“不错,正是本少爷!”

神木天尊方才在掌力上又算是吃了亏,这时,自然不敢再对掌了。

是以,冶冶一笑,一横手中文昌笔,轻蔑的说:“久闻潼关天王庄马家的‘风雷疾电剑’闻名武林,交手之时,电光闪闪,雷声隆隆,本天尊此番重历中原,也正要瞻仰这把名剑,瞧瞧有多厉害!”

马龙骧业已动了杀机,冷冷一笑说:“很好,本少爷也正准备用它!”

他横肘撤剑,呛啷一声龙吟,寒光如电一闪,“风雷疾电剑”已撤出鞘外!

黑袍瘦削道人一见马龙骧撤出实剑,神情一惊,转身就待离去!

马龙骧一见,立即怒声说:“站住!”

黑袍瘦削道人神情一惊,急忙止步,回身望着马龙骧,色厉内荏的冷声问:“你喊的可是贫道?”

马龙骧沉声说:“不错,我问你,你可是三清观的大观主?”

黑袍道人沉声说:“下错,贫道正是悟幻,你有什么话要说?”

马龙骧突然一指高立船上,神情惶惶的甘八和刁账房,厉声说:“我要你给我看管好那两个狗贼甘八和刁账房,本少爷回头再跟你要人和结算派人伪装匪徒前去天王庄肇事的血账!”

黑袍道人悟幻仗恃神木天尊在身边,听罢哈哈一笑说:“马龙骧,你死在眼前,还敢如此狂妄吗?天尊西域异人,此番重返中原,就是要先除去你们这些自称名门正派和侠义道上的人……”

话未说完,马龙骧已剔眉厉声说:“闭嘴,你赶快回船看姦甘八和刁账房两人,否则,待我为武林除害后,第一个先取你的性命……”

神木天尊厉声说:“好个大胆的小辈,居然敢将我喻为武林之害!”

害字出口,飞身前扑,手中的文昌笔幻起了一片寒光笔影,直向马龙骧的前胸,闪电地击了去。

马龙骧心中虽然恨透了神木天尊,但他知道神木天尊也并非等闲之辈。

当然,必要时他可用“天罡神功之精——天雷掌”击毙对方,但他怕悟幻、甘八等人因过份震惊而纷纷逃走。

是以,一俟神木天尊的文昌笔攻到,立即暗运神功,力透剑身,在光芒暴涨隐隐风雷声中,展开一套“天罡剑法”与神木天尊激烈的打在一起。

但见笔影如山,剑影如林,笔声呼呼,剑啸丝丝,神木天尊果然名不虚传!

十数招后,马龙骧警觉陶萄凤依然侧倒在原地,并没有盘坐调息或立起!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喝一声,挥剑将神木天尊逼退,同时,怒声说:“神木天尊,快将解葯拿出来,本少爷或许饶你不死!”

全场人众一听,神情俱都一楞,都觉得马龙骧的话太大太狂了。

神木天尊仰天一声厉笑说:“本天尊虽有独门解葯,但却未曾带在身上!”

马龙骧立即怒声说:“快命他们进船内取来!”

神木天尊狞笑说:“本天尊因为来时匆匆,将解葯忘记带在船上……”

马龙骧不由急切的怒声说:“解葯如何配制,快快说出配制方法来!”

神木天尊哈哈一笑说:“本天尊的独门解葯就在你的嘴里!”

马龙骧一声,顿时大怒,杀机再起,厉喝一声!

“老匹夫纳命来——”

厉喝声中,风雷声动,手中宝剑光芒暴涨盈尺,幻起一阵翻滚匹练,迳向神木天尊身前滚去!

“神木天尊”一见,面色立变,他惊觉到马龙骧的这次出手,较之方才大是不同,是以,也怒喝一声,挥笔相迎。

但是,一经交手,便觉情形有异,只觉风雷震耳,寒飙刺肤,四面八方都是寒锋电光。

神木天尊一看,心中一慌,大惊失色,一声厉暍,急按哑簧,手中文昌笔尖再度弹射而出,笔杆顿时增长了三尺。

马龙骧见神木天尊故技重施,冷哼一声,长剑连挥!

一阵“嚓嚓”声响,寒光如电连闪,神木天尊的文昌笔被马龙骧的连闪剑光立即削为数断,最后只剩下了不足八寸长!

神木天尊一见,大惊失色,不由惶声厉噑:“快去将那红衣女子擒住!”

话声甫落,立在船舷上尚不知神木天尊已处危境的两个华服青年,一听这声惶急厉噑,才知事态不妙。

只见两个油头粉面的华服青年迳向倒卧沙滩上的陶萄凤扑去。

马龙骧一见,大吃一惊,不由高声疾呼:“汤姑娘快来,汤姑娘快来!”

但是,连喊两声,堤上竟无丝毫反应。

马龙骧一见:心中尤为焦急,而神木天尊不但加紧了攻势,两个华服青年,也正飞身向陶萄凤扑去!

再看陶萄凤,娇靥虽然已经转回红润了,但是两目合闭仍然没有坐起来调息或挺身跃起的意思。

马龙骧惊急之下,顿时想起了夺命罗刹传授给他的佛门霸道武功——“透心针”和“阴柔指”。

虽然,他并不愿意用这两种霸道阴毒的功夫,但是为了要救陶萄凤的性命,已由不得他自己了。

是以,大暍一声,身形旋飞而起,左手两指连连弹出!

就在马龙骧两指弹出的同时,两道白芒一闪而逝,而飞身扑向陶萄凤的两个华服青年也已同时发出了两声刺耳惊心的凄厉惨噑,两手扑天,踉跄了数步,相继栽倒在沙滩上,登时双双气绝身死。

也就在马龙骧身形腾空的同时,神木天尊深觉良机难再,大喝一声,腾空而起,就在马龙骧伸臂弹指的同时也遥空劈出一掌。

马龙骧早已运起神功,因而在方才弹出“阴柔指”的时候,指风中便有一缕天罡神功的精气在内,所以清楚的看见两缕白芒一闪而逝。

这时,神木天尊身后偷袭,暗中发掌,惊怒之下,无暇再多想,就用弹指的左掌反臂劈出!

只见耀眼青芒一闪,接着是一声震耳慾聋的霹雳暴响!

身形尚在半空的神木天尊身形像断线的风筝般,挟着一声刺耳惊心的凄厉惨叫,翻翻滚滚的直向河中飞去!

“哗啦”一声大响,水珠激射,浪花飞溅,神木天尊的尸体直坠河内,随着浪花的消失再没有浮上来。

由于那声“哗啦”水响,使全场惊呆的悟幻和甘八等人顿时惊醒,一阵慌惶张望,纷纷准备觅路逃亡!

但是,就在神木天尊尸体落水的同时,马龙骧已疾泻落地,立即左手三指一捏,震耳一声厉喝:“悟幻、甘八不要动!”

喝声一起,悟幻和甘八刁账房等人,果然纷纷止步,俱都神情惶急的望着马龙骧的左手三指!

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马龙骧的手指一弹,至少他们三人中的两人便要应指栽倒而登时气绝了!

沙滩上虽然左右围立着近百背剑道人,但都形如木雕,噤若寒蝉,个个都好像泥塑木雕的一般。

马龙骧虎眉飞剔,星目若炬,注定高立船舷上的悟幻和甘八刁账房三人,沉声说:“悟幻,你先点了甘八和刁账房的穴道,然后将他们挟下船来。”

甘八和刁账房一听,面色大变,目光一阵游栘,惊急地盯在悟幻道人的脸上,显然不愿俯首就擒。

刁账房面色苍白,冷汗如泉,眼神情急的透过老花眼睛,向着马龙骧望来,完全是一副畏缩怕死之态,干枯瘦小的身体已在簌簌地颤抖了。

马龙骧深怕夜长梦多,久而生变,因而厉声催促说:“悟幻,还不下手!”

就在马龙骧厉声催促的同时,甘八突然厉噑一声,猛的抱起悟幻道人,飞身向船下水中跃去!

围立沙滩上的群道一见,立即发出一片惊呼!

也就在群道惊呼的同时,早已运功捏指的马龙骧立即大暍一声,左手中、食两指已应声弹出了。

只见两缕白芒一闪,看看跃进水内的甘八和悟幻,相继闷哼一声,“哗啦”一声大响,同时坠进水内!

群道一见,顿时大乱,纷纷向河边奔去。

原来就立在船舷上的其他三个道人也一定心神,相继跃进河水内。

船舷上只剩下张口结舌、惊恐慾绝的刁账房了,原先的四个小僮和八个美丽少女早巳惊慌万状地奔进大船舱厅内。

马龙骧为了留刁账房一个活口,以便向马家交代,立即沉声说:“刁先生,你下来,和我一块回天王庄去。”

岂知,刁账房竟像疯狂了一般,一面转身向船头狂奔,一面两手扑天,连声狂喊:“少爷饶了我,少爷饶了我……”

马龙骧一见,顿时大急,他又不敢离开陶萄凤,以防陶萄凤被慌乱的道人掳去,作了要胁的人质。

是以,焦急地连声急呼:“刁先生快回来,我绝不杀你……”

但是,呼声未毕,刁账房已疯狂的奔到船尽头,一声惊恐惨叫,左脚踏空,一头栽进河中。

只听“哗啦”大响一声,水花高溅船上,刁账房再没有了回声!

马龙骧转首再看,一群跃进河内的道人已将悟幻和甘八两人的尸体捞到沙滩上来。因为船前水流缓慢无力,所以两人的尸体末被河流冲走。

马龙骧觉得甘八被杀、刁账房落水,都是他们谋财害主、勾结匪徒应得的报应,实在说,还算是便宜了他们。

因为,如果将甘八刁账房活捉解回天王庄,即使不抽筋剥皮也会被全玉马寨的人活活打死!

但是,三清观大观主悟幻的死,必须交待清楚。

这时见群道将悟幻的尸体捞起来,立即沉声说:“诸位道长,俗语说:‘从者不究,谋者有罪。’我说这话,诸位道长心里一定明白,两年前的中秋节前一天,在场的诸位道长中曾有不少人随同悟玄、悟尘二人,光临天王庄杀死老庄主,肆意地大闹了一阵……”

说至此处,近百道人中,有不少面带愧色的彼此互看了一眼。

马龙骧继续说:“你们大观主‘悟幻’虽然没有前去,但他却是与甘八接头计划的主谋人物,在下杀了他,一点也不冤枉他!”

说此一顿,以诚恳的态度和声说:“诸位道长,既入玄门,必然矢志悟道,早已看破红尘,贵观二观主‘悟玄’与南五台山上恩寺的度海和尚,连袂前去崆峒山,也不过是搬弄是非滋惹事端,到时候仍要驱使诸位,非但得不到清修诵经,甚或丧失了性命,奉劝诸位,另立观主,重兴门户,作一个道高志洁的玄门弟子……”

话末说完,近百道人中已有不少人,朗声宣了个佛号,悲痛的说:“无量寿佛,贫道等罪莫大焉,幸蒙少庄主宽宏大量,下究既往,贫道等誓志改过,重整三清观,诵经伴佛,苦修正果。”

马龙骧和声说:“诸位道长能够知过悔改,乃贵观神明指点,得以重回光明之路,现在,请哪一位道长,进入船内索少许解葯,为在下凤妹解毒?”

话声甫落,群道中一个年龄较长的道人欣然说:“贫道去取!”

取字出口,飞身纵上船舷,急步走进舱厅内。

马龙骧蹲身一看,只见陶萄凤双目微闭,口中有些喘息,因而关切地问:“凤辣,你觉得怎样?”

陶萄凤缓慢的睁开眼睛,幽怨的望着马龙骧,有些喘息地说:“服了‘大清玉虚丹’后已经好多了,只有左胸麻木,周身不能运动,真气也不畅通似的。”

马龙骧宽声说:“凤妹,请安心,我已经请人去船上取解葯去了。”

陶萄凤一听,反而迷惑的问:“神木天尊不是说忘记带解葯来了吗?”

马龙骧一听,心中暗吃一惊,知道陶萄凤的头脑一直在清醒着,方才的谈话、对话,一切打斗经过她都听到看到了。

所幸方才的对话都是以“天王庄”少庄主的身分说的,他自信对答得体,绝不会露出破绽马脚。

心念电转,立即笑首说:“那是神木天尊放刁,他既然使用喂有剧毒的兵器,岂能不把独门解葯带在身旁!”

陶萄凤一听“身旁”,立即担忧的说:“解葯可能在‘神木天尊’的身上!”

马龙骧听得心头猛然一震,焦急的凝目望着激流滚滚的河面!

陶萄凤无力的说:“这么湍急的水流,神木天尊的尸体早被冲走了!”

马龙骧一听,心中十分懊悔,方才不该施展神功之精的“天雷掌”将神木天尊震毙,如果留对方一口气在,陶萄凤也许早已无事了。

正在望着滚滚河面发呆,蓦见方才进入船厅的那位道人连劝带求的引出一个拿着绒毛羽扇身穿黛绿的美丽少女来。

只见身穿黛缘的美丽少女粉面苍白,双眉紧皱,一双明亮眼睛哭得红红的,胆怯的有些下敢过来。

而马龙骧一看这情形,心中着实吃了一惊,一种不吉祥的预感立时掠过了他的心头——陶萄凤恐怕是无救了。

因为根据那道人脸上的焦急神情,以及黛衣少女的哭哭啼啼,显然船上的人都不知道神木天尊的独门解葯放在什么地方。

心念间,那道人已引着黛衣少女下了搭板走了过来。

道人先向马龙骧说:“马少庄主,这位姑娘可能知道毒伤如何救法!”

马龙骧一听,立即谦和的说:“多谢道长!”

道人见陶萄凤在左胸上,恐他在场不便,是以稽首说:“少庄主如无他事吩咐,贫道告退。”

马龙骧赶紧谦和地说:“道长请便!”

他立即又望着黛衣少女,和声问:“姑娘是神木天尊的什么人?”

黛衣少女见问,立即哭声说:“我不是他的什么人,我也是被害人!”

马龙骧惊异的“噢”了一声,不由关切的问:“你是怎样的被害?”

黛衣少女流着泪,举手一指倒卧地上的陶萄凤,低声说:“我们和这位姑娘一样,也是被神木天尊用文昌笔刺中了,然后再由他给疗毒治伤,趁我们四肢无力时侮辱我们……”

说着,转身一指大船说:“船上的另七位姊妹也是在同样的情形下,被神木天尊留在船上的。”

马龙骧不由切齿恨声说:“想不到神木天尊竟是一个如此无耻之徒!”

黛衣少女立即望着马龙骧,急切的说:“少庄主,这位姑娘伤的部位和我们船上所有的女孩子伤的部位相同,距离心脏很近,你要赶快疗治……”

马龙骧一听,赶紧焦急地问:“请问姑娘,神木天尊是用什么葯解毒?”

黛衣少女见问,尚未回答,粉面已红了,久久才迟疑的问:“少庄主,这位姑娘是你的什么人?”

马龙骧被问得一楞,他闹不清黛衣少女何以要问这个问题,因而,不自觉的回头去看身后地上的陶萄凤。

一看之下,发现陶萄凤正以一双秋水般的明目盯视着他。

马龙骧被看得心中一惊,赶紧望着黛衣少女,讪讪地说:“她是我的世妹……不过……我们已论及嫁娶……”

黛衣少女一听,立即愉快的说:“那就好治了,不过……”

说至此处,娇靥仍升上两片红云:“神木天尊没有什么独门解葯,他治疗我的时候都是嘴里含满了酒,在伤口处吸吮,然后再把口中的酒和血吐掉。”

马龙骧听得脱口一声轻“啊”,顿时呆了!

黛衣少女一见,立即焦急的催促说:“马少庄主,时间愈拖久了愈不好治,等到一个对时,毒气攻心,任何灵丹妙葯都救下活了!”

马龙骧再度“啊”了一声,慌忙将地上的陶萄凤轻抱起来,一阵东张西望,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了。

黛衣少女一见,立即催促说:“马少庄主,要找一个清静避风之处,直到伤处的肌肉渗出了鲜红的鲜血,才可停止救治!”

马龙骧托抱着陶萄凤,方寸已乱,连连颔首应是,展开轻功飞身纵上河堤,穿进松林直向岗前驰去。

这时候他已不敢再喊汤婉蓉,假设汤婉蓉在的话,方才他叫她的时候她已经现身入场了。

他托抱着陶萄凤,不便再穿越三清观,以免再发生意外的阻拦和麻烦,以致延误了救治时间。

于是,身形斜飞,沿着南观墙,直奔观前。到达观前放马处一看,只见乌驹和红鬃仍在原处悠闲的活动着,汤婉蓉的马果然不见了。

马龙骧这时的心情反而有一种轻松感觉,因为有汤婉蓉在场不但与事无补,反而碍了事情。

心念间,已到了乌驹马前,飞身纵落鞍上,用腿一夹马腹,直向岗下驰去,红鬃马一声低嘶,立即跟在乌驹马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