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三 章 暗露机锋

作者:忆文

马龙骧心头一震,正待说什么,陶萄凤已迷惑的问了:“龙哥哥,法师炼制的不是‘菩元丸’吗?怎的好端端的又炼制什么‘太清玉虚丹’呢?”

马龙骧心中一惊,强自一笑说:“我想一定是因为‘太清玉虚丹’优点较多之故吧!”

说此一顿,赶转变话题,催促说:“现在酒来了,我们快疗毒吧!”

陶萄凤一听说疗伤,一张美丽娇靥立即羞红得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不由羞怯的低声问:“伤处怎么个看法?”

马龙骧本来心情很平静,但看了陶萄凤的羞怯相,闹得他不自觉的也紧张起来,只得迟疑不安的问:“你说怎么个看法?也不能隔着衣服吮毒呀!”

陶萄凤一听“吮毒”,不但芳心更跳起厉害,而且,内心也对马龙骧充满了更多的爱意和感激!

于是,深情的望着马龙骧,羞怯的一笑,撒娇的说:“你闭上眼睛。”

马龙骧一听,只得闭上了眼睛。

刚闭上双目,又听陶萄凤忍笑嗔声说:“转过身去。”

马龙骧无奈,只得转向床外,心想,闭上眼睛还要转脸向外,那闭眼睛岂不是多此一举!

他心中虽然如此想,但依然将两眼闭得紧紧的。

接着一阵“嗦嗦”衣响,同时传来陶萄凤的叮嘱说:“我没说好,你可不能转过来哟!”

马龙骧只得颔首说:“我知道。”

只听陶萄凤“格格”一笑说:“好啦,你可以转过来啦!”

马龙骧听说可以转身了,突然之间,心跳加剧,反而有些迟疑,他回头一看,却见娇靥微红的陶萄凤双目紧闭侧面向里。

再看看她的左胸上,一片“卜卜”跳动的羊脂玉上,赫然有一个龙眼大小的鲜红血洞,因而心中一喜,脱口急声说:“凤妹,快看,毒性已完全退了。”

正待马龙骧含酒吸吮她左rǔ上方伤口的陶萄凤,闻声突然转首睁开了眼睛。

马龙骧一见,立即一指伤处说:“你看,伤口已变成鲜红色了。”

陶萄凤掀头一看,左手一动,她原先掩在衣下的玉峰突然弹了出来,吓得她轻“啊”一声,赶紧又用衣襟掩住。

羞急间,急忙去看马龙骧,只见马龙骧早已将一双星目闭上了。

于是,“噗嗤”一笑,说:“谁叫你把眼睛闭上啦?”

马龙骧听得一楞,急忙睁开了眼睛,他发现陶萄凤微翘着螓首,忍笑含嗔,娇靥通红,一双明目中闪着爱的光辉,酥胸半露,玉峰微突,这实在是一幅充满了美的魅力的诱惑图。

陶萄凤见马龙骧看傻了,不由“噗嗤”一声羞笑,嗔声说:“你看该怎么办嘛?”

马龙骧急忙一定心神,久久才迟疑的说:“伤口已没有了毒,我想不用吮了吧!”

陶萄凤一听“吮”字,羞得几乎想用被盖住了头。

马龙骧却继续说:“现在只有再用一粒‘太清玉虚丹’,用滴酒化开,敷在伤处,半日之后便可对口了。”

陶萄凤只是深情的望着马龙骧,什么也没有说。

马龙骧急忙在怀中取出小玉瓶,倒出了一粒“太清玉虚丹”来,同时用手指在酒瓶中沾了一滴酒,滴在玉虚丹上。

一俟“玉虚丹”溶成泥状,立即敷在陶萄凤的伤口上,陶萄凤娇躯一颤,同时蹙眉呻吟了一声!

马龙骧一见,立即关心的问:“痛得厉害吗?凤妹。”

陶萄凤蹙眉一笑说:“微微有些阵痛。”

马龙骧只得宽慰的说:“一会过去,就会好起来!”

果然,马龙骧将“玉虚丹”轻轻敷好,小心的为陶萄凤将衣襟掩上,陶萄凤已将一双明目闭上了。

马龙骧以为陶萄凤睡着了,但是,他却发现陶萄凤酥胸急剧起伏,长而密的睫毛也不时颤抖着,娇靥通红得又复如一个熟透的苹果。

看了这情形,马龙骧不由暗吃一惊,他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是伤口剧痛,在陶萄凤的娇靥上,却毫无痛苦之色,如果说是睡着了,她的长而密的睫毛却在颤动!

马龙骧楞了一阵,觉得还是去向“闹海蛟”请教一下的好。

心念已定,屏息蹑步,迳向内室门口走去。

就在他举手掀开珠帘的同时,身后突然响起陶萄凤的嗔声娇喝:“站住!”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浑身一颤,急忙停身止步,但是,他的右手却仍作着掀帘的姿势!他心惊的不是突然被陶萄凤喝住,而是在陶萄凤的娇喝中有哭的声音在内。

就在他心惊止步的同时,陶萄凤继续嗔声问:“你要去哪里?”

马龙骧见问,只得放下右手,转过身来。

转过身来一看,着实吃了一惊,神情不由一呆!只见陶萄凤就在他转身走至室门口的一瞬间胀红如火的美丽娇靥突然变得如纸苍白。同时,柳眉微蹙,满眶泪

水,点点珠泪滚落香腮,樱chún微闭,微显*挛,一脸的幽怨之色。

马龙骧一定心神,急忙解释说:“我想去请屠老英雄来!”

陶萄凤立即嗔声问:“请他来作什么?”

马龙骧见问,只得讪讪的说:“我方才见你情形特异,闹不清是怎么回事,所以想去请屠老英雄来看一看……”

话末说完,陶萄凤已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马龙骧一见陶萄凤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因而也住口不说了,看她那副神情似乎有些啼笑皆非的样子。

陶萄凤见马龙骧楞楞的望着她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气得嗔声说:“你根本不喜欢我。”

马龙骧不便说什么,只得无可奈何的说:“我喜不喜欢你,你自己心里知道!”

陶萄凤颇含妒意的说:“以前说这话我还相信,现在,哼!谁知道?”

马龙骧自然知道陶萄凤指的是郑玉容,只得焦急的说:“你不相信,我又有什么办法!”

陶萄凤立即嗔声说:“我要你咒誓!”

马龙骧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咒誓?咒什么誓?”

陶萄凤立即接口说:“你要向天咒誓,你是真的喜欢我!”

马龙骧心思电转,觉得如果不依言宣誓,势必立即闹翻,这不但违背了两位师伯的意思和苦心,也深觉愧对泉下的马腾云。

好在,陶萄凤要求的只是喜欢她而已,凭良心说,他是真的喜欢陶萄凤,这可由她离开古佛寺后,他脑海里无时无刻不浮现着她的倩影而证实。

但是,喜欢并不一定是要占有她,甚或娶她陶萄凤为妻,因而,他毫不迟疑的两眼望着房梁肃容说:“皇天在上,弟子马龙骧在下,现在为了表明弟子的确喜欢陶萄凤姑娘……”

话未说完,陶萄凤突然嗔声说:“什么?你居然喊我姑娘?”

马龙骧一听,只得无可奈何的解释说:“对老天爷宣誓,当然要说出你的姓名性别了,难道对老天爷还称呼你凤妹?万一将来又有一个凤妹……”

话末说完,陶萄凤立即撑臂坐起来,嗔声说:“什么?原来你心眼里早就有了另娶一房的打算呀?”

马龙骧一听,只得焦急的分辩说:“哎呀,我的意思是说我宣的誓是针对你一人呀!”

陶萄凤想了想,深觉有理,只得有些歉意的说:“好吧,算你有理,你继续咒誓吧!”

马龙骧一听,只得继续说:“为了表明弟子的确喜欢陶萄凤姑娘,特此宣誓,如有虚假不实天神同遗,人鬼共弃,谨誓!”

话声甫落,陶萄凤立即“噗嗤”笑了,同时,刁钻的笑着说:“还有,要说明只喜欢我一个人,不得我的允许,决不娶任何女子为次妻,如不遵守誓言,天诛地灭!”

马龙骧听得大吃一惊,暗呼糟糕!

恰在这时,屋外已传来了脚步声和闹海蛟的咳嗽声!

马龙骧一听是闹海蛟的声音,心中不由暗自念佛!

但是,他在表面上却镇定的说:“哦!屠老英雄来了!”

陶萄凤冰雪聦明,焉能看不出马龙骧面有难色?

是以,樱chún一撇,娇哼一声,特的压低声音轻蔑的说:“哼,看你怕的那副样子,告诉你,我不会反对你娶容姊姊就是,何必吓得蹙眉瞪眼变颜变色的?”

马龙骧正待解释什么,房外已响起闹海蛟的声音问:“少庄主,好了吗?”

马龙骧一听,赶紧以愉快谦和的声音回答说:“好了,老英雄,请进!”

说话之间,举步迎出室门。

只见“闹海蛟”屠晋兴满面含笑,领着一个少妇和一个少年,提着两个饭篮,已由屋外走进来!

“闹海蛟”一见马龙骧,立即笑着说:“少庄主和陶姑娘想必饿了,老汉特命他们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聊充腹饥。荒僻小村,无甚美食,只是些粗肴淡饭,还望少庄主不要介意!”

马龙骧一听,赶紧拱手谦逊说:“老英雄太客气了,如此盛情款待晚辈不知如何感谢才好。”

闹海蛟哈哈一笑,又敛容正色问:“陶姑娘的伤势如何?”

马龙骧立即颔笑说:“已经好了!”

说话之间,只见室内珠帘一掀,陶萄凤已重整云鬓和上装,含笑走了出来。

陶萄凤一见闹海蛟,立即施礼恭声说:“晚辈陶萄凤,参见老英雄!”

闹海蛟哈哈一笑说:“不敢当,不敢当,陶姑娘快不要如此!”

说此一顿,继续谦逊说:“老汉命他们准备了些粗肴淡饭,特为少庄主和陶姑娘送来!”

说着,转身一指少妇和少年,介绍说:“这是三小犬和次儿媳!”

马龙骧与陶萄凤正待说什么,少妇和少年已向他们见礼了。

于是,寒喧数语,即令他们将酒菜摆在紫竹方桌上。

一俟少妇少年退出,闹海蛟立即肃容!

马龙骧谦让再三,闹海蛟坚以主人身分,推辞上坐,马龙骧无奈,只得和陶萄凤分别坐在客座上。

只见桌上三副杯筷,五道小菜,俱是鱼蟹鸡鸭之类,甚是丰富。

闹海蛟亲为马龙骧和陶萄凤满上了酒,即和马龙骧干了三杯,陶萄凤仅是沾chún相陪。

三杯过后,闹海蛟才笑着说:“今晚能在寒舍与少庄主陶姑娘把酒谈论,的确是一件意外幸事,尤其陶姑娘的伤势痊愈得这么快,更令老汉高兴。”

马龙骧虽然表面上平静含笑,状至愉快,但他的心理却极矛盾,而又忐忑不安。

他非常希望能在闹海蛟的口中探听一些恩师莲花洞主昔年以潇湘仙子行道江湖的事迹。

但是,由于陶萄凤在场,又怕闹海蛟问起“太清玉虚丹”的真正来历,以致引起陶萄凤的怀疑。

这时见闹海蛟谈起陶萄凤的笔伤,赶紧岔开话题说:“真没想到,以神木天尊那等身手的人物,居然使用喂毒的兵器,而且,笔中暗藏机簧,仗恃技巧取胜。”

闹海蛟叹了口气说:“据老汉所知,神木天尊的文昌笔是专在对付美丽少女时才使用,陶姑娘这次幸能即时逃出来……”

陶萄凤一听,立即解释说:“晚辈中笔后,立时感到头昏目眩、四肢乏力,站都站不住哪里还有逃走的能力?”

闹海蛟想是早已知道神木天尊文昌笔的厉害,只是他不便开口说出罢了!这时一听装作不解的问:“陶姑娘是怎样逃脱‘神木天尊’的魔掌!”

陶萄凤深情的看了马龙骧一眼,笑着说:“就在晚辈负伤的一刹那,我龙哥哥恰巧也赶来。”

闹海蛟惊异的“噢”了一声,转首望着马龙骧,有些不信的问:“少庄主是在神木天尊手下将陶姑娘救出来的?”

陶萄凤一看闹海蛟的惊异相,不由“噗嗤”一笑,说:“我龙哥哥还一掌将神木天尊震毙在河里呢!”

闹海蛟听得浑身一颤,脱口一声惊“啊”,看情形他似乎不敢相信他的耳朵,昔年大闹中原的神木天尊会死在马龙骧的掌下?

陶萄凤一见,立即有些不高兴的说:“屠老英雄,你忘了我龙哥哥在落雁峰下,一人力毙时下三个高手的事了吗?而且,其中还有一人是邛崃派‘一阳子’的师叔呢?”

闹海蛟听了并不感到惊奇,因为他早已听到了以上的消息,只是他一直怀疑智上法师调敦的徒弟,怎会有如此惊人的功力。

是以,他立即点点头说:“老汉早已听说过了,下过……”

说此一顿,他不便直接说出他的心事,只得改口问:“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发生的?”

马龙骧为了向陶萄凤和屠晋兴表示他的确是道道地地的马腾云,立即将马老庄主被害,甘八等人勾结歹徒,以及陶德送信,一直说到由古佛寺前去三清观!

当然,陶萄凤在古佛寺因看到他马龙骧和郑玉容并肩而坐,负气出走,前来三清观的事给删掉了。

闹海蛟听罢,不由赞叹的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暗露机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