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六 章 两情相洽

作者:忆文

根据距离推断,那片灯光范围较之突崖脚下的庄院大多了,显然,那里才是“圣母教”的总坛。

陶萄凤看罢,立即提议说:“龙哥哥,我们到那片灯光前去看看!”

马龙骧知道陶萄凤的个性,而且,两人原来就决定去探圣母教总坛的,是以,颔首说:“好吧!那里可能才是圣母教的总坛……”

话未说完,一声隐约可闻的烈马怒嘶,随着山风飘来!

陶萄凤神色一惊,娇靥立变,脱口急声说:“龙哥哥,不好,有人偷马!”

马龙骧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你怎的知道?”

陶萄凤毫不迟疑的说:“这是小红的声音,我听得出来!”

话声甫落,又是一声隐约可闻的烈马怒嘶传来!

马龙骧一听,立即催促说:“那我们快走!”

走字出口,当先起步,即和陶萄凤沿着来时的路径如飞驰去。

马龙骧一面飞驰,一面暗自生气,进入山区一直没有碰到一个人影,这时将近二更反而有人前去招惹马匹。

飞驰中,又是两声烈马怒嘶传来!

马龙骧一听,身法立时加快,为了座马免受惊扰,同时提气发出一声直上夜空的悠扬长啸!

啸声一起,宿鸟惊飞,群峰回应,余音历久不绝!

一声啸罢,已到横岭上,凝目一看,只见一个一身银白亮缎劲衣的青年,和四个银灰劲衣的壮汉,正围在洞口前。

而乌驹红鬃两马却双双挡在洞外,昂首竖鬃不让银缎劲衣青年等人擅自进入洞内。

俗语说:“宝马通灵”这话果然不假。

想是马龙骧的那声长啸阻止了亮缎劲衣青年等人的继续向两马的攻击,这时五人正向横岭上望来。

陶萄凤一见,顿时大怒,不由脱口一声娇叱:“何方鼠辈,胆敢拉动姑娘的马匹?”

娇叱声中,身形凌空而起,宛如一朵红云般,直向银缎劲衣青年等人扑去!

马龙骧一看四个壮汉的衣着一致,颜色相同,断定是圣母教的教徒,那个银缎劲衣青年自然是四人中的头目。

为了怕陶萄凤与对方发生冲突,立即悄声警告说:“凤妹,他们可能是圣母教的人!”

说话之间,已到了近前。

马龙骧和陶萄凤同时杀住身势,这才看清银缎劲衣青年,生得面如冠玉,chún红齿白,浓眉大眼,一脸的傲气,看年纪最多二十五六岁!

陶萄凤想是听了马龙骧的警告,虽然娇靥罩霜,凤目含威,忿忿的望着银缎劲衣青年,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银缎劲衣青年一见马龙骧和陶萄凤,立即傲然沉声问:“这两匹马可是你们的?”

马龙骧见银缎劲衣青年神态狂傲:心中甚是不快,但他为了顺利见到玉面婆婆,只得微一颔首说:“不错,正是在下的马匹!”

银缎劲衣青年以轻蔑的目光扫了马龙骧和陶萄凤一眼,继续问:“看样子,你们并非初历江湖的生手,为何不知控制时间,早一些落宿住店,何以非到这荒山野洞中来过夜呢?”

陶萄凤一听“荒山野洞”,娇靥通红,顿时大怒,正待说什么,马龙骧已向她挥了一个手势同时沉声说:“什么时候宿店,甚至为什么在此地过夜这是在下的事……”

话未说完,银缎劲衣青年已怒声说:“但是你们可知道你们是宿在太白山区吗?”

马龙骧傲然一笑说:“太白山乃天下人的大白山,任何人都可来此游历,任何人都可在太白山区过宿,不知阁下有何权利过问?”

银缎劲衣青年一听,立即怒声说:“太白山区乃本教总坛重地,对任何进入本山区的可疑人物本教巡山人员都有责问之权!”

马龙骧冷冷一笑说:“太白山区方圆超过百里,即以此地说,距离贵教总坛,恐怕也在十里以上距离……”

话未说完,银缎劲衣青年神色立变,突然怒声问:“怎么?你们敢是前来暗探本敦总坛?”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不错,只因前来拜见贵教圣母,进入山区后人踪末见,天色已晚,特在此洞暂歇一宿,明日再去贵敦总坛,方才见有人在岭上驰过,特地出外一看,顺便看循贵教总坛位置,也好明日造访!”

话声甫落,银缎劲衣青年已冷冷一笑说:“这么说,你阁下可能就是潼关青龙岗天王庄的少庄主了?”

马龙骧听得心头一震,不由惊异的问:“阁下尊姓大名,怎的认识在下?”

银缎劲衣青年也不报出自己姓名,反而冷冷的沉声问:“既然前来拜见我家圣母,可有拜帖呢?”

马龙骧立即颔首说:“有,途中早已备妥,现在洞中!”

说罢,转首望着陶萄凤,和声说:“凤妹,去把拜帖拿来!”

陶萄凤应了一声,飞身纵进洞内,接着捧了一个红漆金花拜匣,又飞身而出,交给了马龙骧了!

马龙骧接过拜匣,双手捧着,走至银缎劲衣青年面前说:“就请阁下将拜帖,转呈贵教圣母览阅!”

由于拜匣是呈给玉面婆婆的,银缎劲衣青年虽然满面狂傲神色,但也不得不双手将拜匣接过。

但是,银缎劲衣青年接过拜匣后,顺手交给恭立一侧的四个灰衣壮汉中的一人,同时一挥手沉声说:“我们走!”

走字出口,看也下看马龙骧和陶萄凤一眼,飞身向横岭前驰去!

陶萄凤一见,再也无法忍耐,脱口一声娇叱:“站住!”

娇叱声中,飞身前扑,红影闪处,已挡在银缎劲衣青年的身前。

银缎劲衣青年神色一惊,急忙杀住身势,剔眉怒声问:“你待怎样?”

陶萄凤也剔眉怒声说:“我要代玉面婆婆前辈教训教训她这个不知以礼待客的小辈!”

话声甫落,横肘撤剑“呛啷”一声,一股长剑已撤出鞘外。

银缎劲衣青年哈哈一阵狂笑说:“你不要自恃你是天王庄未来的少奶奶,须知在下银练鞭可没将你放在眼内!”

马龙骧和陶萄凤听得一楞,不知道眼前的银缎劲衣青年怎的知道他们之间的密切关系。

就在两人一楞间,银缎劲衣青年已冷冷的说:“马少奶奶,有本事明天早晨拜山时再施展,在下绝对在总坛恭候,现在要先走一步了!”

陶萄凤见对方直呼她“马少奶奶”,芳心又羞又怒,不由怒声说:“且慢,你今天不报出姓名来,休息离开此地一步!”

银缎劲衣青年冷净一笑问:“你们是前来拜山?抑或是前来寻事?”

陶萄凤毫不迟疑的说:“拜山是马少庄主的事,明天我高兴就去,不高兴也许不去,但是,现在你如不留下姓名,你就休想离去!”

银缎劲衣青年一听,顿时大怒,不由怒声说:“在下方才已报出本人绰号,难道你真的不知不成?”

陶萄凤毫不客气地说:“我在甘陕两省也跑了不少地方,还没听说过这么一个绰号!”

银缎劲衣青年目光冷电一闪,突然厉声说:“好,今夜就叫你知道当今武林中还有我‘银练鞭’这号人物。”

说话之间,右手就在腹前一按,“哗啦”一声,寒光一闪,一条连锁亮银索子鞭已提在手中了。

原来,银缎劲衣青年腰间的那圈连锁带,就是他的索子鞭。

马龙骧本待阻止,但因陶萄凤个性倔强,加之对方银缎劲衣青年,明知他们两人的身分而仍如此狂傲无理,显然是蓄意寻事或故意斗气,故而一直未曾出声阻挠。

陶萄凤一见银缎劲衣青年解下索子鞭,也不客气了,娇叱一声“小心了”,手中单剑一挺飞身向前刺去!

银缎劲衣青年一声冷笑,手中亮银鞭,抡起一个轮大银花,倏然振腕一送,宛如盘绕的柔蛇般,迳向陶萄凤的剑身缠来。

陶萄凤一声娇哼,跨步斜身,就在对方亮银索子鞭交要缠及剑身的同时,剑势猛然斜挥,迳向对方的左膝斩去。

银缎劲衣青年也非弱者,一见陶萄凤剑势斜挥,迅即旋身,亮银索子鞭,刷的一声猛撤斜挥再向陶萄凤的纤腰卷去。

陶萄凤一声娇叱,旋身离开,剑势立变,而银缎劲衣青年也大喝一声,将一条索子鞭飞舞的鞭影如山。

于是,剑光如林,鞭影如山,两人便激烈的打起来。

这时,陶萄凤才深悔自己大意,不该只用单剑,如果双剑一起施展,对方银缎劲衣青年早巳落败了。

银缎劲衣青年愈打愈紧张,愈打愈骇怕,虽然他仍能攻守自如,并末落败,但他心里明白,对方红衣少女如双剑同时出鞘,他恐怕早已不支了。

马龙骧看得清楚,知道久战无益,立即沉声说:“两位请住手!”

话声甫落,银缎劲衣青年第一个先飞身纵出圈外。

陶萄凤也自知一时不能取胜,只得横剑停立原地。

马龙骧一俟双方停手,立即放缓声音说:“两位交手,完全为一时意气之争,以在下看,两位功力势均力敌,一时片刻绝难分出胜负,不如暂且停手,明天再决雌雄。”

话声甫落,银缎劲衣青年首先拱手说:“好,明天在下定在总坛恭候二位!”

说罢转首,望着四名灰衣壮汉,沉声说:“咱们走!”

走字出口,飞身起步,展开轻功迳向横岭上驰去。四个灰衣壮汉焉敢怠慢,各展轻功紧跟银缎劲衣青年之后。

陶萄凤虽然懊恼万分,但这时她不便再撤双剑再斗,只得忿忿的望着银缎劲衣青年和四名壮汉如飞驰去。

银缎劲衣青年驰上横岭,头也不回,越过岭脊,直向岭下驰去!

马龙骧看得心中一动,断定他走的出口的确走错了,因为,他也断定,横岭的对面必有通向圣母教总坛的人工出道。

打量间,已将单剑收入鞘内的陶萄凤已忿忿的说:“这与外界的传说,圣母教如何如何好,完全不符,第一次遇见的人便如此不讲道理,真是气人!”

马龙骧只得望着陶萄凤,宽声说:“任何门派帮会组织都有良莠份子,圣母教自然也不例外。”

陶萄凤却不以为然的说:“方才着银缎劲衣的这人,就和一般情形不同……”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立即不解的问:“怎么不同?”

陶萄凤沉声说:“看他情形,好似早已知道我们的身分和来历似的!”

马龙骧惊异的“噢”了一声说:“不错,我也有此感觉,明天我们前去倒要小心才是。”

陶萄凤迷惑而又关切的问:“龙哥哥,你看方才那人在圣母教里是什么职位?”

马龙骧略微沉吟,他根据在莲花谷亲眼看到“玉虎坛”坛主祝仁全的身手加以对照,因而迟疑的说:“恐怕是相等于坛主级的执事职务?”

陶萄凤立即不以为然的说:“执事怎会率领高手巡山,这应该是香主等人的事呀!”

马龙骧则说:“如果圣母教的香主便有如此身手,坛主的武功岂不更惊人?”

陶萄凤一听,立即娇哼一声,不屑的说:“什么惊人身手?方才是我一时大意,才没将他制服!”

马龙骧趁机劝解说:“这次给你一个经验,下次……”

话末说完,陶萄凤已嗔声说:“你又来教训我了!”

说罢转身,迳向洞前走去!

马龙骧莞尔一笑,也转身向洞前走去!

再看乌驹和红鬃两匹健马,正在林中悠闲的啃着古木上的嫩芽。

马龙骧走进洞内,立即望着将剑放在鞍侧的陶萄凤,含笑歉声说:“凤妹,你又生气了?”

岂知,陶萄凤竟转身一脸愧歉的望着马龙骧,柔声说:“龙哥哥,你说的一些也不错,方才是给了我一次教训,假设我一开始就以双剑迎敌的话,第五招上我就胜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他发觉陶萄凤自离开古佛寺后,在性格和心理上都变得温柔懂事了。

因而,为了安慰和称赞陶萄凤,他不自觉的用手安抚着她的秀发和肩背,同时亲切的说:“凤妹,古语说:‘知过能改,乃是完人’,你能发觉自己的错误改正自己的缺点,愚兄的确觉得安慰!”

陶萄凤羞涩的低着螓首,又抬起头来轻柔的问:“龙哥哥,你没有生我的气?”

马龙骧失声一笑说:“我怎么会呢?”

陶萄凤一听,突然依偎在马龙骧的怀里,抽噎着哭声说:“龙哥哥,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怕失掉你!”

马龙骧心头一震,这情形确是出乎他的意外!

正在惊疑,陶萄凤已继续说:“自从你在水中抱住容姊姊后,我心里一直不畅快,总觉得容姊姊已在我们两人之间挤进来了!”

马龙骧一听这话,心中尤为吃惊,他发觉这个问题在陶萄凤的心目中所占的份量极重!

由于心中的慎重措词,乍然间还真不知如何回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两情相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