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一章 月华宫主

作者:忆文

马龙骧紧紧抱住在怀中的玉人儿是自己的未婚妻,也觉得吻得理所当然。

这时,两人的血在沸腾,两人的热情在奔放,这个世界上,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再也没有第三个人存在了。

也就在这时,马龙骧在神志恍惚中的神功,突然有了反应。

由于警兆特急,而且侵袭之人的身法特快,马龙骧急忙一定心神,迅即与郑玉容分开了。

正沉醉在爱的深渊里的郑玉容,悚然一惊,急忙回头——

只见一道纤细红影,飘飞着鲜红短剑氅,左右肩后的兵器握柄上,飞舞着两方红绫绸,身法像电掣般的,一闪已到了眼前。

郑玉容一见纤细红影,惊得魂飞天外,一个陶萄凤自杀以及受到所有长辈谴责

的可怕结局,闪电掠过她的心头。

由于内心过度焦急与羞愧,尖叫一声,双手掩面,娇躯一连几晃,险些栽倒地上。

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立即将她扶住。

同时,耳眫也响起了马龙骧宽慰的声音,说:“容妹,看清楚,不是凤妹妹!”

郑玉容轻“啊”一声,急忙一定心神,放下双手一看,只见站在前面一丈处的竟是一个秀发高挽,上插玉簪,一方鲜红绢绸,由后前束,在额前系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的美丽少女。

细看美丽少女,年约二十一二岁,生得柳眉杏目,在小巧挺直的琼鼻下,一张薄而下弯的鲜红樱口,寒冰似的眸子,冷焰烁烁,有一种自然慑人的威严。

而最令郑玉容险些误认为是陶萄凤的,就是这个美丽的少女,也穿着一身鲜红劲衣短剑氅,肩后也背着两件兵器。

这时,郑玉容才看清对方红衣少女肩后的两件兵器,似乎不是剑,但也不像刀,很像是鞭锏之类的武器。

尤其令郑玉容和马龙骧吃惊的是,在红衣少女的胸前和短剑氅上,都用七彩锦线绣着数缕白云衬托着一轮闪闪生辉的月亮,就是她那双鲜红的小剑靴上也不例外。

在马龙骧和郑玉容的脑海里,几乎是同时掠过一个惊号——万尊教三宫之一的月华宫主!

由于月华宫主来势不善,气势慑人,马龙骧本能的暗运神功蓄势准备,但是,在双方相互打量后,月华宫主的脸色渐霁,同时有了笑意。

马龙骧一见,立即望着郑玉容催促的说:“容师妹,你现在可以走了!”

郑玉容自然知道,那声尖叫,极可能将陶萄凤或其他武林人物引来,是以,低声应了声是,转身就待离去。

就在她转身之际,月华宫主已沉声说:“慢着!”

郑玉容闻声止步,转首向马龙骧望去,似乎在说,时间急迫必须紧快将对方制服,否则,陶萄凤赶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马龙骧所顾忌的,也正是如此,因而继续催促说:“不要理她,你走你的!”

话声甫落,红影一闪,月华宫主已拦在郑玉容身前一丈之处。

马龙骧一见,顿时大怒,但他为了争取时间,又不便急于动手,万一打斗时间陶萄凤赶到,问起原因,只要“月华宫主”照实一说,这个乱子就大了。

如果不顾一切,出掌就将对方震毙,而玉面婆婆却说,整个万尊教中,仅月华宫主一人为人正直,颇有清誉,他马龙骧绝不能因一己之私,为了灭口,而枉杀好人。

再说,在此地遇到了魔窟的高级首领人物,也正是一个探听魔窟位置,以及母亲下落的一个好机会。

由于以上种种关系,马龙骧设非万不得已,绝不先行下手。

这时见月华宫王,闪身拦在郑玉容身前,立即剔眉沉声问:“你凭什么阻拦她的去路?”

月华宫主柳眉一扬,明媚的一笑说:“凭武林规炬,在未确定你们两人身分关系前,我有权不让这位人见人爱的娇美姑娘离去。”

马龙骧目闪冷芒,冷冷一笑说:“你可是自信能拦得住她?”

月华宫主依然明媚的笑着说:“如果这位姑娘自信能闯得过去,那就不妨试试!”

一直焦急望着北关方向的郑玉容,深伯陶萄凤一步赶到误了大事,是以,焦急的沉声说:“他是我师哥,我是他师妹,难道你方才没听见?”

月华宫主似是已看出马龙骧和郑玉容心神不定,有所顾忌,因而故意回头看了一眼北关方向,刁钻的问:“怎么,可是怕你们的师父闻声赶来?”

马龙骧觉得事态已极严重,不由双掌微提,怒声问:“你倒是闪不闪开去路?”

月华宫主毫不在意的一笑说:“师哥师妹相约谈心,在武林中来说,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我自然没有权利拦阻……”

马龙骧一听,立即望着郑玉容,沉声催促说:“快走!”

郑玉容焉敢怠慢,闪过月华宫主,展开轻功,直向城墙前驰去。

月华宫主一俟郑玉容驰去,立即含笑说:“你师妹走了,现在该我们谈一谈双方的来历和身世吧?”

马龙骧知道向对方问魔窟位置和母亲下落极可能一言不合,双方动手,为了不让陶萄凤发现必须将月华宫主引开。

因为,只要陶萄凤赶到,以月华宫主的经验和聪明,必然会立即联想到方才郑玉容急急离去的原因。

这时见月华宫主有意攀谈,故意没好气的说:“哪个和你胡扯!”

扯字出口,立展轻功,以五成真力,直向正北飞驰。

月华宫主淡然一笑,也不言语,立即含笑紧追,两人相隔数尺,几乎是并肩飞驰。

马龙骧见月华宫主跟来,心中暗喜,至于她和他并肩飞驰,依然气定神闲,并不感到惊异。

因为,他曾听玉面婆婆说过,月华宫主是三宫人物中,武功最高最厉害的一人。

但是,他却暗暗加劲,逐渐将轻功提高到八成,试一试这位将来可能是第一号劲敌的月华宫主的轻功究竟高到什么程度。

这时,只觉大地旋飞,景物后倒,两耳风声呼呼。

但是,身侧的“月华宫主”,依然是神色自若,樱chún绽笑,和他相隔数尺,并肩向前,电掣飞驰。

马龙骧着实吃了一惊,这时愈发相信玉面婆婆言之不虚,他有心施展神功相辅飞驰,又怕月华宫主对他提高了警惕,坏了大事。

正在心思电转,蓦见月华宫主绽chún一笑说:“此地差不多了,田野都是高草,绝不会有人闻声赶来。”

马龙骧再度大吃一惊,脱口轻“啊”一声,衫袖一挥,急忙刹住身势。

月华宫主也似一式“rǔ燕回飞”,前冲四五丈,旋身飞了回来。

马龙骧震惊的望着旋身飞回的月华宫主,他确没想到,这位娇美的月华宫主,她的机智较之她的武功,尤为惊人。

就在他震惊的一刹那,立在他身前数尺的月华宫主,已爽朗的笑着说:“怎么?说中了你的心事是不是?”

说此一顿,含笑看了马龙骧一眼,继续说:“告诉你,我不但知道你在躲避一个人不让他找到你,而且,我还知道,对方绝对不是你们的师父!”

马龙骧对面前这位魔窟第一把高手,的确是又惊又佩服,这时见对方猜透了他的用意和心事只得沉声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这与你又有何干?”

月华宫主一笑说:“当然与我无干,而且,我也懒得问你们之间的事,我只想和你谈一谈!”

说罢,左右一看,立即指着身后的几块青石说:“我们可否坐下来谈一谈?”

马龙骧说:“我和你素昧平生,互不相识,有什么好谈的?”

月华宫主明媚的一笑说:“我们坐下来谈一谈,不就认识了吗?”

马龙骧也怕对方一气之下离去,是以,只得无可奈何的说:“好吧,有什么要谈的你谈吧!”

说罢,就近捡了一块青石坐下。

月华宫主满意的一笑,一面坐在石上,一面说:“我现在问你的姓名和身世,你一定不说是不是?”

马龙骧看也不看月华宫主,却淡淡的说:“要想别人说出他的姓名身世,最好先坦白诚实的介绍自己。”

月华宫主掩不住内心的喜悦,目不转睛的望着马龙骧,笑着说:“你非常会说话,但出师似乎不久?”

马龙骧故意接口说:“刚刚三个多月。”

月华宫主突然亲切的问:“你知道我是谁?”

马龙骧立即望着月华宫主没好气的说:“你不说我怎的知道?”

月华宫主听得一楞,不由迷惑的问:“你既不清楚我的来历,为什么引我到此地来谈话呢?”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只得违心的说:“是你要我坐下来谈一谈的嘛,我何曾要求要和你谈话?”

月华宫主斜目看了马龙骧一眼,刁钻的笑着说:“自我行道江湖以来,对任何事理的推算判断,还没有断错过……”

马龙骧立即接口说:“只有这一次判断错了!”

月华宫主一听,娇靥倏沉,急忙起身说:“那我们以后再见了!”

说罢转身,举步向前走去!

马龙骧一见,大感意外,心中一急,不自觉的站起身来。

月华宫主立即止步回身笑着问:“是不是你有意引我到此地来谈话?”

马龙骧一听,暗叫厉害,心说,这真是一个洞烛人心肺腑的奇女子,他马上有一个感觉,他此番前来拯救母亲的成功与失败,极可能就决定在她的身上。

心念电转,只得正色否认说:“我的确有意将你引来,但绝不是有意和你谈什么。”

岂知,月华宫主竟说:“你不必否认,实话告诉你,我不但知道你是有意引我前来谈话,而且,在你急切的神色和眼神里,还看出你的居心和用意!”

马龙骧已领教过对方的厉害,这时一听,不禁大惊失色,但他仍强自镇定的说:“我才不相信你会知道。”

月华宫主一笑说:“你引我前来此地的目的,不外有两个……”

马龙骧不自觉的急声问:“哪两个?”

月华宫主突然敛笑正色说:“第一个,你希望能在我的口里探听一些高度机密,或重要的消息!”

马龙骧心头一震,只得强自镇定的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月华宫主娇靥一红,极自然的一笑说:“其次便是你喜欢我!”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立即有了“将计就计”之念,因为,既然否认了第一项,便不能再否认第二个,否则,事情必然较想像的更糟。

但是,他也下便马上承认,他要看一看对方下一步的行动再说,是以,低眉垂目,默然不语了。

月华宫主一见,立即轻笑着问:“怎么?我猜得可对?”

马龙骧觉得不能再默然了,只得点了点头。

月华宫主说:“不过,我已看出你喜欢我的原因,也有两个。”

马龙骧听得暗吃一惊,倏然抬头,略微有些不自然的问:“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还有什么三个原因两个原因?”

月华宫主说:“不错,一个是真心喜欢我,一个是以喜欢我而利用我。”

马龙骧再度暗吃一惊,觉得魔窟的这位第一高手的确太厉害了,对付她还真得要格外的小心才行。

是以,不自觉震惊的说:“你怎的会有如此的想法?”

月华宫主明媚的一笑说:“这么说,你是不承认我的第二个想法了?”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颔首说:“当然,我既不认识你,也不知你的芳名叫什么,也不知道你是武林哪一门世家的干金小姐,我为什么要利用你呢?”

月华宫主立即变得肃穆起来,同时也正经的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马龙骧听得虎眉一蹙,顿时想到了“一见钟情”四个字,是以,有些期期艾艾的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看到你就喜欢你。”

月华宫主娇靥一红,不自觉的嫣然笑了,同时含情薄嗔的问:“只是一看就喜欢,没有别的原因吗?”

她如此一问,马龙骧顿时无言对答。

急切间,只得注目向月华宫主看去。

由于这注目一看,不由得他怦然心跳,神情一呆!

他本能的望着月华宫主的玲珑娇躯和娇面,自语似的赞声说:“还有,丰满,健美,冷艳,以及充满了青春的魅力!”

月华宫主“噗嗤”一笑,娇靥通红,但仍爽朗自然的笑着说:“说了半天,只有这几句是真心话。”

说此一顿,又指着就近一块长形青石说:“来,坐过来我们谈正经的。”

说罢,当先移坐在长形青石上。

马龙骧知道,既然对月华宫主承认喜欢她,便不能有所迟疑,因为他已看出对方的个性来,是一个较陶萄凤尤为爽快的女孩。

是以,自然的走过去,毫不迟疑的和她并肩坐在一起。

一丝幽雅芳香,与陶萄凤郑玉容者不相同的脂粉香,立即扑进了马龙骧的鼻孔,使他骤然感到一阵快慰。

月华宫主一俟马龙骧坐好,立即明媚的一笑说:“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住在北关城外的,不是你们的师父,可能是你另一位师妹或妻子。”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觉得对付这等有超人智慧的女孩子最好采取真真假假,

虚虚实实的策略,而且,说不定上半夜她曾经隐身在宝航庵的树林内。

是以,坦诚的颔首说:“不错,是我一位世妹,而不是妻子。”

月华宫主说:“是你的妻子也没有关系,我只是喜欢你,又不能嫁给你!”

马龙骧听得一楞,他下知道为什么竟脱口急声问:“那是为什么?”

月华宫主很自然的说:“因为我是摆夷族人。”

马龙骧大感意外的说:“你根本看不出是摆夷族人!”

月华宫主自然的一笑说:“因为我外祖母是先皇赐婚给我外祖父的郡主,而我母亲又嫁给了你们汉人,所以我看来不像摆夷人。”

马龙骧却十分不解的问:“你母亲可以嫁给汉人,你为什么不可以?”

月华宫主却一挥玉手,岔开话题说:“我们现在不谈这些,我先问你,你和那位世妹,可不可能结婚?”

马龙骧虎眉一蹙说:“男女相处,久而生情,最后自然要结婚的。”

月华宫主继续问:“那么方才那位美丽的素装少女呢?”

马龙骧却避开正面回答说:“我们的情形你是曾经亲眼看到的。”

月华宫主正经的问:“除她们两位外,再也没有亲密的女孩子了吧?”

马龙骧毫不犹疑的摇摇头说:“没有了。”

“月华宫主”一听,立即欣然的说:“好,我们现在可以进一步谈谈了。”

说此一顿,突然认真的问:“你姓什么?哪里人氏?尊师是哪位高人?”

马龙骧深怕照实说了,露了行藏,影响了救母亲的计画,但是,如果有所隐瞒,又怕她上半夜曾隐身在宝航庵外的树林内。

由于有了这一顾忌,只得蹙眉说:“我对姑娘一无所知,我很想先知道姑娘的身世。”

月华宫主一笑说:“在我们族人的规矩说,男先女后,小先大后,武功高的先,武功弱的后,我是女子,我的年龄比你大,而你的武功又比我高,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应该由你先说才是。”

马龙骧却迷惑的间:“你怎知我的年龄比你小?”

月华宫主甜甜一笑说:“我今年二十一了。你呢?”

马龙骧一听,只得有些失望的说:“你刚好比我大一岁。”

说此一顿,更加不解的问:“你怎的知道我的武功会比你高呢?”

月华宫主一笑说:“这一点你不必骗我,方才我们并肩飞行时,你第二次的增加功力,我虽然仍和你保持了个不即不离,但我驰来却觉得有些吃力,而你在停止后,却脸不红气下吁,而我却在暗中运功调息。”

马龙骧一听,只得笑着说:“在下陕西人氏,世居华山……”

话刚开口,月华宫主已惊异的说:“什么?你不是此地北关人?”

马龙骧一听,立即少了一个顾忌,因为他断定上半夜月华宫主并没有前去宝航庵看热闹。

不过,就是月华宫主前去了宝航庵,马龙骧说的是双关语,也不怕对方视破他说话不实。

因为潼关就在陕西境内,而青龙岗也正是华山山脉的一部分,她点破了再解释虽嫌强词夺理但她也不能说不对。

马龙骧立即解释说:“我们是出外游历路经此地。”

月华宫主说:“原来如此呀,我还以为你住北关,你那位师妹住城内呢!”

马龙骧摇摇头,继续说:“在下姓马,叫伟鸣……”

话刚开口,月华宫主再度惊异的问:“什么?你叫马伪名?”

马龙骧虽然知道月华宫主的话意,但仍正经的说:“马是骏马的马,伟是伟大的伟,鸣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鸣!”

月华宫主一笑说:“名字倒是一个好名字,就是喊起来不好听。”

马龙骧佯装一楞,故装有解的问:“为什么呢?”

月华宫主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说:“伟鸣,伪名,有些音同字不同,听来你的名字好像伪名似的。”

马龙骧对月华宫主智慧的灵敏,的确是又吃惊又赞服,她的思维之快,的确是超乎于常人的。

这时一听,只得佯装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说:“你也太会说笑话了,这也许是你太聪明,太不信任人的原因所致。”

月华宫主一看马龙嚷的神色,一笑说:“你生气了?”

马龙骧故意再整神色,笑着说:“没有,不过你总是以猜疑的语气问话,对我说的事,也都怀有疑问,大大的伤了我的自尊……”

月华宫主不安的一笑,急声解释说:“马少侠,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而是你脸上的神色不定,目光游移,似乎每说一句话,都在心里想一想似的……”

马龙骧听得暗吃一惊,不由“噢”了一声。

就在他吃惊的同时,月华宫主已埋怨的说:“看,你的眼神闪射,震惊失声,这样怎能让我对你说的话不起疑心呢?须知你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一见就喜欢的人,我不能不慎重一些。”

马龙骧由于心地善良乃性情中人,向别人说慌心中总有些惭愧,这时一听,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噢”了一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