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三章 霹雳火神

作者:忆文

马龙骧摇头一笑,有些得意的说:“当我发现你向着我奔去的时候,别提那时我是多么担心和焦虑,咦?说真的,凤妹,你怎的会突然隐身不前了呢?”

陶萄凤娇哼了一声道:“我已有了一次经验教训,难道我还那么傻?”

马龙骧一笑,赞声道:“所以我说你越来越聪明了嘛!”

陶萄凤强忍娇笑,瞠声道:“别尽在那儿说些口不应心的话,我不爱听!”

说着又正色的关切的问:“你是怎么遇上了月华宫主?是她来此地找你?”

马龙镶立即正色道:“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干嘛来找我?是她在附近房面经过,我以为是鸡冠山的人前来找我们落脚的客栈,所以出房查看。”

陶萄凤却迷惑的道:“人家既已走了,你又何必追去呢?”

马龙骧立即正色的道:“我出去一看,第一眼便看到了她短剑鞘上绣着明月的标志,你想,发现了魔窟的人,我能不追去吗?”

陶萄凤听了慾言又止,似是有什么话要说。

马龙骧知道陶萄凤要说当时为什么不招呼她一声,因而继续说:“当时我发现她是魔窟的月华宫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追踪的机会,但是,我已追到野外,如果回来再通知你再回去追,恐怕早已不知她到哪里去了,她的轻功也的确不俗。”

陶萄凤接口问道:“后来你们又怎么坐在一起谈了起来?”

马龙骧当然不能照实讲,继续道:“当她发觉我在身后追踪的时候,立即回身向我质问,最初,双方险些动手,后来她发现我居然能由北关跟踪她到野外她都不知,认定我的武功可能不俗才开始向我询问师门和姓氏……”

陶萄凤接口道:“当时我看到你们时,似乎正在发生争执?”

马龙骧正色的道:“她一直认为我的话不确实,我只有用生气的方法对付她,以后交谈情形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必再说了。”

陶萄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她要你找她时给的信物,是什么东西?”

马龙骧见问,也想起了那方玉佩,因而恍然道:“是一块玉佩!”

说着,即在怀中将那方玉佩取出来,顺手交给了陶萄凤。

陶萄凤接过玉佩一看,只见约有半寸见方,三分厚,呈淡绿色,是用上等玉制成的,一面精工雕刻着和月华宫主衣上相同的图案,另一面则在簇花之中刻着“宫主佩”三个字。

凑近陶萄凤身畔一同观看的马龙骧看罢,突然似有所悟的道:“凤妹,看样子,好像是月华宫主的信符似的,这东西她是应该随时带在身上的,怎可以随便给人呢?”

陶萄凤迟疑的道:“我猜想这可能是月华宫主的信物,不是信符!”

马龙骧则不以为然的道:“这上面分明雕着‘宫主佩’,照说应该只有宫主才可持有。”

陶萄凤也想通了这个道理,点头思了声道:“不错,看来她这样相信你,对你的话可能完全相信了。”

马龙骧神情凝重的道:“邓小慧这个人,智慧超群,与众不同,只要你一动眼神,她便可看出你的心思和话意的真实。”

陶萄凤一听,不由吃惊的道:“这么说,她回去冷静的一猜测,便可判断出你的话是否真实了?”

马龙骧忧郁的一颔首道:“我也正为此事耽心。”

陶萄凤立切关切的问道:“你看我们还去不去贺岭?”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正色道:“当然要去,进入魔窟总坛,本来就是冒险的事。”

陶萄凤却迟疑的道:“要是我干爹和大头、糊涂三位老人家,都不准我们冒险前去,而邓小慧却又没有怀疑,那怎么办呢?”

马龙骧凝重的想了想,又道:“我认为利害参半,这件事,我看还是等见了三位老人家之后再决定是否前去姦了。”

陶萄凤却迷惑的道:“邓小慧身为一宫之主,外出怎会没有随护人员?”

马龙骧道:“我也曾这样想过,看她临去时的神情匆匆,好像是单独外出办一件极重要的事情似的。”

话声甫落,店中已有了旅客招呼店伙的声音。

两人一看后窗,窗纸已经明亮,马龙骧顺手熄灭了油烛,同时,望着陶萄凤。关切的说:“今夜你一直没得好睡,去鸡冠山的时间还早,你再去睡一会吧!”

陶萄凤深情的说:“我们就在这儿躺一会儿好了,约好了午前去,总不能去得太晚!”

说罢,将两个枕头,分别放在床的两端,顺势斜躺在床上。

马龙骧虽无倦意,由于时间尚早,也就斜倒在床的另一端。

两人朦胧一阵,朝阳已爬上天窗。

马龙骧起身开门,店伙也将面水送来。

早饭过后,向店伙问明了路径,拉马走出店外。

由于蚱夜有不少人前去“宝航庵”看热闹,马龙骧和陶萄凤一出店门,立即被人发现,一阵騒动,纷纷围了过来。

但是,马龙骧和陶萄凤,却飞身上马,一抖丝缰直向正西驰去。

两人马后,虽然传来惊异喧哗之声,但却没见有人跟来,因为,那些人都知道这一对少年男女,是前去鸡冠山赴约的。

马龙骧和陶萄凤,飞驰出了北关后街,沿着环城大道,经由西关大街,直向西南驰去。

鸡冠山与阳明山北麓相连,山势范围虽然下大,但却极为峻险,由于九座山峰相连一线,形如鸡冠,故而得名。

马龙骧和陶萄凤,按照店伙的路径和方向,放马飞驰,穿过一座茂密树林,经过数座镇,鸡冠山的九座相连山峰,已横亘十数里外,远远看来,山势险峻,云气弥漫,气势果然不凡。

正打量间,蓦闻陶萄凤低声说:“龙哥哥,路边树林里有人乘马出来!”

马龙骧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穿蓝色劲衣,束黑丝英雄锦,背插单刀的大汉,正骑着一匹马向道中走来。

打量间,距离蓝衣背刀壮汉不远了。

只见蓝衣背刀壮汉勒马停在道边,就在马上—一抱拳,朗声说:“鸡冠山‘忠寨’大头目刘印行,奉了我家三位寨主之命,特来引导马少庄主和陶姑娘进山!”

马龙骧也勒缰停马,含笑拱手说:“刘大头目,辛苦了,请马前带路!”

大头目刘印行,再度一抱拳说:“小的遵命带路了!”

说罢拨马,一声叱喝,纵马向前驰去。

马龙骧和陶萄凤也催马前进,但和对方保持了一段距离。

陶萄凤首先低声说:“看情形‘霹雳火神’等人,可能会出山相迎。”

马龙骧凝重的一颔首说:“江湖险诈,诡计多变,有时候很难说,不过,根据他们三人在附近百里的名声,似乎不会施展有小行径。”

陶萄凤有些忧心的说:“龙哥哥,你看他们会中计吗?”

马龙骧颇有信心的颔首一笑说:“我想他们会的。”

陶萄凤正色说:“你可别忘了,神偷和活财神两人,都是以机智取胜别人的人。”

马龙骧宽慰的一笑说:“你放心,所谓‘智者干虑,必有一失’呀!”

陶萄凤虽觉有理,但对方都是出道多年的老江湖,这不能不令她耽心,尤其那个足智多谋的神偷,更是一个难斗人物。

正在思索,蓦闻“嗤”的一声轻响。

马龙骧和陶萄凤定睛一看,只见前面领导的刘大头目,已放出一支冲天花炮,“叭”的一声在空中炸开一团火花。

这时距离鸡冠山北麓已不足二里了,但离山口仍远,刘大头目放出的那支冲天花炮,显然是向“霹雳火神”报告的。

马龙骧凝目一看,果然山口内隐隐有马队走出来。

由于距离尚有二三里地远,加之日光是由对方的背后射下,马龙骧只能看见马上的人俱着蓝衣,看不清他们的面目。

打量间,已听陶萄凤愉快的说:“看情形,霹雳火神要以礼相迎,不需我们闯山过关的了。”

马龙骧笑一笑,对他的计画实现,更具信心了。

随着快马的飞驰,已驰进了山麓,山口的情形,已清楚的展在眼前。

只见两百多名马队,分列山口两边,正中三匹马上,正是鸡冠山的三位寨主——霹雳火神,神偷,以及活财神三人。

离山口数十丈,蓦见前面领导的刘大头目,拨马立于道旁,同时,抱拳当胸朗声说:“我家三位寨主,列队出迎!”

马龙骧仅在马上颔首致意,和陶萄凤继续飞马前进。

立在山口前的霹雳火神等三人,已策马缓步迎来。

马龙骧和陶萄凤一见,也将马速慢下来。

双方相距数丈停马,霹雳火神首先在马上抱拳说:“马少庄主果是信人,老朽兄弟三人在此恭候多时了。”

马龙骧立即拱手和声说:“有劳三位寨主久候,并派人开道,马龙骧愧不敢当,在此谢过。”

霹雳火神哈哈一笑,愉快的说:“少庄主出身武林世家,剑侠后裔,如今名满天下,老朽等焉敢失礼?”

马龙骧听得一楞,他对“剑侠后裔”四字特别敏感,因为马老英雄是以一口金刀闻名天下,通常不被称为剑侠。

因而心中一动,暗忖对方三人,可能知道他的一些身世来历,但他断定,霹雳火神三人绝对不知他是冒充的马腾云。

心念电转,再度拱手说:“寨主过奖了!”

霹雳火神三人同时拨马侧立,并由霹雳火神肃手说:“少庄主请入山!”

马龙骧策马前进,和陶萄凤并辔向前,走至霹雳火神三人马前,再度拱手和声说:“三位寨主先请!”

霹雳火神哈哈一笑说:“如此大家一同进山。”

于是马龙骧与霹雳火神并骑在前,陶萄凤则落后半个马头,神偷和活财神,则走在最后。

将至两列马队头前,第一座马上身穿黑缎劲衣的中年人,一声朗喝,马队纷纷勒缰端坐,转首注目望来。

马龙骧两手拱揖,含笑颔首,以示还礼。

通过山口马队,霹雳火神暗示路程尚远,当先加快马速。

于是,一行人众,浩浩荡荡,沿着山道,直向深处驰去。

马龙骧和陶萄凤,一面前进,一面暗察山中形势,以便在情况骤变危急之时,可以寻路突围冲出。

不过,根据眼前情形看,霹雳火神等人,似乎尚无诡诈动向。

陶萄凤也特别注意跟在马后的神偷和活财神两人,但见两人并骑跟进,端坐马上,神情泰然,并无交头接耳的鬼祟动作。

前进七八里,马龙骧这才发现山道弯曲崎险,如蛇婉蜒,有的高峰之半绕过,有的在矮峰之岭贯穿,山道两侧,均有大树,是以,在山下或远处,均不易发现。

鸡冠山在远处看来,虽然仅有九峰一线相连,但在九座山峰的左右前后,尚有无数矮峰,平崖和绿谷。

在这些平崖绿谷中,大都植有果园菜园,尚有一层层的梯田,而且,稻苗油绿,随风摇动,象征着今年良好收成。

马龙骧看了这情形,知道霹雳火神三人,对这座范围不大,地势险恶的鸡冠山,的确费了一番苦心。

渐渐接近中央高峰,左右平崖矮峰和绿谷中,也渐渐多了依山势建筑的石屋,而且有妇女儿童们在活动。

通过最后一个矮峰,马龙骧的目光突然一亮,只见前面高峰下,建有一座好大的马蹄形的庄院。

庄院中前,是一座巍峨大厅,远处三面,俱是一座座的精致独院,院中有楼有阁,院外通道之间,形成一座一座的小庄院。

马龙骧看得神情一呆,发现这些建筑不但美,而且精致雅洁,在如此崎险的山区里,可称得上是世外桃园。

在巍峨在厅的前面,是一片平滑如镜子般的石地广场,这时在大厅的广台阶前摆了三张长桌子,形同八字,而在三张长桌的左右远处,早已立满了数百名蓝衣劲装的大汉。

而最令马龙骧感到奇怪的,是那些整齐的宅院之外,尚有不少妇女小孩静立观看。

根据前摆的场子,倒是一副打斗比武的架式,围立几百名壮汉,自然是藉以呐喊助威,以壮声势。

但是,远远观看的妇女和小孩们,难道也是前来助威,呐喊?

不过,根据种种迹象显示,“霹雳火神”三人占据了这座鸡冠山,完全是在集体开垦,共建远离尘嚣的乐园。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自称是寨主,而有时也下山征解征粮,使附近百里的人们,都视他们为“山大王”,这就不得而知了。

心念间,已进入广场,跟在后面的马队,一声叱暍,纷纷下马,仅马龙骧五人的匹马,继续向前厅走去。

这时,早在右边的二三百名壮汉中,急步走出五名壮汉,恭候在桌前数丈处,准备要接缰拉马。

到达近前,马上的霹雳火神,神情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霹雳火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