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四章 神偷失手

作者:忆文

马龙骧见霹雳火神打出的磷火弹并未燃起烈火,心中大感奇怪,但他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突然想起了“霹雳”两个字,心中灵机一动,断定这是一枚爆炸弹。

心念电转,那枚灰绿物体已到了身前不远。

马龙骧知道,这个灰绿物体是绝对碰撞不得的,是以,紧急间,急收神功,上身微扬,使飞射而来的丸弹,贴面而过。

就在马龙骧仰面后倒的同时,神偷和活财神两人,大惊失色,倏然立起,而立在厅阶前的壮汉等人,一阵惊叫,纷纷逃散。

但是,逃散的蓝衣壮汉,并没有听到爆炸声响,是以纷纷回身止步,神色惊恐的游目察看。

只见马龙骧神色自若,俊面含笑,右手的中食两指中,正轻巧的挟着那枚绿色的爆炸弹。

霹雳火神看得神色数变,活财神两个则看得目瞪口呆,他们确没想到马龙骧居然敢用手指去挟那枚遇物爆炸的霹雳弹。

但是,他们都是老江湖,自然看出马龙骧艺高,胆大,心细,他是利用后仰之势,顺着霹雳弹的后飞之势,两指以后送的巧力,挟住了弹体,不但减轻阻力,而且使弹的正面没有触物。

三人看了这情形,都由衷的钦佩赞服,就是坐在原位不动的陶萄凤也不由暗赞马龙骧的应变机智。

就在众人一楞之际,蓦闻霹雳火神大喝一声:“少庄主小心了!”

了字出口,两枚淡绿色的弹丸,形成前后,同时打出。

两枚淡绿色的弹丸,较之方才的灰绿“霹雳弹”体积为小,飞行速度也比较快速,但是,霹雳火神的打法特殊,而后者先至。

只见后飞的弹丸,突然加快速度,就在擦过另一枚弹丸时,“蓬”的一声,火焰爆烈,立变一团大火球,继续向马龙骧面门射去。

马龙骧一看知道这才是磷火弹,是以,急运神功,暗中运劲,一俟火球来至近前,右臂一扬衫袖猛力挥出——

衫袖挥处,劲气刚烈,只听“呼”的一声,接着是“蓬”的一响,一团火球,立被震向半空去,同时,应声炸开无数细小花雨,纷纷坠下,十分壮观,煞是好看。

磷火落地,发出一阵细小声音,但瞬即熄灭,升起了丝丝青烟,因为磷火大细小了。

由于马龙骧是有计画的震飞磷火弹,是以,火花虽然落了一大片,但距离霹雳火神尚远不致波及。

霹雳火神一见,立即快意的哈哈一笑说:“马少庄主,神技惊人,老朽认败服输了!”

说话之间,连连抱拳,急步走了过来。

马龙骧轻轻握着那枚“霹雳弹”,也小心翼翼的拱手笑着说:“哪里哪里,寨主谦让了,其实,寨主的打弹奇技,绝不仅这两种方式,坦白的说,寨主的‘霹雳磷火弹’,威势的确厉害。”

霹雳火神哈哈一笑,赞声说:“少庄主方才接住老朽那枚‘霹雳弹’时,可称得上神技绝伦,胆识超群,只怕今后武林中,再没有第二人了。”

马龙骧也哈哈一笑说:“寨主过奖了。”

霹雳火神含着神密的微笑,看了一眼神情已恢复镇定的数百壮汉及神偷等人,继而一指马龙骧手中的“霹雳弹”笑着说:“不过,少庄主不必过份小心,这枚‘霹雳弹’是实心的即使少庄主接不住落在地上,也不会爆炸。”

马龙骧俊面一红,立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不过,他内心却非常钦佩霹雳火神的用心良苦。

但是,他不得不拿起那枚假“霹雳弹”,一面旋转察看,一面迷惑而惊异的说:“竟有这等事?”

这时,围立左右厅前的数百壮汉,想到方才的惊慌逃散,早已哈哈笑了,同时似乎也觉得有趣。

也就在数百壮汉欢笑的同时,察看了两眼“霹雳弹”的马龙骧,却缓缓的摇着头,有些不信的说:“这的确是件难以令人置信的事。”

说话之间,早已暗运神功,“事”字方出口,手中的假弹,竟挟着“天罡神功之精——天雷掌”,振腕打出——

只见一丝青芒一闪,假弹直向三丈以外的光滑石地上射去。

霹雳火神知道马龙骧不信,因而也不介意。

数百壮汉正在欢笑议论,一见马龙骧将假弹打出,反而更笑了。

但是,假弹落地,竟是“轰”一声霹雳爆响,坚石四射,破风带啸,激旋的石烟中,竟有无数细小火花。

霹雳火神三人大吃一惊,脱口轻“啊”,数百壮汉顿时惊呆了,尤其威力之大,惊天动地,声音之响,震耳慾聋。

马龙骧佯装一楞,转首望着霹雳火神,问:“寨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霹雳火神一定心神,哈哈一笑说:“少庄主神功盖世,老朽已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众人一听“神功”,举目看向场中,只见场中光滑的石地上,竟出现一个数尺方圆,形如浅盘形的浅坑。

这时,不少经验丰富的人,经霹雳火神一点破,这才恍然大悟,因为不但地面像云层样的愈深愈多,而且没有黑烟和爆炸的火花。

马龙骧也坦诚的笑一笑,说:“寨主,如此谬奖,反令在下汗颜了!”

霹雳火神哈哈一笑说:“少庄主不必谦逊,我二弟武技如何比法?”

马龙骧见霹雳火神并无敌意,心情自是开朗不少,但他仍不敢大意,深怕功亏一篑。

是以,举手一指大厅,说:“在下与寨主诸位,同在大厅内,放一物于厅梁上,只要二寨主能将信物取走,在下就算输了!”

霹雳火神面现难色,转首看了神偷一眼,才迟疑的说:“往常二弟与人较技,大都限在三天以内……”

马龙骧未待对方话完,已淡然一笑说:“在下要事在身,不便久留,最迟午后离去……”

话未说完,活财神已站起来,爽快的说:“大哥,现在午时已到,干脆先请少庄主和陶姑娘入席饮筵,我们一面进食,二哥一面偷……”

话未说完,神偷也站起来,愉快的说:“只要将信物悬在后厅梁上,一个时辰之内,我老偷一定能偷到手。”

霹雳火神末待马龙骧可否,立即兴奋的说:“好,如此就请少庄主和陶姑娘厅上入席!”

马龙骧也不推辞,在“霹雳火神”三人的陪同下和陶萄凤二人,迳向巍峨的大厅前走去。

当马龙骧经过广台前的壮汉身前时,本待请霹雳火神将壮汉等人撤走,但顾忌对方三人俱是久创江湖的老练人物,极可能因他一句话点破了他们,而使神偷将信物偷走。

是以,即和陶萄凤,昂然登阶,通过广台,直人大厅。

马龙骧趁霹雳火神伸手肃客之际,觑目一看,发现活财神正命令数百壮汉离去,心中不由暗喜。

进入大厅一看,只见大厅的中央,早已摆好了一桌酒席,显然,霹雳火神三人,早已有了留他和陶萄凤午餐的准备。

大厅内陈设简单,布置朴雅,在后厅檀屏前,并列摆着三张朱漆大椅,左右两厅间内,则摆了数百条长凳,显然是给三寨的大头目和弟兄们集合议事之用。

在檀屏上方的横梁上,横悬一方丈二巨匾,上写三个斗大金字——豪义厅,字体端正有力,显系出自名家手笔。

将至席前,霹雳火神再度肃客入座。

马龙骧略微谦逊,两人分宾主坐下,而陶萄凤则坐在马龙骧的一侧。

就在这时,檀屏后急步走出两位绿衣侍女,各捧一把高腰精致酒壶,走至桌前,一一将酒杯满上了酒。

酒过三巡后,霹雳火神首先抱拳说:“少庄主,你的时间宝贵,老朽二弟也急慾一展他的拿手绝技,就请少庄主将信物取出来吧!”

马龙骧也拱手一笑说:“为了在厅梁上悬挂方便,就以在下的佩剑为信物吧!”

说话之间,起身撩摆,就要在腰带剑扣上将剑解下来。

神偷一见,立即起身阻止说:“且慢,我老偷既然不在席上饮酒,这只酒杯在此也无用处,我们就以这只酒杯作信物吧!”

马龙骧淡然一笑问:“二寨主可是怀疑在下的宝剑,有什么蹊跷?”

神偷被马龙骧点破了心事,老脸虽然没红,但也不禁尴尬的一笑说:“少庄主太多心了呀,老偷觉得少庄主乃是贵宾,用你的佩剑作信物,似乎有失礼貌!”

马龙骧愉快的一笑说:“如此说来,在下失言了,就以二寨主的酒杯为信物吧!”

神偷立即抱拳说:“请少庄主选择位置。”

马龙骧游目一看,故意一指身后一丈外的高大檀屏说:“就放在檀屏的顶上吧!”

如此一说,霹雳火神三人都楞了,因为放在屏顶上,在“神偷”来说,未免大容易了,因而不高兴的问:“少庄主不再选择一个较难的位置了?”

马龙骧正色说:“须知在下时间紧迫,也极希望早些结束这场比赛呀!”

神偷觉得马龙骧太瞧不起他了,于是忿然起身说:“既然如此,老偷也愿缩缩时间,只需片刻工夫,酒杯必摆在少庄主的面前。”

说罢,转身将酒杯交给活财神,忿忿的说:“三弟,请你将酒杯放在檀屏上。”

上字出口,闪身离席,飞身就向侧门纵去。

马龙骧一见,急忙阻止说:“二寨主且慢!”

飞身纵向厅侧门的神偷,闻声急忙刹住身势,同时回身问:“少庄主何事?”

马龙骧谦和的一笑说:“第一,请二寨主看清酒杯的位置,第二,请二寨主听到邵寨主吆喝‘二弟别动’的时候,就在原地不要动!”

“神偷”对第二规定虽然不甚了解,但他仍会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活财神已急步走至檀屏前,略微一纵身已将酒杯放在屏顶上。

神偷一见,立即抱拳说:“不出片刻,老偷定要拿到此杯!”

说罢,飞身纵出厅侧门。

马龙骧知道神偷并非夸口,立即暗运神功。

但是,他仍神色自若的举起酒杯来,笑着说:“让我们干了此杯,祝二寨主偷得此杯。”

说罢,却和霹雳火神和活财神两人,一饮而尽。

陶萄凤也举杯饮了少许。

霹雳火神和活财神,似是有意分散马龙骧的注意力,一面和马龙骧谈话,一面频频敬酒。

马龙骧虽也表面应付,但心中却时时注意神功的反应。

由于体内没有反应,因而断定神偷仍在门外静立。

两杯酒后,神功突然有了反应,发觉“神偷”正小心翼翼的施展壁虎功,升上大厅房面后,立即又静止不动。

马龙骧先挥手打断了活财神的谈话,接着一笑说:“贵二寨主刚才以壁虎功升上厅脊,现在仍停在原地。”

话声甫落,霹雳火神朋声说:“二弟不要动!”

说罢,尚未向活财神挥手示意,活财神已飞身纵了出去。

活财神纵出厅侧门,抬头向上一看,同时向厅脊上的“神偷”说了一句话,立即又纵了回来。

回到席前,即向霹雳火神,有些失望的说:“二哥是在厅脊上。”

霹雳火神霜眉一蹙,同时“噢”了一声,久久没有说什么。

但是,马龙骧却笑着说:“二寨主现在已到了前厅门了……”

话未说完,霹雳火神已闪身离座,飞身纵了出去。

只见霹雳火神纵至厅外,转首向右一看,立即招手说:“二弟请入席吧!”

略停稍顷,神偷终于现身,随着霹雳火神走了进来。

马龙骧见神偷在迷惑的神情中尚透着不服气,只得起身拱手说:“二寨主可是屈让了?”

霹雳火神一笑说:“少庄主目光如电,二弟拙技无能施展,老朽认为不必再多浪费时间了。”

说罢,即向“活财神”吩咐说:“三弟,将你二哥的酒杯取回来。”

“活财神”应是将杯取回,众人重新入座。

神偷极为不解的问:“老偷的一举一动,尽在少庄主的眼底,少庄主练的可是千里眼?”

马龙骧自是不会说出神功的妙用,因而哈哈一笑说:“在下弧陋寡闻,还没有听说这门功夫的……”

话未说完,神偷已急切的问:“少庄主是怎的知道老偷的行动呢?”

马龙骧淡然一笑说:“在下完全是恁心意揣测。”

神偷一听,立即摇头说:“老偷不以为如此!”

马龙骧一笑说:“信不信由你,在下的确是如此。”

神偷有些不服的间:“少庄主凭什么认定老偷停在厅外很久,而且,还知道以壁虎功升上厅脊,并且停在厅上末动呢?”

马龙骧一笑说:“这很简单,因为二寨主出得厅后,必须先在心内有所计画,然后再依照计画开始进行……”

神偷却不解的问:“少庄主何以肯定老偷用的是壁虎功呢?”

马龙骧一笑说:“也许二寨主以为在下功力不俗,不愿飞身上纵以免发出衣袂破风声。”

说此一顿,又淡然一笑说:“至于在下怎的知道二寨主停在厅脊上未动,全是根据常规而推算出来的结果。”

神偷立即沉声说:“愿闻其详。”

马龙骧正色说:“很简单,这座大厅,占地极广,而房面宽阔,虽然在贵寨重地,但在下深信,在此以前,二寨主并未上去过。”

神偷一听,不禁有些佩服的说:“不错,老偷确实是第一次。”

马龙骧一笑说:“正因为二寨主是第一次登上厅脊,所以才要先察看一下厅脊上的形势,看准了后厅门的位置……”

话未说完,活财神却不解的问:“少庄主又怎的知道我二哥已栘到厅前门呢!”

马龙骧愉快的一笑说:“这更简单了,因为二寨主被在下猜中了位置,心中自然提高了警觉照常理说,他必定绕过厅后,接近后门,但是,二寨主却故布疑阵,偏以相反前进!”

话末说完,神偷突然问:“少庄主可知老偷是由房面上横越到达厅前门的,抑或是先落在地面上再绕着厅檐到达?”

马龙骧哈哈一笑说:“当然是先纵落地面,再绕着厅檐到达。”

神伦立即追问了句:“何以见得?”

马龙骧一笑说:“如果你不想作逆理的动作,你大可继续沿着厅脊向后潜移,但是,你既决定先至厅门,再升上房面越厅脊,便必须避免发出任何声息,要想作到这一点最好的方法,就是下地后,再绕厅檐。”

霹雳火神似乎怕神偷再问下去,是以连连颔首赞好。

神偷摇头笑一笑说:“虽然少庄主解说得头头是道,但我老偷绝不相信少庄主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机智来臆测的。”

说声甫落,霹雳火神哈哈一笑,风趣的说:“少庄主练有千里眼也好,具有神奇功力也好,总之酒杯你没拿到。”

神偷耸耸肩,也风趣的一笑说:“酒杯是三弟拿回来的,当然是我输了!”

大家见神偷扮相滑稽,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这情形倒有些朋友聚会已没有一丝比较武技的紧张气氛了。

欢笑声中,活财神自动的站起来,笑着说:“我大哥,二哥都输了,不过,我这一场却十分有把握。”

马龙骧觉得霹雳火神三人,虽然都是几十岁的人了,但看来并没有老朽之相,似乎和他极合得来。

这时见活财神说得肯定,不由笑着问:“三寨主为何如此自信?”

活财神有些得意的说:“因为本财神的技能与我大哥,二哥不同。”

说着,顺手在怀中取出一件闪着毫光的物体,继续说:“喏,少庄主,这就是我们较技的信物。”

说着,将手中的信物,递给了马龙骧。

马龙骧接过信物一看,竟是一只鲜红血玉蟾。

只见玉蟾鲜红晶莹,微闪毫光,雕刻得栩栩如生,煞是好看。

马龙骧看罢,立即颔首愉快的说:“姦,我们就以这只玉蟾为信物吧!”

说话之间,发现霹雳火神和神偷,都默默望着他手中的玉蟾,面上既无表情,

也不言语,心知这只玉蟾有异。

于是,再度拿起玉蟾,仔细观察,刻意监赏,似乎要看看手中玉蟾,究竟会有什么诡诈机巧之事。

活财神哈哈一笑说:“少庄主放心,如果你不放心,我们不用这只玉蟾也可以……”

马龙骧已有了对付办法,是以,急忙笑着说:“不必了,就用这只玉蟾好了。”

活财神一笑,颇有信心似的说:“那就请少庄主到对面林中,将玉蟾埋在地下吧!”

马龙骧含笑起身,顺手将玉蟾放在怀内,同时关切的问:“但不知要埋多深,三寨主才能发现宝气。”

活财神愉快的一笑说:“什么深度都可以,就是树孔下,岩石下也可以。”

说着,突然一指马龙骧的前胸,继续说:“就是放在少庄主的怀里,也能一眼看得出来。”

马龙骧一听,毫不迟疑的说:“好,那在下就去试一试!”

说罢,拱手说了声“少陪”,飞身纵出厅外。

马龙骧一出大厅,这才发现数百壮汉并末离去,仍分别整齐的坐在树林内休息,显然是另有用意。

看了这情形,马龙骧只得以轻灵的身法,越过广场进入林内。

坐在三面林内的数百壮汉,自然而然的随着马龙骧看去。

马龙骧进入林内,只见树身高大地面清洁,打扫得连一片落叶都没有,地上的小草,也仅有一寸余。

看了这情形,马龙骧只得将“风雷疾电剑”撤出来,在林中飞来纵去,一会在树上作记号,一会用剑尖点地。

如此,足足过了一刻时分,马龙骧才用剑尖点过的树根下,依序蹲下身去,并在怀中掏一下放了进去。

远远观望的蓝衣壮汉们,自然知道马龙骧的用心,在那些个地洞的树根下,总有一处放着要找的信物。

如此又过了片刻功夫,马龙骧才满意的看了看林内,转身纵出林外,直向大厅前驰去。

进入大厅,霹雳火神三人和陶萄凤,俱都含笑起身相迎。

活财神首先含笑问:“少庄主可是将信物埋好了?”

马龙骧愉快的笑着说:“在下不但埋好了信物,而且还布好了阵势……”

话未说完,活财神已哈哈一笑说:“我不但可以看宝气,而且还擅长专破各种阵势!”

说罢,道声“少陪”,飞身纵出厅去。

马龙骧颇有信心的一笑说:“三寨主就是能找到信物,恐怕也闯不出在下布的‘锁龙阵’!”

霹雳火神和神伦,哈哈一笑,同时举杯说:“少庄主不必为三弟耽心,老朽也相信他一定不会被困。”

马龙骧惊异“噢”了一声,只得将酒杯举起来,一饮而尽,同时,迷惑的问:“两位寨主是说,天下任何奇难异阵,都困不住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