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六章 生身之父

作者:忆文

陶萄凤却正色的说:“这有什么不可以?是他们三位自己愿意的嘛,再说,总管,帐房,护院总武师,都是花钱聘请来的,与仆人自是不同……”

马龙骧末待陶萄凤说完,立即为难的说:“话虽是这么说,但我总觉得不太合适……”

陶萄凤立即正色说:“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何况马伯父生前还救过他们。”

说此一顿,突然又任性的说:“好,回头我要他们说出马伯父生前救他们的事迹……”

马龙骧听得大吃一惊,他深怕霹雳火神等人说出来的救命恩人不是马老庄主,是以,急声阻止说:“这话怎好出口?太失礼了。”

说着,立即一整脸色说:“好了,我答应他们三位的要求,快请他们三位!”

话声甫落,陶萄凤已愉快的说:“三位请进来。”

厅外应了声是,只见霹雳火神三人,面含微笑,大步走进厅来。

霹雳火神三人来至近前,同时抱拳恭声说:“少庄主可是已经答应了?”

马龙骧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叹了口气说:“三位先请落座,有话大家仔细商量。”

岂知,霹雳火神三人,同时恭声说:“少庄主的面前,那有老奴三人的座位?”

马龙骧一听,不禁有些焦急的说:“三位快不要如此称呼。”

霹雳火神却正色肃容说:“那就请少庄主立刻宣布老奴三人的职务。”

马龙骧心中一动,立即有了一个新腹案,是以,正色说:“也好,在下就聘请邵老英雄担任总管职务。”

霹雳火神一听,立即愉快的应了声是,抱拳躬身说:“总管邵霆雨,参见少庄主!”

马龙骧拱手还礼后,又望着神偷,正色说:“在下特聘廖老英雄为总武师职务。”

神偷兴奋的应了声是,抱拳躬身说:“总武师廖武,参见少庄主!”

马龙骧拱手还礼后,又望着活财神,正色说:“在下特聘夏老英雄为总务先生,综理一切财经事宜。”

活财神应了声是,赶紧抱拳躬身说:“总务夏季长,参见少庄主!”

马龙镶拱手还礼,含笑说:“现在三位总该入座了吧。”

霹雳火神却拱手说:“少庄主还未明示陶姑娘的身分?”

马龙骧一笑说:“陶姑娘已与在下文定,她的身分,在下不说三位也知道了。”

霹雳火神急忙肃手一指方才他自己的座位,正色说:“陶姑娘乃未来的少夫人礼应上座的。”

陶萄凤满面绯红,直达耳后,望着马龙骧,深情忍笑说:“怎的这样介绍法?”

话说如此,但她仍掩不住内心的兴奋,走至霹雳火神手指的大椅前。

于是,依序落座,重新奉茶。

就在这时,厅外已传来一阵老弱妇孺的欢笑声。

马龙骧虎眉一蹙,下由迷惑的去看霹雳火神三人。

只见霹雳火神一笑,立即望着厅外,大声说:“别嚷嚷,要他们都进来。”

话声甫落,厅门外立即涌进一群妇女孩童来,最后尚跟着四名华服青年,但是,这些人一进厅门,立时静下来。

马龙骧一看,闹不清是怎么回事,不由望着霹雳火神三人问:“三位……这是……”

霹雳火神一笑,欠声说:“这是老奴三人的家小,特来参见少庄主和未来的少夫人。”

马龙骧和陶萄凤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看这情形,霹雳火神三人有意追随,似乎早已有了决定和准备。

只见当前走的是两位霜发老妇和一位中年妇人。

第一位老妇人,年约七旬,穿宝蓝衣裙,持紫檀拐杖,霜眉秀目,满面慈祥,根据她的精神和步履,内功已有了相当火候。

走在右边的老妇人,年在六旬上下,也是满头华发,着黑缎上衣,深灰长裙,手持枣木拐杖根据她的眼神,显然也是一位会武功的妇人。

走在左边的中年妇人,看来不满四十岁,柳眉大眼蓝衣紫裙,徒手未携任何物品,但一看便知是位精明能干,武功不俗的妇人。

马龙骧知道,当前的三位妇人,必是霹雳火神三人的妻室,照尊卑来论,中年妇人应该是活财神的妻子,另外两位老妇人,自然是霹雳火神和神偷的老伴了。

在三位老妇人的身后,是四位三十至二十几岁的少妇。

四位少妇衣着不一,颇有姿色,气质俱都不俗。

跟在四位少妇左右身后的,是七、八个男子小孩,有的五、六岁,有的十一、二岁,俱都活泼天真逗人喜爱。

跟在最后的是四位青年人,中间一位,已经三旬以上了,着月白长衫,佩长剑,生得剑眉朗目,潇洒飘逸。

其次一位二十八九岁,瘦身材,黄面皮,着黑缎劲衣,目光炯炯暗透英气,徒手末携兵器。

左右二位,都是二十一二年纪,一着绿衫,一着蓝衣……

打量未完,三位老妇人已到了近前。

只见霹雳火神三人,同时起身,笑着说:“为了少庄主容易分认,你们年轻一辈的依序前进。”

四位少妇一听,立即停身止步,各人拉住各人的孩子。

四个青年人,也分别走至四位少妇的身边。

马龙骧和陶萄凤,这时也早由椅上站起来。

霹雳火神首先一指中间站立的老妇人,含笑介绍说:“这是贱内胡氏,武功平俗,但在江湖上也混了一点名气,人们送了她一个绰号叫‘八十檀杖’……”

话未说完,神偷已在旁恭谨风趣的笑着说:“少庄主,老奴的这位老嫂子,还年轻得很,她的‘八十檀杖’,不是指她已经八十岁了,是指她那惊人的八十招紫檀杖法……”

霹雳火神未待神偷说完,已望着胡氏,吩咐说:“快见过少庄主和未来的少夫人。”

“八十檀杖”胡氏,上前一步,施礼恭声说:“老妇胡氏,参见少庄主和少夫人。”

马龙骧和陶萄凤,早巳离位还礼,同时谦和的说:“邵夫人免礼请坐!”

陶萄凤一面还礼,一面娇羞含嗔的看了马龙骧一眼,似乎怨他方才介绍的不得法,如今,到了胡氏老婆婆的口里,由未来的少夫人,已被简称为少夫人了。

霹雳火神却意外的一指中年妇人,介绍说:“这位是二弟媳柳梅娘,人称‘梅花双枪’,二弟媳不但武艺高强,办事能力尤强,少庄主今后要多提携她!”

陶萄凤在心理上,早已自认是马龙骧铁定的妻子了,加之她素性口快心直,是以,立即笑着说:“那就请廖夫人担任内宅的管家职务吧!”

话声甫落,“梅花双枪”柳梅娘,已兴奋的上前一步,施礼恭声说:“多谢少庄主和少夫人!”

霹雳火神又肃指指着另一位老妇人介绍说:“这位是三弟媳黄氏,近十几年才使用拐杖也闯出一个响万儿‘枣杖扫三湘’……”

话末说完,黄氏已施礼恭声说:“夏黄氏参见少庄主和少夫人。”

马龙骧和陶萄凤照样还礼,示坐,嫌逊两句。

这时,霹雳火神又望着最后的四位青年人,吩咐说:“为了让少庄主辨认容易,你们八人分别站成四对。”

如此一说,四个少妇的粉面都不禁一红。

四名站在最后的青年,也含笑步了上来。

马龙骧和陶萄凤,这才恍然大悟,这四名青年人和四名少妇,即是霹雳火神三人的儿子与儿媳。

霹雳火神一俟八人成双站好,立即吩咐说:“各自上前,大礼叩见,分别报出名字。”

马龙骧一听,立即含笑阻止说:“大礼不便,就行常礼好了。”

霹雳火神恭声应了个是,立即吩咐说:“报名向前,常礼参见。”

着月白长衫,佩长剑,年约三十余岁的中年人,和身穿紫衣,年约二十七八的少妇,同时恭声说:“邵裕堂廖金花参见少庄主。”

说罢,深深一揖到地,少妇万福行礼。

霹雳火神立即在旁含笑介缙说:“这是小犬,儿媳即是寥二弟的掌珠。”

马龙骧拱手还礼,同时赞声说:“这真是所谓亲上加亲呀!”

岂知,霹雳火神竟起身离位,依序指着其余三对一一介缙,原来神偷生有一男二女,大女儿嫁给了霹雳火神的长子,二女儿嫁给了活财神的独子,而活财神的女儿又嫁给了霹雳火神的次子,而霹雳火神的独女,又嫁给了神偷的独子。

霹雳火神介绍完毕,发现马龙骧和陶萄凤虽然满面含笑,赞声不绝,但是很显然地,乍然间还闹不清彼此的关系。

介绍完毕,全厅人众,都愉快的哈哈笑了。

“神偷”寥武,一捻花白的山羊胡笑着说:“既然大嫂和三弟妹都出来了,就请你们引导着陶姑娘到内宅去看看,我们兄弟三人,也请少庄主到前面看一看。”

话声甫落,八十檀杖已兴奋的笑着说:“理当到内宅看一看,我老婆子当向导。”

说罢肃手,立即望着陶萄凤说“请”。

陶萄凤觉得去看内宅,毫无意义,不由迟疑的去看心上人。

岂知,这正是马龙骧求之不得的事,因为他正苦于无机会能和霹雳火神三人单独谈谈。

是以,这时见陶萄凤也向他望来,立即笑着说:“很好,很好,应该看看。”

陶萄凤一听,只得向着霹雳火神三人微微颔首,以示少陪,立即跟着八十檀杖等人走出厅去。

霹雳火神见邵裕堂四人仍静立一侧,立即沉声说:“辞过少庄主,你们也退出去!”

邵裕堂四人恭声应是,辞过马龙骧,同时退出厅去。

马龙骧一看这情形,断定霹雳火神三人必定有什么话要说,极可能就是关于他的身世问题。

是以,首先含笑问:“三位可有什么话要说?”

霹雳火神立即欠身肃容说:“是的,敢问少庄主,令堂大人是哪一位?”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立即不解的问:“怎么?是哪一位与哪一位,难道有关系吗?”

神伦急忙欠身含笑说:“不,少庄主请不要误会,不管令堂大人是秦女侠或刘女侠,而老奴三人的救命恩人却是马大侠。”

马龙骧听得心头一震,知道神偷说的“秦女侠”必是指他的生身母亲,现在被困魔窟的潇湘仙子。

至于神偷说的马大侠,显然就是他的生身父亲。

是以,强抑内心的激动,镇定的说:“家母即是昔年的秦女侠。”

霹雳火神抱拳肃容说:“少庄主即使下说,老奴等根据少庄主的武功,也知道少庄主的令堂大人是昔年的‘潇湘仙子’秦女侠。”

说此一顿,突然又不解的问:“不知少庄主怎的继承了天王庄马老庄主的家业?”

马龙骧听得虎眉一蹙,不由迷惑的问:“难道你们三人不知道这内中的经过?”

霹雳火神三人同时迷惑的摇摇头,说:“老奴不知道内中有什么隐情?”

马龙骧却不解的问:“那方才廖前辈为何故意支开了陶姑娘?”

神伦赶紧欠身说:“老奴不知道陶姑娘是否知道有关马大侠的事,所以,才请邵大嫂与贱内等人引她到内宅去。”

马龙骧听罢,黯然一叹说:“莫说陶姑娘不知,就是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世。”

霹雳火神三人听得神情一楞,不由同时“啊”了一声。

马龙骧继续说:“不瞒三位前辈说,我并不是真正的少庄主……”

话未说完,活财神已颔首说:“老奴三人也正感迷惑,据老奴三人所知,天王庄的少庄主应该是‘夺命罗刹’刘女侠的公子马腾云!”

马龙骧黯然颔首说:“不错,正是他,但是他已经死了!”

霹雳火神三人“啊”了一声,惊异的问:“他是怎么死的?是死在谁的手下?”

马龙骧见问,只得将前因后果,简扼的说了一遍。

活财神听罢,立即庆幸的说:“所串将陶姑娘引开,否则老奴三人不知内情,

万一当面说破了,后果真不敢想像了。”

霹雳火神却叹了口气说:“大头、长发两位怪杰,虽然设想周到,出于一片爱心,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会被陶姑娘看破的。”

马龙骧一叹说:“糊涂丐前辈也如此说。”

神偷却不以为然的说:“既然大头、长发两位怪杰如此做,必然有他们的万全之计,我们现在应该作的,只是如何将陶姑娘瞒过,使他不知道马腾云少庄主已不在人世的事。”

霹雳火神和活财神一听,同时颔首应了声是。

马龙骧黯然一叹说:“这也是我方才在三位职务上,未加上天王庄的原因。”

活财神突然精神一振说:“以老奴的意思,秦女侠脱险后,就请秦女侠和少庄主在鸡冠山上永久居留下来……”

马龙骧一听,立即为难的说:“这怎么可以?全山近千弟兄……”

话末说完,霹雳火神已正色说:“这有什么不可以,老奴三人居此十数年,从不以打家劫舍为营生,完全开发山区,自耕自耘,这些年来,还算赚得不少清誉。”

活财神立即接口说:“少庄主如果认为外界一时难以改变山大王的观念,老奴三人,即时派出大批弟兄,下山宣布,自即日起,已改成山庄名称。”

说此一顿,不禁有些迟疑的说:“至于山庄的名称,还要请少庄主起一个才好。”

如此一说,霹雳火神和神偷俱都赞声说:“这样再好也没有了。”

马龙骧虎目一蹙,迟疑的说:“这件事最好待家母魔窟脱险后再说……”

话未说完,神伦突然兴奋的说:“秦女侠的雅号名‘潇湘仙子’,本山庄就题名‘潇湘山庄’好了。”

如此一说,霹雳火神和活财神俱都同声赞好。

马龙骧何尝不希望有个安身之地,只是平白得来的成果,于心怎安?是以,立即正色说:“这样不可,三位前辈苦苦经营,半生心血都用在这片山庄上……”

话未说完,霹雳火神三人已同时起身,抱拳正色说:“少庄主说哪里话来,老奴三人昔年若没有‘美剑客’马大侠奋勇抢救,如今三人的尸骨恐怕早巳变土了?”

马龙骧一听“美剑客马大侠”,愈加证实玉面婆婆说的不错,如今两相对照,“美剑客”已是他的生父无疑了。

但是,他急切想多知道一些有关生父的昔年事迹,以及当年是怎样的搭救霹雳火神三人的,是以,关切的问:“不知先父昔年是怎样与三位前辈相识?”

霹雳火神立即肃容说:“这件事说来话长,还是等去魔窟的途中,老奴再详细的报告少庄主知道……”

马龙骧一听,不由惊异的问:“三位如果一同前去,此地谁来负责?”

霹雳火神一笑说:“自然是小犬邵裕堂和他的两位世弟负责。”

活财神接口赞声说:“少庄主恐怕还不知道,邵贤侄的‘霹雳磷火弹’,实不亚于我大哥呢?”

话声甫落,远处已传来一阵妇女的谈笑声。

马龙骧悚然一惊,立即将思维拉回现实,急声说:“有关先父昔年事迹,希三位前辈,今后伺机详述,切忌当着陶姑娘的面谈起此事……”

霹雳火神三人一听,同时恭声应了个是。

马龙骧继续说:“目前小侄处境,三位前辈俱已清楚,希望竭力维护,处处谨慎行事,以免误了大事。”

霹雳火神三人同时恭身说:“少庄主请放心,老奴三人晓得。”

活财神听厅外的谈笑声音尚远,趁机关切的问:“少庄主,老奴斗胆问一句,陶姑娘与少庄主间的感情……”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陶姑娘说,她并不知道是我呀!”

活财神淡然一笑,摇着头说:“如果说陶姑娘不知道少庄主不是马腾云少爷,老奴不相信。”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她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和腾云弟长得太像了。”

活财神依然淡然一笑说:“即使孪生兄弟,也有不同之处……”

马龙骧立即惊急的问:“夏前辈是说,陶姑娘已经知道我是替身了。”

活财神毫不迟疑的颔首说:“很有可能。”

马龙骧立即郑重的解释说:“这是绝不可能的呀!如果她知道腾云弟已死,她会马上自杀的呀!”

活财神淡淡一笑说:“那是最初的事,现在,情形恐怕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说此一顿,突然正色问:“最近两个月,陶姑娘还没有说过对少庄主怀疑的话吧?”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摇摇头说:“没有再听她说过了。”

活财神一听,竟神秘得意的笑了,看样子似乎有话不便再说了。

坐在活财神上首的神偷愉快的一笑说:“少庄主,对儿女私情,少女心理,我三弟是大行家,今后少庄主有什么事,不妨尽管间他……”

话末说完,霹雳火神已沉声吆暍说:“二弟,你的老毛病又犯了?怎可在少庄主面前出言无状?”

神偷一听,赶紧向马龙骧拱揖欠身说:“老奴失礼,少庄主原谅。”

马龙骧一看,不自觉的哑然笑了。

因为神偷和活财神二人,虽然已经两鬓华发,但他们久创江湖,嘻戏惯了,依然改不了嘻笑脾气。

实在说,他马龙骧也不愿过太拘谨的生活,他认为只要有分寸而又适度,风趣是可以造成欢乐气氛的动力。

是以,他立即笑着说:“三位前辈不可拘礼,如此反令小侄不安……”

话末说完,神偷和活财神已愉快的笑着说:“这样再好没有了。”

话声甫落,陶萄凤在八十檀杖、梅花双枪以及枣杖扫三湘三人的陪同下,谈笑走进餐厅来。

霹雳火神三人一见,赶紧站起身来。

马龙骧不便一人大刺刺的坐着,是以也由椅上含笑站起来。

陶萄凤走至近前,首先望着马龙骧四人,笑着问:“什么事情再好没有了?”

马龙骧被问得一楞,乍然间不知如何说才好。

活财神急忙含笑回答说:“少庄主已答应老奴三人随同前去魔窟了。”

陶萄凤迷惑的“噢”了一声,同时不解的问:“三位前辈同去,此山何人镇守?”

霹雳火神尚未开口,八十檀杖已顺手一指梅花双枪和枣杖扫三湘两人,豪气的说:“少庄主和少夫人尽管放心,有我们老姊妹三人在,保你们没人敢侵进鸡冠山一步。”

话声甫落,神偷和活财神,已同时风趣的赞声说:“好,大嫂老当益壮,豪气不减当年,硬是要得。”

八十檀杖一听,立即哼了一声,忍笑沉声说:“少贫嘴,就是我老嫂子不打你们,少庄主和少夫人也不会饶你们。”

话声甫落,厅上所有的人都笑了。

欢笑声中,众人依序入座。

八十檀杖首先问:“少庄主准备何时启程?”

马龙骧想到与郑玉容的约定,深怕误了约期。

是以,略为沉吟说:“我想一俟邵前辈三位备好马匹,我们立刻动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