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八章 心病心葯

作者:忆文

落座后,陶萄凤首先不以为然的说:“既然她前来偷窥,而且你也追出房去,就是不和她照面,与将来前去魔窟也没有什么助益。”

马龙骧懊恼的解释说:“因为我发现她时,觉得情形有异,似乎她在盯另外一个人,看来不像是逃避我的追击,所以我没扑过去。”

陶萄凤等人迷惑的“噢”了一声,俱都蹙眉沉思。

霹雳火神镇定的问:“这么说,少庄主一登上房面,便失去那人的踪迹了?”

马龙骧凝重的说:“不,我登上房面,他刚巧跃下去……”

陶萄凤急声问:“那怎的还会让他跑了?”

马龙骧解释说:“我追至房檐向下一看,院中灯火明亮,房内尚传出谈笑声,稍顷之后,才发现店外有人以小巧身法潜行……”

陶萄凤接口说:“追出去一看,却是月华宫主?”

马龙骧颔首说:“不错,当时我一见是她,有些大感意外,就在我一楞之际,发现她好像在跟踪某一个人,所以我才远远的跟了下去。”

郑玉容不由关切的问:“你看到她盯的那人了没有?”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摇头说:“没有。”

郑玉容继续问:“这么说,她也没发现你了?”

马龙骧正色说:“我当然不能让她看到我。”

郑玉容佯装迷惑的问:“奇怪,那是为什么?”

马龙骧见问,立即将那夜遇见“月华宫主”的情形说了一遍,当然,他不会把郑玉容在场的一段说出来。

郑玉容听说,在她走后,马龙骧不但问出了魔窟的总坛是在临贺县,还趁机答应前去帮助月华宫主。

因而,惊异的说:“难怪我干爹和长发师叔他们进入九疑山区找不到魔窟位置,原来他们的总坛不在那里。”

陶萄凤立即正色的说:“在那里,九疑山区不过是总坛对外界布的一个疑阵,他们真正的总坛中心,是临贺岭山区的那一个。”

郑玉容继续关切的问:“你们可问清了他们总坛的地址?”

马龙骧颔首说:“问清了,月华宫主说,在灵霄峰上的衔天池。”

郑玉容一听,立即迷惑的自语说:“衔天池?”

说罢,又望着也在蹙眉沉思的霹雳火神三人问:“三位前辈可曾听说过这个衔天池的地方?”

霹雳火神三人同时摇摇头说:“莫说衔天池,就是灵霄峰也没听说过。”

神偷继续说:“以老奴判断,万尊教总坛的地名,可能是他们自己取的。”

马龙骧颔首说:“这极有可能。”

说此一顿,又望着郑玉容和陶萄凤说:“不过,知下知道位置并无多大关系,根据‘灵霄’、‘衔天’两个名词的字意,我们去时,拣最高的绝峰找不怕找不到。”

霹雳火神慎重的说:“果真进入临贺山区,恐怕还没深入,便被巡山人员给拦住了。”

陶萄凤一听,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龙哥哥,月华宫主临走时,不是给你一方玉佩饰吗?”

一句话提醒了马龙骧,立即在怀中将那方玉佩取出来,同时说:“你们看,就是这。”

由于陶萄凤那晚已经看过,是以,顺手先交给了郑玉容。

郑玉容看罢,又交给了霹雳火神。

霹雳火神双手接过玉佩,神偷和活财神也急忙过来同看。

三个人一看玉佩上刻的三个字,立即脱口急声说:“宫主佩!这是月华宫主的信符嘛!这怎么可以轻易交给别人呢?照说,应该带在她身上的呀!”

陶萄凤立即正色说:“就是嘛!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嘛!”

马龙骧一蹙虎眉说:“我想,这方宫主佩,一定有许多用途,也许可以用作证明某些人的身分之用。”

霹雳火神立即似有所悟的说:“照少庄所说,方才在对面房上偷窥的,可能不是月华宫主,也许就是前院的不肖人物,无聊的向我们院中伦窥。”

马龙骧自然知道霹雳火神指的是偷看郑玉容和陶萄凤,因而颔首赞同的说:“不错,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我发现月华宫主时,并没有立即追上去,以免误了大事。”

郑玉容则慎重的说:“此地是万尊教的势力范围,很难说方才偷窥的人不是万尊教的教徒!”

霹雳火神三人齐声说:“郑姑娘说的极是,果真是万尊教的教徒,对少庄主将来前去临贺岭找月华宫主,恐怕十分不利。”

活财神继续说:“听说他们对呼万尊教总坛为魔窟的人,处置十分残酷。”

陶萄凤听得冶冶一笑说:“只要他们有本事,他们不妨前来试试。”

马龙骧蹙眉迟疑的说:“距离这么远,凤妹说的话,对方未必能听进耳里。”

神偷爽快的正色说:“不管对方是否听见,少庄主去时多一份警惕总是有利无害。”

马龙骧正色颔首说:“那是当然。”

说此一顿,立即提议说:“明天一早还要前去蓝山城,现在时候不早了,大家歇息吧!”

霹雳火神三人恭声应是,道过“晚安”转声走出房去。

陶萄凤则愉快的说:“容姊姊,今夜你就和小妹睡在一起吧!”

说着,竟亲热的拉着郑玉容走进左间内室去。

马龙骧本待到厢房去睡,六间寝室,正好六个人睡,没想到陶萄凤竟拉着郑玉容要和她同室而眠。

由于陶萄凤的这一动作,使马龙骧顿时想起陶萄凤可能已知道他不是马腾云的问题。

心念及此,不禁暗暗焦急,但是,他已没有办法阻止,而且也没有办法向郑玉容暗示这是件十分重要的事。

既然陶萄凤和郑玉容已经走进左间内室,只得震熄桌上油烛,迳自走进右间寝室内。

马龙骧一进内室,立即倒身床上,桌上的油灯也懒得燃,心绪一直不宁,这时他才后悔方才没将郑玉容离开后的经过情形趁机说一遍。

如今,郑玉容被拉到陶萄凤的身边,陶萄凤果真对他的身分已起疑心,她必会在郑玉容的口中,求得更进一步的证实。

心念间,对室已传来二女欢笑就寝的声音。

马龙骧一听,心中暗暗念佛,希望她们两人尽快闭上眼睛。

一阵沉寂后,突然传来陶萄凤凝重的问话声:“容姊姊,上次你为什么不继续和龙哥哥去三清观找我?”

马龙骧一听,心知要糟,他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只听郑玉容不答反而惊异的问:“怎么?龙哥哥是在三清观找到你的?”

马龙骧听了暗暗赞许,觉得郑玉容答问得很技巧。

只听陶萄凤幽幽的说:“小妹差点死在神木天尊手里。”

郑玉容惊“啊”了一声,说:“竟有这等事?”

陶萄凤叹了口气说:“所幸龙哥哥去的正是时候,如果你也跟去,小妹也许不致于负伤了。”

郑玉容听得再度惊“啊”一声说:“你竟负伤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给我听听!”

岂知,陶萄凤竟支唔说:“小妹还有很多话要问你,有关我在三清观负伤的经过,最好明天让龙哥哥告诉你。”

马龙骧一听陶萄凤的口气,心知下妙,他有心起身说,我来告诉你容师妹,又怕陶萄凤怪他偷听她们谈话。

因为陶萄凤的声音很小,只有在郑玉容吃惊的时候,将声音略为提高,显然也是有意让他知道。

心念间,已听郑玉容迷惑的问:“凤妹,你有什么话要问我?”

只听陶萄凤几乎是悄声问:“容姊姊,你知不知道龙哥哥已学会了‘透心针’和‘阴柔指’两样?”

马龙骧听得暗吃一惊,心说,那晚她果然注意到他施展“阴柔指”了。

但是,他更担心郑玉容能不能机警的答覆。

只听对室的郑玉容略微静了俄顷,显然她也感到吃惊。

但却听她自然的说:“咦!我以前好像听你对我说过,龙哥哥早已学会了他母亲的两项绝技嘛!”

陶萄凤却惊异的低声问:“我说过吗?我记得甘八和萧寡妇曾问过我,为了使他们不敢生异心,我记得曾说过龙哥哥学会了‘阴柔指’……”

郑玉容接口说:“直到现在,我也一直认为龙哥哥早就具有‘阴柔指’的功夫了呢!”

陶萄凤却正色迷惑的说:“可是,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呀!”

郑玉容一笑说:“他没告诉你,你怎么能告诉我?龙哥哥一定是向你暗示过,不然甘八和萧寡妇他们也不会向你探听口风了。”

说此一顿,突然又关切的问:“你曾亲眼看到龙哥哥施展阴柔指了?”

只听陶萄凤以肯定的声音说:“我曾亲眼看到他一连施展了好几次。”

郑玉容故意以平淡的口吻说:“看来甘八和萧寡妇他们,早已知道龙哥哥学会了‘透心针’和‘阴柔指’了,只是他们不敢肯定而问你罢了。”

陶萄凤却以迷惑的口吻说:“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郑玉容故意迟疑了一阵子才说:“也许是‘夺命罗刹’刘前辈,悄悄回来传授他这两种绝技并严厉的警告龙哥哥,不得告诉任何人……”

陶萄凤却不以为然的说:“可是甘八他们为什么先知道了呢?”

郑玉容揣测说:“根据你说的情形看,我想由于甘八久存异心,必是早已对龙哥哥的行动注意了,也许那天刘前辈回来时,恰巧被他们暗中发现。”

马龙骧听罢,暗赞郑玉容灼回答圆满,但是,他也知道,仅凭郑玉容的几句话,并不能澄清陶萄凤的疑窦。

一阵沉默之后,马龙骧正待舒展一下身腿,准备闭目安歇了,觉得陶萄凤可能没有什么疑问了。

岂知,陶萄凤竟以惊异恍然的声音,悄声说:“容姊姊,我告诉你一件意外的事情。”

郑玉容则平淡的笑着问:“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陶萄凤特地压低声音说:“听说马老伯以前是用剑的名剑客呢!”

马龙骧听得大吃一惊,不由惊得倏然坐起身来,他摒息静听郑玉容的回答,同时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因为,郑玉容的回答,恰当与否,关系他的身分以及陶萄凤的幸福与性命,真是太大了,这不能不令他紧张。

岂知,郑玉容竟淡淡的笑着说:“亏你们陶家和龙哥哥家还是世交,龙哥哥现在佩的‘风雷疾电剑’就是昔年马老庄主用的随身兵器嘛!”

马龙骧一听,不由暗中喝采,郑玉容的回答,真是太妙了。

只听陶萄凤会意的“噢”了一声,但乃有些迷惑的说:“原来是这样的呀!我一直以为马老伯学的是刀法呢?”

又听郑玉容杜撰说:“马老庄主什么时候换的金背刀我不太清楚,不过,据我干爹说是遇到一位用刀的老人后,才决定改学刀法。”

说此一顿,突然又不解的问:“咦!你今晚怎的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是谁对你说的?”

只听陶萄凤以失意的声调说:“就是‘霹雳火神’邵前辈的夫人她们告诉我的。”

郑玉容惊异的“噢”了一声说:“她们怎么说?”

陶萄凤说:“她们都说龙哥哥的令尊大人昔年救了邵老前辈三人的性命,当时马老伯是著名的大剑客。”

马龙骧听了,不由庆幸的摇了摇头,心想,所幸当时陶萄凤一直把他的“令尊大人”视为马老庄主,否则,事情早在鸡冠山就揭穿了。

这时想来,陶萄凤真正怀疑他,甚或业已知道他极可能不是马腾云,恐怕还是在鸡冠山开始引起的呢!

心念间,已听郑玉容催促说:“凤妹,我们睡吧!明天一早我们还要上路呢!”

只听陶萄凤懒懒的说:“好吧!我也真有些累了。”

马龙骧一听,知道她们就要睡了,因而也倒身床上。

就在他倒身床上的同时,却突然传来陶萄凤的叹息声。

马龙骧心知有异,立即凝神静听。

只听郑玉容问:“凤妹,你今夜是怎么了?怎的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只听陶萄凤又叹了口气说:“唉!我真羡慕那个出家的女香客。”

马龙骧一听,暗呼不妙,陶萄凤竟然有了看破红尘的念头,傍晚时候的哭,以及想家,都不是好兆头。

只听郑玉容轻蔑的哼了一声说:“出家有什么好羡慕的?在他们认为烦恼已经解脱了,其实天晓得,在夜静更深的时候,他们比谁的苦恼都多。”

话声甫落,突然又惊异的说:“怎么?凤妹,你哭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再度撑臂坐了起来。

只听郑玉容低声说:“我看,还是把龙哥哥喊醒吧!”

话声甫落,陶萄凤已抽噎着悄声说:“快不要喊龙哥哥,他最近经常为打听不到你和大师伯他们的行踪消息而烦恼焦虑,他一定很累了。”

马龙骧听罢,心头凄然一阵难过,他知道陶萄凤虽然在伤心痛苦之中,但仍处处关怀他,爱他。

郑玉容无可奈何的说:“即使我不去将龙哥哥喊醒,你也会把他哭醒了。”

只听陶萄凤强抑内心的委屈,抽噎着悄声说:“好,我不哭,我不哭。”

之后,对室果然静下来,再没有了任何声音。

但是,马龙骧思潮起伏,往事汹涌在脑海,却再也无法入睡了。

他觉得必须尽快设法将陶萄凤的情绪变化,通禀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两位师伯知道才好。

但是,设法告诉郑玉容和霹雳火神等人,尤为急要。

目前郑玉容在陶萄凤的身边,通知自是不便,但是,霹雳火神三人,却都睡在左右厢房内,通知较为容易。

不知陶萄凤是否熟睡,马龙骧不敢起身外出,只得先盘膝床上,闭目调息,恢复精力。

调息完毕,已是三更过半了。

马龙骧凝神一听,确定陶萄凤和郑玉容俱已睡着了,他才悄悄启开前窗,飘身纵出窗外。

立身檐下举目一看,只见皓月当空,月华如练,整个城内一片寂静,夜风过处,泛起一丝寒意。

再看看左右厢房内,黑暗无灯,隐隐传出鼾声。

马龙骥虽然有意喊醒霹雳火神三人中的一人,但怕因招呼而惊醒了陶萄凤。

于是,心中一动,立即在东厢下来回的徘徊踱步。

马龙骧知道,时间一久必能惊动房中的一人出来察看。

果然,刚刚走了两次,厢房内已有了动静。

紧接着,门闩声响,轻巧的拉开了房门。

马龙骧抬头一看,竟是“神偷”廖武。

神偷阅历丰富,一见是马龙骧,立即悄声问:“少庄主可是有事吩咐?”

马龙骧点点头,同时指了指房内。

神偷会意,立即拉开了房门,闪身让马龙骧走进。

就在马龙骧走进房门的同时,“活财神”夏长季,也由左间寝室内闻声走了出来。

活财神一见马龙骧,立即惊异的悄声问:“少庄主还没睡?”

马龙骧一面示意神偷不要点灯,一面坐在椅上说:“睡不着,有件事想和三位前辈计议。”

神偷立即悄声问:“要不要喊我大哥?”

马龙骧一挥手说:“不必了,有你们二位就可以了……”

活财神立即关切的问:“少庄主,有什么事?”

马龙骧忧虑的说:“果然被夏前辈猜中了,陶姑娘可能真的知道我不是马腾云了。”

神偷和活财神几乎是同时惊异的问:“陶姑娘可是有了表示?”

马龙骧摇摇头说:“还没有明白的说出来。”

说罢,即将陶萄凤傍晚痛哭,想家,以及对郑玉容的谈话,还有八十檀杖谈到昔年美剑客的事,简扼的说了一逼。

神偷和活财神听罢,俱都蹙眉沉吟,不停的点着头。

久久,活财神才凝重的说:“少庄主,虽然陶姑娘早已对您疑心,但还没有肯定您不是马腾云少爷,现在……”

马龙骧立即焦急的问:“夏前辈是说,她现在已经肯定了?”

活财神凝重的说:“从方才的谈话情形判断,陶姑娘已肯定少庄主不是马腾云少爷了。”

马龙骧黯然的叹了口气说:“唉!她知道了也好,明天索性将前因后果和她说清楚。”

活财神一听,立即悄声阻止说:“少庄主,千万不可,只要您说明了,陶姑娘是准死不活!”

马龙骧听得面色一变,不由懊恼的轻声说:“难道还要这样骗下去不成?”

活财神立即正色说:“少庄主,这件事不但我们大家都在骗陶姑娘,而且,已到了陶姑娘自己骗她自己的地步了。”

马龙骧缓缓的点点头,他对活财神一针见血的话非常佩服。

神偷在旁关切的说:“这件事应该在我们未到蓝山城前,先通知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两位怪杰才好。”

马龙骧焦急的说:“我一直睡不着,也正是为此焦急呀!”

神偷蹙眉沉吟,俄顷,才忧急的说:“如今应该藉一个什么理由,能让郑姑娘出店片刻而不致使陶姑娘怀疑……”

马龙骧一听,立即摇头说:“不行,凤妹聪慧多智,勉强使容妹离开,必然会引起她的心中怀疑。”

话声甫落,活财神突然精神一振说:“少庄主有了!”

马龙骧和神偷,一听活财神的兴奋口气,知道他想到了妙计,因而,也不由精神一振。

岂知,活财神却又迟疑的说:“只怕大哥不肯……”

话未说完,“神偷”恍然的说:“老三,你是要大哥在马身上下工夫?”

活财神立即凝重的点了点头。

马龙骧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由迷惑的问:“两位前辈是说……”

神偷见问,立即正色解释说:“少庄主,是这样的,我大哥不但会相马还会医马,甚至精通马匹周身的骨骼和穴道……”

马龙骧一听,立即说:“夏前辈是说,请邵前辈在马匹上动手脚?”

活财神为难的说:“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好走了!”

神偷则蹙眉为难的说:“只怕大哥不肯这么做?”

马龙骧关切的问:“对马匹本身有伤害吗?”

神偷两人说:“绝对没有伤害,不过,至少要休息一个对时才能上路。”

马龙骧却不解的问:“然后呢?”

活财神立即凑近马龙骧的耳畔,悄声说:“然后,老奴等人就如此如此,保管陶姑娘不会起疑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