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

作者:忆文

马龙骧凝重的点点头,但却忧虑的问:“两位前辈看邵前辈会答应吗?”

“神偷”立即正色说:“您是少庄主,我大哥是总管,您叫他干,他怎么不干?”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这话不能这么说,邵前辈如有碍之处,我也不便勉强他。”

“活财神”爽快说:“也没什么碍难之处,我大哥只是顾念马匹难过半天罢了。”

马龙骧一听,只得无可奈何的说:“好吧!两位前辈就说我请他作的吧!”

说话之时,特的在“请”字上加重了语气,使神偷和活财神听了,心里非常舒服。

因而,两人同时愉快的说:“少庄主请放心,只要是您的意思,我大哥一定会依命去做。”

马龙骧一听,立即起身说:“我出来有一会了,该回去了。”

说罢,迳向房门走去。

前进中,发现两人跟在后面,立即挥手阻止说:“两位前辈请不要出来。”

神偷两人一听,立即恭声应是同时停在门内。

马龙骧走下台阶,又向肃立在门内哈腰相送的神偷和活财神两人挥了个“明天见”的手势,之后,才轻灵的向上房走去。

前进间,运功凝神一听,发现室内并无警兆,这才放心的走至窗前。

但是,当他悄悄推开窗户向内一看,心头猛然一震,险些脱口呼出惊“啊”,顿时楞了。

就在他发楞的同时,他已看清了倒在他床上的美丽少女,竟是一身黄绒劲衣仅卸下佩剑和短剑氅的郑玉容。

只见郑玉容神态安详,双目合闭,正静静的侧卧在他床上。

马龙骧看得又惊又气,飘身纵进房内,急忙将窗户关好,立即愤愤的向床前走去。

就在马龙骧走至床前的同时,郑玉容突然睁开了眼睛。

马龙镶一见,立即举手一指对室,焦急的悄声说:“你不怕凤妹知道你过来呀?”

岂知,郑玉容竟突然坐直身子,嗔声问:“你先说你上哪里去了?”

马龙骧见郑玉容生气了,而且毫无顾忌,立即焦急的说:“小声点儿,当心把凤妹妹给吵醒了!”

郑玉容却酸溜溜的说:“你这么关心她?告诉你我已经点了她的‘黑憩穴’。”

马龙骧听得大吃了一惊,脱口惊“啊”了一声,不由催促说:“容妹,快些过去解开凤妹妹的穴道。”

话未说完,郑玉容已正色讥声说:“别那么紧张,我刚过来,我是等她睡着了,趁翻身之便轻巧的点了她一下,不会伤着她的。”

说此一顿,突然肃容正色问:“问题严重了,知道吧?”

马龙骧立即焦急的说:“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才出去找三位前辈商议。”

郑玉容关切的问:“他们三位怎么说?”

马龙骧焦急的说:“夏前辈说,现在更不能对凤妹说实话了……”

郑玉容立即惊异的问:“你是说,还要继续骗下去?”

马龙骧感慨的说:“现在她自己都在骗她自己了,唉!实在可怜!”

郑玉容想了想,点点头,又关切的问:“现在该怎么办呢?”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你得赶快回蓝山城,将这桩事禀报给两位师伯知道。”

郑玉容却焦急的说:“可是,我怎么先你们走呢?”

马龙骧压低声音说:“廖夏两位前辈已计画妥当了。”

说罢,即将神偷和活财神两人计画的事说了一逼。

郑玉容听了,却慎重的说:“这件事必须慎防变化。”

马龙骧立即无可奈何的说:“只有明天见机行事了。”

说话之间,院中已有了轻微动静,知道神偷和活财神已开始找霹雳火神计画行事了。

马龙骧一听,立即望着郑玉容,催促说:“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快将凤妹的穴道解开吧!”

郑玉容也怕点了重些,有损陶萄凤的身体,点的轻了又怕她自己醒过来,是以,急快应了声是,起身走了出去。

马龙骧吁了口气,立即倒身床上,思前想后的好一阵,才渐渐昏沉入睡。

呀的一声开门声响,立即将马龙骧惊醒了。

睁眼一看,天色已经黎明,左右厢房也有了动静。

由于昨晚事先通知了店伙绝早上路,是以,送脸水的店伙,早已等在外面,不久,也送来了早点。

就在这时,另一个店伙突然由院外气急败坏的跑进来。

同时一面东张西望的找人,一面嚷着说:“总管爷,不好了,不好了。”

马龙骧一听,心知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仍然装作不知的走出外间来。

转首一看,只见“霹雳火神”三人,正由左右厢房内迷惑的走出来。

陶萄凤和郑玉容也闻声由寝室内走出来。

一见马龙骧,陶萄凤首先惊异的问:“龙哥哥,什么事?”

马龙骧故装不解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找邵前辈的……”

话未说完,已见霹雳火神三人望着慌张的店伙。

霹雳火神沉声的问:“什么事,一大早就来嚷嚷!”

慌张的店伙焦急的说:“总管爷,不好了呀!爷们的马有一匹跛了。”

神偷在旁沉声的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定是蹄下踏着钉子了。”

店伙愈加焦急的说:“小的知道爷们今天一早要上路,谁知小的一拉它,前蹄就跪下啦!”

霹雳火神惊异的“噢”了一声,说:“这么严重?”

活财神却在一旁生气的说:“哼!一定是你昨天夜里没有好好的看顾,回头一定责问你们掌柜的。”

话未说完,店伙已惶急的分辩说:“小的昨天夜里一整夜都没有离开马棚,小的敢向天发誓呀!”

马龙骧觉得该出去问一问了。

于是,一面走出门外,一面问:“邵前辈,什么事?”

霹雳火神立即恭声说:“回禀少庄主,一匹马跛了。”

马龙骧故意淡淡的说:“长途跋涉,终日飞驰,马匹扭筋伤膝是常有的事,找个内行人按摩一会就好了。”

说罢,突又关切的问:“是哪一匹马?”

店伙愁眉苦脸的说:“是那匹红马。”

马字方自出口,陶萄凤已惊呼一声,焦急的说:“那是我的小红,快带我去看看。”

说话之间,飞身纵出屋外,红影一闪,已到了店伙身前。

店伙惊得一楞,接着一定神,连声应是,急步向院外奔去。

马龙骧见陶萄凤跟去了,只得向神情凝重的郑玉容一施眼神,两人也匆匆走出

屋外,又向霹雳火神三人,催促说:“我们也去看看吧!”

霹雳火神神色有些不安,当马龙骧经过他身前时,立即解释说:“少庄主,不在红鬃马身上……”

马龙骧心里自然很明白霹雳火神的意思,如果不在红鬃马身上动手脚,绝难将陶萄凤留住。

是以,一面前进,一面挥手阻止霹雳火神说下去,同时赞许的说:“唯此是上策。”

紧紧跟在马龙骧身后的霹雳火神三人,听了脸上都减去不少忐忑不安之色。

众人匆匆绕过独院,再经过一条通道,即是后店马棚。

就在这时候,店伙和陶萄凤已到了马棚前,所有的马都上好了鞍,只有红鬃的背上还空着。

只见往日精神饱满的红鬃马,这时却显得萎靡不振,双目半闭,左前蹄微曲离地,看来伤得不轻。

打量间,陶萄凤已喊呼一声“小红”,急步奔了过去。

霹雳火神一见,不自觉的大声说:“姑娘不要碰它!”

陶萄凤倏然一惊,急忙止步,不由惊异的回头望着霹雳火神。

霹雳火神只得镇定的说:“此地紧临九疑山区恐有毒马蜂飞出,如果红马是被毒马蜂螫伤了,马身上可能有毒……”

马龙骧一听,知道是霹雳火神捏造的故事,而他真正阻止的用意,是怕陶萄凤飞扑身势过猛,将红马扑倒跌伤了。

心念间,陶萄凤已目含泪水,关切的问:“这该怎么办?”

霹雳火神佯装看了一下马蹄,说:“以老奴看,最好是请一位医马的行家来看看。”

话声甫落,蓦闻店伙急声说:“我们掌柜的来了。”

马龙骧等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四十余岁年纪,蓄着两撇八字胡,穿着蓝袍黑马褂,正急步走了过来。

中年人一到近前,立即拱手笑着说:“诸位爷,两位姑娘,听伙计们说,有匹马的前蹄跛了,小的胡七,特地赶来看一看……”

活财神沉声问:“胡掌柜,你是不是会医马匹?”

胡七赶紧谦和的说:“略知一二。”

马龙骧一看神偷两人的眼神,便知已和胡七打过了招呼。

是以,用手一指“红鬃”说:“那就请胡掌柜诊察一下吧!”

胡七应了声“是”。

先俯身看了一眼马膝,接着又在红鬃马颈上用鼻子闻了闻,最后,才对众人笑着说:“诸位爷,两位姑娘,请放心,马的膝部只是受了点碰伤。”

陶萄凤立即关切的问:“胡掌柜,你看严重吗?”

胡七赶紧笑着说:“没什么严重,最多休息一两天就好了,但是,一定要不停的为它按摩,否则,三五天恐怕也不能好。”

陶萄凤立即焦急的说:“胡掌柜,一切拜托你了,多少钱,和店账一块算好了。”

胡七赶紧笑着说:“姑娘请放心,这是小店份内之事。”

陶萄凤却迷惑不解的说:“奇怪,前蹄怎么会碰伤的呢?”

胡七立即正色的说:“这情形太多了,小地方位近山区,道上多石,当几匹马同时飞驰的时候,马蹄很容易踢起小石,撞上别的马匹。”

陶萄凤深觉有理,马龙骧也佯装赞同的点点头。

郑玉容却蹙眉为难的说:“这样一来,又要耽误两天时间,而且,我昨天就该转回蓝山城,假设我今天再不回去,三位老人家势必等得焦急。”

霹雳火神立即提议说:“这样姦了,郑姑娘一人先回去报告三位怪杰知道,就说少庄主和陶姑娘已经到了,最迟明天傍晚赶到。”

马龙骧故意望着陶萄凤,无可奈何的说:“也只有先让师妹回去了,免得三位老人家悬念挂心。”

陶萄凤一听,只得懊恼的说:“真倒霉,昨天进店的时候马匹还好好的……”

胡七赶紧笑着解释说:“姑娘,那时马儿已经受伤了,只是淤血不多,还没肿起来,所以才没发现。”

马龙骧立即宽慰的说:“失蹄碰伤都是常事,一半天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说着,又望着霹雳火神继续说:“邵前辈,那就请您在此地照顾一下。”

霹雳火神立即恭声应了声是。

马龙骧说罢,即和陶萄凤及郑玉容,以及神偷、活财神等人,离开马棚,迳向独院前走去。

陶萄凤本来准备留下来看着医治马匹,但因为郑玉容马上就要离去,在情理上,都不能不送一送。

再说,马龙骧已留下了霹雳火神这等经验丰富的大人物在马棚照顾,她也没什么放不下心的。

回至独院,吃罢早点,立即送郑玉容走出店来。

由于郑玉容的马匹寄在南关外的客店中,郑玉容还需回客店取马匹。

马龙骧顾虑郑玉容还有什么事告诉他,因而望着活财神吩咐说:“请夏前辈辛苦一赵,送郑姑娘回客栈。”

活财神自然知道马龙骧的用意,立即恭声应了声是。

郑玉容向马龙骧等人道过了“再见”,即和活财神,沿着大街向南走去。

马龙骧和陶萄凤望着走进人群中的郑玉容,心中却有几分懊恼和痛苦,马龙骧觉得如此一耽误,对救母亲脱险的日期,势必又要往后拖延两日。

而陶萄凤则觉得由于红鬃马的前蹄受伤,又要迟延两天才能见到干爹长发水里侯,因为她觉得心中有好多苦要向他诉。

就在这时,蓦闻立在身后的神偷,低声轻呼了声“大哥”。

马龙骧和陶萄凤回头一看,霹雳火神含着微笑,也刚好走到跟前。

陶萄凤一见霹雳火神,立即迫不及待的问:“邵前辈,小红怎样了?”

霹雳火神愉快的一笑说:“陶姑娘,您请放心,如果少庄主心急着上路,傍晚时分即可启程了。”

陶萄凤一听,不由兴奋的欢笑说:“真的呀?我太高兴了。”

马龙骧看了陶萄凤高兴的样子,表面装着欢笑,内心却感到十分难过,为了顾全大局,害得她竟伤心痛哭。

当然,这样做,也完全是为了她陶萄凤自己。

心念间,陶萄凤已婉惜的说:“容姊姊走了,要不,傍晚我们可以一起上路。”

神偷似乎怕陶萄凤派他把郑玉容追回来,立即耽心的说:“红马虽然傍晚可好,但奔驰一夜,万一旧伤复发,那就得不偿失了。”

马龙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