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六 章 潼关传讯

作者:忆文

打量间,甘总管等人,已距离庄门不远了。

只见方才走下庄墙梯阶的庄汉,向前急迎数步,躬身施礼。

走在当前的甘总管,末待庄汉发话,先一面前进,一面沉声问:“庄外来的是什么人?”

庄汉恭声回答说:“启禀八爷,是陶府的陶姑娘!”

甘总管一听,立即停止了脚步,厌烦的说:“她又来干什么?”

庄汉躬身说:“陶姑娘说,少爷已经回来了!”

甘总管五人一听,面色同时一变,脱口惊“啊”,俱都楞了。

久久,甘总管才急声问:“这话是她亲口说的?”

庄汉再度躬身说:“是的,陶姑娘还说,请您八爷出去答话。”

甘总管一听,凝重的看了身后四人一眼,才毅然沉声说:“好,你把庄门打开!”

庄汉躬身应是,转身向门下走去。

那个鼠耳戴老花眼镜的灰衣瘦削老人,向着甘总管凑近一步,有些鬼祟的压低声音说:“悟霸兄,马腾云果真回来,你我都得小心一二呀!”

话声甫落,那个狐媚少妇,却娇哼一声,不以为然的说:“捉贼捉赃,捉姦捉双,他如果说老庄主死因可疑,他也得拿出可疑的证据来,不能仅凭空口说白话!”

如此一说,其余三人,齐声赞同的说:“对,他仅凭嘴巴说也不成,要叫他拿出实据来。”

狐媚少妇见其余三人都赞她,下禁有些得意,继续说:“就算他小子真的知道了底细,也不必将他放在心里,大不了将他小子也索性除去……”

戴老花眼镜的瘦削老人一听,立即惊慌的说:“这可使不得,万一少庄主的师父智上法师来了……”

话未说完,黑衣飞髯中年人,立即一拍胸脯说:“智上那老秃驴还想来呀,八爷一个纸条送到上恩寺,那老秃驴就完了,还容他到这里来撒野?”

一直蹙眉沉思的甘总管,突然瞠目沉声说:“别胡扯,我认为姓陶的丫头是前来使诈!”

狐媚少妇等人一听,同时“噢”了一声,齐声惊异的问:“八爷,你怎知那丫头是来使诈?”

甘八略微想了想,突然一指庄门说:“走,我们去看看她怎么说。”

说罢,五人也迳向庄门下走去。

马龙骧听了甘八五人的谈话,只气得紧咬朱chún,热血沸腾,恨不得飞身下去,一掌一个,悉数击毙这些狼心姦险的狗男女。

但是,他没有这么作的原因,就是要拿到真凭实据,要他们自己俯首认罪,因为他不是真正的马腾云。

心念间,门楼下已传来一阵沉重的轧轧开门声。

马龙骧一听,立即栘身门楼前面的飞檐后。

当他移动身形时,他仍没忘了方才在暗中发现他的那人,是以,在他俯视下看之前,他特地再游目看了一眼庄内房面。

但是整个房面上,较之方才尤为寂静,灯光尤为稀少,因而他断定发现他的那人,如果是天王庄上的人,想必是前去报告去了。

是以,他希望陶萄凤和甘八等人,谈话尽快结束,他也好尽快离去。

心念未毕,庄门外已响起陶萄凤的问话声,只听她以含有命令似的口吻,沉声问:“甘总管,我腾云哥回来了没有?”

马龙骧一听,急忙俯视下看,只见陶萄凤和柳大娘,两人依然坐在马上。

再看甘八五人,俱都立在门下,由于他们背向庄门,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神情。

但却看见甘八微一拱手说:“方才老柳听庄汉报告,我家少爷回来是听您陶姑娘说的,不知姑娘为何反倒问起老朽来了。”

陶萄凤不答,反而嗔目问:“我腾云哥真的没回来?”

甘八尚未答话,一旁的狐媚少妇已不高兴的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全庄,正为我家少爷没回来,伤心难过,假设我家少爷回来了,我们天王庄内还会这么死气沉沉吗?”

陶萄凤一听,立即嗔目斥声说:“你是什么东西要你多嘴?”

狐媚少妇也不甘示弱的瞠声说:“我是什么东西,你没有资格过问,告诉你,等你当了天王庄的少奶奶时你再神气,那时我‘追猛双刀’萧寡妇,还不见得乐意伺候你。”

陶萄凤一听,顿时大怒,不由剔眉怒声说:“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顶撞我?”

说话之间,腾空离马,寒光连闪,乡呛连声,陶萄凤的娇躯尚在空中,背后的鸳鸯剑已撒出鞘外。

甘八一见,急忙将“追猛双刀”萧寡妇拉至身后,一俟陶萄凤身形落地,立即沉声说:“陶姑娘,为一些小事,你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再说,不久的将来,你就是我们天王庄的少主母了……”

话未说完,陶萄凤却忿忿的怒声说:“谁要做你们家的少主母?我今晚是来找马腾云算账的!”

甘八等人一听,俱都楞了。

一旁戴老花眼镜的瘦削老人,却迷惑的说:“陶姑娘,你这么说,连我平素最精灵的‘铁烟旱儿’也闹糊涂了,方才不是姑娘你说,我家少爷回来了吗?”

一直坐在马上的柳大娘,却沉声插言说:“不错,马少爷今天绝早就到了潼关,但他却住进了高升小店。”

甘八一听,不由迷惑的说:“奇怪呀,我家少爷去潼关,为何不住进你们陶府,却去自住小店?”

陶萄凤想是想到了气忿处,立即沉声说:“反正马腾云回到潼关的消息给你们送到了,现在他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你们爱去找不去找!”

说罢叩剑,腾身上马望着柳大娘暍声“走”,一拨红鬃马,迳向潼关方向,放马驰去。

柳大娘也一面拨马,一面解释说:“据高升店的刘二柱子说,马少爷的神志有些恍惚,可能是与敌人动手的时候伤了头部,他还特地叫刘二柱子为他买了一套新衣服!”

服字出口,纵马就待驰去。

人影一闪,甘八以极快的身法将柳大娘的马缰拉住,同时急声问:“我家少爷为何买套新衣服?”

柳大娘见甘八将她的马缰拉住,立即不高兴的大声说:“他满身血渍,不换新衣服怎么成?”

成字出口,两腿猛的一挟马腹,座马一声怒嘶,放蹄如飞驰去——

甘八一惊,急忙飞退五步,恨恨的望着柳大娘的背影,一脸的怨毒。

一直没有发话的黑衣虬髯壮汉,这时突然沉声说:“八爷,待小的前去潼关,将刘二柱子那小子抓了来,一问便知虚实。”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他知道甘八等人将瘦皮猴抓了来,便不会像陶大成那样客气了,因而心中暗暗着急。

心念间,已见甘八缓慢的挥了一个“阻止”手势,他似乎正在判断,这件事的真实性,久久才说:“这件事的疑点仍多,我们先到门楼上商议一下,再派人去捉刘二柱子。”

说罢,当先向庄门内走来。

马龙骧一见,知道甘八等人就要走上门楼来,为了谨慎起见,是以特地将身形重新隐蔽了一下。

他对方才甘八和陶萄凤的正面冲突,已有了个概略认识,甘八的敢怒而不敢翻脸,如果不是听说马腾云回到了潼关,心中有所顾忌,便是陶萄凤的武功剑术,俱都高他甘八一筹,至于那个狐媚少妇萧寡妇,自然更不是陶萄凤的对手了。

现在甘八要在陶萄凤和柳大娘离去后,即时就近到庄门楼上来商议,显然是要在今夜商妥之后,立即有所图谋。

心念未毕,甘八等人已沿着庄墙长阶,走上墙来。

三个庄汉一见,即忙向前躬身施礼,同时呼一声“八爷”。

跟在最后的黑衣飞髯大汉,立即命令说:“你们三人到下面去,没有招呼不要上来。”

三个壮汉,齐声应是,鱼贯走下庄墙去。

甘八五人走进门楼后,一阵“噔噔”楼梯声响,竟向漆黑的二楼上走来。

接着火光一亮,黑衣飞髯大汉已打着了火种,并将悬在中央的四盏纱灯,一起燃亮起来。

马龙骧隐身在飞檐的雕梁上,藉着二楼窗上的雕花通风孔,将二楼内的情形,看了个清清楚楚。

只见二楼内,一张八仙桌,两张大椅子,四个茶几,几个圆凳,除此并无他物,显得是看守庄门的庄汉了望之处。

因为,马龙骧的隐身位置,不但玉马寨西、北、南三面的地形景物一目可览,就是灯火点点的潼关,也可看得清楚。

这时,甘八已坐在上首大椅上,而狐媚少妇萧寡妇却大剌剌的下首相陪,而瘦削老人和胖汉黑汉,却都坐在左右圆凳上。

只见戴老花眼镜的瘦削老人,一晃手中的漆黑烟袋杆,谄笑着问:“八爷,您说陶丫头来报的这桩消息,都有哪些地方可疑呀?”

甘八手捻花白胡须,紧蹙霜眉,久久才回答说:“如果陶丫头说的是真,我们的计画,恐怕要大受影响了!”

狐媚少妇萧寡妇,立即焦急的说:“今天上午你看了那两截肚肠,不是断定马腾云已经死了吗?”

甘八颔首说:“如果那两截肚肠确是马腾云的,就是大罗神仙,也将他救不活!”

黑衣飞髯大汉立即忿忿的说:“照八爷您这样说,陶丫头说的,岂不是活见鬼了不成?”

甘八忧郁的摇摇头说:“现在,老夫对那两截肚肠,又有了新的判断……”

瘦老人、萧寡妇四人一听,齐声惊异的问:“八爷是说,那两截肚肠不是马腾云的?”

甘八“唔”了一声,点了点头说:“很可能是那个帮助马腾云的高人的。”

大肚如鼓的胖汉,立即不以为然的说:“这怎么会呢?那人能以奇特武功,震毙三清观二观主,又以钢钩般的铁掌抓破了普济的脑袋,不知用什么手法将清心长老的半身打个稀烂,这样惊人的身手,怎会被普济用铲铲破了小腹?”

甘八缓慢有力的问:“你对马腾云活着回来,浑身血渍,神志恍惚,又叫高升小店的刘二柱子为他买了一套新衣服,这种种切切,你又怎么说?”

大肚如鼓的胖汉,顿时被问得无言答对。

甘八又看了萧寡妇三人一眼,肯定的说:“最初,普济和清心长老,以及二观主‘悟尘’三人围攻马腾云,必然是有一人得手,先将马腾云击晕了,但是,就在这时,突然来了那个高手,在一场混战之下,清心三人丧了命,普济的月牙铲,也乘机击中了那人的小腹……”

瘦削老人立即惊异的说:“八爷,照您这么说,马腾云那小子真的要回来啦?”

甘八阴刁的一笑说:“他就是回来,也成了废物了。”

萧寡妇有些得意的说:“你是说,马腾云那小子的头脑有了问题,就是回得天王庄来,也是任由你一个人摆布了?”

甘八得意的一笑,没有说什么,仅点了点头。

黑衣飞髯壮汉,迷惑的说:“既然那两截肚肠是那个高手的,为什么我们去时,没看到那人的尸体呢?”

甘八脸色一沉,立即沉声说:“你没听那个姓柳的娘儿们讲吗,马腾云浑身血渍,又换了一套新衣服?那还不是他小子醒来,发现救他的恩人已肚破肠流,将那人的尸体抱去埋了的缘故?由于神志恍惚,才不知道赶回庄来,甚至跑至潼关,也不知道去找他的未婚妻子——姓陶的那个丫头。”

如此一说,瘦削老人和黑衣胖汉齐声奉承的说:“对,八爷,有您的,您真是断事如神!”

狐媚少妇萧寡妇也向甘八飞了一个媚眼,赞声说:“他要是不断事如神,怎的会成为马老爷子的智多星呢?”

话声甫落,五人都得意的哈哈笑了。

马龙骧看得冷冷一笑,心说,大难临头,尚不知死之将至。

心念间,蓦见瘦削老人,得意的笑着说:“马腾云小子就是回来了,也忘了替他的死鬼父亲调查死因了。”

大腹如鼓的胖汉,也接口笑着说:“那是当然了,如果他还记得调查可疑死因的事,早去找姓陶的丫头去了,也不会恍恍惚惚的去住店去了。”

甘八等人又是一叠声的赞同声,再度掀起了一阵哈哈大笑。

马龙骧觉得是现身的时候了,而且他也想妥了对付这五个狗男女的主意,是以,挺身一跃,轻飘飘的落在庄墙上。

身形一落墙面,立即朗声暍问:“人呢?守庄门的人呢?”

暍声甫落,二楼上的哈哈笑声也戛然停止了。

马龙骧一见,故意仰面大声问:“什么人在上面胡闹,还不给我滚下来。”

来字方自出口,二楼上的窗户“呀”的一声开了。

首先探头下看的是戴老花眼镜的瘦削老人。

只见瘦削老人,神情一呆,面色大变,接着张口结舌,久久才惊“啊”一声,脱口急声说:“是……是,是,少爷!”

话声甫落,二楼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潼关传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