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三 章 莲航师太

作者:忆文

马龙骧为了看得更清些,立即以轻灵小巧的身法,藉着几株小树掩蔽,迅速的移至树林的边游目一看林内,这才发现是一座墓林,林内尚有许多巨冢巨碑,并不止陶萄凤附近的那一座坟。

打量间,那边的慈祥老尼姑,已向着陶萄凤合什宣了声佛号说:“阿弥陀佛,贫尼莲航敢问女施主何事一人在此啼哭?”

陶萄凤没有回答,也没有看莲航师太一眼,但她眼中的泪水,却像断线的珍珠般,一颗接一颗的滚下来。

莲航师太见陶萄凤不答,而她身上也没有打斗过的迹象和伤处,只是不停的流泪,是以感到有些迷惑。

因而,以炯炯目光,游目寒看,似乎要看看附近是否有可疑之处。

马龙骧一见,非但不躲避反而将其身形站至明处,一俟莲航师太目光移至他的身上,立即悄悄拱手深深一揖,一脸的焦急神色。

莲航师太先是一惊,接着霜眉紧蹙,最后终于似有所悟。

于是,再度望着陶萄凤,以慈祥的声音说:“女施主如此伤心,一人在此啼哭,必是心中受了莫大委屈,设非受了尊长的责骂,便是受了同门兄妹的欺负,要不就是夜间行路遭人戏弄,要不就是与檀郎呕气,总之,不出以上几种原因,女施主不妨把它说出来,让贫尼也好为你指点一条明路。”

说话之间,陶萄凤曾抽噎着看了莲航师太一眼,似是想放声痛哭,但又强制没有哭出声来。

莲航师太继续以慈祥的声音揣测说:“女施主身背双剑,必是一位武功不俗的侠女,当不致被歹徒欺侮,女施主生得天香国色,秀外慧中,也必得同门兄妹的欢喜与尊长的爱护,总有错误之处,也必获得宽恕,看情形,女施主想必与檀郎呕气的成份居多,不知贫尼猜的是也不是?”

陶萄凤虽然没有再看莲航师太,但却举袖拭了一下香腮上不停滚下的泪水,对莲航师太说的话,显然俱都听进耳里。

莲航师太见陶萄凤不语,只得叹息的说:“凡事退一步想,无解不开的结,此番贫尼前去看望一位同门师妹慧航师太,她就遇到了一桩难题……”

马龙骧一听慧航师太,不由又惊又急,因为他不知道这位慈祥的老尼姑,会不会说出郑玉容要求落发的实情。

心念间,发现陶萄凤已望奢莲航师太,抽噎着低声问:“你认识慧航师太?”

莲航师太微一欠身说:“她是贫尼的师妹,怎么,女施主也认识她?”

陶萄凤颔首“嗯”了一声,举袖拭了一下眼泪说:“莲航师太,你可愿为我祝发?”

莲航师太一听,立即合什宣了声佛号,愉快的说:“阿弥陀佛,女施主愿以青灯木鱼,终生奉佛,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贫尼正有意收一名弟子……”

马龙骧一听,顿然大怒,但又碍于不便骤然现身,只得暂忍片刻,看看这个老尼姑还说些什么。

心念间,只见莲航师太,又有些迟疑的说:“不过,女施主必须先讲明了决心皈依佛门的原因,贫尼方能为你剃度,须知,‘出家容易还俗难’,一旦落发,就得终身奉佛,即使父母找到庵外,日夜哭唤娇儿,檀郎扑跪在蒲团前,流泪向你忏悔,甚或你的师尊站在你的佛堂外,黯然叹息他多年心血,俱都付诸流水,你都不能有一丝悔意……”

马龙骧一面静听,一面暗察陶萄凤的反应。

陶萄凤目光低垂,显然有些犹疑。

只见莲航师太,继续说:“女施主,现在你可以详述一下你的遭遇,让贫尼听一听,你是否深具慧根,看破红尘,到了落发修真的程度?”

陶萄凤以怯怯的目光看了莲航师太一眼,显然没有十足落发的勇气。

莲航师太一看,立即慈祥的一笑说:“贫尼已看出你的心意,对你这个花花世界,仍有深厚的眷恋,现在你不妨说说你心中的痛苦,贫尼也好给你指一条明路。”

马龙骧听至此处,才暗暗赞许莲航师太高明,几句话就让陶萄凤打消了落发为尼,遁迹沙门之意。

只见陶萄凤怯怯的望着莲航师太,幽幽的说:“小女子姓陶……”

话刚开口,莲航师太已挥了挥手,慈祥的阻止说:“你不必称名道姓,你不必说出与你有牵连的人是谁,以免事后你后悔有人知道了你心中的秘密。”

陶萄凤听后,十分动容,神色间显然对莲航师太肃然起敬,只见她起身一指自己坐的碑座,谦恭的说:“师太,您请坐。”

莲航师太却在另一方青石上坐下来,同时,和声说:“我坐在此地就可以了,你也坐下来讲。”

陶萄凤低声应是,坐回在碑座上。

想了想,才伤感的说:“我有一个世哥,我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我,我们虽然没有经过明媒文定,但人人都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

莲航师太立即不以为然的说:“人人都说,不足为凭,必须经过父母之命,明媒文定,方是夫妇,照你所说的情形看,你们之间,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对情投意合的世兄妹而已。”

陶萄凤听得神色一惊,不由焦急的问:“这么说,他可以娶别的女子为妻?”

莲航师太不答反问:“难道他有权干涉你择婿嫁人?”

陶萄凤听得浑身一战,脱口一声轻“啊”,凄惶的说:“这么说,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丝毫保障了?”

莲航师太却惊异的问:“怎么?可是他死了你要为他守寡?”

陶萄凤听得花容立变,不由急的连声分辩说:“不不,他没有死,只是他变了。”

莲航师太立即问:“你是说,他已经不再喜欢你了?”

陶萄凤摇摇头说:“不,他和以前一样的喜欢我,只是他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莲航师太以恍然似有所悟的口吻说:“噢!原来你现在又喜欢了另外一个人?”

陶萄凤立即急声分辩说:“不不,现在的他,或许是以前的他,但以前的他,可能不是现在的他了。”

莲航师太听得一楞,久久才无可奈何的说:“女施主,贫尼悟性迟钝,你的

话,贫尼实在无法领悟。”

陶萄凤想了想,突然郑重的问:“老师太,天下有没有长得一样的人?”

莲航师太毫不迟疑的摇摇头说:“没有,即使孪生兄弟姊妹,也有其差异之处。”

陶萄凤继续问:“是不是个性不同?”

莲航师太却正色说:“这也未必,环境,际遇,年龄,学识,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个性的,现在你想想你自己的个性,和以前是否一样呢?”

陶萄凤想了想说:“我因为适应他的个性,而改变了我的个性。”

莲航师太问:“这么说,现在的他,不管是否以前的他,或以前的他,是否是现在的他你都很喜欢他了?”

陶萄凤娇靥一红,但又有些伤感的说:“我无法分辨。”

莲航师太郑重的问:“你现在是否急于想看到他?”

陶萄凤被问得眼圈一红,立即涌满了泪水,同时,伤心的说:“可是,他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

莲航师太正色问:“你怎么知道他现在不喜欢你了?”

陶萄凤低头流着泪说:“因为方才我要杀他以前喜欢过的女孩子……”

莲航师太迷惑的问:“你怎么知道他现在仍喜欢她?”

陶萄凤突然抬头,生气的说:“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不顾我的颜面,当众使我难堪,硬在我剑下将那个女孩子救走呢?”

莲航师太霜眉一蹙,虽然神情迷惑,但却郑重的问:“也许那女孩子与你有师门渊源,杀了她你会后悔……”

陶萄凤未待莲航师大话完,立即恨声说:“没有师门渊源,我永远不会后悔!”

说话之间,目注远方,神色间隐藏着浓重的恨意和杀机。

莲航师太蹙眉想了想,才以试问的口吻说:“也许他是为了对方是势力雄厚的帮派门人或是武林世家的掌珠干金,一旦杀了地,对方的父母和师尊,虽然无力对付你们,但却极可能遗祸你们的子孙吧!”

一句话提醒了陶萄凤,她惊呀的脱口“啊”了一声,转首望着慈祥的莲航师太,久久说不出话来。

陶萄凤望着莲航师太,久久才颇有悔意的说:“这么说,是我错怪了他?”

“莲航”师太缓缓颔首说:“你可能错怪了他。”

陶萄凤又转首望着官道方向,珠泪再度滚下来,绝望的说:“看来,他再也不会喜欢我了。”

“莲航”师太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他不再喜欢你了?”

陶萄凤忍不住哭声说:“因为他没有追来。”

莲航师太看了一眼隐身树后的马龙骧,才继续问:“你怎的知道他没有追来?”

陶萄凤悲痛伤心的说:“因为我曾在官道上等他……”

话未说完,竟双手掩面俯首在膝上哭了。

莲航师太立即向星目含着泪的马龙骧招招手,示意他赶快过来,同时揣测说:“也许他因事耽误了吧?”

说罢起身,即向摒息走至近前的马龙骧,指了一指陶萄凤的身边,示意他坐在她身边的空位置上。

马龙骧一面颔首感激莲航师太,一面摒息坐在陶萄凤的身边,同时听陶萄凤抽动着双肩哭着说:“不会的,我早该知道现在的他,不是以前的他了。”

莲航师大故意无所谓的说:“既然不是以前的他,你就离开他好了!”

陶萄凤一听,哭得更伤心,同时,悲痛的哭声说:“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莲航师太摇摇头,望着星目含泪的马龙骧,叹息的说:“唉!你们真是前世注定的冤家啊!”

说罢,身形轻灵的摒息向东驰去。

陶萄凤功力较前大增,她虽然在伤心的痛哭,但附近有极轻微的衫袂破风声,她仍然能入耳便知。

是以,她心中一惊,急忙抬头,一看,脱口轻“啊”一声,顿时呆了。

她作梦也没想到,坐在她身边的莲航师太,刹那间竟变成她认为已经不会再喜欢她的个郎马龙骧了。

马龙骧含在星目中的泪水终于滚了下来,同时歉声说:“凤妹,都是愚兄不好。”

陶萄凤一听,“哇”的一声扑在马龙骧的怀里哭了。

马龙骧深深体会到陶萄凤这时的心情,是以,他不便说什么,只是揽着陶萄凤的娇躯,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呼着“凤妹”。

陶萄凤痛苦的哭声问:“这不是在作梦吧?”

马龙骧摇摇头说:“不是梦,这是事实,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

说着,勉强将陶萄凤的娇靥托起来,举袖为她拭泪。

同时,深情亲切的说:“凤妹,我们快走吧!再迟两位师伯就要找来了。”

陶萄凤果然一惊,脱口急声问:“你是说我干爹?”

马龙骧颔首说:“我要他们将汤婉蓉绑好,把天昊将军的尸体埋好了,就将汤婉蓉送交两位师伯发落。”

陶萄凤不自觉的问:“那么你呢?”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正色说:“我来追你呀!”

陶萄凤一听,芳心高兴,但却娇哼一声说:“我才不相信呢!”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我现在不是坐在你的身边了吗?”

陶萄凤羞涩的一笑,暗怨自己方才没有在官道上多等一会,但是她却忍笑嗔声问:“你的马呢?”

马龙骧未加思索的说:“我根本没骑马。”

陶萄凤一听,娇靥顿时红了,如果马龙镶是施展轻功追来的话,以他的功力,他应该早就到了。

当然,他非常不喜欢马龙骧听到她在伤心绝望时对一位陌生老尼姑说的真心话,是以,关切的问:“你什么时候找到此地来?”

马龙骧自然不能说一直跟在她身后,因而正色说:“我刚刚听到你的哭声才找过来。”

说此一顿,发现陶萄凤的娇靥再度红了,只得继续说:“我方才追你直追到南关客栈门前,一问店伙,才知道你没有回去,我心知不妙……”

陶萄凤立即忍笑嗔声问:“有什么不妙?”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知道你又生我的气啦!”

陶萄凤故意哼了一声说:“现在谁敢生你的气?”

马龙骧不敢接她的话,只得继续说:“我没敢进店惊动三位老人家,立即折身找了回来,正在宫道来回疾驰,突然听到‘小红’的低嘶……”

陶萄凤判断了一下时刻说:“既然来了,为什么不马上叫我?”

马龙骧立即正色焦急的说:“我循着方向找了好半天才发现‘红鬃’,由于你的哭声,才找到你的位置,但却看到你身边坐着一位老尼姑……”

陶萄凤立即望着马龙骧,揣测的说:“于是,你就在暗处听我们说些什么?”

马龙骧立即焦急的说:“我哪里还有心听你们说什么?我当时一楞,急忙将身刹住,可是立即被那位老尼姑发现了……”

陶萄凤却迷惑的问:“奇怪,我怎的没发现你来?”

马龙骧只得耸耸肩,风趣的说:“那时你正哇啦哇啦的哭,哪里还有心情听别的?”

陶萄凤一听娇靥顿时红了,不由羞恼的用拳捶了马龙骧一下,深情轻睇,忍笑嗔说:“都是你害我的!”

马龙骧立即笑着说:“所以,我赶快赶来,给你赔不是嘛!”

陶萄凤一听,心中非常感动,觉得马龙骧才是真正受尽委曲的人,他这样做,还不是完全为了她陶萄凤。

心念至此,立即升起一阵愧意,不由望着马龙骧,幽幽的问:“龙哥哥,你还喜不喜欢我呢?”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凤妹,我觉得你心里比我还明白。”

陶萄凤立即摇着马龙骧的双手,倔强的要求说:“我要你自己说出来嘛!”

马龙骧谨记着活财神的话,在目前的情况下,不能当着陶萄凤的面,公然承认自己不是马腾云。

但是,既然陶萄凤已经知道了他不是真正的马腾云,他也不便再说谎话,是以,肃容技巧的说:“凤妹,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

陶萄凤一听,又羞,又愧,又伤心,她下觉的低下头去,幽怨的问:“你愿意娶我?”

说着,杏目中立即滴下两滴珠泪!

马龙骧装作未见,反而愉快的说说:“这不但是我所希望的,也是诸位尊长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说此一顿,故意岔开话题,催促着说:“凤妹,我们快回客栈去吧,免得两位师伯见不到我们出来找!”

说罢,伸手去挽陶萄凤的玉臂腋下。

岂知,陶萄凤竟又扑在马龙骧的肩上,哭出声音来说:“龙哥哥,你方才说的话,不是在骗我?”

马龙骧一笑,技巧的说:“凤妹,你只要在心平气和的时候冷静的想一想,便知我没有骗你了。”

话声甫落,官道方向突然传来一声苍劲暴喝。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脱口急声说:“不好了!邵前辈他们那边可能出事了!”

说话之间,急忙站起。

陶萄凤也挺身站了起来。

陶萄凤一面举袖抹泪,一面急声说道:“可能是又遇到魔窟的人了,龙哥哥,我们快去看看!”

话声甫落,马龙骧已展开轻功向暴喝的方向驰去。

陶萄凤向着红鬃吹了声口啃,也紧跟在马龙骧身后驰去。

红鬃马欢嘶一声,自动跟在陶萄凤身后。

马龙骧一面飞驰,一面迷惑,他闹不清霹雳火神等人,这么久时间才走到此地,以时间计算,他们早该到达客栈了。

飞驰间,凝目再看,只见前面一片寒光剑影,竟有四五个人之多,兔起鹘落,正激烈的打在一起。

打斗现场,离开官道,尚有一段距离。

马龙骧根据五道人影的跳跃形势,竟然四人围攻一人。

随着双方距离的接近,马龙骧已看清了那被围在中央的人,竟是一个年逾七旬,手持长剑的灰袍老道。

灰袍老道,身材略嫌瘦削,平眉细目,五缯灰须,倒不像是个阴诈险恶之辈,何以遭人如此恶毒的围攻。

相反的,再看围攻的四个人,也大都是两鬓灰花的中老年人,只是在他们的相貌和形像上,都带有几分粗豪暴戾之气。

年龄最长的一人,身穿米黄袍,年约七旬以上,霜眉大眼,使的是一根银杆枪,看来,四人中以他的武功最强。

其次一人,五十余岁,穿灰袍,手使丁字拐,专锁老道的兵器。

第三人,满脸虬髯一身黑衣,使的是两柄沉动的八面锤。

第四人,年仅四十余岁,身材高大,环眼浓眉,挥舞着一根三节棍,更是攻势凌厉,虎虎生威。

打量间,已驰至打斗的草地边缘。

也就在这时,手使八面锤的黑衣虬髯人,大暍一声,挥锤将灰衣老人的长剑击飞——

灰衣老人惊呼一声,人也机警,立演一式“懒驴打滚”,飞似的滚出圈外,脱过了手持三节棍猛力打下的一棍。

马龙骧一见,震耳一声大喝:“住手!”

大暍声中,身形如电,宛如飞燕掠水般,飞过四人身侧,将滚出圈外的灰衣老道人,伸手提起,飘落在数丈之外。

红影闪处,陶萄凤紧跟而至,并肩立在马龙骧身侧。

马龙骧看也不看立在那边发楞的四人一眼,立刻将灰衣老道扶站起来。

同时,拱手谦和的说:“道长受惊了!”

灰衣老道惊魂未定,浑身颤抖,似乎有些不辨东西了。

就在这时,手持三节棍的中年人,暴眼一瞪,大喝一声:“何方小子,敢管四位大爷的闲事?”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三节棍,一式“泰山压顶”,挟着呼呼劲风,迳向马龙骧和灰衣老道人同时砸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