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八 章 飞狐武士

作者:忆文

紫衣少妇焦急的说:“你们已经被星辉宫主照了面,你们再去,她一定会杀你们的。”

郑玉容却十分不解的问:“这是为什么呢?”

紫衣少妇说:“因为你们是月华宫主聘请来的高手,假设是日光宫主聘请来的高手那自又是不同了……”

郑玉容再度不解的问:“这又是为什么?”

紫衣少妇粉面一红道:“以为他们两人臭味相投,嗜杀成性,且久有暧昧关系,现已成为夫妇,你们所问的心怀二志的人就是他们两人……”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立即关切的问:“你是说,他们两人有抢夺教主宝座的野心?”

紫衣少妇毫不迟疑的说:“早有此意,只是不敢轻易下手罢了。”

马龙骧立即逼问了句:“为什么?可是怕巨目天王的武功厉害?”

紫衣少妇听得神色一惊,不由悚然道:“你们进入万尊教的势力范围,还敢称教主巨目天王么?”

陶萄凤不屑的轻哼一声说:“这怕什么?每个人还不都是这么称呼。”

紫衣少妇说:“话虽是这么说,但在教内如此称呼,就得被割去舌头。”

郑玉容立即关切的问:“你们都称呼‘巨目天王’什么?”

紫衣少妇说:“我们当然都称呼教主,教徒对外,要称天王教主……”

陶萄凤不知为何,突然随便的问:“你们教徒私底下称呼他什么?”

紫衣少妇毫不迟疑的说:“当然也是教主,不过,久怀二志的日光、星辉两位宫主的称呼就不同了。”

陶萄凤突然感兴趣的问:“称呼什么?”

紫衣少妇见问,突然谨慎的凝目察看周近的浓重云雾。

马龙骧一见,不由失声一笑,说:“你已谈了许多教中的机密,附近有人听到了你是必死无疑,你就是再说出巨目天王的卑俗称呼,他们也不能让你死两次。”

紫衣少妇一听,面色大变,以下的话,果然不敢再说了。

郑玉容和陶萄凤听了,不由同时“格格”一笑说:“你放心,附近十丈以内绝对没有人,你就大胆的说吧!”

紫衣少妇依然看了附近一眼,才压低声音说:“日光、星辉两宫主私底下谈话都称呼教主‘大眼儿’!”

郑玉容和陶萄凤一听,都觉得有趣,不自觉的同时笑着道:“什么?大眼儿?哈哈……”

马龙骧虽然没有哈哈大笑,但也感慨的摇头笑一笑。

紫衣少妇一见,突然双手掩面哭着说:“天亮之前我必须死在此地,而你们却还有心笑?”

马龙骧一听,立即正色说:“梅执事,你不必难过,我现在可以指给你一个安全投奔之处。”

紫衣少妇不停的摇着头,哭声说:“不管我逃到什么地方,他们都会抓回来杀了。”

马龙骧不便争论,立即正色问:“你在天亮时,能否换一身衣服,赶到前面的大镇上去?”

紫衣少妇一听,立即抬起了头,惊异的问:“马少侠,你真的有办法救我?”

马龙骧立即诚恳的点点头,正色说:“当然有办法救你,否则,何必和你虚掷时间。”

紫衣少妇一听,忙下迭的点头说:“天亮前我能赶到前面的大镇。”

马龙骧一听,立即将霹雳火神三人住的客栈,以及他们的衣着、相貌和姓名,告诉给紫衣少妇。

最后,他又郑重的向紫衣少妇保证说:“你尽管放心前去,他们一定会为你作最妥善的安排的。”

紫衣少妇听罢,不由感激的说:“马少侠,你这样宽宏大量,不但不杀我,反而救我,我真不知道如何报答你……”

马龙骧淡然一笑,正待说什么,陶萄凤已抢先说:“只要你告诉我们,如何到达灵霄峰,如何找到月华宫主,就算报答马少侠了。”

紫衣少妇含泪笑道:“这太简单了,你们三位第一要先登至云雾以上,照准最高的绝峰前进升上最高的绝顶,就是总坛了。”

郑玉容关切的问:“你是说,沿途没有人盘诘?”

紫衣少妇说:“除非你登上灵霄峰,没有人盘诘你们,不过,遇到了下山办事的将军或武士他们自然会盘问你们。”

陶萄凤插言道:“你能不能将总坛的形势简单的讲一下?”

紫衣少妇想了想,说:“峰的中心就是衔天池,三宫和天王宫均建在池内,但是,日光宫位西南,月华宫位西北,星辉宫位东北,天王宫居中央……”

马龙骧最关切的是水牢,因而不自觉的问:“水牢在哪个方向?”

紫衣少妇一听,立即瞪大了眼睛,惊异的问:“你们可是前来救人?”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一颔首,坦白的说:“不错,正是前来救人。”

紫衣少妇立即焦急的正色说:“马少侠,要想去水牢救人,别说是人,就是小鱼也游不进去你们要另想别的办法。”

马龙骧三人听得同时一惊,不由齐声问:“可是水牢外面布满了机关?”

紫衣少妇有些紧张的说:“机关有钢铡、铃网、弩箭、以及响砖鸣瓦等等,其实这些在水功精湛的高手来说,都算不上厉害……”

陶萄凤听得心中一惊,不由关切的问:“里面可是还放有水蛇等毒物?”

紫衣少妇正色说:“水蛇是有,那也不过是扰乱企图潜进水牢高手的心神而已,只要你穿了水靠,注意手部和脸部就可以了……”

郑玉容关切的问:“你是说水中还有更毒的东西?”

紫衣少妇紧张的说:“有,最厉害的是水中养有一种小如针尖般的小毒虫,用眼睛很难发现只要你吸进口内少许,不出片刻,它就会爬进你的心脏和肺部,甚至由鼻孔进入你的大脑内。”

马龙骧三人一听,俱都楞了,这真是他们三人做梦也没想到的事,人在水中岂能不张口换气的呢?

又听紫衣少妇说:“而且,水牢坚固无比,由外面休想进去。”

郑玉容立即谦和的一笑说:“好了,梅执事,仅这些足抵马少侠救你一命的恩情了。”

紫衣少妇正色道:“救命之恩,如同再造,我仅是说一些知道的事情,又算得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告诉马少侠。”

郑玉容见紫衣少妇说的诚恳,只得关切的问:“你可听说有位叫潇湘仙子的前辈关在水牢内?”

岂知,紫衣少妇竟茫然摇摇头,说:“我没听说有这么一位前辈。”

马龙骧觉得应该问的都问过了,立即对紫衣少妇和声说:“梅执事,你可以走了,再迟天亮前恐怕赶不到大镇上了。”

紫衣少妇一听,立即施视躬身说:“马少侠,两位姑娘,进入总坛千万小心,小女子拜别了。”

说罢就待下跪,陶萄凤距离最近,伸手将紫衣少妇扶住。

同时,谦和的说:“今后都是自家人了,何必如此多礼!”

紫衣少妇依然感激地说:“救命之恩,天高地厚……”

话未说完,陶萄凤已笑着说:“你又来了,赶快上路吧!”

紫衣少妇躬身应了个是,道了声“珍重后会”,展开轻功,直向山外驰去,眨眼已消失在浓雾里。

马龙骧一直沉默不语,显然是因为水牢中养有那种细小毒虫的关系,因为,利用潜水进入水牢救人的希望已成泡影。

郑玉容自然了解马龙骧这时的心情,因而宽慰的说:“今夜我们错中得了大收获,试问,如果今晚我们不前来小镇投宿怎会知道水牢中有小虫的事?”

陶萄凤见个郎懊恼,也急忙宽声说:“所幸我们已知道日光与星辉二宫已心怀二志,与月华宫主暗中不和,我们就利用他们这一点嫌隙,不难将伯母救出来。”

马龙骧只是忧虑的说:“这些问题我都晓得,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恐怕‘月华宫主’邓小慧,早已洞烛了我们的底细和来意。”

陶萄凤立即笑着说:“看她一口一个伟弟弟的亲热劲儿,巴不得你真是她的伟弟弟呢?”

马龙骧一听,俊面倏沉,不由轻斥说:“凤妹,到了这时候,你还有心……”

话末说完,发现陶萄凤已惶愧的低下了头,以下的话也不忍出口了。

郑玉容却一本正经的说:“龙哥哥,凤妹说的一些也不错,我们都是女孩子,对女孩子的心理知道自然的比你透澈,我们利用邓小慧是目前唯一的好办法。”

马龙骧见郑玉容说得认真,只得慨然一叹,有些懊恼的说:“如今想来,深悔性急,绝不该前来小镇投宿,细想月华宫主并没有告诉我们要找魔窟的连络站,也没有说山下小镇上设有嘉宾客店。

如今弄巧成拙,虽然说,在梅执事口里得到不少可贵的资料,但是却和星辉宫主照了面了……”

郑玉容一听,立即宽声道:“我们去时,尽量隐蔽身形,不让星辉宫的高手发现就是。”

马龙骧觉得只有先设法见到“月华宫主”邓小慧,然后再见机行事,必要时只有硬闯天王宫向巨目天王公然要人了。

心念间,发现陶萄凤一直默然不语,知道是方才轻斥她的缘故,是以,亲切的一笑,说:“凤妹,我们走吧!”

陶萄凤深情的望着马龙骧,神色委屈的点点头。

马龙骧歉然笑一笑,展开轻功,当先向高处驰去。

郑玉容知道陶萄凤娇生惯养,一向倔强任性,尤其在已死的马腾云面前,更是使尽性子。

如今,受到龙哥哥的喝叱,竟像个见了猫的小耗子,实在为她难过。

这时见马龙骧一起步,立即一拉陶萄凤的玉手,亲切的说:“凤妹,我们走!”

于是,两人展开轻功,紧跟在马龙骧身后。

这时,山中渐起夜风,虽然浓雾较前已稀,但夜风中却加浓了寒意和水气。

三人翻岭登峰,沿着绝壁向南飞驰,一个时辰之后,三人双目同时一亮,定睛一看,三人已立身云上。

只见眼前,群峰林立,云海无际,中央一峰,赫然直插穹上。

这时一勾弯月,已斜天际,在碧澄的夜空中,洒着清新的光辉。

细看中央高峰,形势崎险,生满松柏,峰顶形似圆帽,看来峰上似乎占地极广,而且尚有一道瀑布,经天而降。

打量间,蓦间陶萄凤悄声惊呼说:“龙哥哥快看,峰上似乎还有灯光!”

马龙骧和郑玉容凝目一看,都不自觉的哑然笑了。

因为灵霄峰傲然矗立,直接苍穹,一颗红星,恰恰嵌在峰上浓郁树木的空隙中,树身摇晃间极似一盏明灯。

马龙骧两人一笑,陶萄凤顿时也明白了,不由娇靥一红。

郑玉容却亲切的说:“峰上建有三宫九殿,筑有无数房屋,还住着那么多武士,当然有灯笼火烛,只是被峰上的巨大树木遮住了而已……”

话未说完,马龙骧已察看了一下峰势,突然说:“容妹、凤妹,你们看,根据峰势,西北最为峻险,而邓小慧的月华宫,偏在西北方……”

郑玉容和陶萄凤,定睛一看,只见灵霄峰的西北峰势几乎形如刀切,而愈向上升愈有悬出之势。

看了这情形,郑玉容不自觉的说:“这形势较之莲花峰容易攀登多了,只是凤妹妹……”

陶萄凤并末注意,因为她也见过莲花峰的形势,是以说:“不过大家都知道,愈是天然崎险处,峰上的警戒愈疏忽,我们就决定从最危险的地方进入。”

马龙骧知道陶萄凤的功力不在郑玉容之下,只是担心她欠缺“云里翻”的经验,万一峰上风大,不知藉助风力,这一翻,不知翻到何处去了。

在那高达万丈的高空坠下来,后果实不敢想像。

但是,最崎险的地方,也是警戒最疏忽的地方,这也是人尽皆知的道理,可是,魔窟恶名远着,教律残酷,也许另当别论。

因而,他不自觉的望着陶萄凤,关切的问:“凤妹,你是否确有攀登的把握?”

陶萄凤毫不迟疑的说:“我有信心,你不必为我忧虑,小妹认为目前只有在西北部登峰有利即使遇到教徒,也是属于月华宫的。”

马龙骧听后,仍有些迟疑,在他的原意,是想在光天化日之下堂堂正正的去找邓小慧,如今深夜潜入,形如探寨,极可能使原就对他有些疑虑的邓小慧,会更加怀疑。

心念末毕,郑玉容已催促说:“龙哥哥,时间无多,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亮了?此地距灵霄峰至少尚有十里地,还不知峰下是否有绝壑……”

马龙骧一听,深觉有理,只得毅然沉声说:“好,我们就决定由西北部登上峰去。”

于是,三人展开轻功,直向灵霄峰前驰去。

由于愈前进愈险峻,足足一个时辰,才到达峰下。

这时,弯月已没,夜空昏暗,东方的天际,已露出一线曙光。

马龙骧一看,立即焦急的悄声道:“凤妹、容妹,天快亮了,我们必须尽快登上峰去,趁黎明前的黑暗,峰上警卫懈怠之际,正好通过去。”

陶萄凤却不以为然的说:“进入山区,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谅他们峰上也不会严密。”

马龙骧一听,立即正色道:“凤妹,你完全错了,‘万尊教’虽然仗恃的是这座灵霄峰的天然形势,但他们绝不容许有人潜入。”

他们在峰下不设桩卡,是因为多年来没人敢进入山区,所以不必浪费这批人力。

其实,满山桩卡密布,反而告诉别人,临贺岭山区是他们万尊教的总坛重地。因而,才令大头师伯他们这等怪杰人物,也摸不清魔窟的确实位置。

郑玉容突然不解的问:“说也奇怪潇湘师叔是怎的知道魔窟的总坛在此地?”

马龙骧虎眉一皱,略微沉吟,催促说:“现在一时也揣下出原因来,我们赶快登峰吧!”

说罢抬头,一眼看下见峰巅,加之夜空昏暗,一看之下,果然高如接天,这座绝峰称为灵霄峰,确未夸言。

抬头看罢,立即望着陶萄凤和郑玉容,正色叮嘱说:“稍时我先翻上峰顶,你们两人必须确定峰上安全无事毫无动静之后,才可翻上峰去。”

陶萄凤、郑玉容立即慎重的点了点头。

马龙骧又望着陶萄凤叮嘱说:“凤辣,到达峰上,如果风势过大,必须等风劲稳定后才可施展‘云里翻’,否则,便攀藤悬空而上。”

陶萄凤立即会意的颔首说:“小妹晓得。”

马龙骧安心的应了声“好”,一长身形,直向峰上升去——

只见他如飞上升的身形,攀藤萝,踏斜松,匆左忽右,平步青云,身法之快,捷逾猿猴,眨眼之间,已高达数十丈。

陶萄凤和郑玉容,担心马龙骧有失,也相继飞身上升。

马龙骧虽然飞升极快,但他每遇突岩斜松之处,必须略停身形,俯首下看,直到发现陶萄凤和郑玉容后,始继续上升。

灵霄峰实在太高了,愈向上升,风力愈劲,而寒意也愈浓。

将至峰巅,峰势并不如远看的那么崎险,而且,距峰巅数丈处,不但粗藤虬结,而且有斜松突岩,所以在远处看来,峰顶徐徐向外突悬。

马龙骧先在一株斜松上停下来,一俟陶萄凤和郑玉容升达,立即悄声说:“我先上去,你两人就在这株斜松上听动静。”

陶萄凤和郑玉容手脚均踏进虬藤内,身形虽然十分稳固,但夜风强劲,两人飞舞的短剑氅,不时发出卜卜的响声。

所幸峰上风声呼啸,否则,恐怕早被峰上的桩啃发觉了。

这时听到马龙骧的叮嘱,两人都谨慎的点点头。

马龙骧吸了一口真气,立即暗运神功,攀着粗藤向上摒息升去,一面暗察峰上动静,一面暗凝指力。

因为,他已下定决心,决不准发现他的暗桩发出呼暍声,只要有暗桩或警戒在峰崖上,他便以“阴柔指”杀他。

攀至距峰崖尚有七八尺处,神功已然有了惊兆,就在他们头上数丈内,便有人员防守。

马龙骧立即摒息停住,游目暗察崖上形势,看看能否移至别处,这时,陶萄凤和郑玉容已升到了他的脚下。

于是,他俯首下看,立即向着两人举手指了指崖上。

郑玉容和陶萄凤一见,顿时会意,略微沉吟,知道崖上有人防守,但是,东方已有鱼腹亮度不容许他们再迟疑等待。

是以,郑玉容立即以樱口向东方呶了呶嘴。

马龙骧转首一看,顿时会意,略微沉吟,毅然向上升去。

崖上生满杂枝荒草,而且,崖边的不远处即是古松柏和插天古木。

到达崖边,除了翻飞跃上或纵起,根法无法上去。

因为崖边的杂枝荒草,挟杂着横生藤萝,除了蛇鼠,必须飞跃才能上去。而且,落脚时,一下小心,必然发出枯枝断折的声音。

马龙骧苦于不能公然进入,而附近偏偏有人把守。

曙光愈来愈亮了,数尺之内,已可清晰辨物。

恰在这时,不远处已有了人声。

只听一个壮汉的声音低声警告说:“大家小心,飞狐武士来了!”

话声甫落,数丈外立即传来一阵騒动。

马龙骧急忙默运神功,竟发现附近伏有十数人之多,而且,现在又来了一位飞狐武士,要想进入,势必更难了。

就在这时,蓦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沉声问:“谁在此地负责?”

只听方才说话的汉子,恭声道:“回禀武士,是我。”

马龙骧一听,知道崖上说话的女子就是飞狐武士了。

只听飞狐武士“哦”了一声,继续问:“有没有动静?”

又听壮汉恭声说:“回禀武士,还没有。”

略微一静,又听“飞狐”武士自语似的说:“别处似乎也没有动静?”

说此一顿,突然又以郑重的口吻,叮嘱说:“好好监视,不可大意,天亮了,我要回宫报告。”接着是壮汉恭声应是声。

马龙骧听得出,说话的位置最多三四丈距离。

根据眼前的形势,要想悄悄潜入,似乎已是不可能了。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是这位女武士尽快的离去,但是,他又非常希望知道飞狐武士说的宫主,是不是邓小慧。

恰在这时,突然一阵强风吹过,吹得陶萄凤和郑玉容的短剑氅,立时发出一阵卜卜叭叭的飘飞声音。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暗呼不好!

果然,崖上立即传来那位“飞狐”女武士的紧急声音说:“你们注意下面有人上来了!”

接着,是一片凌乱的脚步声。

马龙骧一听,那敢怠慢,为了抢占有利地形,一长身形,飞射而起,衫袖一拂,直扑崖上而来。

就在他飞射凌空的同时,崖上已有人沉声问:“登峰何人?”

马龙骧一面急速落地,一面沉声说:“华山马伟鸣!”

话声甫落,蓦闻那位飞狐女武士,急声低喝“不准放箭!”

低喝声中,一道绛红纤影一闪,面前两丈处已多了一位年约二十五六岁,身穿绛红劲衣短剑氅,胸前和剑氅上,都用银灰锦线绣着展翅腾空飞狐的美丽少妇。

马龙骧一看,知道就是方才发话的飞狐女武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