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九 章 星月争辉

作者:忆文

只见飞狐女武士首先抱拳沉声说:“‘飞天狐女’钟倩华,奉命在此恭候马少侠……”

马龙骧赶紧拱手和声道:“钟武士辛苦了!”

飞狐武士也和声问:“马少侠可将宫主交给你的信物带来?”

马龙骧立即在怀中将“宫主佩”取出来,举在手中一晃说:“信物已带来了!”

飞狐女武士一见,立即换了一副谦和笑脸道:“还有两位姑娘和三位老英雄,现在何处呢?”

话声甫落,马龙骧身后崖下一红一黄两道纤影已飞升上来,同时飘然落在马龙骧身后,正是陶萄凤和郑玉容。

飞狐女武士一见,立即抱拳含笑说:“两位想必是陶萄凤陶姑娘和郑玉容郑姑娘了。”

陶萄凤和郑玉容方才业已听到对话,为免打岔,故未上来。

这时见问,也双双抱拳含笑道:“不错,让钟武士辛苦久等了。”

飞狐女武士一笑说:“我只是偶尔前来巡视,真正辛苦的是这些弟兄。”

说罢侧身,肃手指了指身后。

马龙骧三人凝目一看,这才发现十五六名身穿银灰水蓝劲装的彪形大汉,每隔四五步,分别隐身在草丛中和怪石后。

而且,有些彪形大汉,个个手拿弩弓,站立在古柏巨木间。

马龙骧三人看罢,只得拱手含笑说:“诸位弟兄辛苦了!”

十五六名彪形大汉,也纷纷抱拳恭声道:“算不得辛苦,只要马少侠平安到达就好了。”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动,断定其中另有原因,但仍笑着说:“多谢诸位关爱。”

一旁的飞狐女武士,却关切的问:“请问马少侠,另三位老英雄呢?”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他们奉宫主之命,仍留山下注意大头鬼见愁三位怪杰的行踪。”

飞狐女武士一听,立即含笑肃手说:“这两天宫主每日伫候马少侠三位前来,每天都等候至三更以后,马少侠,三位快请吧!”

马龙骧赶紧拱手含笑说:“还请钟武士引导!”

飞狐女武士一笑说:“如此,我在前面开道了。”

说罢转身,当先向前走去。

这时天空已透澄蓝,但由于峰上古柏茂盛,枝叶密集,光线仍显昏暗,风势虽已减弱,但寒意犹浓。

马龙骧、陶萄凤、郑玉容三人,向着左右站立的彪形大汉挥挥手,跟着飞狐女武士向深处走去。

同时,马龙骧在转首之间,方始发现,立在草丛石后的大汉,并不止十五六人,左右延伸,尚不知到何处为止。

马龙骧这时,才暗暗感激那位紫衣少妇梅执事。

前进五六丈,即是一道修筑在林中的宽大石道。

仰首看天,天光一线,澄澈高远,天色应该是接近黎明了。

石道成内弯弧形,显然是一条环绕峰上的主道。

转首向深处看,这时才发现树隙间不时露出天光,隐约间,似有紫芦花,并不时传来一声水浪拍岸的水响。

马龙骧一听水响,顿时想到身困水牢中的母亲。

但是,他知道,这时冲动不得,必须得耐心的等待,伺机而动,设非万不得已,绝不轻率下手。

前进间,转首看一眼陶萄凤和郑玉容,两人正黛眉微皱,娇靥沉深,知道她两人不但担心用华宫主的真正居心。尚且她们担心与大头鬼见愁等人彼此互应,连络与支援的问题。

因为,根据目前形势,三位怪杰所拟定的计画,绝大部分已实行不通了,尤其长发水里侯与神偷决定进入水牢支援的部分。

前进约有数十丈,前面突然现出一片平滑广场。

由于道边石墩内的高大旗杆上,高悬一面鲜红绣有明月的大锦旗,马龙骧已知道到了月华宫了。

根据前面广场的形势是凹向内部,知道邓小慧的月华宫,是建筑在三面临水的衔天池上。

这时,走在前面的飞狐女武士,已回头笑着说:“前面就是月华宫了。”

马龙骧三人一听,只得会意的颔首笑一笑。

将至广场,突然发现一座建筑宏伟的深厚大殿,在大殿上,街悬一方巨匾,上书三个斗大金字“天卯殿”。

马龙骧一看,这才想起玉面婆婆说的,每一宫之下,尚辖有三个殿,看来这座天卯殿的对面,必然仍有一殿。

心念间,转首一看,果见林内有一座与天卯殿建筑形式相同的宏伟殿影,由于同一相向看不见是何殿名。

到达广场转首一看,马龙骧三人的目光同时一亮——

只见广场的尽头,在三五高耸的插天古柏之间,竟然建有一座三孔高大宫门,里面富丽巍峨的堂皇宫殿。

尤其在栉比的飞檐琉瓦之间,尚有三座形成“山”字的矗立高楼,建筑得更是美仑美奂,壮观富丽。

不错,在正中高大宫门上,雕塑着一方蓝地金字的大石匾,上面刻着三个斗大的金字——月华宫。

每座宫门下,都站着四名握矛持盾,身穿银灰中透着水蓝劲装的彪形大汉,形像威武,气氛严肃,令人一见,有渺小畏怯之感。

马龙骧看罢,不禁感慨的摇摇头,心想,一个宫主的宫殿便如此富丽巍峨,那巨目天王的天王宫,又当如何?

心念间,已至广场中,转首一看,这才发现左边的大殿,名叫“天癸殿”,左右两殿的殿外广檐下,都有手持长矛的壮汉把守。

在前引导的飞狐女武士,直到中央宫门前,才停身止步。

她侧身肃手,望着马龙骧,欠身恭声说:“宫主曾有面谕,马少侠来了,请直入‘凌云阁’,请!”

马龙骧见飞天狐女让他走中间,足见月华宫主邓小慧至少到目前为止,对他的身分尚无怀疑。

于是,谦和的微一欠身,即和飞天狐女在警卫的喝礼下,同时走进中门。

中门之内,院并下广,但三面大殿却都有二三十级梯阶,直达殿前的广台前。

马龙骧这时才发现中央大殿的匾额上,写着“天娥殿”三个大字,所谓的一宫辖三殿,原来宫中尚有一殿。

三面大殿的飞檐下,每隔数步,都站有一名持矛握盾的彪形大汉,警戒之森严,确不亚于当朝的皇宫内苑。

飞天狐女在侧引导,并未通过天娥殿,经由侧殿的华丽通门走过,这时门下的警卫,已改背剑的红衣少女担任。

通门即是两厢的回廊入口,庭院的中央,却是荷池,正中上方即是一座落地花窗的大敞厅。

但是,与大敞厅的厅脊相连的,即是由宫外看到的那座富丽豪华,矗立半空的山字楼。

这时天光已经大亮,朝阳尚未升起,但每个角落的女警卫,仍未撤去,马龙骧等人经过时,纷纷向他们敬礼。

马龙骧、郑玉容、陶萄凤他们三人,看了这情形,知道“月华宫主”邓小慧对他们三人的前来,早已有了吩咐。

只是,三人尚不知邓小慧何以知道他们最近会来,而且算准了会在她的月华宫附近登上峰来。

进入敞厅,马龙骧三人的目光又是一亮。

只见厅内的陈设金碧辉煌,极尽豪华之能事,金椅亮桌,锦墩玉几,中央翠屏上镶着一轮古玉大月亮。

轮班守候在厅上的花衣侍女们,纷纷向前恭迎。

飞狐女武士立即低声问:“宫主她……”

话刚开口,其中一个美丽侍女已恭声说:“宫主四更方睡……”

马龙骧一听,立即谦和的说:“既然宫主方睡,千万不要惊扰地!”

美丽侍女立即恭声说:“宫主睡前曾有交待,马少侠到时,立即喊醒她!”

说罢,转身走向翠屏后。

马龙骧本待再加阻止,又怕陶萄凤和郑玉容多心,只得作罢。

这时,一群花衣侍女立即忙碌起来,有的为马龙骧三人弹去风尘,有的送来面水,有的送来香茗,每人一杯。

马龙骧三人净过面,刚刚坐下品茗,正待在飞狐女武士的口中探听一些风声,方才进内通报的花衣侍女已走了回来。

只见花衣美丽侍女,向着马龙骧敛衽一福,恭声说:“马少侠,宫主请三位登凌云阁稍候!”

马龙骧一听,只得和郑玉容、陶萄凤含笑起身。

飞狐女武士一见,立即抱拳含笑说:“马少侠,两位姑娘,钟倩华失陪了。”

马龙骧三人,同声谦和的说:“钟武士请便,谢谢你的引导!”

飞狐女武士,再度谦逊两句,迳自走出厅去。

马龙骧三人,在美丽侍女的引导下,迳向翠屏后走去。

到达高大翠屏后,方始发现一道铺满了红绒毛毯的楼梯直通楼上,而就在楼梯尽头的横楣上嵌着以水晶石镶成的大字——凌云阁,闪闪发光,十分悦目。

马龙骧看罢,不禁感慨的摇摇头,他确没想到那天半夜在荒野遇到的邓小慧,生活之豪华,竟丝毫不输当朝皇帝的爱女公主。

就在他摇头感叹之际,楼口突然响起一声亲热称呼:“伟弟弟!”

马龙骧心中一惊,急忙抬头,只见楼梯口站着的竟是秀发披散,身穿银绒宽襦衫的“月华宫主”邓小慧。

邓小慧穿了这身常服睡衣,靥展娇笑,神情欢愉,更显得她天生丽质,美艳娇丽。

想是在马龙骧的印象中乍然间尚不能适应,在他抬头一看之下,竟然看呆了!

但是,聪慧超人的月华宫主,早已急步下来招呼陶萄凤和郑玉容了。

就在三人欢声寒喧之际,远处突然传来悠扬的高呼:“星辉宫主到!”

马龙骧三人一听,神色一惊,暗呼不妙,断定他们的前来,已被星辉宫主知道了。

马龙骧、郑玉容以及陶萄凤三人,正在暗自焦急,不知如何措词回避,而月华

宫主却笑着说:“这老瘟婆来得正好,伟弟弟,让姐姐为你们介绍介绍……”

马龙骧一听,又是一惊,下由焦急的说:“不行不行,在山下小镇上的嘉宾客店里,我们曾照过面,她还派了一位梅执事骗我们前来,险些诱进十八窟。”

“月华宫主”邓小慧,听得黛眉一蹙,脱口噢了一声。

就在这里,不远处的一位女警卫,已娇声悠扬的说:“星辉宫主到!”

马龙骧三人一听,知道星辉宫主已经走进庭院了。

只见月华宫主自然的一笑说:“伟弟,你和两位妹妹先上去座,姐姐去应付她。”

马龙骧一听,只得应了声是,即和陶萄凤、郑玉容,匆匆登阁。

到达阁上,只见满眼金碧辉煌,立有数名侍女迎过来。

马龙骧深怕她们说话,立即将食指放在嘴chún上。

几个侍女都极机警,立即站在原地不动。

马龙骧三人,无心去看阁上的富丽布置和陈设,立即站在梯口凝神静听,看看星辉宫主前来说些什么。

由于梯下就是敞厅,而且仅有一个翠屏遮着,是以,厅内的衣响脚步和动静俱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只听“月华宫主”邓小慧,首先笑着问:“施阿姨,什么事起得这么早?”

只听一个沙哑略带苍老的妇人声音,不高兴的说:“哼!什么早!我还没睡呢!”

马龙骧一听,知道说话的是星辉宫主,而且知道她姓施,根据她嗓音的沙哑和苍老,年龄至少五十岁以上了。

心念闾,已听月华宫主惊异的问:“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故了吗?施阿姨为何一夜末睡?”

只听星辉宫主沉声问:“小慧,我问你,你这次下山办事,回程的途中可是遇到了一个姓马的少年和两个使剑的丫头?”

月华宫主立即承认说:“是呀,他们怎么了?”

星辉宫主问:“他们来了没有?”

“月华宫主”邓小慧自然的说:“没有呀!来了崖上的弟兄一定会来通报的。”

星辉宫主再逼问了句:“真的没有前来?”

邓小慧立即不高兴的说:“施阿姨,我说的话你怎的突然不相信了?他们如果来了,我一个女孩子家能穿着这么一身睡衣接见他们吗?”

厅内一阵沉默,想是星辉宫主无话可以驳了。

马龙骧立即看了郑玉容和陶萄凤一眼,似乎在说,邓小慧穿着睡襦来接见我们,没想到成了她对付星辉宫主最好的挡箭牌。

心念间,又听邓小慧继续说:“再说,就是他们来了,我也会马上领他们去见您呀;。”

只听星辉宫主沉声问:“为什么?”

邓小慧郑重的说:“天戌殿的将军和两位执事不是都殉职了吗?……”

话未说完,星辉宫主已没好气的大声说:“告诉你,天戌将军就是死在他小子手里!”

郑玉容、马龙骧、陶萄凤三人,听得心头猛然一震,面色大变,他们料想的一些不错,他们的底细果然被星辉宫主看穿了。

心念间,邓小慧早已震惊的说:“施阿姨是说……?”

只听星辉宫主忿忿的说:“你以为他小子是谁?”

邓小慧慌急的说:“他不是马伟鸣吗?”

星辉宫主愈加有气的说:“伟鸣,伪名,那是音同字不同,亏你自恃聪明绝顶,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居然会被那小子骗了……”

说此一顿,特的加重语气说:“告诉你,那小子就是昔年‘美剑客’马云龙的儿子,他小子此番前来,是来救他的母亲潇湘仙子的!”

马龙骧一听“美剑客”马云龙的儿子,心中不由一阵绞痛,这时他才确定“美剑客”即是他的生身父亲。

但是,他心里明白,紧接来临的危机,便是邓小慧和星辉宫主两人,飞身扑上楼来和他们作生死交关的搏斗。

是以,他和郑玉容、陶萄凤三人,俱都暗凝功力,摒息以待。

果然,只听“月华宫主”邓小慧,切齿恨声说:“好,他们居然敢骗我?”

说罢,突然怒声说:“来人啊!”

接着是一个少女的声音恭声问:“宫主有何吩咐?”

马龙骧一听,知道邓小慧要邀集大批高手前来围捕他们三人了,心想,与其等候大批高手前来,不如索性先行下手。

心念电转,正待扑下楼去。

蓦闻星辉宫主沉声问:“你要作什么?”

只听邓小慧恨声说:“我要派飞狐武士,通令所有警戒崖边的弟兄,一旦姓马的小辈登上峰来,不必问话,格杀勿论。”

马龙骧一听,立即轻轻吁出一口长气,同时,擦了擦鬓角的一丝油汗,所幸方才没有扑下去后果实不堪设想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