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十 章 高深莫测

作者:忆文

只见陶萄凤、郑玉容也轻轻吐出一口长气,显然,两人也为了方才的情势骤变而感到十分紧张。

须知他们身处万尊教总坛重地,非但高手如云,个个都有一身绝技,最重要的还是潇湘仙子尚困在水牢里。

当然,以马龙骧、郑玉容、陶萄凤三人的身手和功力,即使打起来,万尊教的高手也绝对占不了便宜。

但是,如果巨目天王将潇湘仙子押出来与以威胁,马龙骧为了救他母亲,只有束手被擒别无他途。

现在,他们根据“月华宫主”邓小慧对星辉宫主虚与委蛇,断定邓小慧对他们的底细早巳摸清了。

她的相邀前来,并留信物,必然另有她的居心和目的。

心念电转,已听星辉宫主哈哈笑着说:“小慧,你不必费事了……”

邓小慧故意惊异的问:“为什么,施阿姨?”

只听星辉宫主得意的笑着说:“我已派梅执事将他们引进‘十八窟’了!”

岂知,邓小慧竟不以为然的说:“马伟鸣果真是美剑客的儿子,十八窟未必能困得住他呢!”

如此一说,厅中立时一阵沉默。

马龙骧虽然不知道邓小慧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们深信,以邓小慧的聪明机智,必然有她的居心和用意。

心念间,已听星辉宫主似自语的忧虑说:“我当时该想到那小子,可能已练成了‘天罡神功’的。”

马龙骧一听:心中暗喜,因为星辉宫主尚不知他已练成了“天罡神功”,这对他的救母成功,更增加了无限希望。

心念间,已听邓小慧关切的问:“施阿姨,梅执事回来了没有?”

只听星辉宫主脱口一声惊啊,似有所悟的急声说:“啊,不好,梅执事至今末回,可能遭了那小子的毒手了。”

一阵索索衣响,接着又听星辉宫主焦急的说:“小慧,火速通知月华宫下的椿卡小心,我要赶去通知日光宫,除了在崖边下手,没有人能对付那小子。”

话声甫落,立即响起一阵衣袂破风声。

只听邓小慧说:“施阿姨放心,我马上派人去通知。”

马龙骧三人一听,知道星辉宫主已经走了。

当然,“月华宫主”邓小慧,也马上就要上来了。

但是,马龙骧却担心,邓小慧已经知道他们的来意和底细,又该如何应付她呢?

心念间,已见邓小慧有些懒散的走上楼来。

只见邓小慧,一面缓步登楼,一面摇晃着长长的秀发,仰面望着马龙骧三人,竟无可奈何的一笑说:“总算把这个老瘟婆应付走了。”

马龙骧、郑玉容和陶萄凤三人一看,俱都楞了。他们实在震惊,邓小慧面对着前来救人的他们,依然是如此的轻松和镇定。

当然,在他们的震惊中,也包含着更多的钦服与赞服。

一俟邓小慧走上梯口,陶萄凤和郑玉容,立即迎向前去,都忍不住伸手握住邓小慧的玉臂,由衷的赞声说:“慧姐姐、你真不愧是一宫之主,真了下起!”

邓小慧自然知道陶萄凤两人,是指她应付星辉宫主的事。

是以,神色愉快别具用心的笑着问:“姐姐在你们的心目中,真的是那么有本事吗?”

陶萄凤和郑玉容都未曾思索,同时愉快的颔首说:“当然,要让小妹两人去应付,尤其龙哥哥就在楼上,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话说的那么自然,那么合情合理!”

邓小慧“格格”一笑说:“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老瘟婆’个性的缘故。”

陶萄凤正待问星辉宫主是什么个性、但是,马龙骧已微红着俊面,十分不好意思的望着邓小慧:“慧姐姐……”

话刚开口,邓小慧已爽朗的一笑,说:“现在时间不早了,有话吃完了早饭再说。”

说罢,立时望着几名花衣侍女问:“早饭好了没有?”

其中一个年龄较长的侍女恭声回答说:“已经准备好了,都在中阁上。”

说着,指了指马龙骧等人的身后。

马龙骧三人回头一看,这才发现紧靠楼梯口的锦屏后,仍有一道相同的楼梯,同样的铺着红绒毯,直达楼上。

打量闲,已听邓小慧愉快的说:“伟弟弟,我们到楼上去。”

马龙骧一定神,正待说什么。

陶萄凤和郑玉容已笑着说:“还是慧姐姐先请!”

“月华宫主”邓小慧,也不客套,颔首应了声“好”,当先向楼上走去。

马龙骧这时才趁机打量了一下左右,这才发现站了半天的楼上竟也是通阁,左右两端共有七八间之多,直达两端山墙。

只见两端的山墙前,均有一座锦屏,马龙骧断定,这两座锦屏后,必然也有一道楼梯分别通向左右两端的高楼上。

通阁内一式浅蓝地毯,落地雕花格窗上,悬着锦缎窗帘,壁上并没悬什么字画,但却设有棋枰,琴几和书架。

打量末完,陶萄凤已悄悄碰了他一下。

马龙骧急忙一定心神,这才发现邓小慧已登上楼梯好几级了。

于是,微提衫摆即和陶萄凤、郑玉容急步跟了上去。

到达楼上一看,宽广约有一丈五尺见方,靠楼梯口仍有一座锦屏,当然,锦屏后仍有一道楼梯通至三楼上。

二楼上布置豪华,左右两壁均悬有字画,但左右两壁的中间,却各有一座室门,悬着绣花门帘,不知通向何处。

马龙骧游目打量间,已听邓小慧亲切的说:“伟弟弟,两位贤妹,请坐。”

马龙骧连连颔首应好,这才发现楼上四角放着玉几花盆,中央是一座小型玉桌,四张圆形锦墩,分别置在玉桌的四面。

这时,桌上已摆好了四个细磁盖碗和一个精工烧制的七彩琉璃盖碗盆。

四人就座间,两个守在楼上的花衣侍女,已将琉璃盆的盖子掀开,原来里面是一盆热气腾腾的豆楂包儿。

豆楂包儿是用甜钙包着红豆沙,外沾豆楂是一道上好的甜点心,马龙骧、陶萄凤和郑玉容,都喜欢吃。

是以,口直心快的陶萄凤,立即兴奋的说:“慧姐姐,我最喜欢吃豆楂包,你呢?”

邓小慧立即愉快的点点头,说:“我从小就喜欢吃这道点心,足见我们姐妹的胃口也相同。”

较稳静的郑玉容,这一次却听出邓小慧话中是有含意的。

邓小慧见郑玉容没讲话,又故意望着马龙骧和郑玉容,问:“伟弟、容妹,你们呢?”

马龙骧虽然聪明,却无心术,是以谦和的说:“我吃什么都可以。”

郑玉容深觉处境艰险,只得笑着说:“我和姐姐一样,也喜欢吃甜食!”

邓小慧愉快的说:“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于是,四人掀开盖碗,竟是用冰糖煮的莲子银耳。

邓小慧首先拿起银匙说:“还很热,快吃吧!”

马龙骧三人奔驰了一夜,当然饿了,是以,道了声谢,各自吃了一些银耳。

邓小慧一俟三人吃了一些,立即关切的问:“你们怎会想到投宿山下的嘉宾客店的?”

陶萄凤立即抢先说:“姐姐虽然告诉了我们灵霄峰衔天池,但没告诉我们走法,所以……”

邓小慧一听,立即笑着说:“我认为以你们三人的功力,登灵霄峰绝对没有问题,我想你们只要登上灵霄峰,碰见了弟兄,他们一定会引你们来见我的。”

马龙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都是怪我不好,险些铸成大错。”

邓小慧立即关切的问:“为什么?为什么怪你?”

马龙骧解释说:“小弟是听店伙说,临贺岭山区根本无路可走,又说对街的嘉宾客店就是万尊教开设的……”

邓小慧一听,立即笑着说:“你就想利用连结站上的人引导你们前来?”

郑玉容立即附声笑着说:“是嘛,龙哥哥就是这个意思!”

邓小慧却又关切的问:“可是,你们既然进了‘十八窟’又怎能逃得出来呢?”

陶萄凤嘴快,“格格”一笑,说:“我们根本还不知‘十八窟’在什么地方呢!”

邓小慧神色一惊,忍笑惊异的问:“怎么,你们……”

马龙骧面现难色,有些迟疑的说:“姐姐,有件事不知道应该如何向你报告!”

邓小慧一笑说:“伟弟,你别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说,天大的事,姐姐替你作主。”

说此一顿,突然又望着陶、郑二女,正色问:“你们可是杀了人?”

马龙骧一听“杀了人”,顿时想起黑鹫武士,立即颔首说:“是的,是在嘉宾客店中……”

邓小慧一听,立即松了口气,说:“嘉宾客店是星辉宫负责的,杀他们一两个人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深怕放错了紫衣少妇梅执事,是以关切的问:“姐姐,那位梅执事如何?”

邓小慧略微想了想,才问:“你说的是那个叫梅亦媚梅执事?”

马龙骧立即颔首应了声是。

邓小慧娇靥微现红晕,说:“人的心地还不错,就是私下的生活欠检点些。”

陶萄凤一听,立即爽直的说:“就是嘛,我一看她那副狐媚相,我心里就不舒服。”

邓小慧一听,立即揣测说:“怎么?你们把她杀了?”

马龙骧见问,只得将进入小镇,遇紫衣少妇,在店中震断黑鹫武士心脉,星辉宫主暗窥,以及派梅亦媚诱往十八窟,被他和陶萄凤视破姦计,断然放她逃走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逼。

当然,梅亦媚泄漏教中机秘的事,以及去找霹雳火神的事,为了梅亦媚的安危,以及避免使邓小慧难堪,俱都删掉末说。

邓小慧听罢,一蹙黛眉说:“梅亦媚没有向星辉宫主覆命,她一定会派出大批高手找她的……”

马龙骧、陶萄凤立即正色说:“我们当然承认杀了她。”

邓小慧想了想,微一颔首说:“这当然是最好的办法,不过,她身为执事,对本教的机秘知道得太多,你们放走了她……”

马龙骧一听,立即解释说:“现在她失职离山,逃命尚且不及,哪里还敢散播教中机密?”

郑玉容立即岔开话题问:“姐姐,你怎的知道这两天我们会来?”

邓小慧一笑,不答反问道:“你们怎的知道灵霄峰的西北方,正是月华宫的管辖崖段。”

郑玉容心中早有准备,立即毫不迟疑的说:“我们根本不知道西北方是姐姐的管辖区域,我们是由十八窟方向直奔这座高峰驰来,才知道是姐姐的管辖区。”

就此一顿,故意一笑,继续说:“当时只让龙哥哥一人上来,我和凤妹妹一直躲在下面,直到龙哥哥喊我们,我们两人才敢上来,你想,如果知道是姐姐的地盘,我们还怕什么?”

如此一说,合情合理,邓小慧只得笑了。

但是,马龙骧三人却看得出,邓小慧似是礼貌的应付。

陶萄凤则庆幸的说:“所幸是由姐姐的地段登上峰来,要是在其他两宫的地段登上峰来,这时能否坐在这里喝银耳,还真不敢说呢!”

邓小慧一笑,说:“我前天回宫后,曾立即请教主下令,通令三宫弟兄注意你们前来,并通知我前去迎接……”

说此一顿,突然又迷惑的自语说:“奇怪,昨天早晨还在天王宫看到老瘟婆,怎的傍晚她又去了山下的嘉宾客店呢?”

马龙骧心中一动说:“也许正是前去拦截小弟等人,看来小弟等人的行动,早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了。”

邓小慧沉吟良久,冷冷一笑,哼了一声,正待说什么,楼下已传来侍女的声音恭声说:“启禀宫主,天王有请。”

邓小慧听得神情一惊,接着淡淡一笑说:“一定又是老瘟婆到我干爹那儿搬弄是非去了。”

马龙骧听得暗自焦急,他本待趁机打听母亲潇湘仙子的消息,但月华宫主却依然一口一个“伟弟弟”。

有鉴于此,在邓小慧还没有指破他的真正身分前,他当然不能自己先承认,而且邓小慧对他的身分不愿揭破也许另有她的原因。

邓小慧似是看出马龙骧神色有些焦急,立即安慰说:“伟弟你放心,一切有姐姐为你安排,你们一夜奔驰,应该先去休息,必须养足了精神,才可应付大局。”

马龙骧听得出邓小慧的话中有因,立即应了声是。

邓小慧举手一指楼上说:“伟弟,你可到楼上休息,凤妹容妹去西楼安歇,我平常睡在东楼上,稍时我回来,我再招呼你们。”

说罢,转首望着两个花衣侍女吩咐说:“你们快引马少侠和两位姑娘去休息!”

两个花衣侍女同时应是,其中一人向着郑陶二女,恭声说:“姑娘,请走这边。”

说着,竟将东壁间小门上的锦帘掀起来。

马龙骧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门内竟是一道室内通廊,左右落地花窗,顶梁上每隔一丈都有一盏小灯照亮。

这时,朝阳已射在北面的花窗上,是以廊内通明,一眼可看到尽头的门帘,显然是西楼的通门。

打量间,陶萄凤和郑玉容,已向邓小慧谦声告辞,随着那名花衣侍女,迳自走进通廊内。

邓小慧望着马龙骧,举手一指楼上,亲切的说:“伟弟,上去吧,我也该去换件衣服了。”

另一名花衣侍女早已等候在三楼的梯口,马龙骧向着邓小慧说了声“姐姐请便”,也跟着侍女走上三楼。

走上三楼梯口,却是一道紫檀雕花嵌玉的双扇房门,房门掩着,两扇绣帘分开挂在两边的银钩上。

打量间,花衣侍女已将房门推开了。第一眼看到的是门内的嵌玉翠屏。

也就在房门被推开的同时,一阵清雅似兰的芬芳气息迎面扑了来。

马龙骧心中一惊,顿时止步,因为这阵清雅似兰的气息,乃是“月华宫主”邓小慧娇躯上特有的香味,他记得很清楚。

心中一惊,本能的望着花衣侍女问:“这是什么地方?”

花衣侍女微一躬身,礼貌而恭敬的说:“这是凌云阁的中楼。”

马龙骧一听,心中有气,心说,我还不知道是凌云阁的中楼?我是问你这是谁住的楼?

但是,他又苦于不便说出来,只得谨慎的举步向门前走去,同时伸颈探首,希望能先看清里面的陈设和布置。

走至门楣下,他首先看到的是左右两座高大的漆金衣柜,绕过翠屏,马龙骧星目不由一亮。

只见室内陈设豪华,耀眼生辉,妆台棱镜,罗帐绣帏,中央一张小玉桌,放着四个小锦墩,紫檀几盆花,落地烛台,壁上悬着仕女嬉春和兰花等古画,前面落地花窗的窗帘依然全部放下。

马龙骧看罢,不禁呆了,他决不能在这间小楼上住下。

但是,身后的侍女却正经说:“我家宫主的闺中好友甚多,三座楼房的布置陈设都是一样……你……”

马龙骧未待侍女说完,立即用鼻闻了闻空气中的气息,说:“这香味……”

话刚开口,花衣侍女忍不住“噗嗤”一笑,说:“前来拜访我家宫主的姑娘们,也喜欢用我家宫主的胭脂香粉,所以每一间楼房都是这种古兰花味道。”

说此一顿,不待马龙骧说什么,立即催促说:“马少侠,你快静下来睡一会吧,有事拉牙床上的银环。”

说罢,蓬的一声,反手将门掩上,迳自走下楼去。

马龙骧虽然不信侍女的说法,但也无法证实她说的是假话。

走至锦帏前,轻轻掀开向内一看,蝉翼般的罗纱帐内,是一张雕刻精细的牙床,床上的锦褥绣被,俱已整理得十分整洁。

马龙骧看了这情形,断定这张床即使不是邓小慧睡的,也有其他女子睡过,因而,他决定宁愿睡在地板上的绒毯,也不睡那张床。

于是,他折回身来走至南面的花窗前,掀开窗帘,轻轻拉开一扇窗门向外一看,目光一亮,顿时楞住了。

马龙骧确没想到,灵霄峰上衔天池的范围竟是如此的广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