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四章 尔虞我诈

作者:忆文

陶萄凤也不由一楞:“你可用阴柔指点他们的穴道呀?”

马龙骧一听,顿时不知怎样说才好,因为他也不知道这种佛门歹毒而霸道的指力,能否遥点人穴道。

郑玉容也非常关心这件事,因而催促说:“你为什么不讲话呀?”

马龙骧茫然的看了郑玉容一眼,说:“我只知道这种功夫专克护身罡气,中指之后,哼都不哼的倒下去,至于能不能点人穴道而不死,我就不知道了。”

陶萄凤立即提议说:“我们入夜之后,可以找一两个教徒试一试呀?”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人命关天,怎可儿戏,万一死了怎么办?”

陶萄凤也理直气壮的说:“你方才不是还说,这些教徒都是犯案如山的歹徒吗?”

马龙骧一听,顿时无话好了,但是,他总觉得不应该这样试验。

郑玉容突然精神一振说:“入夜之后,我们可以去日光宫找个倒霉的将军或武士试一试如何?”

马龙骧目光一亮,赞声说:“好,我赞成,我愿意去试试,救不过来算他有福气。”

陶萄凤和郑玉容一听,俱都楞了,显然对马龙骧说的那句“救不过来算他有福气”,感到十分迷惑。

马龙骧会意的失声一笑,说:“不是吗?就是将他救活了,明天比武大会上仍免不了挨你们两人一剑,还不如解不开穴道,死了的好。”

陶萄凤和郑玉容一听,这才恍然大悟,两人也不由“格格”笑了。

郑玉容首先敛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正色说:“龙哥哥,照慧姐姐安排的计画,我的剑法比凤妹差,到时候恐怕撑不下来呀!”

马龙骧一听,顿时想起郑玉容的体力,因而正色说:“现在我给你服一粒‘太清玉虚丹’……”

话刚开口,郑玉容已插言说:“我不要服‘玉虚丹’,在莲花峰上潇湘师叔已给我服过了,不然,我那有这么好的轻身功夫?”

陶萄凤心虚,不由娇靥一红说:“姐姐,我的剑术怎比得上你?其实……”

马龙骧深怕陶萄凤说是他教的剑术,赶紧插言说:“你们两人应该将每人的拿手绝招,互相交换,共同参研……”

话未说完,陶萄凤已兴奋的说:“好,我赞成,我的单剑绝招十二式,双剑只有三式。”

郑玉容觉得奇怪,因为陶萄凤是以双剑驰名,何以单剑的绝招反而多出双剑的十多式?

正待迷惑发问,陶萄凤已望着马龙骧,撒娇似的要求说:“还有,龙哥哥,你要把糊涂前辈那晚施展的奇幻步法教给容姐姐和我,明天我和容姐姐才有制胜的把握。”

马龙骧虎眉一蹙,迟疑的说:“我也不知道记得对不对……”

陶萄凤立即正色说:“方才你闪躲慧姐姐时,一连幻出五六个身影,和糊涂前辈那晚施展的情形,完全一样。”

马龙骧一笑说:“光是一样不成,其中的技巧和变化仍很重要!”

陶萄凤任性的说:“管它什么技巧和变化,就将你方才施展的步法教给我们好了。”

马龙骧当然不会对于自己属意的女孩子啬吝,于是颔首应好,起身走至窗前较宽敞的地毯处按着应走的脚形、身步,以及他所体会的意境与运功的方法,一面示范,一面讲述了一番。

陶萄凤和郑玉容,也各占一个立位,随着马龙骧的身、法、步,依序演练,十分用心。

仅仅数遍,悟力绝佳的陶萄凤和郑玉容立即领会了要诀,一连演练数次,立即有了身影变幻,陶萄凤和郑玉容真是高兴极了,同时也明白了天南糊涂丐那夜的施展这套奇幻步法,完全是有意相传。

奇幻步法入门后,马龙骧又监督她们两人相互交换剑法,同时,在演练中,不时指点暗含‘天罡剑法’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二楼突然有了杂乱的脚步声和摆碗筷的声音。马龙骧三人一定神,这才发现红日已没,半天晚霞了。

就在这时,花衣侍女丁香,已走了进来。

丁香敛衽一福,恭身说:“请马少侠和两位姑娘用膳。”

马龙骧谦和的颔首一笑,三人即和花衣侍女丁香走下楼来。

到达二楼一看,其余两个侍女已将酒菜摆好了。但是,玉桌上仅摆了三副杯筷碗碟,而且也没看到“月华宫主”邓小慧在场。

郑玉容首先迷惑的问:“丁香,宫主呢?”

侍女丁香,赶紧恭声说:“宫主出去了,走时曾有交待,她不能陪少侠和两位姑娘用膳。”

马龙骧三人虽然非常想知道邓小慧去了哪里,去作什么,但因三人都是客,不便多问,只得就座。

这时楼内光线已暗,侍女们末待吩咐,业已将悬在头上的八盏精致宫灯,一一燃了起来,楼内顿时大放光明。

马龙骧三人一面吃饭,一面在心里猜测,“月华宫主”邓小慧究竟去了哪里?何以连饭都不回来吃?

三人饭罢,立即离席,郑玉容关切马龙骧入夜前去日光宫找人试阴柔指的事,因而催促说:“龙哥哥,你该睡一会儿了。”

马龙骧两三天来,一直没有睡好过,今夜前去日光宫,偶一不慎,即被发现,万一被发现,势必有一场惨烈搏斗,那时全盘计画都付东流,结局亦免不了和巨目天王拚一死战。

心念至此,立即会意的颔首说:“好,我去睡一会,你们两人也该去休息吧!”

说罢,迳自走上楼来。

走上梯口,发现室内已有了灯光。

进入室内将门掩好,先行运功调息,然后才取下“风雷疾电剑”,和衣倒在床上,顺手拉过一张绣被盖在身上,不久便闭目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马龙骧,突然被悄悄推门的声音惊醒了。

于是,撑臂而起,悄声问:“什么人?”

锦帏外立即传来了郑玉容的声音,悄声说:“是我,龙哥哥。”

马龙骧一听,急忙走出帏外,只见郑玉容身背宝剑,服装整齐,看来似乎一直未睡,因而,关切的问:“容妹,你还没睡?”

郑玉容压低声音回答说:“我已运功调息过了。”

马龙镶见郑玉容一人前来,再度关切的问:“凤妹妹呢?”

郑玉容一指门外,说:“她在二楼守着。”

说此一顿,突然一整神色,惊异的说:“说也奇怪,通阁以上竟看不到一个女警卫?”

马龙骧一摇头说:“不要管它,也许是慧姐姐故意给我们方便。”

郑玉容一听“给我们方便”,顿时会错了意,不由娇靥通红,含羞忍笑嗔声说:“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马龙骧一见,不由一楞,闹不清郑玉容为什么满面娇羞,继而一想她的话意,心头怦跳,俊面也不由一红。

郑玉容见马龙骧的星目光芒一闪,俊面红了,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她,芳心一惊,浑身酥软知道他心灵深处业已动了绮念。

芳心一惊,不自觉的催促说:“龙哥哥,该走了,凤妹还在梯口。”

马龙骧一定神,俊面更红了,赶紧关切的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郑玉容说:“刚刚定更,你快去吧,我和凤妹就在梯口守着?”

马龙骧不由一楞问:“为什么守在梯口?”

郑玉容正色说:“万一有人前来,发现你不在怎么办?”

马龙骧一听,知道郑玉容指的是邓小慧,因而正色说:“不会有人,你们守在梯口,反而增人怀疑。”

郑玉容肯定的说:“绝对不会,我们已将二楼两边通廊进门的绣帘掀开了,不管哪方面来的人,都会看到我和凤妹妹在那里打坐。”

马龙骧知道她们的用意,万一邓小慧深夜前来,只要她一出东楼的二楼廊口,便可发现她们而止步回楼。

但是,他仍担心的提醒,说:“万一人家前来问起……”

郑玉容立即理直气壮的说:“我们可以告诉她,你正在打坐行功,任何人不能上去。”

马龙骧觉得陶萄凤和郑玉容,虽然是防止邓小慧发现他不在她的香闺,但其中也含有十足的醋劲。

心想,既然她们愿意在二楼把风,总比没有安全,只得无可奈何的说:“好吧,那我去了!”

说罢,迳向窗前走去,刚刚掀开窗帘,又回身望着郑玉容,叮嘱说:“万一听到那边有吆喝打斗声,你和凤妹妹索性赶去,但是记住,我的剑在床上,去时记着为我带去。”

郑玉容知道马龙骧的剑鞘剑穗上都有镶有宝石,系有明珠,带在身上,反而不便,是以,也没有坚持要他带去。

当然,以马龙骧的武功和身手,带了宝剑去反而是个累赘,但是,郑玉容却仍关切的说:“你去时千万小心,最好不要和他们照面。”

马龙骧会意的一颔首说:“我晓得。”

说话之间,顺手拉开落地窗门,闪身而出,一长身形,先腾身纵上楼脊,隐身暗处,以免被人发现。

于是,游目一看,整个灵霄峰上,除了三宫和天王宫中的高楼云阁上燃有灯火外,其他名殿灯光极为暗淡。

马龙骧看了这情形,断定是怕外界在夜间发现万尊教总坛的位置,是以,每座高楼云阁都垂着窗帘。

其实,灵霄峰的四崖边上,俱是插天古木和松柏,灯光自是不易外泄,但是,怕的是灯光通明,形成光亮烛天,一旦晴空星夜,虽百里之外,也可发现,是以,他们不得不格外谨慎。

马龙骧游目察看,发现由月华宫到日光宫之间,湖边虽然生满了紫芦花,但他路径不熟,不敢贸然走它。

他来时,记得有一道环峰人工大道,两边均有树木,这倒是一个极好利用的地形地物,是以他决定走崖边的道路。

尤其,天王宫前的湖面上,正在赶搭比武场上的彩棚,许多人手里提着三面封死一面透光的灯,在那里指挥说话,敲敲打打,这对马龙骧前去日光宫试指法,非常有利。

马龙骧以小巧轻灵身法,藉着阴影前进,快如飘风,捷逾猿狸。

经过天卯殿,即是那条环峰大道了。

马龙骧发现对面的天卯殿和月华宫的三座高大宫门下,虽然警卫森严,但却灯光暗淡,因而充满了肃煞气氛。

纵落地面,立即进入林内,发现确无暗桩啃卡,才藉着树木掩护,沿着大道边缘,迳向日光宫方向轻灵驰去。

马龙骧一面轻灵前进,一面注意对面崖边林内的警戒情形,他发现较之昨晚他来的时候少多了,但是每隔两三丈仍有一人。

随着道路的向内弯转,瞬间已到了正西面,马龙骧再看向道路对面,不知在何处分开的界线警卫已换了黄衣大汉。

看了这情形,马龙骧知道距离日光宫已经不太远了。

渐渐,在林隙间已发现高大的殿脊飞檐。

马龙骧为了便于侦察,到达大殿一侧,一长身形,腾身飞上殿脊,游目一看,发现日光宫的建筑,和月华宫大致相同,只是范围较大些,三座高大宫门下的警卫,也俱着黄衣。

举目向深处看去,只见通阁的三座高楼上,仅中央的一座有灯光。

马龙骧一看,决心先向中央高楼上看一看,也许那里就是“日光宫主”花和尚的安歇地方。

于是,沿着侧殿高脊,经过东楼,沿着通阁的室内走廊房面上,直向中央二楼的花窗前摒息接近。

因为,马龙骧已听到二楼内有人谈话的声音,而且,是个沙哑的女人声音,极可能就是“星辉宫主”老瘟婆。

有监于此,他不得不格外小心,是以,将至接近,才摒息起飞,隐身二楼的飞檐下,丝毫不敢发出声音。

这并不是马龙骧惧怕老瘟婆和花和尚,而是邓小慧的除暴计画关系重大,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就在他隐身的同时,仍听到老瘟婆怒声说:“你倒是想个办法呀?!”

接着是一个粗犷低沉的声音说:“我有什么办法,一点门路都没有?”

马龙骧在通风花孔向内一看,只见说话的正是花和尚。

花和尚仍是日间看到的服装,但手里已没了天魔杖。

老瘟婆已解去了短剑氅,手中也没有了那根亮银短棍,她一人坐在玉桌的锦墩,老脸铁青,懊恼的望着对面的花和尚。

打量间,老瘟婆已不高兴的问:“你派在‘大眼’那儿的卧底呢?他们总该有消息呀!”

马龙骧一听“大眼”,知道他们谈的是巨目天王。

只见花和尚懊恼的轻轻一拍桌面,站起身来,舒了口气,说:“他们也摸不清底细。”

老瘟婆一瞪小眼,怒声说:“难道一点儿苗头也看不出来?”

花和尚踱了两步,一摊双手,无可奈何的说:“他们只说,邓小慧每次去见‘大眼’,必将所有的侍女遗开,莫说门外不准站,就是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尔虞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