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七章 彩凤武士

作者:忆文

郑玉容深情的看了马龙骧一眼,立即娇羞的摇摇头,低声笑着说:“龙哥哥待我很好。”

潇湘仙子一听,慈祥的笑了,同时,欣慰的说:“这样我就放心了!”

话声甫落,二楼已有了嗦嗦衣响。

马龙骧凝神一听,立即望着潇湘仙子说:“娘,大师伯他们来了。”

潇湘仙子微一颔首,向下一看,在前引导的陶萄凤,正向着走在当前的大头鬼见愁肃手指着楼上。

大头鬼见愁和长发水里侯,抬头一见潇湘仙子,同时兴奋的笑着说:“贤妹你好!”

跟在长发水里侯身后的糊涂丐,则拱手呼了声“秦女侠”。

潇湘仙子一见三位怪杰,固然神情激动,但当她看到霹雳火神三人时,更是大感意外的脱口说:“邵大侠,你们三位也来了?”

说话之间,七人已匆匆走上楼来。

霹雳火神兄弟三人,同时抱拳,各报姓名说:“参见秦女侠!”

潇湘仙子急忙稽首还礼,同时肃手一指室门,说:“诸位快请里面坐!”

由于室内无灯,潇湘仙子说罢,当先走了进去。

接着,“喳”的一声,火花一闪,立现火苗,潇湘仙子已将火种打着,同时,将门侧高几上的烛台燃着。

马龙骧游目一看,室内布置除了一张云床,上放一个黄绫蒲团外,并没有什么妆台衣柜,罗帐锦帏。

云床上左边是一个古铜小檀炉,炉内仍然着一丝檀香,右边则是两部佛经和马龙骧熟悉的那柄青霜断剑。

床前左右各置两个小锦墩,门左侧则是一张玉桌放着一套精致茶具,除此室内再没有什么东西了。

潇湘仙子燃上烛台后,再度肃手示坐。

三位怪杰自是不会客气,但只有四个小锦墩,大头鬼见愁三人已坐了三个,有马龙骧在场。霹雳火神三人自是不便坐。

而且,兄弟三人也知道潇湘仙子不会去云床上坐。

是以,兄弟三人,赶紧肃手,同时恭身说:“女侠请坐。”

潇湘仙子尚不明就理,因而正色说:“这怎么可以?”

霹雳火神三人同时躬身说:“昔年多蒙大剑客与秦女侠,适时搭救,仗义除姦,老朽兄弟得保活命,始有今天……”

潇湘仙子立即谦逊的说:“昔年小事,何必挂怀……”

话刚开口,大头鬼见愁已笑着说:“邵老英雄三位,业已矢誓照顾傻小子了,傻小子站着,他们怎肯坐下,只怨贤妹你这儿坐位太少了。”

如此一说,大家都笑了,潇湘仙子只得依言坐下。

霹雳火神三人立在长发、糊涂二位怪杰身后,陶萄凤马龙骧,以及郑玉容三人,则立在潇湘仙子和大头鬼见愁两人身后。

大头鬼见愁看了一眼烛台,有所顾忌的说:“方才贤妹房中末燃灯,如今有了亮光,会不会引起邓小慧那丫头注意?”

潇湘仙子一笑说:“不碍事,我有时也常常深夜燃灯诵经。”

糊涂丐接口说:“我们在此谈话,会下会影响邓小慧天明时的比武计画。”

潇湘仙子淡雅的一笑说:“除去教中阻力,完全是由我替她和巨目天王策划,稍时最好将她一并请来,大家共同商议。”

马龙骧迷惑的说:“她去了天王宫不知回来了没有……”

潇湘仙子一笑,说:“现在四更天过,都快亮了,她可能仍在睡。”

郑玉容不由关切的问:“不知她睡在什么地方?”

潇湘仙子一笑说:“她就睡在中央三楼上……”

陶萄凤立即有些妒意的说:“她已把香闺让给龙哥哥了。”

潇湘仙子修眉一蹙,“噢”了一声,迷惑的问:“那她睡在什么地方呢?”

马龙骧不知为何,突然关切的问:“她会不会睡在天王宫?”

潇湘仙子一笑说:“不会的,她和彩凤武士最要好,可能睡在她那儿。”

长发水里侯突然望着马龙骧,吩咐说:“傻小子,带着你容妹凤妹找一找去,就说我们有事和她商议。”

郑玉容冰雪聪明,知道长发水里侯要趁机将陶萄凤的事告诉给潇湘仙子,是以,一拉陶萄凤,低声说:“我们去找慧姐姐。”

于是,三人辞过潇湘仙子四人,同时退出室外。

三人走下三楼,迳由二楼的楼梯,向通阁走去。

通阁内灯光昏暗,静无一人,三人再向中央宽大的阁梯走去。

马龙骧一面默默前进,一面想着心事,由于母亲的安然无恙,使他在宽心之余,有了更多关注邓小慧的心意和精力。

心念间,沿梯而下,目光本能的发现灯光明亮的翠屏下,赫然站着五名红衣背剑的女警卫。

只见其中一个年龄较长,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女警卫,一见马龙骧三人下来,先是一惊,接着抱拳恭声问:“马少侠和两位姑娘,为何起得忒早?”

马龙骧微笑颔首,直到走至近前,才停身和声问:“因为有事,急于要见宫主,请问宫主睡在什么地方?”

红衣女警卫见问,立即恭声问:“如果宫主没有在中央三楼上,便是去天王宫还没回来。”

马龙骧听得虎眉一蹙,不由迷惑的问:“这般时候还没回来?”

红衣女警卫似有所悟的说:“请马少侠去找东阁的彩凤武士,她可能知道宫主的去处。”

马龙骧见女警卫说的话与母亲说的话相同,知道邓小慧果真睡在东阁楼上,心中觉得舒坦不少。

但他不便亲自去找,只得要求说:“可否请你带我们前去?”

红衣女警卫,欣然颔首说:“可以,请随我来。”

说罢,迳由楼梯右侧,直向前殿走去。

马龙骧三人一见,知道彩凤武士住的是靠近衔天池一面的东殿阁楼上,于是,三人急步跟在红衣女警卫之后。

当马龙骧三人前进走过时,其余四名女警卫,纷纷躬身肃立。

马龙骧则谦和的微微颔首为礼。

绕过梯侧,这才发现梯后仍有一座相同的大锦屏,中央同样的用彩玉嵌着皎月穿云而出的标志。

大锦屏外,即是面向衔天池的殿厅,厅前檐下悬着明亮宫灯,随着夜风左右摇动,照着回廊上成组成对的女警卫。

出了大厅,迳由回廊走至东殿飞檐下,殿门前同样的有四名女警卫守着。

引导的女警卫,急行数步,走至四名女警卫身前,低声问:“宫主是不是在殿阁上?”

四名女警卫,同时肃立,先看了一眼马龙骧三人,才摇摇头说:“我们不知道,不过可以上去禀问彩凤武士,也许宫主来过。”

引导的红衣女警卫,立即催促说:“你快去禀告彩凤武士知道,就说马少侠和两位姑娘有急事要见我家宫主,如果宫主不在阁上,也请告知宫主现在何处。”

其中一个女警卫恭声应了个是,转身向殿内匆匆走去。

马龙骧看了这情形,心中不禁迷惑,不由望着其余三名女警卫,谦和的问:

“请问三位姑娘你们没见宫主来过?”

三名女警卫一听马龙骧称呼她们“姑娘”,粉面同时一红,其中一个靠近马龙骧的女警卫,谦恭的说:“不敢当,马少侠太客气了,我们是‘卯’时班,刚上班还不到半个时辰,在我们这半个时辰里没见宫主来过。”

马龙骧一听,断定邓小慧早已回来了,因为邓小慧走时,刚交三更,再有半个时辰就天亮了她自然早回来了。

心念方毕,殿内已有了急促的脚步声。

马龙骧转首一看,只见方才进去通报的女警卫已匆匆走出来。

女警卫一到门下,即向马龙骧施礼恭声说:“启禀马少侠,彩凤武士来了!”

马龙骧惊异的“噢”了一声,正待询问邓小慧可在阁上,但已发现彩凤武士由殿内走了出来,只得作罢。

只见彩凤武士,着翠丝劲衣短剑氅,胸和剑氅上都以七彩锦丝线绣着一只凌空的彩凤,背插宝剑,急步走来。

彩凤武士身材娇小,剔透玲珑,年龄最多十八九岁,生得娥眉凤目,桃腮琼鼻,紧闭着一张小巧樱口,神色有些迷惑。

马龙骧一看彩凤武士的神情,便知道邓小慧没有睡在殿阁上。

果然,彩凤武士一见马龙骧,立即谦和而迷惑的问:“马少侠,宫主没有和你在一起?”

马龙骧一听,俊面顿时涨得通红,但又不便发作,只得谦和的说:“我们也正在找她。”

彩凤武士想是发觉自己的问话太率直了,尤其当着陶萄凤和郑玉容的面,因而娇靥也不觉红了。

这时一听,也不禁迷惑的说:“宫主的确派人告诉我,她今晚要到东阁上来安歇,如果她没去找你和两位姑娘,会到哪里去了呢?”

马龙骧解释说:“三更时分,她曾说要去天王宫。”

彩凤女武士娥眉一蹙说:“奇怪,现在也该回来了呀。”

陶萄凤突然插言说:“她也许宿在天王宫里了!”

这话也正是马龙骧要问的话。

但是,彩凤女武士却毫不迟疑的摇头说:“她从来不在天王宫中停留得太久。”

说此一顿,突然迷惑的自语说:“奇怪,莫非发生了什么意外。”

一句话提醒了马龙骧,不由脱口急声说:“不错,我想起来了,慧姐姐去时,花和尚与老瘟婆正在天王宫内向教主有所要求……”

话末说完,彩凤武士已惊异的“噢”了一声,说:“我这就去看看。”

说罢,举步就待离去。

马龙骧一见,脱口急声说:“彩凤武士,请止步!”

刚刚举步的彩凤武士一听,立即止步,并回头迷惑的向他望着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提议说:“在下想随武士一起去。”

彩凤女武士娥眉一蹙,说:“以什么理由通过宫门的警卫呢?”

郑玉容立即提议说:“投效比武明晨举行,就以投效者奉命召见,谅他们也不敢阻拦。”

彩凤女武士一听,欣然颔首说:“好,这个理由再好没有了。”

说此一顿,立即又望着马龙骧,催促说:“那我们快去吧!”

话声甫落,陶萄凤已有些不高兴的说:“我也要去。”

彩凤武士一听,立即迟疑的说:“去一个人总容易应付,多了容易引人起疑,陶姑娘随我去也可以,那马少侠就留下来等消息。”

陶萄凤虽然想去,但她也善于衡量情势,马龙骧前去是察看邓小慧是否发生了什么意外,很可能与人交手打斗,马龙骧一人前去,可以独当一面而撑大局。

她陶萄凤一人前去,遇到变故,恐怕就成事不足,惹麻烦有余了。

心念及此,只得有些委屈的说:“还是龙哥哥一个人跟去好了。”

马龙骧一听,立即拍拍陶萄凤的香肩,像哄淘气的小妹妹似的说:“你们先回到楼上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陶萄凤高嘟着小嘴,只得点了点头。

彩凤女武士一见,立即催促说:“马少侠,我们走吧!”

于是,马龙骧跟着彩凤女武士,沿着回廊,穿过中央大殿的角门直向广院尽头的三洞高大宫门走去。

走下宫门广台高阶,马龙骧趁机回头一看中央大殿,这才发现大殿的中央飞檐下,高悬一方巨匾,上面竟写着“月华殿”。

马龙骧看罢,知道这座面对天王宫的中央大殿,才是属于“月华宫主”邓小慧自己的大殿。

两人走至宫门下,把守宫门的警卫们,俱都以惊异的目光望着马龙骧,但是,因为有彩凤武士陪同,是以纷纷行礼,没有人敢盘问。

出了宫门,即是雕楼广台相连接的湖上曲桥,直达天王宫前。

马龙骧和彩凤武士,沿着曲桥,匆匆向天王宫前走去。

前进中,马龙骧突然发现天王宫前的湖面上,业已搭建完成了四座巨大彩棚,而以靠天王宫东门的最为高大。

马龙骧凝目细看,发现四座彩棚,俱都面向中央,每座彩棚上均结有红绿丝绸和彩球,好似举办结婚喜庆一般。

最大的彩棚上,在一根特高的旗杆前面,另竖着三根较矮旗杆,显然是悬升万尊教旗和其他三宫旗帜之用。

由于彩棚俱向中央,而且也没有了人声和灯光,远远看来宛如一座四合院,无法看清彩棚的中央有什么设置。

但是马龙骧知道,最多一个时辰之后,便要在这四座彩棚之前,展开一场腥风血雨的较技搏杀,不知多少高手要倒在血泊中。

心念间,已到了曲桥的尽头,走进广场,迳向天王宫前走去。

天王宫的三座巍峨宫门,较之其他三宫都大,而把守门下的警卫,也多达十二人之多,个个身材魁武高大。

马龙骧和彩凤武士,两人刚入广场,宫门下的十二名高大警卫,己纷纷走出门外,一字排开用盾横挡,长矛也高高的向前伸出来。

彩凤武士一见,立即娇声说:“快请督巡答话。”

其中一人,朗声应是,急步奔至中央宫门下,抓住门旁悬着的一个大铁环,蹲身用力拉了一下,接着又跑回原位站着。

马龙骧和彩凤武士继续前进,也就在两人到达近前的同时,由左宫门内已奔出一个黄瘦面皮细高身材的黑衣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一出宫门,先看了马龙骧一眼,接着面向彩凤武士抱拳恭声问:“请问蓝武士凌晨前来何事?”

彩凤武士肃手一指马龙骧,说:“这位是前来投效的马少侠,有急事要见月华宫主……”

中年汉子听得不禁一楞,迷惑的说:“月华宫主不是在月华宫里吗?……”

说着,尚举手指了指马龙骧身后的月华宫方向。

彩凤武士一见,不由娇靥一沉,说:“废话,宫主若在宫里,我还带马少侠来吗?”

中年瘦汉一听,赶紧应了两声是,但他仍有些迟疑。

彩凤武士一见,立即提高声音说:“月华宫主早有交待,马少侠一到,火速报她知道,现在距离比武时刻,最多还有一个多时辰,误了大事,你负责吗?”

中年瘦汉又连应了两个是,却为难的说:“可否请月华宫主出来答话?”

彩凤武士一听,立即冷冷一笑,讥声说:“好吧,只要你能走进教主的寝宫大门,你就去吧快请!”

中年瘦汉一听,仍然面现难色,最后,终于望着阶前十二名警卫,朗声大暍:“让道!”

朗声暍罢,接着肃手一指左宫门,含笑说了声:“请!”

彩凤武士一见,即向马龙骧一肃手,两人同时登阶向左宫门走去。

进入宫门,除了左右宫墙上建有警卫住的长廊房屋外,整个宫门内,即是数十级深远的高阶广台,直达中央横广的大殿前。

这座大殿,较之在月华宫凌云阁上所看到的尤为巍峨,气势尤为磅礴,金砖琉瓦,画栋飞檐工程实在浩大。

打量间,已随着彩凤武士沿着最低一阶,由殿侧,直向深处走去。

大殿前的广台石栏后,虽然每隔两丈都有一名警卫,但由于他们业已通过宫门询问,加之有彩凤武士在前引导,是以也没人下来盘问。

马龙骧见天王宫警卫林立,防守严密,莫说湖中的曲桥不容易通过,就是宫门内的警卫,也难潜行进去。

看看将至大殿后,彩凤武士也开始一级一级的向上走去。

守卫在殿侧殿角下的警卫,虽然看见他们两人,却无拦阻之意。

马龙酿不自觉的悄声问:“请问彩凤武士……”

话刚开口,彩凤武士已略带羞意的微微一笑说:“我姓蓝。”

马龙骧抱歉的一笑说:“蓝武士,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找慧姐姐?”

彩凤武士说:“到教主的寝宫去找。”

马龙骧虎眉一蹙,说:“你是说,慧姐姐现在仍在教主的寝宫里?”

彩凤武士解释说:“在不在我们去了一问便知道,因为凡是进出教主寝宫的人,都要留名登记,走时也要注明离去。”

马龙骧却担心的问:“你看我们能够到寝宫去询问吗?”

彩凤武士再度解释说:“当然可以察问,但不能引导外宾进去,只有三宫宫主才可以。”

马龙骧觉得能够察问出邓小慧的行踪就不虚此行了。

心念闾,却听彩凤武士继续解释说:“严格的说,我也没权带你来天王宫,但教主曾经规定武士级高手,均可随意进出,而且,不须通报,即可面见教主,所以方才宫门的督巡,才无可奈何的放我们进来。”

马龙骧一听,顿时想起玉面婆婆曾说过,武士级的高手,大都由巨目天王亲自统御,可能就是根据于此。

说话之间,已到了殿后,一道三孔石桥,直达形似牌坊的中门前。

走过石桥,中门下的警卫中,立即走过一个黑衣背锏的壮汉来。

黑衣背锏壮汉对马龙骧很是注意,一俟两人到达近前,首先抱拳恭声问:“请问蓝武士身后跟的何人?凌晨前来何事?”

彩凤武士还过礼后,肃手一指马龙骧,说:“这位是月华宫主特别聘请前来担任将军职务的马少侠,宫主曾有交代,马少侠一到,立即陪马少侠前来。”

黑衣背锏壮汉一听是前来担任将军职务的,态度立即变得恭谨起来,同时,连声应了两个是是。

彩凤武士趁机问:“月华宫主,前来议事,现在何处?”

黑衣背锏壮汉,突然沿着高墙向南一指说:“月华宫主和教主仍在花园里。”

马龙骧听得虎眉一蹙,彩凤武士则不解的问:“你怎的知道仍在园里?”

黑衣背锏壮汉一笑说:“上一班的魏督巡交代我的,要我们大家注意。”

彩凤武士又关切的问:“你确定月华宫主没有离去?”

黑衣背锏壮汉谦和的说:“如果月华宫主走了,教主自然会回来。”

彩凤武士深觉有理,立即望着马龙骧,说:“马少侠,我们就到花园去看看吧!”

马龙骧颔首应是,即和彩凤武士,沿着高大红墙,迳向正南一片茂盛花树和松柏间杂处走了去。

前进间,凝目细看,发现高大的松柏间,街有一道绿瓦红墙。

这时才发现,那些花树,俱都植于墙内,而高大的松柏,皆是原始树木,高达数丈,而那道红墙,却自然的建在树木之间。

马龙骧看罢,知道那片松柏花树红墙处,即是天王宫的花园。

走至宫墙拐角处,也到了那片高大松柏前,这时才看清数十棵高大松柏,都自然的散植在墙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