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十九章 往日秘辛

作者:忆文

由于天色已经拂晓,再有一个时辰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

三人为了争取时间,一出宫门,立即展开身法,踏桥栏,点石柱,直向月华宫前,如飞驰去。

三人进入宫门,绕过中央大殿,立即示意彩凤武士止步,马龙骧和邓小慧,则进入大阁厅,直登中央三楼。

到达三楼梯口,陶萄凤和郑玉容早已焦急的闻声迎了出来。

邓小慧一见,首先抱歉的一笑,说:“让两位贤妹久等了!”

陶萄凤和郑玉容见马龙骧去了这么久,不由别具用心的含笑埋怨说:“什么天大的事,秘密的谈了这么久?”

说着,还故意的看了一眼马龙骧。

马龙骧觉得冤枉,正待解释,邓小慧已歉声笑着说:“说来惭愧,我们进去谈。”

说话之间,揽抱着郑玉容和陶萄凤的香肩,三人同时走进室内。

马龙骧觉得必须有所解释,是以,一面前进,一面淡淡的说:“方才若不是慧姐姐,险些回下来了!”

走至玉桌锦墩前的陶萄凤和郑玉容一听,不由同时惊异的问:“怎么回事?”

邓小慧赶紧笑着说:“没什么,差一点和我干爹争执起来!”

陶萄凤和郑玉容大吃一惊,不由望着马龙骧,关切的问:“怎么?你们去时遇见了教主?蓝武士呢?”

邓小慧似乎不愿马龙骧答话,抢先笑着说:“蓝武士先回去了,是她领龙弟弟去找我……”

陶萄凤却关切的问:“姐姐和教主正在什么地方?”

邓小慧说:“是在天王宫的花园!”

陶萄凤和郑玉容一听,同时迷惑的说:“什么?花园?”

马龙骧怕陶萄凤两人误会,故意以讥讽的口吻,笑着说:“慧姐姐在花园,正向她的干爹教主学接引掌呢!”

邓小慧自然明白马龙骧的用意,是以笑着说:“还不是为了对付玉面貂!”

郑玉容想了想,不由一笑说:“姐姐是想用接引掌力将玉面貂吹出来的牛毫引开?”

邓小慧无可奈何的笑着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呀,听说两位贤妹已有了万全之策,就请两位贤妹快些告诉我吧!”

陶萄凤听说邓小慧正在花园里临阵磨枪,澈夜赶学巨目天王的接引掌,觉得情有可原,心里已不再计较。

这时一听,立即含笑一指郑玉容,风趣的说:“好办法在容姐姐身上,小妹可没有什么万全之策。”

邓小慧一听,赶紧望着郑玉容,央求说:“我的好妹妹,你就别卖关子啦?”

郑玉容见邓小慧神情可怜,说的天真,不由愉快的笑了。

于是,在怀中取出“天蚕丝”纱巾,向前一伸,说:“喏,就是它!”

邓小慧一见纱巾,神情一呆,面透惊喜,接着一拍玉手,以难以抑制的兴奋神情,脱口急声说:“啊!天蚕丝?”

说话之间,伸手接了过来,急忙展开细看,同时,不停的连声说:“这真是太好了!”

马龙骧见邓小慧一见纱巾便认出了是“天蚕丝”织的,不由赞声说:“姐姐果然好眼力……”

话刚开口,邓小慧已坦白的说:“不是我好眼力,是我干爹告诉我的!”

马龙骧“噢”了一声,不解的问:“他怎么说?”

邓小慧说:“当我告诉他,花和尚要利用玉面貂施展吹管牛毫暗算我的时候,我干爹就慨叹的说,最好有一方天蚕丝纱。”

说此一顿,突然又兴奋的说:“没想到容妹妹身边就有这么一条!”

郑玉容只得含笑解释说:“最初我和龙哥哥凤妹妹,也一直为你如何应付玉面貂而苦思良策,最后谈到脸上罩份东西的时候,才想到我的天蚕丝面纱。”

邓小慧庆幸的舒了口气,宽心的说:“谢天谢地,有了容妹妹的这条面纱,便不怕花和尚的诡计得逞了。”

说此一顿,突然望着马龙骧,愉快的问:“龙弟弟,你不是要见伯母吗?”

如此一问,郑玉容突然“噗嗤”笑了。

聪明的邓小慧一看,顿时恍然大悟,不由惊异的说:“你们早见过了?”

陶萄凤也笑着说:“不去东楼找你,怎知你还在‘天王宫’没有回来?”

说此一顿,突然又代郑玉容委屈的说:“因此,还害得容姐姐挨了伯母一掌呢!”

邓小慧听得神色一惊,不由望着郑玉容关切的问:“伤得怎样?”

郑玉容莞尔一笑,说:“我师叔心地慈祥,怎会随意出掌伤人,她老人家用的是柔劲潜力,受了伤,我还能坐在此地谈话吗?”

邓小慧宽心的舒了口气,抱歉的说:“都是我不好,没有在你们一登上峰来就带你们去看她老人家,我想给龙弟弟一个惊喜,等比武大会完了再去……”

陶萄凤却不解的问:“马伯母为何说违例擅自前去呢?”

邓小慧想起什么似的“噢”了一声,说:“是这样的,当时请马伯母住到东楼上的时候,曾经当面言明,除我之外,再就是我身边的两个丫头可以前去请安,以及送茶送饭,或是整理房舍换洗被褥等。”

说此一顿,突然又正色说:“不过,我和丫头们前去,同样要在梯口先报姓名,得到她老人家的应允后,才能进入,但是,夜间无论何事,都不准前去。”

陶萄凤听罢,宽心的说:“当时我见容姐姐被掌风震下楼来,真把我吓坏了。”

邓小慧这时心情愉快,轻松的耸耸肩,风趣的说:“所幸马伯母仁慈,否则,就是龙弟弟放过我,凤妹妹恐怕也不会饶。”

郑玉容赶紧笑着说:“怎么会呢?也是我不好,没有在门外喊一声,推门就进去了。”

邓小慧一听,立即提议说:“好吧,我们现在就去看马伯母吧!”

马龙骧一听,急忙阻止说:“不必了,家母已经叮嘱过我们了,要小弟和容妹凤妹都尽全力协助姐姐清除教中的阻力。”

邓小慧一听,立即关切的问:“你不要听听马伯母被困峰上的经过?”

马龙骧当然希望尽快知道,而且是越快越好。

由于大头鬼见愁等人正在母亲的楼上谈话,他不便去打扰,而且,有邓小慧在场,就更不能前去了。

但是,如果先从邓小慧的口里先知道一些,又怕叙述经过时,会在无意中谈及父亲“美剑客”的。

很显然的是陶萄凤业已明白了这中间的曲折真象,但是,在她没公然承认前,仍不宜毫不避讳的谈这件事。

是以,心念电转,只得违心的说:“现在距比武大会开始的时间下多了,大家都需要先休息一下,我想等比武大会结束后,再讲也不迟!”

郑玉容自然知道马龙骧这时的心意和顾忌,是以,急忙起身说:“慧姐姐再见,我和凤妹妹先去休息啦!”

说着,一拉陶萄凤,双双向室门走去。

陶萄凤虽然不愿知道马龙骧的秘密,却不希望邓小慧和马龙骧单独在一起,是以,有些不愿离去。

邓小慧冰雪聪明,立即也笑着说:“再见,我一夜未睡,我也该休息一会儿去了。”

说话之间,虽然站起身来,但却又望着马龙骧,解释说:“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稍时比武大会开始时,你和容妹妹凤妹妹都必须提前去,而且要躲在幕后……”

马龙骧一听,立即不解的问:“为什么?投效比武大会,不是专为我们筹备的吗?”

邓小慧陪笑解释说:“这完全是为了预防花和尚和老瘟婆他们节外生枝,影响了我们这次除去教中阻力的计画。”

马龙骧听出陶萄凤和郑玉容已经走至楼下,立即肃手一指方才邓小慧坐过的小锦墩,自然的说:“坐下来我们继续谈。”

邓小慧一面落座,一面凝重的说:“龙弟弟,方才你对待我干爹的态度,的确过份了些……”

马龙骧一听,立即沉声说:“他虽然没有杀我父亲,但他也有事前默许,事后又没有严厉处置花和尚与老瘟婆之过。”

邓小慧为难的说:“当时我干爹确曾命令他们不得向马伯父下毒手……”

马龙骧一听,立即怒声说:“身为一教之主,必须做到令出法随,既然违命行事,就应该治以应得之罪……”

邓小慧见马龙骧俊面铁青,眉透煞气,赶紧代为辩护说:“龙弟,据我干爹说,当时他的确想治老瘟婆和花和尚的罪,可是他俩人势大徒众,又怕……”

马龙骧立即忿声接口说:“又怕治不了罪,反而惹火烧身,杀了他这个教主,取而代之?”

邓小慧被马龙骧说中了巨目天王当年的顾忌,顿时无言答对。

马龙骧继续忿忿的说:“昔年既然错了一次,现在就不该错第二次。”

邓小慧立即关切的问:“龙弟,你是说马伯母被禁的事?”

马龙骧立即忿声说:“是呀,这难道还不算错?”

邓小慧自然体会到马龙骧这时的心情,是以对他的愤怒与不满,俱都不放在心上。

她依然耐心的笑着说:“本来我干爹是准备让马伯母与花和尚和老瘟婆两人,在全总坛将军与武士的面前,公平决斗,以解决昔年的仇嫌。

但是,我干爹又顾忌马伯母势单力孤,即使她老人家有本事手刃花和尚与老瘟婆两人,也难应付他两人手下那么多的爪牙……”

马龙骧立即忿声说:“于是就讨好花和尚与老瘟婆将家母困在水牢里……”

话末说完,邓小慧已正色说:“哪有这回事?谁说将伯母困在水牢里?”

马龙骧一听,立即迷惑的说:“咦?不是你在宁远城南关客栈里对我们说的吗?”

邓小慧一听,不由“噗嗤”一笑说:“我是那么说的,不过那时我是有意激你发怒,暴露你的真正身分,就可以和我一块前来了!”

说此一顿,突然睨了马龙骧一眼,含笑赞声说:“没想到,你的定力竟是那么强!”

马龙骧有些不信的说:“我早在潼关的时候,就听说家母被你们困在水牢里的事?”

邓小慧立即颔首说:“不错,那完全是为了应付花和尚与老瘟婆……”

马龙骧立即冷冷的问:“不是为了‘天罡秘笈’?”

邓小慧立即正色说:“绝对不是,这完全是假意顺应花和尚和老瘟婆……”

马龙骧立即淡淡的问:“为何说是假意顺应他们?”

邓小慧立即解释说:“因为不如此便不能保护马伯母的生命安全。”

马龙骧冷冷的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邓小慧耐心的解释说:“因为当时依照花和尚与老瘟婆的意思,立即将马伯母处置了。

但是,我干爹为了保护马伯母,故意以‘天罡秘笈’为借口,并答应得到秘笈后,和花和尚共同参研神功,而将‘天罡剑法’部分,交给老瘟婆保有……”

马龙骧冷冷一笑说:“谁敢说这不是你干爹将计就计的阴谋呢?”

邓小慧一听,不由有些生气的说:“龙弟弟,不信我们前去问马伯母……”

马龙骧立即摇摇头,说:“我娘正在运功调息,叫我尽量协助你消灭教中阻力,除此外,命令我不要前去打扰她老人家。”

邓小慧听得神情一喜,急声说:“这么说,马伯母已将同意除去教中阻力的事告诉你了?”

马龙骧哼了一声说:“所幸我娘先告诉我了,否则,方才在花园我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将巨目天王放过。”

邓小慧气得闭着嘴,瞪着眼望着马龙骧,最后,只得无可奈何的说:“龙弟弟,实话告诉你,我干爹早已没有了昔年的雄心大志了,他觉得武功再高,也不能长生不老……”

马龙骧立即不客气的说:“既然如此,何必再眷恋这个万尊教主?!”

邓小慧却正色说:“假设把教主的宝座交给了花和尚和老瘟婆,今后武林,哪里还有安静日子过?”

马龙骧觉得不管怎样,巨目天王总是邓小慧的干爹,说得过份了,总会令邓小慧不快。

是以,立即改变话题问:“方才你和教主好像正在谈论先父被害的事?”

邓小慧微一颔首说:“不错,你都听见了?”

马龙骧摇摇头说:“一句也没听到,我刚刚到达,你们也恰好站起来。”

邓小慧想了想,关切的说:“现在天已经亮了,太阳一出来就要鸣钟集合了,你不要歇一会儿?”

马龙骧毫不迟疑的说:“我不累,你就长话短说好了。”

邓小慧微一颔首说:“好,我先把话说清楚,我干爹怎么对我说的,我就怎么对你说,是否有出入,我也不知道,不过,将来马伯母也会对你说的。”

马龙骧急于想知道父亲昔年的事迹及被害的经过。是以,连连颔首,欣然的说:“那是当然即使有出入,我不怪你就是。”

邓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往日秘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