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 八 章 仙子遇险

作者:忆文

马龙骧心中一惊,断定柳大娘是旁观者清,她已开始对他马龙骧怀疑,想必又是体型问题。

为了减少柳大娘的疑虑,他首先含笑招呼说:“柳大娘,有什么事吗?”

柳大娘停身止步,仍蹙眉向马龙骧打量了一眼,想是听了马龙骧的一声“柳大娘”,立即迷惑的说:“马少爷,您不但长高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变了。”

马龙骧惊异的“噢”了一声,强自平静的笑着说:“是吗?可能是苦练神功的原因!”

柳大娘也惊异的“噢”了一声,关切的问:“你真的又学成了新奇功夫?”

马龙骧为了取得柳大娘的信任,不由得意的说:“不然,怎么能掌毙三清观的二观主,力劈上恩寺的普济僧,还有邛崃派的清心长老呢?”

柳大娘听得神色一变,不由震惊的说:“那一僧二道,真是您一个人杀的呀?”

马龙骧自然的一笑,说:“怎么?柳大娘,你连我的话也下信啦?”

柳大娘连连颔首说:“信,信……不过,听甘总管说,落雁峰下,除了一僧两道的尸体外,还多了一滩鲜血两截肚肠……”

马龙骧未待柳大娘话完,立即叹了口气说:“那是一个叫龙骧的少年,作了我的替死鬼,待我赶到现场时,他的小腹,已被上恩寺的普济僧击中了一铲!”

柳大娘一听,不由惊异的问:“您是说,那一僧二道原来真是准备对付您的呀?”

马龙骧立即正色说:“当然是喽,因为他们围攻那个叫龙骧的黑衫少年时,嘴里尚不时喊着我的名字,所以我才过去毙了他们!”

说此一顿,又叹了口气说:“那个叫龙骧的黑衫少年,死的实在冤枉,所以,我为了报答他因我而死的恩德,我已把名字改为马龙骧了。”

柳大娘对改名字的事,似乎不大在意,她却特地压低声音问:“马少爷,您看会不会是甘总管暗中请人途中害您?”

马龙骧为了让柳大娘确实相信他就是马腾云,因而,故意略微沉吟后,说:

“消息是陶兴送去的,只有陶兴知道我回来的日时,如果普济三人果真是甘八邀请的高手,那么陶兴便有了问题。”

柳大娘一听,立即肯定的正色说:“对,不会错,一定是陶兴走漏的消息!”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惊,十分后悔,他这样说,目的在使柳大娘对他深信不疑,没想到,她竟肯定是陶兴向甘八通的风报的信。

须知,陶兴是陶府的仆人,这件事如果让陶萄凤知道了,她焉肯饶过陶兴,这岂不是他马龙骧一句话,害了一条性命。

心念至此,不自觉的叮嘱说:“柳大娘,这件事我正在暗中调查,你千万不能让你家小姐知道!”

柳大娘一听,立即想起痛哭离去的陶萄凤,因而又关切的问:“对了,方才您和我家小姐什么事又斗气?”

马龙骧见问,立即愁眉苦脸的说:“你家小姐的脾气你还不清楚?方才我和她谈话时,发现林中有一道娇小黄影,哼了一声,一闪而逝,我当时断定是在天香阁散播消息的那个黄衣少女,所以我就马上追进林内……”

柳大娘立即关切的问:“追到了没有?”

马龙骧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说:“要是追到了还有什么话说?就是不知道她躲在那一棵树上去了,你家小姐问我是谁,我说不知道,她就一气之下哭着走了。”

说此一顿,为了找个借口准备不再和陶萄凤见面,故意一摊双手,继续说:“她的脾气这么大,我真有点受不了!”

柳大娘一听,立时慌了,不由宽慰的说:“哎呀,这不能光怪我家小姐今夜脾气大,也是您马少爷回到潼关去住店,却不去找她……”

马龙骧立即压低声音说:“我还不是怕身后有甘八的眼线,去了反而给你们大少爷添麻烦?”

话未说完,柳大娘已笑着说:“好了好了,说来说去都是误会,把话说开了,也就没事了,明天您去的时候……”

马龙骧一听,赶紧摇着头说:“明天我没工夫。”

柳大娘立即笑嘻嘻的顺着说:“明天没有工夫就后天去!”

马龙骧依然为难的说:“后天我这边还有许多事情要办。”

柳大娘一听,顿时急了,不由焦急的说:“马少爷,您和我家小姐,虽说没有明媒文定,但也是两情相许,原说的是您秋天学艺期满就举行迎娶大礼的,再说,您们陶马两家是世交,而且您和我家二少爷又最好……”

马龙骧一听“和我家二少爷最好”,心中不由暗叫糟糕,他早已断定陶大成兄弟不止一人,但却绝没想到马腾云和陶家的二少爷感情最好。

如今,他既不知道陶二少爷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这位陶少爷长得什么样子,年纪有多少,万一碰上了面,这可怎么得了?

由于心中的焦急,也不知道柳大娘又说了些什么。

最后,只听柳大娘笑着说:“马少爷,就这么办,我去追我家小姐了!”

说罢,挥了一个“再见”手势,展开轻功,直向正西驰去。

马龙骧急忙一定神,不便再问柳大娘说些什么,只得唯唯诺诺的举起手来,滞呆的挥动着。

他楞楞的望着急急驰去的柳大娘,心中有着无限懊恼,想到刚刚开始的第一天,便遇到了这么多难题困扰,心想,恐怕不出三天,便露出马脚。

柳大娘的身影,越去越远,终于下见了。

马龙骧感慨的摇摇头,怀着沉重的心情,只得转回身来。

转过身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庄门前站着的,除了账房先生萧寡妇和飞须虎,以及多了四名庄汉外,甘八依然没有回来,而且,大腹陶朱的尸体也不见了。

马龙骧深怕甘八畏罪逃走,但他又不便直说出来,只得匆匆走回庄门前。

萧寡妇等人一见马龙骧走回来,同时恭谨的呼了声“少爷”。

马龙骧颔首“唔”了一声,立即沉声问:“甘总管呢?”

账房先生和飞须虎都胆怯怯的不敢回答。

萧寡妇强自一笑,故意镇定的说:“甘总管率领着几名庄汉,抬着贺护院的尸体,去买棺入殓去了!”

马龙骧一看账房先生和飞须虎的神色,便心知不妙,断定甘八可能是已看出苗头不对,藉机逃走了。

如果问甘八逃走的方向,萧寡妇等人绝对不肯实说,盲目的去追,自然也追不到,反而打草惊蛇。

为了表示毫不在意,冀图一线甘八自动回来的希望,索性会意的颔首“嗯”了一声,同时吩咐说:“把庄门关上吧!”

说罢,当先举步走进庄门内,迳向业已大开的中央宅门前走去。

中央宅门的四盏纱灯,依然燃着,而门下也多了两名庄汉和一个苍头。

马龙骧沿着一丈多宽的通道前进,一面盘算着甘八的可能动向和是否还回来,一面尚不停的捏动着手中的小纸团。

因为自那位黄衣少女将纸团掷给他之后,他一直没有机会将纸团展开看一看上面写些什么。

将至宅门前,两个庄汉躬身肃立,黑衣苍头则急步迎下阶来,并躬身施礼说:“老奴马福,恭迎少爷!”

马龙骧早巳抱定少说话为妙的宗旨,是以,一面前进,一面肃手微笑说:“马福免礼!”

说罢,登阶走进宅门内。

马龙骧前进中,虽然没有回头,但他却知道萧寡妇三人,俱在身后谨慎跟进,非但没有交谈,甚至没敢打个手势。

门内是个深约两丈的通廊,左右俱是雕花锦屏,锦屏中央各有一个月形圆门,通向左右檐廊回曲的旁院。

正中是座四扇通天落地的雕花屏门,这时已完全大开了,因而,可以由通廊直接看到广院尽头的巍峨大厅。

大厅高约九阶,朱漆巨柱,雕花飞檐,三个间门,俱是金漆雕花窗门,配上飞檐上的琉砖翠瓦,真是金碧辉煌,较之陶府的大厅,气势尤为磅礴。

这时,大厅内灯火辉煌,明如白昼,四个蓝衣庄汉肃静的立在高阶上,而左右通向旁院的厢厅,也燃亮了灯光。

马龙骧走出宅门通廊,直奔大厅阶前。

这时,他不便东张西望,不停的打量,因为这是马腾云的家,他深信马腾云回来,绝不会东看看这,西瞧瞧那。

随着登阶的级数,他首先看到内厅与外厅所衔接处的巨大横梁上,高悬着一方金地黑字的丈二大匾,上写四个浑雄有力的斗大黑字“望重武林”,马龙骧知道,这方匾,显然是赠给马老庄主的。

登上厅阶,四个庄汉纷纷躬身施礼,而马龙骧也看到极尽豪华,十分堂皇的内厅中央,早已摆好了一桌酒席。

在酒席后的高大锦屏前,赫然站着四个俏丽华衣侍女,而酒席的紫檀玉桌后,竟独放一张金漆锦帔大椅。

马龙骧看得冶冶一笑,他断定方才必是甘八一个人在这儿欢乐独酌,同时,他也感到,像这样的豪华宅第,以及皮纸书上记载的庞大财产,难怪要引起甘八这帮不义之徒的贪婪,以致作出勾结匪徒,忘恩害主的勾当。

将至酒席桌前,四个侍女,同时敛衽施礼,而马龙骧也发现紫檀玉桌上的酒菜尚紊丝末动。

他虎眉一蹙,望着四个侍女,沉声问:“这是给谁准备的酒菜?”

四个侍女尚未答话,身后已响起萧寡妇的嗲笑声说:“少爷,是方才我叫她们为您准备的,现在快三更啦,您恐怕也有些饿了吧?”

马龙骧闻声回头,发现萧寡妇樱chún绽笑,媚眼含春,这时已到了他的身后,再看账房先生铁烟杆儿,恭谨的立在外厅,而飞须虎根本就没敢进人大厅门口。

看了这情形,马龙骧心中不禁有些迷惑,其他人等,都不敢到内厅里来,而萧寡妇何以却敢跟在身后?

她是女管家,向来是不避内外?还是她一直都在服侍马腾云?还是她与马腾云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

一想到暧昧关系,马龙骧便下禁暗自焦急,心想,果真那样,这可真是一个最难应付,最棘手的问题。

心念间,他竟不自觉的走至金漆大椅前,并坐了下去。

萧寡妇则像妻子一样的立在桌侧,颇含妒意的说:“方才在林中掷给您东西的那个女子,长得那么标致,少爷是在什么地方和她认识的?”

马龙骧一听,愈加闹不清马腾云与萧寡妇之间有什么关系,心中虽然生气,但却不便发作。

他对萧寡妇说那个女子长得标致,完全是臆测之语,凭他马龙骧身俱神功的目力,尚没有看清黄衣少女的面目,她萧寡妇站的又比他远,焉能看得清楚。

念及至此,只得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沉声说:“还不是那个在天香阁散布我杀死一僧二道消息的那个黄衣少女!”

萧寡妇也以不高兴声音说:“她给您的东西,总该拿出来看看是什么了吧?”

马龙骧一句话被她提醒,顿时想起手中的小纸团,他也正急切想看看小纸团上面写些什么。

当然,他知道有萧寡妇在眼前,但是,他也断定萧寡妇不敢探首多看,是以急忙将手中的那个纸团展开。

马龙骧不看尤可,一看之下,面色大变,脱口一声轻“啊”,顿时呆了。

因为那张两三寸见方的小纸条上,竟用毛笔端正的写着两行娟秀小字:

“仙子魔窟方遇险,速学水功去救难。”

马龙骧目光呆滞的望着大厅外,脑海里却想着恩师前去魔窟遇险的事,同时,他也肯定了方才的黄衣少女,就是每天给他送水送饭的人。

但是,他却不明白,师父临走的时候,为何没有交代,而那位每天送水送饭的黄衣少女,又为何一直躲避着他?

现在,师父魔窟已经遇险,如果不会水功,去了也无济于事,所以黄衣少女才要他速学水功而不告诉他魔窟的地址。

萧寡妇见马龙骧面色大变,神情发呆,不由关切的问:“少爷,她那上面说些什么?”

马龙骧一心想着如何速练水功的问题,对萧寡妇的问话,根本没有听见,但他却下自觉的自语说:“学水功?速学水功?”

萧寡妇一听,立即自作聪明的冷冷一笑说:“她要和您比水功是不是?哼,教她明天去龙头潭和我比好了,学水功没有三五个月的工夫,能学得成?”

马龙骧一听萧寡妇会水功,顿时大喜,因为他正苦恼下知道向谁学习呢,因而,倏然站起来兴奋的张口……

但是,就在他张口的同时,突然发觉他现在的身分,是以,他立即将到了chún边的“原来你会水功呀?”硬改成笑着说:“好,她来时就由你来对付她。”

说罢,迅即坐下,赶紧平定一下有些慌乱的心情,以免被萧寡妇察觉。

须知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仙子遇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