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一章 两阵对圆

作者:忆文

巨目天王一俟众人落座,立即望着邓小慧,沉声问:“月华宫主,你聘请前来投效的高手呢?把他们请出来,给总坛的高手们见一见,报一报他们的师门和姓名。”

马龙骧听得心中一楞,心说,不是谈妥了吗?先由他们总坛的高手们先行比试,最后再由他马龙骧出场吗?莫非巨目天王怀恨他昨夜的顶撞和失礼,有意捉弄他不成?

心念方动,前台的“月华宫主”邓小慧,业已起身恭声说:“回禀教主,卑职聘请的三名高手,现在尚未赶到。”

巨目天王双眉一蹙,不高兴的“噢”了一声,沉声说:“你不是业已通知他们了吗?要他们在投效比武大会之前赶到吗?怎的这时还没赶来呢?”

话声甫落,只见对面的日光宫主花和尚,冷冷一笑,说:“恐怕对方早已到达,只是邓宫主佯装不知罢了!”

邓小慧立即望着花和尚沉声问:“你怎的知道本宫主聘请的高手早已到达?”

花和街立即怒声说:“他们昨夜登上峰来,曾经闯进本宫禁区,并效宵小行径,暗中点了本宫属下的穴道,我当然知道。”

邓小慧立即讥声说:“那你就该将他们擒获,送请教主发落……”

话未说完,巨目天王已怒声说:“你们两人不要争论了。”

说着,又目注“月华宫主”邓小慧,沉声说:“规定他们大会开始之前到达,就应该准时赶到,本教主再等片刻下来,便取消他们投效的资格。”

邓小慧立即恭声说:“启禀教主,今天的投效比武大会,不知为何提前了,如果不是教主的指示,便是有人故意使卑职聘请的高手,失去投效的资格。”

巨目天王听得一楞,同时“噢”了一声,立即回头望着身后肃立的四名武士以及二十几名彪形大汉,沉声问:“第一次鸣钟,有没有提前?”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想是总督巡级的头目,恭声回答说:“回禀教主,较预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时辰!”

巨目天王一听,立即怒声问:“这是谁的意思?快将鸣钟的人给我抓来!”

只见身绣喜鹊的女武士,躬身插言说:“卑职已经察看过了,钟楼上的线香的确烧到了,但其他地方的线香,却仍差半个时辰还多。”

巨目天王一听,立即迷惑的说:“竟有这等事?”

话声甫落,星辉宫棚下的老瘟婆,已冶冶一笑,起身说:“线香本无准则,遇有风强燥热之夜,自然就烧得快些,既然时间提前,聘请的高手又未赶到,本教一年一度的晋级比武不妨提前先予举行,稍时聘请的高手到来,也好让他们增长一点见识。”

只见巨目天王略微沉吟,立即望着邓小慧和花和尚,问:“你们两人意见如何?”

邓小慧虽然希望如此,但故意显得有些迟疑。

花和尚却爽快的说:“于其在此浪费时间,反不如晋级较技就此开始。”

邓小慧这时才回答说:“一切听从教主定夺。”

巨目天王一听,毅然沉声说:“好,就依照‘星辉宫’施宫主的意见,立即开始。”

话声甫落,头戴瓜皮帽的矮胖中年人,立即朗声说:“本教总坛晋级较技,奉谕立即开始!”

话声甫落,日光、星辉两宫的彩棚下,立即掀起一阵騒动,有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邓小慧神情凝重,立即回头示意飞天狐女等人准备,因为老瘟婆等人,诡计多端,心毒手辣她虽然知道了玉面貂会向她挑战,有人准备争飞狐武士的位置,但是,花和尚等人还有什么毒计花招,她一点也不知道,这不能不令她有所忧虑。

马龙骧特别注意日光宫方面的动静,只见花和尚招手将昨夜被点穴道的那个总督巡唤至面前指指点点的似乎面授机宜。

正在这时,场中蓦然响起一个粗犷的声音,恭声说:“星辉宫总督巡毛盖史,斗胆要求月华宫属下的彩凤武士出场赐教,并恭请教主俯允!”

马龙骧早已循声向左侧彩棚看去,只见发话的毛盖史,身材高大,环眼浓眉,手提一柄九银鬼头刀,穿一身宝蓝劲衣,论块头,毛盖中较之彩凤女武士,至少高大了一倍。

马龙骧看得虎眉一蹙,觉得如此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却单单向一个娇小女子挑战,足见是老瘟婆早已设好的阴谋。

当然,武功的高低与优劣,并不能在身高体大上下定论,但是如果武功相差无几,而又在有计画的挑战下,事情就堪虑了。

心念间,早已见到立身巨目天王身后的白虎武士,神情忿怒,闪身而出,向着巨目天王抱拳躬身,似乎有所要求。

马龙骧当然明白,白虎武士必然是为了彩凤武士的被挑战而感到不服,因为他一直自认是彩凤武士的心上人。

只见巨目天王微一颔首,立即望着毛盖史,沉声说:“彩凤武士昨夜身体不适,不能出场较量,白虎武士愿代彩凤武士出场……”

话未说完,老瘟婆突然起身,抗声说:“这怎么可以……”

话刚开口,巨目天王已怒声说:“这有什么不可以?毛盖史如果胜了白虎武士一招半式,或将他一刀劈死,白虎、彩凤两个武士缺,我一并判给他!”

由于巨目天王和老瘟婆的公然争执,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马龙骧见坐在自己帘外不远的彩凤武士,确无挺身慾出之意,心中顿时感到十分不安。因为他在一个多时辰以前,曾经轻巧的点过她的穴道,看情形,她的身体的确不适,这情形,她显然已告诉了白虎武士。

就在他心念方动之际,场中一声大喝,白虎武士已凌空飞向中央平台。

白虎武士一到达中央平台,立即举手指着毛盖史,怒声说:“姓毛的,你算那一门子英雄好汉,专找体弱女子来挑战,本武士陪你走几招,叫你也知道跻身武士级的高手并不简单。”

话声甫落,举臂翻腕,立即将背后的瓦面钢锏撤下来。

立在老瘟婆桌侧的毛盖史,早已气得浓眉倒竖,铃眼圆睁,就用手中九镇鬼头刀一指白虎武士,怒声说:“白虎武士,你别在这里臭美,我今天就要你刀下做鬼!”

鬼字出口,身形凌空而起,直向中央平台上纵去。

只见毛盖史,身形将至平台之时,右手刀突起,一式天神下降,一挥手中刀,连人带刀,疾向白虎武士扑到。

白虎武士似是早已有备,冷冷一笑,仰面凝视,一俟对方的九银大刀砍到,身形轻灵的一闪右手钢锏疾出如电,迳点毛盖史的右肩。

毛盖史虎腰一扭,臂下的刀势立变斜挥,迳斩白虎武士的胁肩。

毛盖史的身手确也不凡,身形虽在空中,似是早已料到了白虎武士有此一招,是以,在疾坠身形的一瞬间,甩臂低肩,刀势立变。

白虎武士似乎没想到毛盖史变招得这么快,心中一惊,顾不得再伤毛盖史,身形一闪,躲开了。就在白虎武士闪身的同时,毛盖史已落在平台上。

日光、星辉两宫的将军武士人众,立即喝了一声暴釆。白虎武士被喝得满面通红,大喝一声挥锏向毛盖史击去。

毛盖史一招得势,精神大振,一挥手中九锡鬼头刀,立即和白虎武士战在一起。

马龙骧无心细看平台上的打斗,他却关心身体不适的彩凤武士蓝玉馨,不知她严重到如何程度,这时想来,心中仍有些不安。

但是,身侧的陶萄凤却悄声问:“龙哥哥,昨天晚上彩凤武士和你去天王宫,不是还好好的吗?”

马龙骧只得摇头,含糊的说:“可能早就有些不舒服吧?”

郑玉容立即不高兴的问:“人家早就不舒服,你怎的知道?”

马龙骧被问得一楞,急中生智,立即一指场中打斗正烈的白虎武士,无可奈何的解释说:“如果不是早就有些不适,白虎武士他怎会知道的呀!”

话声再落,场中已传来一声震耳大暍:“姓毛的看锏!”

马龙骧三人闻声看向场中,只见白虎武士的瓦面钢锏,正以一招泰山压顶,打向毛盖史的天灵!只听“叭”的一声脆响,脑浆四射,盖骨横飞,毛盖史撒手刀丢,哼都没哼,身形旋了两旋即向平台上倒去!

白虎武士似乎心有末甘,一个箭步向前,同时喝声说:“滚下去!”说话之间,飞起一腿,“蓬”的一声,将毛盖史的尸体踢下台去。

“哗啦”一声大响,溅起丈高水花,毛盖史的尸体,已应声坠进湖水内,候在彩棚柱下的数只小船,立即有一只划了过来。

马龙骧虽觉得白虎武士有些过份,但又觉得如果不将尸体踢下去,还得派人上来抬下去,如今既省时又省力。

心念间,只见白虎武士,向着三宫彩棚一抱拳,傲然沉声说:“还有哪位愿上台来指点?”

把话说完,三宫彩棚上,久久无人敢出来。

白虎武士见无人出场,得意的微微一笑,傲然沉声说:“时间宝贵,不便久候,如有人指点本人随时候敦!”说罢,向三宫抱了一下拳,扭转身躯凌空飞了回去。

白虎武士飞身纵回彩棚,首先向巨目天王行了个礼,然后立回原位。

立在棚角的矮胖中年人,立即望着场中,高声朗呼:“继续——”

由于第一场便被白虎武士击毙了一人,全场气氛更显紧张,日光、星辉两宫的彩棚上,更是鸦雀无声。

这时经矮胖中年人高呼,对面日光宫的花和尚,才向身后一招手,将昨夜那个总督巡召唤过来。只见花和尚神色阴沉的向着那人说了几句话,那人虽然神情惶惶,面透怯意,但在花和尚威凛的目光逼视下,仍躬身应了声是。

那人恭声应是后,立即走至台口,向着巨目天王躬身朗声说:“日光宫总督巡蔡伍陶,请求月华宫属下飞狐武士指教,恭请教主俯允,以增见识!”

巨目天王正待将手中的翡翠棒举起,蓦见他身后的角羊武士,闪身而出,躬身施礼,忿声说道:“启禀教主,今年这些要求晋级的人真没出息,专挑女子斗,俺自愿代替飞狐武士出场会他一会!”

话声甫落,蓦然响起飞狐女武士的清脆声音:“多谢角羊武士的盛情,本武士出场了!”

马龙骧循声一看,只见飞狐武士,已凌空飞向中央平台。再看对面的总督巡蔡伍陶,也正飞身向中央平台纵去。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中央平台上。

只见蔡伍陶一解腰中扣环,已将一条长约丈二的练子锤解下来,接着向飞狐武士一抱拳,沉声说:“久闻你飞狐武士的剑法高明,今天机会难得……”

话未说完,柳眉飞剔的飞狐武士,已嗔目叱声说:“废话少说,快发招吧!”

说话之间,也翻腕将背后的长剑撤出来。

蔡伍陶朗声喝好,一抖健腕,手中流星练子锤,在头上抡了一个轮大的银花,“呼”的一声寒光如电,直向飞天狐女的面门打来。

飞天狐女冷冷一笑,身形一闪,跨步前扑,手中剑一挺,振腕向蔡伍陶的小腹刺去,同时左手一绕玉腕,轻巧的去捏对方的锤练。

蔡伍陶一见,朗喝一声“来得好”,右腕一抖,流星锤应手而回,身形同时斜步滑走,躲过了飞天狐的一剑。

一剑躲过,右手“呼”的一声,流星锤再向飞天狐女的下腹击去。

飞天狐女娇靥一红,骂声“无耻”,急忙退步收腹,长剑一式“顺手推舟”,顺着蔡伍陶的锤练扫去,出剑又狠又疾。

马龙骧一看,暗暗赞佩,飞天狐女的剑法果然不俗。

郑玉容也在旁也轻声说:“这样的身手也敢向飞狐武士挑战,真是自己找死!”

死字方自出口,场中早已响起飞天狐女的怒声娇叱:“哪里走,留下人头来!”

马龙骧急忙定睛一看,只见蔡伍陶转身准备向日光宫的彩棚纵回去,而飞天狐女在娇叱声中长剑已到了对方颈后。

“日光宫主”花和尚一见,不由惊得起身厉声说:“不可伤他!”

他字方自出口,飞天狐女的长剑寒光一暗,蔡伍陶立即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蔡伍陶的头颅应剑而落,一腔鲜血喷起一丈多高,飞纵的身躯,恰好已离平台,直向湖水中坠去。

飞天狐女一剑杀了蔡伍陶,立即横剑停身,望着日光宫的彩棚,冷冷一笑,傲然沉声,静得鸦雀无声。

花和尚虽然气得浑身发抖满面通红,站在那里瞪眼如铃,但他碍于规定,也只有气得发楞,无法过台一显身手了。

飞天狐女轻蔑的看了两宫棚下一眼,冷冷一笑,讥声说:“要想夺我飞天狐女的武士位置,派那些有本事的出来,别尽找些酒囊饭袋大草包出来送死,扫人的兴致!”

说罢转身,向着巨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两阵对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