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傲苍天》

第二十三章 深仇大敌

作者:忆文

郑玉容登上中央平台,先向巨目天王行了一个礼,接着向三宫彩棚,抱了一个罗圈揖,同时清脆的朗声说:“小女子郑玉容,出生江北,略通剑术,今天前来投效贵教,谨遵贵救规定,特请在场的诸位指点几招不传之秘……”

话未说完,星辉宫彩棚下的一个督巡级的彪形大汉,手持盘螺棍,早已走到老瘟婆的身侧,宏声说:“宫主,俺愿先会会她……”

郑玉容见对方是个浑猛人物,不愿让他先死剑下,是以,未待老瘟婆回答,却先沉声说:“你这位将军不是我的对手,请不要过来……”

话末说完,手持盘螺棍的彪形大汉,已怒声说:“俺只是个专门查啃的小督巡,将军还大了俺两三级呢!”

话声甫落,心中有难言之苦的老瘟婆,已沉声说:“黄督巡,她没有说错,你回去吧!”

手持盘螺棍的彪形大汉一听,顿时怒不可抑,大喝一声:“俺就不信胜不了她!”

大喝声中,飞身而起,像猛虎越槛般已纵上了平台。彪形大汉一登上平台,立即嗔目一指郑玉容,怒声说:“快些亮剑,有多大本事你就尽量抖出来。”

郑玉容淡然一笑说:“你放心,我绝不会客气就是。”说话之间,举臂翻腕,呛的一声将剑撤出来。

郑玉容这时的内功较前又精进了一大步,但是,她在长剑出鞘之际,并没有暗将真力贯注在剑身上。

彪形大汉早已不耐,一见郑玉容长剑出鞘,立即大暍一声:“出招吧,丫头!”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一式泰山压顶,猛向郑玉容的天灵砸去——

郑玉容横剑卓立,一俟对方招式用老,身形一闪,跨步旋身——但见,就在她身形一闪的同时,彪形大汉却突然厉喝一声:“去你的吧!”

厉喝声中,棍势倏变,一式扫荡群魔,棍势横扫,迳向闪身滑步的郑玉容的纤腰打来。但见也就在他厉喝横扫的同时,郑玉容的娇躯,却像阵旋风似的到了他的身后——

日星两宫彩棚下的所有将军武士大头目等人一看,不由齐声惊呼:“小心身后。”但见,就在众人惊呼的同时,郑玉容手中的长剑,已极从容的划向彪形大汉的右肩胛骨——

剑光过处,立即响起一声凄厉惨号,“咚”的一声,彪形大汉手中的盘螺棍,已应声落在平台上。彪形大汉神情痛苦,面色如土,整个右臂顿时垂下来,鲜血如泉喷射,右臂虽然没有斩掉但已不能用了。

就在这时,星辉宫棚下,突然响起一声暴喝:“贱婢前来投效,居然胆敢伤人!”暴喝声中一个一身黑衣,胸绣金牛的魁伟中年人物,手持大板斧,已凌空飞了过来。

郑玉容一看,正是星辉宫下的金牛武士。

金牛武士一登上平台,业已痛得冷汗如雨的黄督巡,左手勉强提起盘螺棍,跃身跳至台下的救护船上。

郑玉容却看也不看跳下平台的彪形大汉,立即望着金牛武士沉声说:“双方交手,兵器无眼再说人总有失手的时候……”

话未说完,金牛武士已厉声说:“废话少说,快出招吧!”

郑玉容淡然一笑说:“如果我先出招,恐怕你在本姑娘剑下,很难走过两个照面。”

金牛武士一听,气得哇哇怪叫两声,厉声说:“姦狂妄的贱婢,纳命来!”

厉暍声中,手中大板斧,一式“力劈三关”,迳向郑玉容劈来。

郑玉容根据原定计画,深怕久战生变,而且,还有陶萄凤要出场,不敢虚耗时间,是以,一俟大斧劈下,身形一闪,避开了。

但是,就在郑玉容闪身的同时,“金牛”武士的斧法大变,猛然一个回身,刷刷刷,一连劈出三斧,斧斧劈空。

“金牛”武士见郑玉容闪身滑步,误以为郑玉容又要故技重施,旋身滑至他的身后,是以,才回身连砍三斧。

但是,当他三斧劈空,顿感不妙,双目余光中,发现郑玉容仍在原地末动:心中一惊,返身疾扑,手中板斧,斜劈郑玉容的酥胸。

郑玉容见金牛穷凶恶极,口出不逊,心中顿起杀机,是以,一俟对方板斧劈到,娇躯倏然后退两步。

金牛武士返身猛砍的一斧,竟然半尺之差,没有砍中、心中一惊,暗呼不好,知道性命难保。于是,趁猛劈出的斧势,大喝一声,身形疾纵,企图趁势纵下平台,跳进湖水中。

但是,就在他趁势纵身的同时,郑玉容早已一声娇叱,滑步闪身,手中长剑,一式“举火烧天”,由下向上一挑,拦腰斩向金牛武士的小腹。

只见寒光一暗,立即响起一声刺耳惊心的惨号,金牛武士,立被拦腰斩为两断,两截尸体,随着飞纵之势,挟着四溅血雨,直向湖中坠去。

日光、星辉两宫彩棚下的高手们一见,个个面色大变,俱都噤若寒蝉,再没有人敢自动出场了。

郑玉容挥剑杀了金牛武士,由于内心的激动,不由真力直透剑身,光芒四射,耀眼生花凤目冷焰逼人。

郑玉容威棱的看了全场一眼,横剑沉声问:“还有哪一位愿意出场指点!”

话声甫落,老瘟婆立即站起身来,面向巨目天王,恭声说:“启禀教主,这位郑姑娘武功出众,堪任将军之职,卑职属下之天戌将军,半年前下山殉职,请教主派郑姑娘掌理本宫天戌殿的职务!”

马龙骧一听,暗骂一声“老狐狸”,但见邓小慧虽然面带幸幸之色,却没有提出异议,知道老瘟婆有权如此。

心念间,已见“巨目天王”游目看了三宫彩棚一眼,沉声问:“本教主将任命郑姑娘,掌理‘天戌殿’的职务,可有哪位将军不服?”

问话完毕,三宫彩棚下的高手,竟没一人出声。

只见巨目天王,又望着郑玉容,和声问:“郑姑娘,本教主任命你掌理天戌殿,你可满意?”

根据原定计画,郑玉容只能战至将军级的高手,因为花和尚和老瘟婆是马龙骧的杀父仇人,当然由马龙骧斩首。

这时见问,只得恭声回答说:“小女子满意!”

巨目天王微一颔首,肃手一指马龙骧等人的位置,同时和声说:“很好,请先归座!”

郑玉容应了声是,翻腕收剑,躬身行礼,飞身纵了回去。

巨目天王一俟郑玉容归座,立即和声问:“下面是哪一位?”

话声甫落,早已等得不耐烦的陶萄凤,应声站起来说:“小女子陶萄凤!”

说话之间,抱拳行礼,足尖一点台面,飞身向中央平台上纵去。

陶萄凤一登平台,柳眉一剔,立即毫不客气的说:“自认本事胜过本姑娘就出来,否则,请免出场丢丑。”

话声甫落,举臂翻腕,“呛啷”一声将剑撤出来。

陶萄凤的傲态激言,果然发生了作用,只见“日光宫”彩棚下海蛟武士,暴喝一声,飞身跃起,同时厉声说:“我来教训你!”

说话之间,也不向花和尚请示出场,提起奇形兵器龙爪拐,足尖一点平台口,身形凌空而起,直向平台上跃来。

陶萄凤横剑卓立,凝神以待,她要在三两个照面之间将海蛟武士打下平台,以求速战速决。

因为,在她出场前,她已得到马龙骧和邓小慧的暗示,花和尚和老瘟婆神色不定,可能要另谋诡谋,或宣布拒绝挑战。

是以,一俟海蛟武士登上台,立即叱声说:“快报上你的级职姓名来,让本姑娘看看你是否有资格……”

话未说完,海蛟武士,已厉声说:“你胜了我手中的龙爪拐,自然有人告诉你!”

厉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龙爪拐,一式“毒龙出洞”,照准陶萄凤的酥胸,猛力捣出——

而且,看看将至近前,龙爪拐突然张开,顿时变了大一倍。

陶萄凤知道龙爪拐专锁对方兵刃,因早存戒心,是以,未待龙爪拐捣至近前,早巳身形斜走长剑指天——

紧接着,玉腕倏沉,剑尖闪电点向海蛟武士的右肩。

海蚊武士一见,沉臂塌肩,自觉必可得手,大喝一声:“纳命来——”

大喝声中,手中龙爪拐顺势变捣为打,迳向滑步斜走的陶萄凤打来。

陶萄凤确没想到海蚊武士竟变招得这么快,心中一惊,身法疾变,不自觉的展开了“糊涂丐”的奇幻身法。

只见她娇躯如电一闪,立起幻起十数身影,本能的一声娇叱,长剑顺势一扫,一声凄厉惨叫,海蚊武士的头颅和右肩,应声被斩了下来。

陶萄凤惊急间施展的奇幻身法,不但震赫了日光、星辉两宫的高手,包括老瘟婆和花和尚,就是巨目天王也惊得神情一呆。

邓小慧自然也免不了一楞,这时她才知道陶萄凤的武功实不输于郑玉容。

陶萄凤也怕海蚊武士的尸体沾污了平台,因而,斜斩而下的长剑,顺势一挑,立即将海蛟武士的头肩挑下平台。

海蛟武士的尸体,也恰好扑至台边,顺着挥出的龙爪拐势,直向平台下的湖水中栽去。

陶萄凤用剑挑飞了海蛟武士的头肩,游目一看,发现所有彩棚上的人众,包括巨目天王在内,都望着她发楞。

一看这情形,陶萄凤断定日光、星辉两宫高手,再没有人出场了,为了避免老瘟婆故技重施,只得望着日光宫,抱拳沉声说:“久闻贵宫高手如云……”

话刚开口,花和尚已急忙起身,向着巨目天王躬身说:“启禀敦主,这位陶姑娘武功出众,堪任将军之职,卑职愿推介陶姑娘掌理本宫属下的天貂殿!”

这一招马龙骧等早已料到,但没想到却是花和尚如法泡制,因为花和尚性如烈火,残忍狠毒,对自己的武功,也极自负,根据这一点,断定他正在施展另一项诡谋。

心念间,巨目天王已望着陶萄凤,和声问:“陶姑娘,本教主将派你担任天貂殿的将军之职,你可满意?”

岂知,陶萄凤竟横剑望着巨目天王,傲然摇摇头,沉声说:“小女子不满意!”

全场人众一听,不由同时一楞!

巨目天王听得双眉同时一蹙,不由迷惑的问:“这么说,陶姑娘可是要争夺宫主的宝座不成?”

岂知,陶萄凤依然摇摇头说:“争夺宫主,小女子自信没那么大的本事,不过,小女子也不愿不劳而获,我要凭我自己的能力获得我喜欢的职务才心安理得。”

花和尚和老瘟婆一听,顿时怒形于色,两人正待说什么,只见平台上的陶萄凤,竟向着月华宫的彩棚,抱拳沉声说:“听说贵宫天癸殿,建筑特殊,精工设计,小女子一方面愿在邓宫主的座下任职,一方面也愿常年住在天癸殿过活……”

话末说完,巨目天王已明白了陶萄凤的心意,立即为难的说:“可是天癸殿的宝座已被人夺走了……”

陶萄凤末待巨目天王说完,立即柳眉一剔,双目闪辉,同时沉声说:“那就叫他双手拱奉出来。”

老瘟婆一时大怒,不由一拍桌面,猛然由椅上站起来。

但是,就在她站起的同时,身后的巨蟒武士,已震耳厉声说:“要想夺天癸殿的宝座不难,你必须先胜了俺!”

厉喝声中,手提降魔杵,飞身向平台跃来。

老瘟婆一见,再想阻止已来下及了。

巨蟒武士一登上平台,也不停身,再度一声厉喝:“贱婢你也欺人大甚了,纳命来!”

厉喝声中,将手中的降魔杵,旋转飞舞,幻成千百杵影,宛如狂风暴雨般,疯狂的向陶萄凤卷来。

陶萄凤既然已施展了奇幻身法,自然不必再藏拙,是以,一俟巨蟒武士疯狂击到,身形一闪,旋转急走,竟绕着巨蟒武士,旋飞起来,刹那间红影连环,宛如绕在巨蟒武士身形四周的红圈。

日光、星辉两宫彩棚下的高手一见,俱都面色大变,照这样下去,巨蟒武士即使不被杀死,也会被活活的累死!

这时花和尚和老瘟婆都不自觉离位站在了台缘,神情惊急,满面怒色,恨不得过去将巨蟒武士救下来!

巨目天王身后立着的四个男女武士,这时也个个神情震惊,看得颜面变色,巨目天王的两道浓眉,也蹙在一起了。

巨蟒武士的杵法,渐渐的已经慢下来了。

老瘟婆一见,只得违例阻止,厉声说:“快些住手,快些住手!”

但是,就在老瘟婆厉喝的同时,只见无数鲜红身影中,寒光如电一闪,接着传出一声轻哼。

巨蟒武士的头颅,随着一股疾射如喷泉的殷红鲜血,溅起七八尺高,直坠湖中。

就在巨蟒武士头颅飞起的同时,他手中飞舞的降魔大杵,也呼的脱手飞出,直向立在台口的老瘟婆飞去,巨蟒武士的尸体也旋转栽向湖内。

正在又惊又怒的老瘟婆,一见巨蟒武士的大杵,呼的一声向她飞来,不由怒哼一声急举短棒挥去。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溅起数点火星,数十斤重的大铁杵,应声被打进湖内,哗的一声水响,和巨蟒武士的尸体,同时坠进水中。

陶萄凤见目的已达,也不发话,也不向巨目天王行礼,转身跃起,迳自纵回月华宫的彩棚。

老瘟婆一见,立即指着巨目天王毫不客气的厉声说:“大眼贼,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今天你是引狼入室,你看看他们可曾将你看在眼内……”

话末说完,花和尚也指着巨目天王,厉声说:“你再不下令将这三个小辈合力拿下,不出半个时辰,死在台下的就是你,别忘了害死美剑客你也有份。”

马龙骧听了并不心动,因为他相信巨目天王只是疏于认真阻止之责,而真正下手的却是老瘟婆和花和尚。

方才那段话,一方面是由于老瘟婆两人的话意不同,前后都不一致,而断定巨目天王并未参加害父亲的行动,最大的原因,还是母亲潇湘仙子赞同他和陶、郑二女,参加消除万尊教内阻力的行动。

但是,巨目天王却大吃一惊,他深怕马龙骧信以为真,尤其到现在还没让马龙骧见到他的母亲。

只见他一双大眼一瞪,仰面哈哈一笑说:“本教主身为一教之主,自然承担一切过失责任,莫说这位马少侠并不是昔年‘美剑客’马兄弟的公子,就是他确是无

疑,本教主也将请出他的母亲秦女侠出来作证!”

马龙骧看出情势急迫巨目天王很可能一怒之下,和花和尚动手打起来,那时双方混战,固然伤亡增多,而最大的原因是他失去报仇的机会。

是以,一俟巨目天王话落,不由怒声说:“花和尚,在下久已看中你日光宫的那张金漆大椅子了,如果你不愿意交出来,你就过来与在下分个高低。”

说话之间,腾身而起,凌空向中央平台飞去!

老瘟婆一见,立即厉声说:“姓马的小辈,别兜圈子,你是冲着老娘来的,今天老娘就和你拚了。”

说话之间,一提手中短棍,也飞身向平台上纵来。

但是,花和尚听了马龙骧的话,也大喝一声,飞身纵了过来。

陶萄凤、郑玉容虽然看到了,但没有表示什么,因为她两人都认为这样正好让马龙骧一次杀了花和尚和老瘟婆。

一直目注场中情势的邓小慧,却突然起身怒声说:“你们怎可违犯教规!”

巨目天王也忿怒的由椅上立起来。

马龙骧见花和尚和老瘟婆同时飞纵过来,心中大喜,暗忖,这真是太好了!

心念间,早已横肘撤剑,“呛榔”一声龙吟,寒光如电一闪,“风雷疾电剑”已撤出鞘外。

顿时,光芒四射,耀眼生花,立即传出一阵隐约可闻的风雷声。

但是,也就在邓小慧怒叱,巨目天王站起,花和尚飞向中央平台,而马龙骧撤出“风雷疾电剑”的同时,飞身纵向中央平台的老瘟婆,看看登上平台,竟“啊”的一声,直向台下水中坠去。

马龙骧看得一楞,全场掀起一片啊声。

但是,业已飞上平台的“花和尚”,则大暍一声:“小子,胆敢施展阴谋?”

大喝声中,一挥手中天魔杖,挟着一阵怪异声响,一式“泰山压顶”,猛向马龙骧当头砸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陶萄凤和郑玉容,业已同时娇叱:“贼婆子,胆敢趁机逃走?”

娇叱声中,两人宛如飞燕投水般,双双扑向水内。

马龙骧虽然明白了老瘟婆的姦计,但已无暇入水追击,因为花和尚的天魔杖,已狠狠的打了下来。

于是,身形一闪,同时出剑,迳斩对方的手腕。

花和尚一见,大喝一声,立即对他数十年苦心钻研的天魔杖法,抖擞精神,全部施展出来。

顿时,怪声刺耳,厉啸惊心,劲风呼呼,杖影如林。

马龙骧见花和尚功力的确不凡,也展开佛门正宗“天罡剑法”,与花和尚对杀起来两人武学,俱是得至佛门正宗武学,一经施展起来,马龙骧才发觉彼此都有相生相克的作用。

这时,日光、星辉两宫的将军、武士和大头目们,俱都拥至台口,纷纷撤出兵器,蓄势准备打斗。

月华宫的高手,以及巨目天王身后的四武士,也俱都手持兵刃在手,怒目监视着日光、星辉两宫的高手。

情势剑拔弩张,混战一触即发!

巨目天王一见,立即怒声说:“所有的人俱都给我坐回原位,哪个敢随意乱动,休想活命!”

月华宫的高手人众一听,纷纷走回原位。

但是,日光、星辉两宫棚下的高手,则有的迟疑,有的站立原地不动。

这时,全场人的目光,一致目注场中。

只见中央平台上,剑光如电,风雷声动,杖影如山,怪啸惊心,只见耀眼寒光,已看下见马龙骧和花和尚的身影。

激战中的马龙骧,关心陶萄凤和郑玉容的安危,不敢久战,但又想由花和尚的口中得知老瘟婆的阴谋和行踪。

是以,明知得不到结果,但仍怒声问:“花和尚,老瘟婆可是与你早说妥了她先逃跑……”

话未说完,花和尚已怒声说:“她去阴曹地府找你爹的阴魂去了!”

马龙骧一听,顿时大怒,不由厉声说:“狗贼,还我父亲的命来!”

来自方出口,剑林杖影中蓦然闪起一道耀眼青光。

紧接着,轰然一声,霹雳爆响,同时响起一声刺耳惨号。

剑林杖影,刹那无踪,身躯魁伟的花和尚,臂断腿折,破肠突,心肝肺胃,分向日光、星辉两宫的彩棚上飞去。

全场一静,鸦雀无声,就是邓小慧也惊得站在那里发楞。

马龙骧横剑立在台上,俊面铁青,眼布红丝,倏然转身,怒目指着发楞的巨目天王,厉声说:“你!你过来。”

全场一听,这才如梦初醒般的发出一片啊声。

邓小慧一见,不知怎的突然哭了,同时哭声说:“龙弟弟,我们是怎么说的呀?你下能食言背信呀?”

马龙骧依然望着巨目天王厉声说:“你虽然没有杀我父亲,但你也有纵容的过失,今日我绝饶不了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气傲苍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